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圣血帝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衔九烛神龙
    <!go>

    (两章合一~)

    “慕灵音!!我告诉你,你这条命都是老子救回来的!没有我同意,你要是敢死,看我不把你的屁股打成八瓣!!”

    那粒黑点在慕灵音的眼瞳中愈来愈清晰,到得后来,已然是化为了一位身穿破碎黑袍的少年身影。看着那眼中仿佛都是有血液渗出一般的林昊,慕灵音忽然笑了,她伸出手,在坠落的空中迎向那朝着自己奔来的男人,灰黑一片的眼瞳中,终于是燃起了一丝希望的光点。

    一路奔来的人影,自然就是林昊,在其观测到慕灵音的动作之后,便是如疯了般急速向前,可他距离慕灵音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哪怕是在察觉到不对劲后的第一时间便是全力奔涌,压榨着体内为数不多的真元用以补给,但林昊到来的时机还是有些过于缓慢了。

    两位足以媲美地元境中期强者的激战,让这一片森林简直是饱受灾难,地面都是下陷不止二尺,一眼望去,寸草不留。林昊从山顶纵身一跃,拼尽全力想要拉住慕灵音的手,可二者之间的距离不仅没有缩短一寸,反而是在狂风的阻碍下愈发的遥远起来。

    弱……还是太弱了,在没有元兵或者元术的辅佐下,只有天元境的强者才能凌空虚渡,更别提现在的林昊更是重伤的状态,能强行提起一口真元纵身一跃,就已经是颇为不易了。

    狂猛的气流迎面灌来,耳边是风声呼啸,眼前是光影急退,这种感觉甚至还要超出刚刚两人全力奔逃的感觉,他紧咬牙关,全身的真元急速涌出,狠狠地朝着慕灵音的方向下坠而去。他全身的伤口都在这种紧绷中滋滋喷血,五脏六腑因为这种激烈的运动都在颤抖发出一股股好似要撕裂开来的剧痛,可林昊的面色却已经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死死地盯着下方的那道如蝶仙姿,拼了命般的伸出手,想要将她在空中接住。

    在林昊的全力以赴之下,所剩无几的真元全部汇聚到了脚底,形成了一道道颇为强横的推力,二者之间的距离已经是愈发的接近了,五丈,四丈,三丈,二丈,一丈……

    终于,林昊已经是可以触碰到了慕灵音的指尖,此刻的她安静的躺在狂风气浪之中,白色的衣裙在风中急速飘舞,就如一朵摇曳在暴风雨中的娇嫩雪莲。

    “慕灵音!”

    林昊心里一颤,身形再次冲了上去,他的手指刮过她的指尖,逐渐蔓延到了慕灵音掌心内,随后,林昊一把将那只纤纤玉手紧紧握在了掌中,顿时猛地用力,便是将慕灵音整个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只不过,在碰触她皮肤的那一刻,林昊竟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因为她此时的体温低得吓人,就如刚从冰块里走出的一般。

    “砰!”

    两人重重落地,林昊将慕灵音紧紧护在身下,后背顿时凝起了一道真元凝聚的血脉铁甲,将这股冲击尽数抵挡而住。

    此时此刻,慕灵音身上的白衣已是破损不堪,却在残留的真元保护下,没有沾染上一丝尘土,那些火焰在散开之后灼烧了她的衣裙,散发的热量足以将一块岩石整个蒸发,可使用出了这等火焰的主人,身体却是如此的寒冷,就如一位交接于天火与玄冰之间饱受煎熬的仙女,她的容颜和嘴唇都苍白的没有了一丝血色,唯有眼眸中依旧闪烁着的一丝光亮,还能证明她还活着。

    “我……我是不是要死了……”感觉到林昊将自己抱在了怀里,慕灵音也是开始微弱的挣扎起来,声音气若游丝,更是蕴含着一缕让人心疼的颤抖。纵使她之前表现得如何释然,可真要等到濒临死亡的这一刻,却依旧是难以避免常人应该会有的恐惧。

    “给我闭嘴!!老子都说了,你这条命是老子捡回来的!在我没让你死之前,我看谁敢收你的命?!”林昊的嘴角溢出一道鲜血,这是在重伤的情况下,却还是强行动用真元的后果。只不过,照比自己的伤势,慕灵音的情况却已经是有些不容乐观了。

