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 第365章 这就是本官等的人
    秦祖来跟着小二来到了雅间,他就正如同正常的客人,点了酒菜以后,就让小二离开了。

    蒙虎将房间门关上,不解地看向秦祖来,说道:“少卿大人,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大人难道是饿了吗?”

    他很不理解,不是说要坐等好戏收尾吗?

    怎么跑到酒楼吃饭呢?

    秦祖来笑了笑,也没解释。

    他说道:“去,将窗户给打开,你就会明白了。”

    蒙虎连忙将窗户打开,目光向外看去,这时,他便发现远处似乎有些混乱。

    一些百姓正在向道路两旁跑去,并且还有官兵不断的向那里冲去。

    杀哄声,这里也能够听到一些。

    “这……这是……”

    蒙虎连忙看向了秦祖来。

    秦祖来也来到了窗边,微风拂面,带来了一丝凉爽之意。

    秦祖来笑了笑,看向对面的街道,抬起手指向前方,说道:“刑部大牢就在那里,距离我们这里不过三条街的距离。”

    “而这个距离,说远不算太远,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知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说近,也不算太近,因为不会被人第一时间怀疑,毕竟在更加近处,还有俩座酒楼,比这里视线更好。”

    “所以……”

    他嘴角微微扬起,轻轻一笑道:“如果说,北斗会这次行动的掌控者,要现场指挥的话,那么这里,绝对是一个最佳的选择了。”

    “什么?!”

    蒙虎听到秦祖来的话,不由得猛得瞪大眼睛。

    他看向秦祖来,忍不住说道:“少卿大人的意思是说,这座酒楼里面,藏有北斗会这次行动的领头人?”

    其他的兵家人闻言,也都是心中一惊。

    他们顿时小心警惕的看向四周。

    秦祖来笑了笑,说道:“别紧张,若是北斗会的人真的藏身这里,那顶多也就是天权杜楚客,开阳郑询那种头脑的人。”

    “说笨自然不会笨,但是说有多聪明,那也未必。”

    “他们,还算计不到本官的行动和计划。”

    蒙虎这下子,彻底蒙了。

    他不明白秦祖来这句话的意思。

    他说道:“少卿大人的意思是说……这里,究竟是有北斗会的人,还是没有啊?”

    秦祖来摇了摇头,“本官也不确定,不过要是本官所料不错,这次是北斗会断尾行动的话,那就应该是有的。”

    “断尾行动?!”

    蒙虎萌萌哒。

    什么叫做断尾行动啊?

    秦祖来眯了眯眼睛,说道:“有一种动物叫做壁虎,壁虎遇到危险时,若是尾巴被抓住了,那就会毫不迟疑地断掉自己的尾巴,从而逃生。”

    “北斗会这次,或许,也想要断掉尾巴。”

    “只是不知道,他们想要断掉的尾巴,除了韩德之外,还有谁呢?”

    还有一些话,秦祖来没有说。

    那就是,一旦是被壁虎断尾了,再想抓住壁虎,那就难上加难了。

    而这一次,北斗会也是一样!

    断掉的,也许就是韩德这种被利用的尾巴。

    而一旦被这些家伙断掉了,那么北斗会的线索,或许就会彻底断绝了。

    所以,这尾巴,可绝对不能够让他说断就断。

    那远处的刑部大牢里面,战斗还在发生着。

    从这里便能够看出,这次去劫狱的人不少,就算是朝廷的人,竟然也一时半会儿无法将其全部诛杀。

    就是不知道韩德,最后究竟是能平安度过此劫,还是必死无疑了。

    “少卿大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蒙虎忍不住问道。

    秦祖来眯了眯眼睛,淡淡道:“等!”

    “等?等什么?!”蒙虎一愣。

    咚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雅间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猛虎等一众兵家人,脸色彻底的紧张了起来。

    他们纷纷拔出武器,目光锐利的地盯着门口。

    而秦祖来却是笑了一声,他说到道:“别紧张,这就是本官要等的人了,他来了……”

    蒙虎等人听到秦祖来的话,心中不由得一动。

    少卿大人,说要等的人来了?

