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被渣前妻的上司标记后 > 第83章 家人
    左甜听了大受震撼, 但宋真有自己的考量,也不需要对左甜说多少,稍稍透露了一部分厉害, 左甜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 知道宋真是为竹岁好后, 便也沉默了。

    沉默下来,多年的朋友情分,到底点了头。

    临走前,左甜打开门后,又回望了宋真一眼,恋恋不舍的眼神, 宋真没见过。

    下意识的, 宋真:“你有话想问我吗?”

    左甜手指颤了颤,低下头去,一贯乐天的她, 罕见的失落,“……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怕宋真会错意, 说完又补了句,“不是问**, 是,我的私事。”

    “我们之间,还有能不能问的吗?”

    多少年的朋友了, 还一起研发的z试剂, 宋真说这话也是真心的, 在她心里,就算是自己的私事,左甜也没什么不能开口问的。

    “那, 我……我想想怎么说……”

    “你和科长,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啊?”

    宋真:“去年。”

    左甜眼神更飘忽了,眉心拢起,不敢去看宋真,“那你们结婚的时候,科长就知道你是omega了……吗?”

    “是。”

    这话问的奇怪,宋真回答的几乎没过脑。

    但是听到耳朵里的那个,闻言瞳孔跟着心绪,不由剧烈的颤动一霎,放在门把手上的五指也根根收拢起来。

    “怎么了吗?”感觉到什么,宋真不解。

    左甜下意识摇头,说不出话来,只摇头。

    这诡异的静默很是持续了几十秒,左甜走前,挤出个笑来,像是强颜欢笑,总结道:“没事,就是之前,那什么,曹帆担心你,担心你是个beta,却净是找alpha,还,一个比一个好,怕你最后会受伤害吧……哈哈哈,结果……是他多虑了……”

    “omega好啊,挺好的,alpha不就该和omega配嘛……”

    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这句说完才想起宋真说要离婚的前情,左甜差点咬到舌头,生怕宋真看出来点东西,要问她什么,匆匆收尾道,“今天太晚了,我、我困了,脑子不清醒就不说了,他们还在等我,我走了。”

    话说的很乱,颠三倒四没个逻辑,宋真听得费劲儿。

    但也不等她深想,左甜说完再见,拉开门就跑了,是的,跑了,活像是背后谁在追一样,特别快,宋真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这运动神经了。

    左甜的反常在宋真脑子里没有任何可见原因,且宋真现在才是一堆事情缠身,这么奇怪一下,自己的事情都不够自己发愁的,左甜的反常便在心头滑了过去。

    但滑了过去,还是在心里留下了个浅浅的印子,总觉得,不对。

    说不上来的,不对。

    *

    左甜搭着竹岁的车来的,竹岁今天也是乱糟糟的,想一个人独处,便让荣青山送她。

    左甜没什么不可以的。

    竹岁安排妥当,自己开车走了,左甜上了荣青山的车。

    上了车,把手机摸出来,本来想看个时间,却发现来了条微信,是……许久没有发过消息的人了。

    是许安白。

    想到上次的事情,左甜很是犹豫了下,到底没忍住,点开了。

    许安白:【甜甜,国际交流会的事情我听说了,你……】

    【宋老师还好吗?】

    中间系统提示,还有条撤回消息,看不到了。

    左甜打字,“和你无关”,觉得不好,太直白,删掉。

    又打字,“你问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别说了”,打完看着又觉得有些不识好歹,许安白发消息就是关心她们,她这回答倒闹得不上不下的,又删掉。

