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团宠福星小作精 > 第三百四十章 兰序
    注意到他的眼神,孟子君伸手搓了搓胳膊,不用想也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不过怪肉麻的!

    至于南辞已经来了,肯定是留下来吃了饭再走的。

    ——

    “娘娘,并没有查到那些事是由何人散播出去的。”

    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像面前正在沐浴的女子禀报着,这些日子以来他探查的结果。

    然而他刚说话,浴桶里的女子像是气急败坏一样,伸手使劲儿拍了一下水面。

    “啊啊啊,废物,这点事都查不出来,本宫养着你们难道是为了当摆设吗?!”

    “属下知错。”

    “知错,你知错有什么用,知错我就能从这里走出去,就不用禁足了吗?”

    说着安兰淑猛的起身,转过来瞪像低着头的黑衣人。

    一旁的平儿连忙拿起衣裳走过去,给她披上。

    从浴桶里出来,安兰淑走到那黑衣人身旁,抬脚轻轻踹了他一脚,“抬起头来。”

    “是。”

    他缓缓抬起头,安兰淑看到了一对好看的眼睛。

    她眯了眯双眼,“把面罩摘了。”

    “是。”

    黑衣人取下面罩,面罩之下的脸十分俊美。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这俊朗的长相,一下子就让安兰淑有了别的想法。

    也不管自己现在只身着一件薄衫,里面是镂空的状态了。

    弯下腰,抬手抬起他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道,“你叫什么名字?”

    “兰序。”

    “嗯,名字还不错,以后就留在身边伺候我吧。”

    “是。”

    说吧,安兰淑伸手把他扶起来,站在兰序的位置把她面前的春光一览无余。

    别看她已经快三十好几了,但保养的却是十分不错的,毕竟是在宫里争宠的女人。

    那身子自然是自己最有利的利器,且宫里每年都有选秀,进来的都是一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她们这些个年长的,自然要注意保养。

    不然到时候就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喽。

    而兰序对这样的场景,却面不改色。

    从他站起来后,安兰淑就贴到了他的身上,一双手在他胸前游走。

    兰序倒是很是淡定,任由她对自己动手动脚。

    一旁的平儿看到此场景,便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平儿不是普通的宫女,什么样的事情都见过了,对这样的事也已经司空见惯了。

    毕竟丞相府内这样的事情也不少。

    府里的女人多了,总会有那么几个耐不住寂寞的。

    只要不捅到丞相面前,后院就随她们作。

    安丞相也不怎么关心后院的事情,一般都是丞相夫人在安排。

    屋内,平儿退出去后,安兰淑拉着兰序走到软塌前。

    任由衣裳敞开,躺到软塌上,抬头看向他,“伺候本宫。”

    “是。”

    片刻后,屋内就响起了女人舒适的低唤声。

    平儿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对身后的动静视而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屋内的声音才渐渐停下来。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平儿转过身便看到衣冠整齐打开门的兰序。

    两人视线交汇,点了点头。

    平儿推门而入,收拾里面的残局,而兰序则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看到安兰淑,一脸满足的躺在软塌上,浑身上下空无一物。

    那样子看起来要多糜烂就有多糜烂。

    她脚步一顿,默默从柜子里拿过锦被给她盖上。

    这才开始清理。

    所有事都做完后,她才退到一旁静静的等待安兰淑醒来。

    ——

    安丞相对于宫里发生的事一概不知,他此时正头疼的处理一些事情。

    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势力,竟然敢和他丞相府对着干。

    新开的店铺全都是在他产业的对面,连做的生意都是一样的。

    这让他损失了不少收入。

    更让他头疼的是,不少地方送来信件,几乎都出了同样的问题。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丞相府了。

    至于是谁,他现在还没有查到,对方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露出来。

    唯一查到的也就是,这些生意都是一个姓万的人开的。

    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何时得罪了一个姓万的人。

    坐在书桌后边,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管家端着一碗醒神汤走进来。

    “大人,先喝碗醒神汤再想吧。”

    “全管家,我这正头疼呢。”

    “大人有什么头疼的事,同我说说,我也给你出出主意。”

    全管家已经跟了安丞相许多年了,他就相当于是他的左膀右臂,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府里所有的事,都帮他处理的紧紧有条,让他根本就不用分心管府里的事。

    想了想,他才仔细把事情一一说给全管家听。

    也没觉得全管家能相处什么办法,就想找个人说说。

    “大人,要不你去找江湖上最近名气很盛的暗刺试试?”

    “让他们帮你查查背后之人是谁,不过听说要从他们那里买消息,钱必须给够。”

    安丞相闻言,一只手在桌面上轻轻扣了扣。

    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自己的势力查不出来,也就只能去麻烦别人了。

    这么想着,他伸手端起醒神汤一口喝掉,然后便开始急匆匆的处理正事。

    全管家瞧着他忙碌的样子,也不好打扰,轻手轻脚的端起碗就准备出去。

    他刚打开门,就被安丞相叫住了,“全管家,这个暗刺在哪儿联系?”

    “听说在城东最边上有一座破庙,把你要做的事情连带银票放到佛像下边,会有人去取。”

    “那他们如何通知我?”

    “听说是查到了,会把消息送到你府里。”

    “他如何知道是我送的?”

    “这就无从得知了。”

    “知道了。”

    全管家走后,安丞相便开始着手安排。

    ——

    孟子君悠哉悠哉的坐在花园里,啃着苹果感叹日子无聊。

    这几日孟权和高阳已经斗法许多回了,然而高阳就是不让他见高星儿。

    他甚至连门都进不去。

    而不管他说什么,高阳都是一副我不听的样子。

    这让孟权很是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