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神的盛世娇宠 > 第343章 大婚(大结局终)
    天将明,韶华的屋中便聚了不少人,全都是素问安排服侍她的。

    “母上,女儿突然有些后悔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呢!若是你昨个说后悔倒也未尝不可...但一会儿上神便要来接你了,后悔也晚了。不许玩笑了!”

    韶华望着妆奁上各式各样的首饰,一股强烈的无措感顿时涌上心头...从前她便不喜戴首饰,如今却要将这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全都顶在头上,而且还不知道要顶多少个时辰,她这脖子还不得断了呀?

    她可怜兮兮地趴在桌上,伸出了一根手指,对着素问撒娇道:“母上~可不可以少戴一个啊?”

    “那怎么能行,这些首饰可都是有寓意的,少一个都不行!”

    只可惜素问压根就不吃这一套,满心想的都是如何将这个女儿好好打扮一番,风风光光地嫁到御合宫去...

    “嫂子~”

    “你呀,唤我也无用,若你嫁的是旁人,婚服你不穿亦可,谁叫你嫁的偏偏是上神。”

    左意也是头一次见着这阵仗,想了想不久后也要成婚的自己便愈发地开始头疼了,还是应当同韶远好好商量商量,那首饰...是不是可以减下去点?

    “韶华!”

    小茹连同几个素问特地从大荒各处寻来的妆娘正为韶华编发,虽说她很难将头转过去,但仅凭声音她还是认出来了,十分惊喜道:“上弦?你怎得也来了?”

    自彦明历劫那日起上弦便一直守在他的仙身旁,寸步不离,她能来韶华心中自然是欢喜的,可又不得不担心彦明的安危。

    上弦走至她身侧,先是对素问和左意打过了招呼,随后才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将一个布袋子放到了桌上,“这是送你的礼物。”

    韶华挑了挑眉,歪着头去看。

    上弦将布袋子打开,里面是一对玉戒指,“这是我前些日子在凡间得到的,你与上神各一个,听凡间说夫妇二人戴此戒便可永结同心,长长久久!”

    韶华抬手,几人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起身,上弦便将玉戒指递了过去,她将这两枚小巧的戒指放于手心,眼神微动,她紧紧地握住,随后准备向她道谢。

    谁知上弦却摆了摆手,一副“我见不得你这般娇惯”的模样来,嫌弃地看着她,“莫要说那些个客套话,我将这礼物送来后便要回昆仑了。”

    临走前她淡淡回望了韶华一眼,娇笑道:“待我与彦明回来后你将那鸩鸟送至我府中玩上几天可好?”

    她的心中涌上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春风般暖暖的拂过...

    鼻尖一酸,片刻后她缓缓地开口:“好。”

    约莫有两个时辰过去了,贺明带着天界的人前来迎亲。

    南荒地处南海边沿,依山傍水,高山之巅似有云层环绕,山脚同大地相连。日高风清,百鸟齐飞,世人都说那蓬莱是人间仙境,殊不知这南荒也似仙境一般,上古的梧桐树静静地矗立于天与地之间,树枝随风轻轻摇曳...

    “贺明,你说说,大婚之日南荒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莫非有诈?”傅尧站在南荒门前却不敢多往前走一步,四处打量着。

    贺明勾唇,“试试不就知道了。”

    还当真叫傅尧给猜对了,前脚刚迈进去,众人面前便突现一道阵法。

    傅尧既惊喜又诧异,转头拍了拍贺明的肩,“你这夫人娶的好啊!”

    贺明后退,丝毫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傅尧白了他一眼迎面飞去一剑直指阵法中的人,随贺明一同前来的几位也不甘示弱,头一次见这趣事也觉得甚是好玩,便道:“我这把身子骨也多日未动了,就让我来会会他们!”

    许久...

    “这南荒是嫁女儿还是与我们天界有仇啊,这阵法可真要人命!”一个神君才破解一处法术,便大口喘着气扶正了头顶的发冠,唉声叹气道。

    韶华坐在房中,透过镜子看见了这一幕,屋中的人笑的那叫一个前仰后合,左意将手臂环于胸前,坏笑道:“我们韶华哪里是那么容易娶走的!”

    又过了一刻还未结束,若是再这么耽搁下去怕是要误了吉时了。

    只见贺明腾空而起,一掌劈向法阵正中央,一瞬间这法阵的一切全都化为了虚影,那对面站着韶征和韶远二人。

    “拜见岳父、兄长。”

    贺明俯身拱手,对面的韶远一愣,终是不适应这个新身份,一转头发现韶征也在看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笑,韶征主动迎了过去,将他手中的玉牌接了过来,随后便带着他去见韶华。

    “外面好似有动静,小茹你快去瞧瞧。”左意探了探头道。

    小茹悄声走至门边,打开了一道缝,没曾想正对上一张俊脸,吓得她倒吸了口气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

    对面那人也被这双灵动的大眼睛吓了一跳,连忙站直了身子...

