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捉鬼老攻太迷人 > 第三十七章 我.....我心疼他
    门开了。一个身穿潮服的.....呃,小老头满脸开心的问:“上哪啊?上哪玩去?”

    说着还突然声音放低,左顾右盼。

    “小点声,别让我那小徒弟发现喽”

    程亦.......

    .......

    两人来到了绳江市比较出名的,夜星酒吧。灯光迷离,闪烁着令人颓废的优雅,酒吧内纸醉金迷,好一派奢华景象。

    张松越来到酒吧就没有消停喽。这个穿着新潮服饰的大叔形象,再加上他那张能言善辩的嘴,真的是在短时间内捕获了大批的小迷妹。

    现在正排着队让这个成熟大叔像模像样的摸手相呢

    张松越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只需要他简单的说上两句,往心窝子里捅一捅,任准都想和他聊上一晚上

    在程亦再一次拒绝想邀请他喝一杯的人之后,他颇为无奈的把张松越拽了出来,这么晚出来程亦的目的可不都是为了陪这个老顽童玩的,还有也不能让他这么喝,身体也是要紧的。

    “你看你这小子,我还有好几个人没算呢......”

    张松越不满的嘟囔着,酒开始有些上头

    “师傅,我叫你出来还想和你说说事呢”

    张松越一笑,眼神迷离,小子,憋不住了吧,在心里掂量了一下卫子学,嗯,还真能值不少钱,如何卖好呢。

    正当喝了几杯的张松越迷迷糊糊算账的时候。

    程亦问“我想知道,5年前,青思是怎么伤害子学的,卫子学的劫数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松越:“?”

    “你只想问这个?”

    “对”

    “你不是最想知道卫子学的身份的?”

    程亦肯定道:“想知道,不过我最想知道卫子学的劫数,他会不会受伤,我们应该怎么帮他”

    说到这他深吸了一口气,把心里的话说了处理:“我......我心疼他”

    他知道他这点小心思是瞒不过这条老狐狸的,也是憋在心里太久了,突然有了想全盘托出的愿望

    “卫子学和他说的太表面了,他只说他们俩个是师兄弟,青思做了一些恶,然后到今天被你们收了”

    张松越望着程亦,他的眼神中的担心都快渗出,无处可藏,他也明白程亦的心思,但是何必再有个人担心了呢。子学也不希望吧,看来这个傻徒弟是有傻福了。

    酒劲越来越大,张程越都有些站不住了,脑中混沌.“青思已经受到惩罚了,这件事就过去吧”

    程亦摇头“过不去,只要子学没有任何危险了,才算过去”

    听顿了片刻,程亦接着说:“师傅我就想知道,你就告诉我吧,这个事太超出我理解的范围了?”

    “怎么太超范围?这么想知道?为什么不问我?”

    冰冷的语气响起,程亦猛然回头

    只见卫子学正在他身后,清隽的青年他的眼神透露着一丝冷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闷的气息,

    .......

    让程亦心慌了一下,看着凭空出现的卫子学,脸突然就红了,他怎么在这里?我的话他听进去了多少?

    有一种被抓包的感觉。

    卫子学不是没和他说这个事,是第一时间选择告诉他了,而那时面对着当事人没有问,而背后去问师傅,这事怎么说都不太对,

    可.....若问你受到了什么伤害,我心疼你,这话又说不出口

    卫子学看着程亦这个低眉顺眼的看他的样子,心中失望更甚。

    他和师傅之间是有手机有定位的,晚上接到电话,义父问他人在哪里,要过来。他去找师傅,打电话不接,房间没人,心中惦记怕他自己去喝酒没人管。

    就这样阴错阳差的找到了这里

    刚看到两人的身影,还没等完全靠近,忽然看见程亦晃着有些喝的迷迷糊糊的师傅问,事情太超范围,想知道。心下就一冷。

    想知道什么?卫子学知道自己的身份做的事情在一些人眼中是恐怖,而在一些人眼中都是浓重的好奇,所以对于阴间的事情,卫子学是轻易不说了,而程亦若想还知道些青思的事情,难道不能自己过来问他吗?这是什么意思,还要趁着师傅喝醉背后打探什么?还是好奇,本来这个人看起来就是个玩世不恭的样子.......

