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回来的鲛人小O[星际] > 44、第44章 发表【二合一】夜已深,洗洗……
    第44章 发表【二合一】夜已深,洗洗……

    亚尔维斯顿了, 说道:“这是我的荣幸。”

    云非右手放到胸口,“殿下,我定制造出最适合您的魂器!”

    隔开十二年, 云非再次说了相同的话。

    将话说出口, 他就感到后悔了。

    他以为自己长大了,但是面对亚尔维斯,他还停留在过去没有丝毫长进。

    不, 和去不样的是,遥远的去没有人相信云非, 而现在, 则没有任何人怀疑他。

    短短几个小时,云非展现出了他在魂器制造方面的惊人天赋。

    花环小黄鸡,又或者给南宫起和亚尔维斯提升他们与魂器之间的契合度,云非的存在本身就像是bug。

    亚尔维斯说道:“谢谢。”顿了, 他又说道, “美丽的小姐, 我希望你能给我感谢你的机会。”

    云非思考了,想要回复, 忽地,他听到有人压低声音说, 蓝希大人来了。

    云非双瞳睁大, 脑海中闪过他对亚尔维斯时的种种表现。

    众目睽睽之,大声说自己是光、空间系魂器制造师。

    又坚持要给亚尔维斯提升他与魂器的契合度,最后还说要给亚尔维斯制造魂器。

    莫名地, 云非有种强烈的直觉。

    旦他与蓝希碰上,蓝希或许会炸。

    以云非对蓝希的了解,他旦炸, 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云非忽然握住了南宫起的手腕。

    南宫起惊讶,面上表情丝毫不显。

    云非强自镇定,目光与亚尔维斯双瞳对视,说道:“殿下,我暂时没有想到我需要什么,请让我保留这个机会。”

    亚尔维斯应道:“当然可以。”

    云非目光转,礼貌地向陛,以及在场众人道别,又匆匆找了借口,握着南宫起的手腕就朝着另一条路逃。

    亚尔维斯叫住云非,想要与云非添加为通讯好友。

    意识到蓝希的逐渐靠近,云非表面上起来镇定,实际上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道:“殿下,有机会再加,那么次再见。”

    他拉着南宫起匆匆跑,留了眼睫低垂不清表情的亚尔维斯和众目瞪口呆的众人。

    整个场地诡异地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博格陛道:“夜以深,你们随兴,我先走了。”

    众人恭敬向陛告别,恭送他的离开。

    博格陛在仆从的陪同离开后,众人表情微妙地看向亚尔维斯。

    忽然,道慵懒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听说大家在测南宫阁的魂器,不知效果如何?”

    众人看去,夜灯下入眼的是蓝希带着侵略『性』的俊容。

    是和亚尔维斯完全不的气质。

    蓝希目光四处逡巡,到了拉着南宫起手腕大踏步离开的两人。

    他唇角笑容加深,“像是落荒而逃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众人感觉蓝希明明在笑,周身散发的气息却更为凛冽霜寒。

    亚尔维斯说道:“蓝希阁说笑了,他们只是有事离开而已。”

    亚尔维斯温柔的声音就像是阳光,以他为中心,消融寸寸冰寒。

    人制造寒冰,另一人则是消融寒冰。

    蓝希面上表情不变,他礼貌地向亚尔维斯点头。

    亚尔维斯却说道:“蓝希阁,如果您不是特别忙,可以请您一起去花房赏花吗?”他目光专注地看着蓝希。

    蓝希回视亚尔维斯,眼角余光到的是云非渐行渐远的背影,片刻的沉默后,他说道:“好。”

    两人并肩朝着花房的方向步行而去,人群中有人压低声音说道:“竟然还有人能够拒绝得了亚尔维斯殿!”

    走开段距离的蓝希脚步停顿。

    亚尔维斯看向蓝希,询问:“蓝希阁?”

    不远处,又道声音说道:“我还以为龙小姐爱慕亚尔维斯殿呢!”

    “我和你相同的想法,不,她为什么拒绝了亚尔维斯殿的好友请求?”

    夜灯下,蓝希回视亚尔维斯,与他琥珀『色』双瞳对视。

    蓝希唇角轻扬,微笑道:“没有。”

    亚尔维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蓝希这笑,并不如往般冰寒,带了抹真心。

    蓝希在高兴。

    另一端。

    因为亚尔维斯拦住蓝希,云非和南宫起顺利离开了皇宫。

    乘上皇宫内的浮空车,两人通层层关卡,顺利离开了皇宫,换上了南宫家的浮空车。

    南宫起询问云非:“你要去哪里?”