    来来回回的,许安白对话框上,“对方正在输入……”反反复复出现了十余分钟,消息才来了。

    【还好】

    最终左甜发出去的,也就两个字。

    许安白:【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还是能帮上一些忙的】

    这条消息发出去,又是好久,左甜回了。

    【好,谢谢你】

    照样简洁,简洁中,又透露着一些刻意的距离感。

    许安白还想说什么,打了字,却觉得接不上话,便和左甜一般,打完又删,删完又打,如此反复半天,看着再次被删的干干净净的对话框,许安白长出了口气。

    怎么就变得这么生疏了,明明……

    怎么当时就没克制住呢……

    想到什么,许安白往上滑了滑,上一条历史记录都是两周前的了,在往前一点,他们的聊天框可不像是今天这么拘谨严肃,完全和现在不一样。

    ——【我发现了一家店,特别不错,周六你想去吗,ps我找不到人了,求求了】

    ——【累瘫.jpg,累的灵魂出窍了,我上辈子一定是折翼的天使,所以这辈子学了科研,呜呜呜呜,我好想出去吃东西,不行,我资料做不完嘤】

    ——【电影?我吗?你确定?文艺片我要是睡着了你会嫌弃我吗?嘿嘿嘿,老实说,是不是找了哪个omega小姐姐,人家拒绝了你,就准备找朋友消化了?】

    ——【没问题,我给你找找数据……不谢,应该的,微笑狗勾.jpg】

    翻得许安白都笑了起来,笑过,看着现在的信息,对比下又更感觉到了些寥落。

    【回家好好休息下吧,拜】最终许安白发了这条出去。

    那等了好久,消息石沉大海,再没回复。

    许安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

    竹岁说后天回家,但也没回去。

    宋真这儿没处理完,走不开。

    她作为宋真的配偶,是可以提很多条件的,宋真的特殊性别保护申请下来,五处同意将人放在酒店里监视,但是监视期间的权限,当天并没有讨论清楚。

    竹岁后面几天,和律师一起,看了不少法条和规定,每天都在和五处的人商定调查期间,宋真应得的权利范围……

    国安五处不近人情,竹岁也不是好惹的,硬碰硬的拿着法条开杠,五处的处长都被竹岁逼得出来主持大局了,天见天的讨价还价。

    这中间,竹岁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不行就走快速申诉,让军事法庭判!”

    争执不下的部分,判……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竹岁强势,小细节从来不让步,一天能提十几个点出来,又带着上京的金牌律师,真捅到军事法庭去判了,竹岁可以一坐一天,五处的人要也跟着就这些鸡毛蒜皮一坐就是一天,那还要不要工作了!

    再说竹岁是什么身份,法官见了不会心头有别的想法?

    细节上棱模两可的说不定就卖竹岁面子了,到头来小丑还是五处哇!

    有苦说不出,就这么软刀子割肉的,竹岁带着两三个律师天见天的一个个细节抠下去,最后签订同意书的时候,五处处长看了,头大就不说了,只觉得这哪是同意书啊,这分明就是这几天割地赔款的败绩总结啊!

    签完字的那刻,五处处长只觉得他们单位从来没有这么和蔼可亲过。

    看看这些条件,能用手机,不装摄像头,宋真在被判决前,除去人身自由外,依旧拥有并能行驶自己的合法权益,查看被授权的保密项目资料,这……

    五处处长不能再看了,怕再多看一秒,自己心肌梗塞都犯了。

    送走竹二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在五处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慈悲为怀过,头上再顶个圈圈,他就能立马cosplay大天使了,切开一片纯白,不含杂质,实心儿的善良!

    签订完同意书的晚上,宋真被没收的手机,被送还给了她。

    同时附带的,还有同意书的复印件,这是竹岁让人送来的。

    宋真瞧着那些宽松的条款,感动的同时,也有说不出的心酸来。

    把手机打开,想了想,给竹岁发了条消息,说手机回自己手上了。

    发完消息,赶紧给宋父打电话,她是庄卿女儿的事实,经过这么几天发酵,大概,报道已经布满社交网络,瞒不住了。

    电话很快接通,安抚宋父花了一番时间。

    等这电话挂了,宋真再看自己微信,她发给竹岁的消息没有被回。

    大概,可能,毫无疑问的,对方还没消气吧!

    算时间,左甜应该还没转达,不知道……

    这场景太可怖,宋真摇了摇头,不愿意多想……

    晚上睡前依旧没有被回复,宋真发了条晚安,锁屏,将手机放床头柜,闭上了眼睛。

    而手机旁边,就是对戒的丝绒盒子,安安静静摆放着。

    *

    竹岁是第四天回的大院。

    请了几天的假,白天在科研院有条不紊的继续处理完腺素科的事情,下班前荣青山来找她,两个人一起回去。

    “等等,我这儿还有个z试剂的资料,我去找荣院签个字回来,我们就走。”

    荣青山真是傻眼,“你还真的处理工作啊?”