    经过刚才短暂的探视,就让林昊内心一片惊然。现在的情况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甚至已经是有些夸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她的主经脉,已经彻底的毁了,暴乱的寒毒将经脉完全的冻结,那些颇为脆弱的经脉,就如碎裂的冰晶一般支离破碎,根本不可能修复。如果硬要说还有什么办法的话,那就是重新修建这六道主经脉,但那等机缘堪称前无古人,几乎就是不可能的神迹,退一万步讲,就算经脉可以重建,但势必也要从头修炼,一步步从锻体境开始往上攀爬。

    而且慕灵音不但主经脉已经尽碎,就连一些细小的其余经脉,也几乎断裂了近百道,甚至就连那条最重要的心脉,都是已经被寒毒侵蚀。此时的慕灵音除了残存意识,全身已是近乎于瘫痪,除了左腿也许还能动上一动之外,全身上下几乎不可能再有丝毫动作。

    将那头堪比地元境后期的蛟龙,于几息之间焚烧成为了一地飞灰,那该是何其恐怖的力量,而本就身负寒毒的慕灵音,想要施展出这种力量的代价,无疑是极为残酷的。

    这样的伤势,纵然是大罗金仙下凡,也不可能将其根治。而且最主要的,是林昊还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沉沉的死气。

    “林昊,不要再管我了,我已经活不了了……”慕灵音语气如云雾般淡淡轻轻,好似只需要一股风就能将其完全吹散。

    “给老子把嘴闭上!我说你能活你就能活!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林昊牙齿紧咬,也根本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事,伸出手掌直接按在慕灵音的胸口,以自己的真元拼命的护住她的心脉。

    其实林昊知道,自己实在是有些自欺欺人了,此刻慕灵音的心里已满是死志。在此之前,她本是一位傲视诸多天骄的地元境强者,身负寒毒之后,接连跌境不说,还被家族贬到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小小青帘镇,可此事未必没有转折的时机,在林昊的帮助下,寒毒尽散,修为恢复,不过只是个时间问题。

    而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老天爷好似又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突然一下子,就从希望的高峰坠入到了绝望的谷底,成为了一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废人,扪心自问之下,就算是以林昊的心境,恐怕都是难以提起生的希望。就算他有办法让慕灵音活下去,她今后也只能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要被旁人照顾,对她而言,这将是比死亡还要不能接受千百倍的事情……

    越是这般想着,林昊的心里便是愈发涌上了一股寒气,他全身僵住,一动不动。许久,他才垂下头,看着慕灵音那毫无血色的脸,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好似要改天彻地的疯狂:“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就不信真的找不到可以修复经脉的办法!就算是要那龙肝凤胆,我也会把它给找回来!”

    现在最让林昊担心的,不是慕灵音那重到让人心悸的恐怖伤势,而是她内心的磅礴死志。常年处于战场之内的林昊深刻的知道,若是一个人心若死灰,一心求死,那么就算是天神下凡也不可能救得活。

    一念至此,他不再顾忌丝毫,将那具愈来愈寒冷的柔软玉体紧紧搂在怀里,大声吼道:“慕灵音,听着……你听我的话!有我在,你绝对死不了,就算是阎王爷来跟我抢人,老子也会一脚给他踢回地府里去!你断裂的主经脉,给我五年……最多七年时间,我一定能帮你全部修复。就算是失去的真元境界,终有一日也肯定能完全恢复!睁开眼睛,看着我,给老子清醒一点!!”

    慕灵音的眼睛无力的闭合,整个身体都是瘫在了林昊的身上,唯有雪唇动了一动,发出虚弱至极的声音:“我自己的身体,我比谁都要清楚,经脉尽断,寒毒侵入心脉,已是回天乏术了……我不怪你,你……走……吧……”

    慕灵音虚弱的声音里,同样尽是死志,她的话语中没有一丝不甘,责怪,甚至就连怨恨和气愤都没有,乃是真正的心若死灰。

    只不过,就在慕灵音话语刚刚落下的下一瞬,她无力闭合的眼眸,竟是蓦然睁开,一片死寂的灰黑之中,竟是透出了几分浓厚的不可置信。

    因为,他吻上了她的唇。

    在这一刻,她直觉心湖上的一片死寂顿时消减。

    紧接着便响起了万道惊雷,将湖面整个炸碎。

    慕灵音整个懵掉了。

    他的吻是那么的生涩,但却又是那么的热忱,他的唇是那么具有冲击,却又如此的温柔,一丝淡淡的血腥从他的嘴角流入,好似具有什么魔力一般,让慕灵音那宛如生锈了一般的躯体,开始焕发了丝丝生机的活力。