    云非联系云央,回答南宫起的问题,说出距离宇宙飞船站点很近的坐标。

    中途浮空车停,司机去购买假发、口罩,以及一套宽松的运动服。

    司机和南宫起车等待。

    云非独自一人在车上戴上假发和口罩,换上了运动服。

    不久后,浮空车抵达坐标。

    直到云非进入天空轨道站点,南宫起才忽然想起来,他并没有添加云非为好友。

    他联系何宇,问询云非的通讯号码,然而非常遗憾,何宇并没有云非的通讯号码。

    另一端。

    云央联系云非,他已经抵达宇宙飞船站点了。

    云央又说,云非需要的材料太多,他给的帝国币全部用上也没能买全,最后云央留了点生活费,账户中剩余帝国币也全部用来给云非购买材料了。

    其实,云央并不是很赞云非钻研魂器,在他来d级精神力就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槛。

    就好像,云非可以通努力进入十大军校的战斗系,却无法进入魂器制造系。

    云非不够努力吗?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但很多东西并不是靠着努力就能够突破。

    虽然这样,但这并不妨碍云央以自己的方式惯着云非。

    不赞,可是经努力后放弃,和不做任何努力就放弃,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云非回复云央的信息后,打开客户端,购买帝星飞往蓝海星的宇宙飞船票。

    价格贵得不科学。

    云非眼皮跳了跳,当他将飞往蓝海星的票买后,他手上的帝国币只剩下两万不到。

    那是心碎的声音。

    两万可以做什么?

    租魂器制造工作室。

    购买些生活物品,以及短时间的生活花销?

    也就只能这样了。

    哦,他还缺钱。

    想要给云央制造的魂器制造材料还没买全,全部买齐大概还需要十几二十万帝国币,而且是以帝星二手魂器市场云央砍价版本的物价。

    如果按照蓝海星的物价,可能要四十多万了。

    还有,他对亚尔维斯殿承诺,不久的将来他要为亚尔维斯殿制造魂器。

    光和空间相融的特殊系魂器。

    全都是钱。

    云非想到了他今天的表现。

    以南宫起女伴的身份,展现了他在魂器制造方面的天赋。

    以他对自己的认知,他知道,经历三世穿越后他在魂器制造方面的天赋很厉害,至少在为战士与魂器提升契合度这点上,他非常厉害。

    无论是南宫起女伴的身份,又或者是他在魂器方面的天赋,他猜测应该有很多人会私底调查他的身份。

    有人查出他的真实身份吗?

    晴天不雨和他保证,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最开始他要求晴天不雨的承诺只是因为羞耻,现在同样是因为羞耻。

    亚尔维斯殿知道他男扮女装搔首弄姿在直播间骗钱,怎么他?

    只是想想,就感到窒息。

    他犹豫了,打开绿书直播客户端。

    他想联系晴天不雨,询问相关身份

    第44章 发表【二合一】夜已深,洗洗……

    保密问题,却看到了晴天不雨发来的站内未读信息。

    他点开聊天界面。

    首先,晴天不雨感谢他用心为南宫起制造魂器。

    他继续向阅读。

    ——我被警告了,不允许像任何人透『露』你的真实信息。

    云非愣了,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他掌握有南宫家不为人知的秘密,只要我敢透出你的信息,他就会做出同样的事。

    云非思考,那个人会是谁?

    晴天不雨:以龙娇甜的字,那个人给你捏造了完整的虚假信息。

    晴天不雨:完整的真实存在的信息,如果我们不是早已认识,我相信你的假身份。

    晴天不雨: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云非脑海中闪过两个字——

    蓝希。

    如果有人能够为他做到这步,目前他能想到的人也就只能是蓝希了。

    云非想,这样也挺好的,如此一来亚尔维斯殿就不知道他男扮女装,全帝国也不有人知道他做出这种荒谬的事情。

    其实,更进步,他这种行为为欺君,是对皇权的蔑视。

    虽然他其实也很无辜,因为一开始,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今天是要参加宫宴,如果知道他就不意了。

    说到底就是穷。

    算了算了,有好也有坏。

    至少他隔开那么多年终于再次见到亚尔维斯殿了。

    云非眨了眼。

    每一年一次的千秋节,有宫宴照又或者视频流出,偶尔还有采访。

    今年也定有。

    他察觉到自己对亚尔维斯的感情后,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躁动的心,他想要尽可能保留关于亚尔维斯的切。

    云非隐藏式打开网页,开始搜寻关于宫宴的相关信息。

    刻,条条信息映入眼中。

    ——宫宴中惊现超强五级魂器!