    “方才那是什么?”傅尧推搡了一把身边的人,一想到方才进门那一幕,谁知过会儿若是他推开门,会不会又有什么招数等着他们?

    然后默默地退回到了贺明身边。

    贺明敲了敲门,门里素问高声问了几句,贺明不慌不忙对答自如。

    门缓缓打开,韶华着月白婚服走了出来,她抚了抚青丝,明媚的双眸直直地望去,倒是比往日显得端庄些许...

    这婚服是贺明亲自安排下去的,腰身尺寸无一丝不合身之处,玉手微抬贺明见状忙上前去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剑眉星目闪着丝丝暖光,柔声道:“夫人,随我回家吧。”

    “夫君,带路~”

    两人走在最前,韶征、素问与韶远而后,最后才是众多仙君。

    行至南荒外,听闻四周仿佛有阵阵鸟鸣之音,韶华一抬眸,只见天边数百只飞鸟盘旋在上空,卷着一缕一缕云彩随着风的方向似是搭成了一条路的形状,双翼一收,片刻后形状渐明,那是一座桥,一座连通南荒与九重天的桥。

    韶华惊讶地看向了贺明,贺明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便要踏上去,她脚下的步子一顿...好在他在旁边扶了一把。

    竟是没想到这百鸟能受得住二人的重量!不过这一幕好似有些眼熟...

    “不知夫人可曾知晓鹊桥的故事?”

    她的双眼顿时明亮了几分,早年间她没少借着韶远的名义偷偷到凡间去,常在七夕节那一日听到关于鹊桥相会这一传说,意料之外的是...却在她大婚之日叫她给见着了!

    “看来你是知道。”他缓缓道:“传闻中牛郎织女于鹊桥才能相会,你我之间却并非如此,我将它唤作百鸟桥,是迎你入御合宫之桥,亦是我入南荒之桥。”

    站定于天门之前,因贺明父母仙逝,所以余下的事宜全都交由韶征和素问来办。

    仪式结束后韶华便偷溜回了御合宫,回去后四处寻不见贺明的身影,听楚楚说他正在大殿之中,被傅尧等人拉着一时间难以脱身,只得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韶华不知他的酒量,便提前命人备好了醒酒汤,又备了些点心放于桌上,见他还不回来,她便对着铜镜摸索着打算先将头顶的几个最重的头饰给拆下来。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楚楚翻开了她的婚书,偷偷瞄上一眼便匆匆合上了,不由得啧啧感叹了起来。

    “夫人与上神这桩婚事叫大荒多少人艳羡啊!”

    楚楚红着脸将二人的合卺酒倒上,接着又道:“夫人不知,那南海水神得知上神成婚在家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还有那李将军家的大小姐,茶饭不思,整整五日未曾出门了,还有啊...”

    韶华坐在椅子上,边揉着腰边听着她在一旁滔滔不绝说个不停,这一个个女子的名字她全都记下了!

    “说什么呢?”贺明笑着走了进来。

    一旁的楚楚见他进门,忙垂着头退了出去,一时间屋中只剩下两人。

    “聊...大荒之中那些为你而日思夜想茶饭不思的女子呢~”

    他向她走近,身上淡淡的酒气混杂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飘入她的鼻间,竟有些撩人...

    她未曾抬眸,只是伸手握住酒杯,在手中来回把玩,那双纤长的玉手在黑夜之中显得尤为白皙细嫩,晃到了他的心尖之上。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我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夫人一人。”随后捻着她的手,两人端着酒杯,将合卺酒一饮而尽。

    酒杯落地,他揽着细腰便向后退去,韶华埋在他的怀中几乎是被他托着身子往后挪动,移至床边,一个重心不稳她便坐在了他的腿上,那双好看的薄唇欲要凑近,韶华推了他一把。

    “贺明,先将...”话才说了一半便见一指落在了红唇之上。

    听着她娇声唤他的名字,贺明勾起一侧唇角,眯着眼声色慵懒道:“唤我一声哥哥听听。”

    “你...怎得这么多无礼的要求!”她的双颊悄然爬上一抹淡淡的红霞,垂眸回应道。

    “记忆中,你曾整日唤我哥哥。”

    这一句话便瞬间将她的思绪拉回到前世,她为楚婉,他为萧衡,两人并肩立于城墙之上,也是在那处她许下了誓言。

    韶华缓缓睁开了眼,一把抓起喜帕上的枣和花生,朝着他便扔了过去,娇嗔道:“贺明!”

    贺明扬了扬眉,用指尖夹起一颗枣放入了口中,随后玩味似的盯着她,“要不要来颗花生?”

    没等她回答,他便翻身而上,大掌一挥,红纱帐落...

    “贺明,烛火还...”

    “管那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