    她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清泪,缓缓闭上了眼,她没有拒绝,更没有抗拒这个吻。反而是下巴微抬,微微迎合着少年这略微有些青涩的亲吻,她的嘴唇凄惨的没有一丝血色,冰凉的就如一块寒冰,可就是在此刻,她突然感受到了生命的热度,和身为一个女人应该具有的感情。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不短,两人嘴唇缓缓分开,一丝晶莹的丝线,自两人的嘴角连接而下,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之内,带起了一丝旖旎的气味。

    林昊望着怀中面色苍白,红唇微张,胸脯不断起伏的绝美女子,眼神决然:“一个人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只要性命还在,那么一切都有可能,所以,在你还没死之前,一定要有希望。活下去,哪怕是苟延残喘,脚步蹒跚的也要活下去!知不知道!”

    “嗯……”怀中的尤物顿时响起了一声浅浅的低吟,在林昊这般堪称无赖的举措之下,竟是奇迹般的将她心底的灰黑死志驱散了不少。那般软糯的可人模样,也是让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半分平日冷傲的仙子之气。

    “嗷……吼……”

    就在此时,远处也是隐隐传来了元兽吼叫的声音,而且断断续续的吼叫声越来越近。显然,因为之前的激战,已经是将邪龙之森内的高阶元兽给吸引了过来,以如今二人的姿态,要是真的遇上,哪怕是最低等级的元兽,恐怕都要受到灭顶之灾。

    林昊目光四顾,忽然看到就在两人身后,竟是有着一处矮山,在这矮山山腰处,好似是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洞存在。那处地方,好像也是唯一一处,没有被慕灵音和那头守卫蛟龙波及到的地方。

    以现在的情形,如果被任意一只元兽发现,那么不光是慕灵音,就连他也要交代在这里。所以林昊当机立断,一把将慕灵音那冰冷而柔软的身体整个抱了起来,冲向了那座矮山,直至进入山洞,这整个过程,他的真元一直源源不断的涌入慕灵音体内,保护着她的心脉不被继续侵蚀。

    踏入之后,林昊也是略微松了口气,旋即目光微扫,发现这个山洞比预想中的还要幽暗,却不阴森沉闷,他一直走到山洞最里,小心翼翼的将慕灵音放在地上。

    山洞里面一片黑暗,极为安静,在最里面,他们连风声都已完全听不到。感受着慕灵音蚊鸣般的气息,林昊也是面容苦涩,语气中有着一阵内疚与无力:“对不起,为了救我的命,让你变成了这幅模样……如果可以再来一次,你就放任我自生自灭算了,为何要这么傻……”

    林昊当初提出要与慕灵音一路闯荡那处天元境强者的遗迹,绝没想到这段时间之内,竟是会被公孙烈认出,而就在被其追杀的途中,竟是还遇到了一头蛟龙……这个出身于天幕府的天之骄女,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可以说是失去了她的所有……

    林昊此生从来都不愿意亏欠别人什么,更何况是慕灵音如此的牺牲。

    他轻轻的抚摸着慕灵音的发间,将那些略微有些凌乱的青丝一一绾好,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恬静而温柔,就像是在欣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般。

    林昊一边输送着真元保护着慕灵音的心脉,一边开始缓缓运转起了无渊血脉,在感受到身体的空虚之后,他从乾坤袋内一连拿出来几十枚初阳丹,想也未想,直接是一口气吞入了肚中。

    无渊血脉的吞噬之力,顿时缓缓激荡了出来,那团在慕灵音体内横冲直撞,肆意妄为的寒毒冰霜,被林昊一点点的全都吞噬到了自己的体内,而随着这股寒毒的不断侵入,林昊的周身也是逐渐涌起了一丝冰霜,他强撑着一股气,一狠心,一咬牙,吞噬之力运转的更加狂猛,直接是一鼓作气将慕灵音体内的所有寒毒全都吞入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嗤嗤……”

    随着寒毒的不断侵入,林昊的身体外也是逐渐响起了一阵嗤嗤的声响,一缕缕白雾从其体内逐渐散出,那是寒毒被驱逐消散而产生的异象。

    这种状况持续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林昊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睁开了眼睛。幸好这股寒毒已经所剩不多,仅仅只是原先巅峰时期的半成左右,毕竟,大半的寒毒都是在先前的暴乱中消散了,若是再强上一些,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还真有可能招架不住。