    ——蓝希上校今天黑眼圈淡了些,颜值逆天,肤白腿长,气质一如既往像冷玉,绝对是宫宴中最帅的alpha!

    ——亚尔维斯殿太仙了,他就是神仙本仙!

    ——南宫少主今日女伴,龙娇甜小姐,魂器界新星,她以己之力让亚尔维斯殿与魂器之间的契合度超出了90!

    云非目光略过第一、第二、第四条他不感兴趣的信息,目光定格在第三条信息上。

    他打算打开第三条信息链接,眼角余光到了第五条信息。

    ——秋凉风寒月冷,唯独亚尔维斯殿着蓝希大人的目光似暖阳,缠绵悱恻,无尽疼宠,那是凄寒中唯一的抹暖『色』!

    云非:“……”

    云非眼皮跳了跳,脑海中忽然闪过灵魂疑问。

    去他直追逐在亚尔维斯殿身后。

    那么多年,亚尔维斯殿身旁背景板序列号无数,别人的字他始终记不住,为什么他独独记住了“蓝希”这个名字?

    相对论,蓝希出现在亚尔维斯殿身旁的次数绝对不应是最多的,但却是他经常叫出的字。

    云非眼皮又跳了跳,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云非很好奇,链接里的内容是什么?

    但是他又从心底抗拒“亚尔维斯殿深爱蓝希”的设定,所以拒绝打开链接查看里面的详情。

    云非深吸一口气,他的目光谨慎地向移动,到了第六条信息。

    ——亚尔维斯殿邀请蓝希大人赏花,两人于花室并肩而行,景如画,画美,人更美!

    云非:“……”

    云非眼皮不断跳动。

    他目光谨慎地看向第七条链接。

    ——只要有蓝希大人在,亚尔维斯殿的目光便一直追逐于蓝希大人,那是超脱了『性』别专属于猛a的绝美爱情!

    云非:“……”

    什么『乱』七八糟的描述。

    真是要疯了。

    云非『摸』了『摸』自己的眼皮,左财右灾,右边眼皮跳个不停,仿佛在论证亚尔维斯喜欢蓝希其实是事实。

    想拆散他们。这是云非心底最直观的想法。

    他抿抿唇,打开网页连接,终是面对了他最不想面对的现实。

    他到了堆从宫宴中流出来的照片,其中又以亚尔维斯与蓝希为主。

    亚尔维斯目光温柔地看着蓝希。

    亚尔维斯神情专注地听着蓝希说话。

    他又向了蓝希。

    他定深爱蓝希。

    云非:“……”

    云非面无表情地关掉个人终端,心情不大高兴。

    刻,天空轨车传出广播提示,轨车抵达宇宙飞船站点,请在本站车的客户记得携带行李,从左侧车门下车。

    云非站起身,顺着人流,心情沉重地下车。

    他又打开了个人终端。

    回程的宇宙飞船票是凌晨两点的票。

    目前已经是凌晨1点,已经很晚了。

    宫宴晚7点开始,现在已经过了很久,所以……

    这么晚了,宫宴定结束了,蓝希应该回去了吧?

    他思考了,在搜索页面搜索关键字,3031年,千秋节,宫宴结束。

    他没搜索到结束时间,倒是搜索到了更多亚尔维斯与蓝希在花房中的照片。

    他机智地寻找拍摄的图片上有没有时间线,然后,真的到了。

    12点。

    也就是说,至少半个小时之前,亚尔维斯殿和蓝希在夜『色』花房约进行中。

    云非打开好友列表。

    寥寥不到十个好友中绝大多数人已经躺列,他眼看到了备注为“蓝魔鬼”的头像。

    有那么瞬间,他想委婉地提示蓝希,天『色』已晚,他该回家洗洗睡了。

    他深吸一口气,忍住发信息的冲动,关掉了个人终端。

    不久后,云非和云央碰面。

    云非到了云央和他的两个室友每个人拖动一辆小推车,每一个车里分别叠加3个箱子,共九个箱子,其中还有个云非上云央暂时保管的黑『色』行李箱。

    云央说道:“哥,这些是你让我买的材料,很沉很重,要全部带走吗?”