    他……是谁啊?

    他们连忙向门口看去。

    秦祖来笑着说道:“开门吧,别担心,一切都在本官的掌控之中。”

    蒙虎自然不会忤逆秦祖来的命令,直接给一个兵家子弟使得个眼色,兵家子弟便连忙去打开了门。

    而后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卢十三?”

    蒙虎一愣,抬头说道:“怎么会是你?”

    卢十三轻笑一声,缓步走进了房间内,他笑道:“怎么就不会是我呢?身为少卿大人的贴心小跟班,少卿大人去了蓝田县,本官都没有跟去,你难道就没有觉得有问题吗?”

    蒙虎怔了一下,嘟哝道:“我还以为我来了,你失宠了,被打入冷宫了呢。”

    卢十三:“……”

    秦祖来也是眼皮一跳,这怎么就两个活宝手下呢?

    蒙虎见两人都是神色不善地看着自己,连忙缩了下脑袋,找个角落蹲在那里画圈圈呢。

    秦祖来对这个家伙也是无可奈何了。

    他摇了摇头,看向卢十三,问道:“怎么样,可有收获?”

    卢十三微微点头,神色也认真了起来。

    他说道:“在大理寺衙门时,下官明白了少卿大人给下官的暗示,便去找了京兆伊韩大人,让他替下官留意一下附近的几家酒楼。”

    “结果这座酒楼里面,有不该出现的人出现了,虽然他们有的经过了伪装,有的找到了借口,但是过来这里却是事实。”

    他看向秦祖来,说道:“其中一人,乃是户部的侍郎,掌控钱粮。他以家族聚会为理由,就在我们的楼上。”

    “而另外一人,则是礼部尚书赵文凯,此时,他正以我们在同一个楼层,不过是靠在边上的那个位置,与我们还间隔着好几个房间。”

    秦祖来闻言,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户部侍郎,财政大臣,职权虽低,权利却很大。”

    “礼部尚书,官职不低,但是权力范围不大,实权却低。”

    他笑了笑,说道:“瞧瞧,还真是两个对立的情况啊。”

    “一种,权力大过官职,觉得自己的权利,只是一个四品小官,太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了,所以心中便滋生的野心。”

    “而另一个,则是地位不低,但是看其他几户尚书,要么管钱,要么管兵,要么管法。”

    “要么管升迁任用,再不济的,也能够督造堤坝,建造城池,留了极佳的名声。”

    “可是他呢?”

    秦祖来淡淡道:“身为一部尚书,却只能记祭祭天,管管祖宗祠堂,难得有科举的任务,还得被吏部给架空了,这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觉得自己委屈,所以心有不满,不甘心啊。”

    朝廷六部,各有各的职权和任务范围。

    虽然说六部都是平起平坐,属于同级,但是谁都知道,不可能是真的平级的。

    管钱的,管兵的,那就是要高人一等的。

    管官员升迁考核的,自然也是备受巴结。

    要说谁存在感最弱,话语权最弱……那自然就是吏部了。

    所以吏部尚书不满黑化,秦祖来也不觉得有些意外。

    “一个觉得地位对不起自己的权利,一个觉得权利对不起自己的地位,他们觉得不公平,所以便要逆天而行,自己创造公平。”

    他笑着说道:“看来今天这酒楼,还真的是格外热闹了。”

    “两个壮志难酬的人,同时出现在治理,而且瞧见远处刑部大牢的混乱了,也都无一人离去,就真的是不让人多想了啊。”

    也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

    结果只是小二的声音,小二将秦祖来点好的酒菜端了过来,然后便识趣的离开了。

    秦祖来坐了下去,笑着说道:“你们都别站着了,累了一天了,此等好戏上演,一边吃一边看,这才舒坦。”

    说着,他便拿起筷子,果真吃了起来。

    卢十三和蒙虎等人也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见状,自然不会不好意思,直接坐下,和秦祖来吃了起来。

    卢十三看向秦祖来,问道:“少卿大人,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两个人直接抓了吗?”

