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影帝的黑粉小娇妻 > 20.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网上炸了一晚上靳月明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搂着沈云开美滋滋的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下午全体去街头揽观众,然后晚上登台表演,因为昨晚网上都炸开锅了,不少南城本地人知道他们节目是在南城录后下午都顶着烈日灼心的日头出来“偶遇”了,节目组早就料到有这种情况,担心会有不怀好意的人闹事直接把车子开到了人数偏稀少的北区。

    流程事先柳城书给所有人顺过一次,以三小时为时限拉观众,晚上八点正式表演,拉到观众的多少决定自己晚上节目表演的出场顺序。可以有导师帮忙拉观众也可以自行拉客。

    柳城书会玩,揽观众目的地选在了北区尽头的一个小村落,表演舞台就支在村子口。村子里人烟稀少,尽是老弱妇孺,能赏光晚上看表演的人说不准有多少,给揽观众大大增加了难度。

    “柳导,你够狠啊!”陈若站在尘土飞扬的村子口,看着还未成型的舞台,对柳城书说。

    柳城书伸手扑了扑刚才车停下来时带起的土灰,笑了笑:“哈哈哈哈哈,这条件的确有点刻苦啊哈哈哈哈!”

    “岂止是刻苦,一眼望去全是瓦片屋,这村子可能都不通网通电吧!”齐思站一旁说。

    柳城书说:“那可不一定,你不能看着它破烂就真的落后,万一他们可能思想先进呢!”

    齐思说思想先进能先进个什么啊!

    柳城书回她:“要是真的落后不正有挑战性,节目才有看头不是吗?哦,对了。”说着,他指了指那个**渣工程舞台,“你们一会回来还得自己搭建舞台哦!”

    众人:“!!!”

    众人摇摇头,心想这个看头来的代价有些大。

    沈云开思想活络,他小时候在姥姥家住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条件比这更甚,但也是因为熟悉那里的生活,所以他更了解老人们的人际交往,他心里有数,估摸揽人不会太难。

    大家乱七八糟吐槽了一会后柳城书宣布先挨个报一下是个人行动还是小组行动。

    先宣布的是思念姐妹,她俩选了方邵司,方邵司之前就是主持人出身,想着和老人们聊天其实并不会太难。

    第二个宣布的是米利,他直接拉过蒋思恩,笑笑:“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沈云开并不需要帮手,他自己本身就可以,而且经过昨晚那事后他要是再和靳月明组一队免不了要被贴上蹭热度的标签,到时候网上肯定要骂他,但是他要是和陈若组队的话,靳月明不免又会吃醋,左右两难,沈云开最后摇摇头,说:“我单独行动吧!”

    最后该许知君选了,许知君看看靳月明,又看看陈若,最后也说:“我也单独行动吧!”说完又看了看沈云开,问他:“要不咱俩一起合伙?也不是不行吧!”

    柳城书说,那你俩最后揽的观众得分开数,我们得靠这决定出场顺序。

    他俩点点头,说好。

    分好了后柳城书给三个小组每组配了一个跟拍小哥实时直播然后打发他们快走,三小时后回来报人数。

    大家动作都很快,柳城书刚说完后就拉着各自的队友往村子里奔去。

    靳月明和陈若两个被抛弃的导师就站在原地看着众人远去。

    陈若内心cos: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靳月明内心cos:老婆不要我了!

    -

    虽然小村落看起来落后,但是内里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的不堪,到了村子里面各家的房子看起来倒是挺现代化的,远远望去,还有一排一排的小洋楼。

    “哇,看起来还不错啊!”齐思指着最里家的一家看起来房子很大的一户说,“这家这么大,人一定很多,我们来这家吧。”

    齐念摇摇头,说:“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人少呢。”

    齐思不信邪,非要拉着齐念去看。

    方邵司跟着他们一起进了那家门。直播小哥举着镜头也走进去。

    村子里的房子不比城市,都是庭院式的,大门白天也大敞开,沈云开扯着许知君紧随其后也跟着进了那家院子。

    院子很大,刚进去可以看到院中央放了一个老人摇椅,此时暖阳正浓,一个老太太正躺在椅子上闭眼休息。

    齐思悄悄走上前,轻轻喊:“奶奶!”

    老太太仍闭着眼,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

    齐思抬头看看齐念,紧促了一下眉头,对他们说:“没醒!要不我们去看看里屋有没有其他人?”