    程亦看出了卫子学的怒火:“我......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

    还没等程亦解释,卫子学一摆手表示不用说什么了,直接扶起师傅往回走

    程亦情绪也淡了下来,心中有些难过卫子学误会他,但是卫子学不听他解释,他也没办法,只有悻悻的跟了上去。

    把师傅放进了后座,程亦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他也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卫子学说“卫子学,我想解释一下,可能你听错了”

    卫子学很久没有什么事情这么波动着他的情绪了,本来在他眼中,他也说不过程亦,也不想听他的能言善辩,在他看来,程亦是有些辜负他的信任的

    卫子学的语气冰冷:“有什么好解释的,在我的理解里你是在想趁着师傅喝醉打听我的事情”

    “是吗?”

    程亦看着这样的卫子学,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想了一下确实是这样的,他不想和卫子学说谎

    “是的,”

    “为什么?你对我好奇什么?我阴间身份还是我与青思的事情,还是你在我身边觉的一些事情太匪夷所思了,等以后会是你们这些富二代的的谈资”

    程亦听闻一时楞在了那里,酸楚的感觉涌的让他有些想吐,他想可能喝了酒了,这酒也太烈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卫子学是这么看他的,也没有想过他......这么刻薄。即便程亦知道可能太过不平常的成长经历造就了这样的他,可是他还是难过。

    现在解释什么呢?卫子学也说自己不喜欢他,那么自己对他的心疼说出来会不会是个笑话,忽然什么也说不下去了,索性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他恢复了以往的玩世不恭,笑着打哈哈:“这是个多大的事,看你弄的这么严肃。也不是什么秘密”

    咽下了苦涩,接着说

    :“我一发小,知道咱们的事情,说他最近泡了个妞,最喜欢的就是听鬼故事了,我这不正好有素材吗”

    卫子学全身的气压沉闷,双手紧紧的握着的方向盘,手指有些泛白

    本以为交到一个可以相处的很好的朋友,原来也是这么的利用他。果然什么都是假的,他难得放下心房,原来到最后自己只是这个家底丰厚富二代朋友的一谈资

    冷哼了一下:“果然”

    程亦苦笑一下:“既然你也这么认为我,我索性也摊牌了,你这还给我年薪,虽然我没要 ,不过我们的情况,怎么的也算我一老板,我这收集素材的这个事可能有些不对,我向你道个歉,你若觉的看见我实在难受,你除了干活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不就好了”

    卫子学侧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看程亦眉眼还在笑,丝毫不在意说着话,还晃动着手机,表明这他帮朋友真的没办法

    “好”

    程亦只是心闷的快喘不过气了,有点撑不住,突然听到这个字还蒙了一下

    路程不远,而这时的卫子学已经停好了车

    “我是说你的提议很好,不干活的时候离我远一点!”

    说完再也不削于看程亦一眼,起身下车,上后座叫醒了酣睡的师傅

    张松越还没太搞清状况,怎么就让卫子学给抓回来了呢,卫子学不喜欢他喝酒,他有点血压高,他还嗜酒,这下像个犯错误的小孩一样,也不敢说什么。卫子学扶着他,他总觉的今天的小徒弟有些冷......

    车里的程亦没有动,呆呆的望向他们离去的方向,脑中空白一片,喝过酒的他还是觉的有些上头。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又剩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声响起,来电话的正是他的发小,孙景。家里是搞出口生意的,含着金汤匙长大,这才是真正的富二代了,而程亦这样后来把整个公司起死回生的这种,真的不算.....

    程亦不仅为刚刚自己心中纠正卫子学对他的认知错误而感到可笑,能有什么用呢。

    接起了电话,那边的话声就咆哮的喊过来

    “程亦,你出院都不和我说一声,你知不知道老子多惦记你。”

    看看,还有很多人喜欢你的。

    程亦安慰着自己,脸上浮起一点笑意,虽然笑仍然没有达眼底

    不等程亦回答吼道:“你在哪?我去找你。”

    程亦没有丝毫犹豫,答道:“我和一朋友合租,不方便”

    孙景惊讶的不行脱口而出

    “合租?我是不是没有听错啊,你那大别墅怎么?装不下你了?”

    程亦睁眼说着瞎话“说来话长,我们一起创作音乐,还是一起方便些”

    艺术这个事情真的不是用钱砸就能砸出来的,就比如孙景,砸了这么多年,完整的弹曲还是两只老虎,所以孙景一直以有程亦音乐家这样的朋友,而感到荣幸。他也不懂这方面的事情

    只是忙说:“那我绝对不能打扰,你再上课是什么时候,我去见你,我想死你了,你是不是一点都没想起我?”

    程亦笑着说:“好,我也想你,别肉麻了,我这周五有课,你来找我”

    挂了电话,程亦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叹了口气推开了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