    “可他们目前只是在酒楼里吃饭,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行动啊,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真的就有问题。”

    秦祖来笑了笑,说道:“没有证据自然是不能够做的,不过既然他们今日会出现在这里,那就表明,北斗会已经是要断尾了。”

    “北斗会已然是想要,借助我们的手除掉他们了。”

    “既然这样,那么本官相信,迟早线索就会自己送上门的。”

    卢十三心中一惊,不由的看向秦祖来,说道:“少卿大人的意思是说……那两人今日来此,都是被北斗会算计的?他们已经被北斗会给放弃了?”

    蒙虎等人也都看向了秦祖来。

    他们嘴上还叼着菜叶子都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秦祖来笑了一声,慢悠悠的边吃边说,“这没什么值得意外的。”

    “北斗会之前的行动,虽然说都是以天权、开阳他们自己为主,但是其他的人,也都或多或少出过力。”

    “而只要他们出过手,就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所以本官手中,其实已经掌握了一些东西了,而本官相信北斗会那真正的掌握者,也定然意识到这些了。”

    “故此这个时候,再留着那些家伙,也许就会成为本官,顺藤摸瓜找到北斗会的威胁……”

    他顿了一下,目光一闪,冷笑道:“所以,以北斗会掌控者那冷血又谨慎的性格,放弃他们,这没什么好意外的。”

    “正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既然他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那么就最后一次榨干他们的价值,然后放弃他们就可以了。”

    “故此,这两人,今日会出现在这里,就肯定是中了北斗会的算计了,他们或许以为自己只是冷眼的看着事态的发展,确定计划是否能顺利实施。”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在他们踏上这座酒楼的那一刻起,他们今日,就已经是走不出去了。”

    “就算是本官没有来这里,北斗会……也不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活着离开的。”

    卢十三等人听到秦祖来的话,心里都忍不住的有些发凉。

    蒙虎更是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听着这冷血阴险的算计,他觉得饭菜都不香了。

    他忍不住说道:“北斗会,当真是太恐怖了,这样的组织,绝对不能够让他们活下去。”

    秦祖来笑道:“当然不能容忍他们肆意妄为下去了。”

    卢十三皱眉问道:“那么少卿大人,我们真的就要中北斗会的计,按照他们所想的那样,解决那两个北斗会的成员吗?”

    众人也都看向了秦祖来。

    他们觉得很是憋屈,哪怕他们知道一切都在秦祖来的算计中,可是让北斗辉得逞了,还是觉得憋屈。

    秦祖来目光扫过众人,见众人那眼巴巴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你们都不愿意被北斗会当枪,本官又岂能会愿意?”

    “而且本官今日设下了这么一个局,也不是为了让北斗会得逞的。”

    卢十三说道:“那……那我们放了那两个人吗?”

    “放?怎么可能放?到嘴的鸭子,还能让他们跑了吗?”秦祖来笑道。

    卢十三顿时不明白了。

    解决这两个人吧?中了北斗会的计了。

    放了呢,又让他们逍遥法外了。

    那要怎么办呢?

    他说道:“少卿大人,你就别卖关子了,下官的脑子跟不上啊。”

    蒙虎等人也都连忙点头,真的是跟不上了。

    秦祖来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扬起。

    他意味深长的说道:“人,要解决,这些家伙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了,绝对是不能够放过。”

    “但是,也不能够让北斗会得逞,所以,人,我们要解决。”

    “但是,人,也要留下来,而且要更进一步,成为北斗会真正的核心!”

    “什么?!”

    卢十三等人直接听蒙圈。

    人要抓,但是也要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