    云非想,真的好多。

    就是这么多的东西,最终次次压缩提炼后制造出的陈品大概不到600g。

    云央道:“哥,我们送你去办托运。”

    云非应了声“好”。

    行人去了托运窗口办理托运。

    9个箱子,最轻的箱子25kg,最重的箱子重达50kg。

    根据云非购买的宇宙飞船票,他只能合理范围携带10kg的物品。

    他需要交罚款。

    他着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礼貌地说出了对云非而言晴天霹雳的话。

    路途遥远,重量严重超标,超出315公斤,1公斤超重80帝国币,总合25200帝国币。

    云非心里懵『逼』,表面上努力保持镇定,询问:“请您再说一次,多钱?”

    工作人员:“25200。”

    云非:“……”

    工作人员微笑道:“希望您能理解,帝国与蓝海星距离遥远,超重费自然也贵了些,如果无法接受,您可以邮寄。”顿了,她补充,“如果是最慢的平邮,1kg起步价256帝国币,每增加1kg加价60,时效两个月。”顿了,他补充,“子母件,远途,有丢失风险。”

    云非:“……”

    他又道:“不,赔偿运费的3倍。”

    云非眼皮跳了跳,说道:“托运吧。”

    工作人员点头,微笑道:“您还有个行李箱,不带着起托运吗?”

    云非了眼被云央拖着的行李箱,摇了摇头,说道:“我随身携带。”

    工作人员道:“好的

    第44章 发表【二合一】夜已深,洗洗……

    ,共超出315公斤,请问客户结算方式?”

    划终端,又或者扫码。

    云非硬着头皮划终端结算,瞬间,账户里只剩下26帝国币。

    他想,接下来他的生活将无比艰难,连购买营养剂的钱都没了。

    26帝国币是什么概念?

    以帝国物价,大概只够买一碗面,又或者三管营养剂。

    难受。

    云非在工作人员的要求签下托运单,后在云央等人的陪同朝着安检的方向走去。

    像是想到了什么,云非向云央,询问:“阿央,我记得你定制了款四级魂器,效果怎样?”

    云央一张脸立刻垮了。

    云非细问,旁的王夕斐与怀泽宇就对云非吐槽。

    明明是定制款四级魂器,价钱虽说比魂器协会的四级魂器制造师便宜了些,但是,品也太过分了!

    “怎么了?”云非眉头微皱,细问详情。

    王夕斐道:“契合度只有百分65,这是初始契合度,我们要求那个魂器制造师给阿央调试,对方直接就拒绝了。”

    云非:“……啊?”

    怀泽宇道:“试都不试,直接拒绝!”

    “那个魂器制造师简直无赖,他话说得很明白,如定要调试,必须先签订免责协议。”

    怀泽宇补充:“魂器即便损毁,魂器制造师拒不退款、不负责,切由乙方承担。”乙方为魂器购买者。

    云非:“……”

    王夕斐道:“比什么都恶心的是那破魂器的效果,个定制款魂器,发出的攻击和制式款一样!”

    怀泽宇道:“价格却更贵!真的是气死我了!”

    “见恶心的魂器制造师,但这么恶心的还是第次见!”

    “啊啊啊气死了,这次之前我直认为我们学院那些眼高于顶的魂器制造系学生恶劣,今天真是受教了。”

    随着王夕斐和怀泽宇的吐槽,云央表情越来越委屈,像是要哭出来了。

    云非『摸』了『摸』云央的头,说道:“阿央,让我你的魂器。”

    云央顿了,从下裤口袋中取出了护腕形魂器。

    云非接过魂器仔细观察,外观粗糙,眼就能看出制造者制造时的敷衍。

    这款魂器共用十六个零部件拼凑而,其中无效部件高达四个,也就是说,甚至不如制式魂器。

    魂器制造者在制作方面取巧了,魂器战士感觉不出来,魂器制造师眼就能看出不对。

    比起制式魂器,多出来了足足四个零部件的虚假表面,代表着无意义负重。

    云非打开魂器开关。

    他想,虽然魂器不怎么样,但在他制造出新魂器之前,云央还需要凑合着用这款魂器,他可以试着为云央提高他和魂器的契合度。

    但是,当云非用精神力感应魂器内部构造后,整个人有瞬间的茫然。

    从某角度来说,他认为云央找到的那位魂器制造师真的是个人才。

    哪怕是亚尔维斯的魂器,云非都能做到勉强将他和魂器的契合度调试到百分90以上,他认为,他样可以做到让云央和魂器的契合度提高些。

    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亚尔维斯的魂纹构造稳定程度还在及格线上,但是,云央的魂器不是。

