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田喜事:锦鲤小农女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上梁不正
    此时的徐兰倒豆子一样把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给北山郡主说了个痛快。

    那眼泪更是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梁魏站在门外,都看痴了。

    这还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脾气倔强,宁可流血都不肯流泪的丫头吗?

    梁魏不知道的是,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让徐兰明白了一个道理。

    软硬兼施,让别人无路可走才是正理!

    想着,徐兰靠在北山郡主的肩头上,哽咽道。

    “郡主殿下,兰儿知道自己资质粗陋,比不上那些豪门勋贵家的世家小姐,兰儿从没想过以此身份去攀什么高枝,兰儿只是想照顾母亲,跟在母亲身旁,尽孝便可。可如今,兰儿是没脸活着了!”

    徐兰越哭越伤心,几次险些喘不过气。

    那几个内官见状,便知道自己走错了棋,他们一心想着替皇后出了气,回去后好邀功领赏,全忘了他们几个如今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就算是条龙,也只能盘着。

    北山郡主这时候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她抓起桌子上的汤碗,啪嚓一声,砸在了地上。

    “诸位大人还真是好大的排场!如今在这北山郡,孤的女儿都可以任人指摘了?!”

    那冒着热气的鸡汤溅到了一个内官的手上,瞬间就烫出了一个水泡。

    可那个内官,大气都没敢喘上一口。

    为首的那个这是更是连忙道歉:“郡主娘娘,我们真的没那个意思!我们只是觉的兰儿小姐做这种事是委屈了她,我们都是一些不值钱的货色,怎么能担当的起兰儿小姐如此抬举呢?这才出口说错了话,还望郡主娘娘海涵!”

    北山郡主哪有那么好的脾气?

    当初她可是将门出身,上阵杀敌的!

    就算如今卸甲归田,在北山郡偏安一隅,可这直来直往的火爆性子也是出了名的。

    只见她一声冷笑,拉着徐兰坐在了这屋子里的主位上,讥讽道。

    “海涵?大人张口闭口辱了我女儿声誉,倒是想让孤忍气吞声,闭口不言了?内官大人,你不如同我说说,这是什么道理?”

    内官哪还敢说话?

    再多说一个字,就是分不清主次尊卑,顶嘴主子了,严重了,可是要杀头的!

    都是宫里出来的,谁不懂这个理儿?

    眼见着这些内官跪在地上不吭声,北山郡主的火气蹭蹭往上涨。

    她本想着今日所有孩子们都回来了,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个团圆饭,也算是去去晦气。

    可没成想饭还没等吃,找事的上门了。

    如若不是之前徐兰拦着,让她等着通报了,再过来看人,她早就杀过来,乱棍把这些人打出去了!

    还会留着他们在这猖狂?

    “刚才不还能能言会道吗?现在让你们说话,怎么一个个不开口了?既然诸位内官大人现在不肯开口,那不如说说你们这次所来为何吧?”

    为首的内官这时调转了方向,将脑袋朝着北山郡主所在的方向跪了过去。

    那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王八掉头,既滑稽又可笑。

    “回娘娘的话,我等是奉了陛下之命,听闻郡主身子有恙,上门问候的。”

    北山郡主闻言冷笑。

    随后嘲讽道:“上门问候?那我怎么没见着你们人啊?听我是女儿的话,你们来了应当也有三四个时辰了,我也没见着你们请安啊,还得我这个孤老婆子亲自上门来见你们呢!内官大人,看来皇后把你们教育的极好啊!”

    其中一个内官听着这挤兑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懊恼的很了,竟然直愣愣的开口回怼道。“是兰儿小姐说郡主殿下身体抱恙,已经睡下了,才把我们安排在这偏房里的,怎能说是我们的错?郡主殿下,就算我们刚才言语有失,也不能是非不分吧?”

    “快快闭嘴!胡说些什么?!”为首的那个内官明显慌了神,想都没想的回头骂完这句话,转过身体就磕了个响头。

    “郡主殿下,郡主娘娘,这个没长眼睛的八成是生病急坏了脑子,这才开口冒犯,请郡主殿下大人不计小人过……”

    这时,梁魏看着屋子里这副景象,再看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徐兰,突然开口道:“大人不计小人过?都是做奴才的,还分不清个主次了?你们骂了我们小姐,让我们忍气吞声,如今这奴才顶撞郡主,还让我们大人不计小人过?莫不是你们这宫里来的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拜把子都是一个德行?”

    梁魏再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哑着嗓子,那动静听起来都不如一只公鸭。

    徐兰差点被他这一句话逗得呛过去,好在她把头埋在了北山郡主的怀里,这才没露馅。

    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伸手将笑出来的眼泪擦了下去。

    开口道:“义母,说到底都是我惹出来的是非,我现在自己回去关禁闭,这些内官大人若是不满意,我从此以后便不踏出府门一步!”

    徐兰这话一出,转身就跑了。

    局面彻底没法收拾了。

    如果说之前,这几个内官能暂且囫囵个的待在这郡主府里,那眼下,一顿板子责罚是免不了了。

    果不其然,北山郡主气的又砸了一个茶盏,高陵游领命会意,直接上去,一脚掀翻了刚才顶撞北山郡主的那个内官。

    “不长眼睛的东西!拖出去!打三十打棍!”

    门外站着的那些家丁一拥而上,梁魏首当其冲。

    他早就瞧着这些人不顺眼了,刚才这些人说的那些难听话的,一字不落的全都听在了耳朵里。

    徐兰是他平时捧在手心里,连大声喝斥都不忍心的人儿,如今被这些人在嘴里这么作贱着,他哪儿还能忍的了?

    他从一个家丁手里拿过了棍子,抡的虎虎生风。

    责罚没打完,棍子断了三根。

    当天夜里,北山郡主府里鬼哭狼嚎,吓得路过的野猫直接窜上了墙头。

    可这都不算完,此时的徐兰面容平静地坐在自己的屋子里。

    她看着外面的天,算着时辰,淡淡的问了句。

    “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可都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