    林昊在将体内的寒毒完全消融之后,也是伸出手试了试慕灵音的脉搏,发现她的体温果然是温暖了一些,她身体之前的冰冷,是因为那寒毒作乱的结果。如今她体内的寒毒都被林昊吸入了体内,体温也开始趋于正常人……

    想到这里,林昊也是迅速站起身来,从山洞口捡起了一些木柴,在自己和慕灵音周围燃起了一堆篝火,为二人带来丝丝温暖的热量。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上空缓缓的响起:

    “无渊血脉……原来如此。看来那不是错觉,你果然就是那十位圣子人选其中的一位……”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时间,林昊便是如闪电般从地上跳起:“谁……是谁在说话!!”

    “小子,你不必这么紧张,我是衔烛神龙的一缕神魂,镇压着一个,你们这里的人称其为“邪龙”的存在,刚刚被那里的血祭所唤醒,只剩下一丝意识在与你说话,我是不会伤害到你的。”这个声音在苍老中蕴含着一丝无上威严,却又温和似风。

    “衔烛神龙?!”林昊抬头看着上方,无比震惊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传说中,衔烛神龙是龙族内几位上古真神之一,位于北方极寒之地。相传,只要它的眼睛一张开,黑暗的长夜就成了白天;它的眼睛一合上,白天就变回黑夜。它的一口气息吸入,便是乌云密布,阴雨连绵;一口气呼出,又马上是流金铄石,晴空万里。如果说龙族是万兽之神,那么衔烛神龙,就是龙族中的神灵,这种至高之龙常年蛰伏于极寒之地,不吃饭,不喝水,不睡觉,甚至都不呼吸——因为只要它呼出一口气,就能成为长风万里。传说它的口中常含着一支蜡烛,照在北方幽黯的天门之中,照亮着九幽冥府,也照亮着无数亡灵前往那幽幽的轮回之海。

    这种只活在传说之中的无上神兽,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小小的邪龙之森内?!恐怕就算是整个大武王朝,都不够它的一口龙息吐下。

    就在林昊这震撼到失言的神情中,漆黑无比的山洞上空,忽然好似是扭曲般的一阵变化,竟是出现了一道无比神圣,高贵而极有威严的真龙之姿!

    与此同时,一股浩瀚无边,如同天地颠倒,苍穹倾覆的气场降临而下。在这股气场面前,林昊顿时感觉自己就如大海里的一粒沙般微小。

    这股气场的磅礴宏大,就算是那纵横捭阖的姬尘,在其面前都是要俯首称臣!

    那姬尘竟然想把这样的存在收为己用,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自寻死路!

    在这灵魂气息的笼罩之下,林昊的内心对刚才的声音,完全无法生出一丝一毫的怀疑之意。这是一种绝对的力量压制,在这种力量之下,一切众生都要在此匍匐。

    “衔烛神龙的残魂……难道,这邪龙之森,与传闻中的邪龙陨落,不太一样?”林昊抬头看着前方的真龙虚影,缓缓的说道。

    “没错。其实,那头传闻中的邪龙,是本座的一缕残魂所化,没想到竟是被其修成真身,为祸世间。虽然当时那缕残魂已经离本座的本体有千百年时间,但本座也算是有所渎职,便分出了一缕神魂,将其镇压在这邪龙之森内部,如今算来,倒也有个九百多年了。在这九百多年间,你倒是第一个见过本座的人类。”

    “九百年来我是第一个?”

    “对,第一个。”衔烛神龙的声音响起道:“在这九百多年之间,曾有五百一十个修炼者到来过这里。只不过为了镇守这道封印,外界会有着世代守护的蛟龙坐镇,前一任的蛟龙守卫,也有着天元境的实力,只不过却是被人类以计谋杀害,现在也就只剩下它那个不过一百多岁的后代镇守于此,但此地的修炼者修为太弱,就算是地元境的实力,也足以吓退绝大多数的人了。”

    “难怪这里竟聚集着这么多的元兽,原来是有衔烛神龙的残魂存在。”林昊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撼,轻声低语道:“传说中的衔烛神龙,那是何等伟大的存在,就算是在众多的神兽之中,都是最为顶峰的强大,而在此地的邪龙居然就是它的一缕残魂!若是被大武王朝的那些顶尖势力知道,恐怕就算是倾巢而出,也必然要将其收为己用!!”

    <!over>

    <a href="" target="_blank"></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