    摇摇欲坠,时刻将面临坍塌危机。

    这款魂器的制造者能够让它为完品,在云非来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负面意义上的了不起。

    云非将魂器还给云·大韭菜·央,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声安慰。

    太惨了。

    他想优化都优化不了。

    云非轻声说道:“这位魂器制造师拉黑吧,以后别再找他了。”

    云央顿时激动,“我已经拉黑了!”

    怀泽宇骄傲道:“当时没谈拢,我还骂他了!”

    王夕斐撇撇嘴,脸郁闷,“不还是结了尾款。”

    云非:“……”

    “没办法,不结尾款,他就要在魂器论坛挂阿央,送阿央出道,这样以后怕是没有魂器制造师愿接阿央的单了。”

    云非双唇微微开启,他想对云央说他给他制造魂器,但是想想……

    首先设计图没有完,开始制造又是浩大的工程。

    他猜测,大概需要1、2个月的时间才能制造完,想想,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云央一手放到胸口,脸心痛道:“我又要请人设计魂器了。”

    怀泽宇目光怜悯,“阿央明明就不是特殊系,但总是多灾多难。”

    云非感觉云央太可怜,忍了忍,为求他确定能说到做到,保守估计时间,说道:“阿央,月是你的生日,到时我送你魂器。”

    云央目光亮,双瞳亮晶晶地看着云非。

    云非道:“相信我。”

    云央道:“我最相信的人就是哥!”

    云非安抚地再次『摸』了『摸』云央的头。

    行人抵达安检入口。

    云非从云央手中接黑『色』行李箱,和他们告别,顺着安检通路进去。

    期间发生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经过瞳膜、指纹扫描认证身份时发生了问题,检测仪一片『乱』码。

    三分钟的调试后仪器恢复正常,云非顺利进入宇宙飞船。

    检测人员没说原因,只是对云非说,他可以走了。

    凌晨1点40分,还剩下20分,宇宙飞船会起航。

    云非高价购买的宇宙飞船票是单人房。

    他进入房间,随手将行李箱放到一旁进入浴室,浴缸中注满水,双腿化鲛,他将自己埋入水中。

    云非想,这个时间点,蓝希应该……

    已经离开皇宫了吧?

    他从水中冒头,点开个人终端,打开网页,搜索关键字——

    亚尔维斯、蓝希、千秋节、宴会……

    云非到了张图。

    皎洁月光,透明玻璃窗,暖『色』光芒,蓝希向朵红『色』盛放的花朵,亚尔维斯看向蓝希。

    评论。

    ——石锤,炙烈如火的爱。

    ——真爱!

    ——啊!要死了!两位大人间注定没有结果的爱!

    按照图片记载的时间点,似乎是凌晨1点20分拍的图片。

    也就是说,现在,蓝希和亚尔维斯殿有很大的可能在一起。

    三更半夜,他们在一起做什么?

    云非眼皮跳了跳。

    他们之间真的不有结果吗?

    如果是别人不定,但是,蓝希的话……?

    那是个疯子。

    忽地,他收到了条信息提示。

    云非打开信息,让他意外的是,竟是疑似与亚尔维斯殿进行夜半幽会进行时的蓝希发来的私信。

    不是文字,而是红包提示。

    云非着待拆开的红包,他心中猜测,蓝希或许有可能知道他账户的尴尬情况。

    他没有拆开红包。

    他的手轻点,想要关掉私信界面时,又行字在他的脑海中闪烁——

    蓝希与亚尔维斯殿在一起。

    云非:“……”

    云非眉头微皱,犹豫了,回复:非常感谢,不我并不需要。

    蓝希秒回:呵。

    云非:“……”

    云非发出第二条信息:请问,您现在在哪里?

    蓝希再次秒回:呵。

    云非:“……”聊天应该止于呵呵。

    但云非还是没出息地发出了第三条信息:蓝希大人,请您早些休息。

    他张脸通红,由衷希望蓝希能够明白他委婉的提示。

    天『色』晚了,回去洗洗睡吧。

    不要霸占亚尔维斯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