    刚说完就要移步走,老太太突然睁开眼睛,喊道:“站住。”

    -

    沈云开轻声对一旁的许知君说:“这个院子里只有老太太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许知君不解的问。

    沈云开抬抬下巴,示意他看院内向阳的一处小菜园,“你看这菜园,如果家里有人的话这个菜园是一定经常打理的,但是很明显现在并没有人打理,边边角角的西红柿被鸟啄了老太太老花眼也看不到。”

    许知君点点头,思索片刻狐疑问:“也不一定!万一就是家里人没看见呢。

    沈云开继续说:“不,你看这院子,无论是从外观还是里面看这个房子看起来都是新盖没多久的,所以它极有可能是老太太的儿子或者亲人养老给老太太盖的,而且这院内的落叶也不少,也是没人打扫,老太太年纪大不一定能天天清理,正是因为没人清理,所以我才说她是一个人。”

    弹幕密密麻麻滚了一波。

    “云开说的很有道理唉。”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的好吗?”

    “那老奶奶的家人呢?”

    沈云开怕自己多回答问题会被揪住昨晚的事情不放,适当的回答了几个问题。

    “我猜老太太的家人,或许是儿子女儿给老太太盖了房子养老,但是没时间回来。”

    粉丝们见沈云开会回答问题炸了一波,接二连三的弹幕又从问老太太的问题全部转化为问他昨晚手机崩了后靳月明和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沈云开懊恼的扶了扶额头,说:“又开始了是吗?”

    脑海里下意识的忍不住回忆前晚,片刻后,他的脸却微微红了,合法夫妻深更半夜共处一室能做什么事啊?

    当然是行合法权益了!

    弹幕滚了一番,又对沈云开的脸红开始脑补,尺度之大无奇不有简直不忍直视,许知君站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一把扯过沈云开说道:“你脸红什么啊?”

    闻言沈云开才冷静下来,一眼撇过屏幕上乱七八糟的弹幕后心中一惊,但又反应极快的捂着脸说:“人家还是初吻呢!”

    弹幕一瞬间全是哈哈哈哈哈,还有的说今天是“害羞开”营业。

    沈云开扭捏的说是自己初吻的时候更没有想到另一当事人此时正在车里看他的直播。

    靳月明闲的无聊捧着个手机戴着耳机守着沈云开的直播看,他看到弹幕问昨晚的事情后忍不住笑,有些期待沈云开的回答,结果小宝贝撒娇似的说了一句那是他初吻,惹的他笑出声。

    陈若问他笑什么?

    他摘下耳机手机扣到腿面笑了笑,说道:“看一小孩挺可爱的。”

    那边,老太太睁开眼问:“你们有什么事?”

    齐思满面笑容,说道:“奶奶,我想问一下您晚上有时间吗?”

    老太太大概耳朵有些问题,架起老花镜微微起身看向齐思:“小姑娘你说啥?”

    没等齐思说话齐念走上前蹲下身在老太太耳旁说:“奶奶,我们是想问您晚上有空看表演吗?,我们今晚在村口有节目表演。”

    老太太这次听清了,她摇摇头,说道:“不了,我一把年纪了就不去折腾了。”

    齐思不死心:“奶奶,别嘛,就来看看啊!”

    老年人总是懒得瞎折腾,老太太再次拒绝,“不去不去!”

    方邵司这时开口问:“那,老太太您家里还有没有人啊?他们可以来吗?”

    这话似是触了老太太的逆鳞,她拾起搁在一旁的拐杖,敲敲地板,骂道:“人?你看看我这里乱糟糟的像是有其他人的样子吗?”

    方邵司不愧是主持人出身,他口才好是一点,所以也善于沟通,他脑子思维转的快,看了四下的环境加上老太太明面写在脸上的埋怨,大抵也猜的差不多了。

    “老太太,这房子是不是您孩子给盖的啊?”方邵司问。

    老太太一把年纪此时脸上倒是露出小女孩样子的委屈,“盖了房子顶什么用啊?老房子我都住了多少年了说拆就拆给我换了这个房子,又都不陪我,就等着我孤独终老呢。”

    齐念安慰老太太:“奶奶,你别这样想,年轻人总归是忙的,你得理解他们。”

    老太太红了眼眶:“我也知道,可是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太冷清了。”

    院里的梧桐树又落了一片枯黄的叶子,落叶在空中打旋儿的转,最后飘到老太太腿上。

    齐念灵机一动,捻起老太太腿上的落叶,对她说:“奶奶,你这样,你晚上八点可以来看我们的表演,那里热闹,您不怕没人陪,而且我们的节目会上电视的,到时候您儿子女儿说不定会在电视上看到你的。”

    “真的吗?”老太太不敢相信的问,“他们真的会看到我吗?”

    齐思走上前直点头,“奶奶,是真的,我们现在也就在直播,面对镜头也可以替您说您想儿子女儿了。”说着就让直播大哥拉进镜头凑到老太太眼前。

    老太太没见过这稀奇玩意,对着屏幕看到自己的脸还吓了一跳。

    齐思性格外向,凑到屏幕旁边搂着老太太对粉丝说:“希望这位奶奶的儿子女儿可以看到这个直播视频,然后常回家看看,老太太很想你们。”

    老太太满意的合不拢嘴,对他们说:“行,我晚上就去看你们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