    竹岁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很正常,太正常,也有点吓人。

    反正是吓到荣青山了。

    竹岁:“不然呢,宋真不在,腺素科不运转了?z试剂药号都批准下来了,不投入生产了?全球的孕妇都等着呢,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

    不是,朋友,你家里都那个样子了,火烧眉毛了啊,你怎么能静下心来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小事的,这些东西放个一两天也没关系吧!!

    奈何看着竹岁不善面色,吐槽也只有压在心里,表面上荣青山安静极了,竹岁说什么就是什么。

    竹岁拿着资料走了。

    不一会儿,左甜在门口探头,见只有荣青山,小碎步跑进办公室了。

    左甜压低声,“科长要回家了吗?”

    “嗯。”应完,荣青山觉得不对,奇怪,“你问这个干嘛?”

    说完又觉得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是你问还是……宋老师……”

    左甜也是慌乱,没想到荣青山的思维能拐几圈直奔真相去,赶紧用指头压自己唇,“嘘——!”

    要死,别说出来啊!

    她这不也心惊胆战的吗!

    尤其今天她们科长那个脸,平时笑着不觉得,今天脸拉下来,alpha那个气场简直是直接拉爆了!

    荣青山就是那么一问,左甜这个反应搞得他也紧张了,“我说对了?怎么回事啊?”

    两个人完全不同步,但是阴差阳错还各自互相懂了。

    左甜其实也提心吊胆的,荣青山这么问一下,左甜想着迟早要说,索性先看看荣青山的反应了,也不瞒了,“那什么,真真她,她上次……”

    离婚说完,荣青山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刚才是左甜嘘声,听完荣青山和左甜反应一模一样,“嘘!!!”

    “姐姐,这什么话,你小声点儿啊!我害怕!!”

    左甜感觉一毛一样,“你觉得我就不害怕吗!?”

    两个人各自平复了会儿,竹岁还没回来,荣青山定下心神,想到什么,诧异:“她为什么突然要离婚啊?我看她们感情挺……”

    话又卡壳了。

    眼神飘忽,荣青山骤然心虚起来。

    那什么,那天喝醉了之后,他到底说了多少啊……他记不清楚啊呜呜呜!!

    后面旁敲侧击竹岁过几次,宋真没什么异常啊……

    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总不能,这次冷战,这个点就被拉爆了吧?!

    喝多那天本来就失恋了,后面又管不住嘴……

    救命啊,他的命这么苦的吗?!!

    “左甜,你有事吗?”下一瞬,门口响起竹岁的声音。

    荣青山惊恐抬头,竹岁回来了!

    左甜也是吓到了,“我、我我……”

    荣青山:“她没事!送资料!!”

    左甜:“哦哦哦对,送资料,资料!!”

    说完,赶紧跑了,飞快,生怕竹岁看出什么来。

    竹岁奇怪,“她是……”

    话没说完,荣青山骤然站了起来,“那什么,回大院吧,我们回去!我好久也没见我们家老爷子了,回去看看。”

    竹岁奇怪,“你不是说把我送门口就走吗?”

    荣青山心头有鬼,去推竹岁,打哈哈,“突然想他了,回去看看,走走走,一起一起。”

    *

    竹岁和荣青山一起回了军区大院。

    荣青山去荣家打了一头,最后跑到竹家来蹭饭的,竹岁和竹老爷子心头都有事,竹家气氛也很低迷,反倒没人注意到荣青山的反常和煎熬。

    饭后,竹岁和老爷子心照不宣的,一前一后去了书房。

    关上门,很有一阵静默,竹老爷子这几天压抑的火气终于爆了,一巴掌拍桌子上,呵道,“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竹岁低头一霎,轻出口气,“有一句。”

    抬头起来,眼神坚毅道,“如果您要劝我放弃宋真,那就可以不用说了。”

    顿了顿,竹岁一字一句,重音,“我不会,也不可能放弃她的。”

    老爷子一时间没说话。

    竹岁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飘忽一霎,露出个无奈的苦笑来,“我放不下。”

    此情此景,乍然奇异的和十七岁时那个命运的傍晚重合。

    那天晚上,竹年说过的话,又在竹岁口中再次的被说出,宛如命运轮回般。

    竹岁的声音,和当年竹年的重合到了一处,轻柔,分量却不轻微。

    苦涩混合着情重,剜心道,“我爱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