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立奇功
    第一百八十八章立奇功

    孙符去而复返,昭宁帝手上已经没再拿着折子。

    他歪靠在塌上,左臂手肘下枕着的软枕,双眼紧闭似在小憩,可落在眉心的那只手说明了他此时仍是清醒着的。

    孙符脚步很轻,昭宁帝还是听见了动静,没睁眼,冷声问道:“说什么没有?”

    “世子只说皇上为国事操劳,叫奴才尽心伺候着,要仔细着皇上龙体,世子是有心人,大抵方才瞧见了皇上眼下的乌青了。”

    “他是有心,他弟弟也很有心。”昭宁帝面不改色,面皮也没因孙符那一番话而有所松动,“康宁伯生了两个好儿子,一个承爵后不争不抢不冒尖,一个远离朝堂闲云野鹤。

    他睁开眼,瞧着红檀小案上两大摞奏折,越发捏紧了眉骨:“给户部传个话去,明日早朝叫户部左侍郎上个折子,夸一夸康宁伯府这两个好儿子。”

    可孙符听来,又总觉得他这话阴阳怪气的。

    他掖着手站在一旁,侧目去观昭宁帝面色,并不能看出所以然来,于是索性问道:“皇上不高兴了?”

    “国库空虚,朝廷内耗,到如今调拨军饷,竟还要杜知邑一个后生晚辈进献这些银子来解朝廷燃眉之急。”

    他冷笑着,声音其实不大:“孙符你说,朝中这些人,拿不出这些银子吗?”

    怎么可能呢。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别的且不说,那章乐清加征十三年赋税,所有银子都进了他自己的私库去,除去永嘉公主大手一挥叫退还扬州府百姓的税银之外,宋大人还交入国库余下的那部分,林林总总加起来,那数目他想都不敢想。

    京城这些人?

    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清廉,实际上呢?

    外阜与朝中官员走动送礼进献的,京中大富为商之家孝敬的,这还不算上若一时有突发事件,棘手难办,上下打点中的这个上字。

    其实康宁伯世子兄弟两个今日进献的这五万两白银与八千两黄金,真不算什么。

    杜三郎君多年经商,大齐各地都有他名下产业,从香料绸缎到青楼赌坊,他都有涉略,本就是家财万贯,富甲天下的。

    进献这些,既表了对朝廷的忠心,又不太过冒尖,招人眼红。

    这事儿办的漂亮又聪明。

    “皇上比奴才心里更清楚,可没有人敢拿出这些银子来。”

    若按朝中官员俸禄,沈殿臣这个内阁首辅都拿不出这么多,真拿出来了,就该叫人好好去查他家的账了。

    昭宁帝翻身下了塌:“杜知淮身上的中顺大夫,还是他加封世子那年初授的吧?”

    孙符默了会儿,回想一番才回了个是:“也有好些年了,这些年伯爷云游天下,虽还领着俸禄,但不在朝中供养,世子更是个安静的人,身上只有这个四品散阶,三省六部朝中事他一概不插手,便也就一直这样了。

    您前年还玩笑呢,说世子小小的年纪,三十都不到的人,心境倒如老翁。

    到底是将来要承爵的人不着急,连世子妃也不催管他。”

    昭宁帝面上才有了几分笑意:“那就给康宁伯府一个体面,授他个三品嘉议大夫,他既是忠君体国的直臣,也可入御史台。

    御史中丞还一直有个缺呢吧?”

    孙符又说是:“都缺了两年多了,原本胡中丞就是要补缺的候选人,陈士德案后胡中丞顶了陈士德的缺,这不眼下还缺着一位呢,吏部也没有再拟递名单上来。”

    “那就杜知淮吧,虽是个五品,但自由些,不受人约束,他身上又有三品散阶,还是伯府世子,更没人拿捏他,也不枉他们兄弟对朝廷的这一片忠心。至于杜家的三郎嘛——”

    ·

    第二日早朝,户部上折把杜知淮两兄弟一顿好夸,弄的朝中众人神色各异,对户部所言皆不以为意,偏人家兄弟俩真金白银拿出来,谁也说不了什么。

    昭宁帝金口一点,除了加授杜知淮嘉议大夫又点他出了御史中丞的缺之外,就连一向无心出仕的杜知邑也授了个六品承直郎的散阶。

    这买卖可太划算了。

    叫朝臣想来,这跟鬻官卖爵又有什么区别?

    要非得说的话——

    “天子卖官,前所未见。”赵盈嗤笑出声,连茶也不吃了,一脸玩味的扫量过杜知邑。

    杜知邑唉声叹气:“我还想着皇上大手一挥,把我名下产业明年的赋税给免了,这买卖我挺亏的。”

    薛闲亭抿着唇摇头:“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康宁伯府这下露了脸,也算是重新立于朝堂上,你兄长是个有本事的,隐忍藏锋这些年,总算有机会施展抱负。”

    “我大哥不会。”杜知邑还是叹,“我与殿下所谋之事他并不知,康宁伯府远离权力中心太久了些,就算大哥入了御史台,做了这个御史中丞,也不会贪功冒进。

    不过倒有一点,我大哥从来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今后殿下若要在御史台用人,我倒能去跟大哥说一说。”

    赵盈挑眉:“不怕世子追问你缘何对我的事情这样上心?”

    杜知邑两手一摊:“殿下倾国容色,巾帼英姿,我心生爱慕,不行吗?”

    赵盈才端了茶盏要吃茶,闻言猛地咳嗽起来,差点儿被呛着。

    薛闲亭捏了颗金丝党梅照着杜知邑扔过去:“闭上你的嘴吧。”

    杜知邑笑嘻嘻的收了声,等赵盈顺下来那口气,他往嘴里丢了一颗梅,侧目看过去:“辛恭快到京城了,不过算算日子,北境战事告捷,捷报八百里加急呈送兵部,估计日子差不多。

    但高将军率麾下众将回朝,恐怕还得等上一个月左右。”

    赵盈面色又沉了三分。

    北国兵败是意料之中,要紧的是柔然。

    而赵盈的担心不无道理。

    辛恭和辛程两兄弟还没到京城,北境高捷的捷报也还没抵达兵部,比之先来的,是南境军情告急,南境驻军节节败退。

    从正月二十六起,战况连连传回上京,其后短短十天之内,南境竟连丢三城四镇。

    昭宁帝震怒,兵部自高良骞这个尚书到下面的主事诸人皆惶恐不安。

    太极殿上的氛围也日渐凝重。

    朝臣每天上朝,都是新的煎熬。

    实在不知兵部还会带来什么样的坏消息。

    一直到了二月初八这日,北境大捷的奏报终于抵达兵部,高良骞在太极殿上总算敢抬一抬声音去说话。

    昭宁帝的脸色也比前些天缓和了一些,然则话锋一转,又询南境战况:“秦况华可还有奏报传回!朕让兵部去问,连丢三城四镇,军中损兵折将,如今究竟还能不能战,他也无回话不成!”

    可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南境连败的第三日,昭宁帝震怒之余还要另别地驻军将领往赴南境去替下秦况华呢。

    那不都是气话吗?

    南境军这样屡战屡败,只是更涨柔然军威与士气,昭宁帝也是叫气昏了头,损兵折将,能否再战,这还用问吗?

    秦况华现今只是鏖战苦撑而已。

    这样受挫,军中士气荡然无存,还拿什么跟柔然打?

    看样子,武举选用人才,是白耽误工夫罢了。

    赵盈下意识去看姜承德,他脸色果然是殿中最难看的那一个。

    她越发笃定心中所想,抿唇不语。

    云郎之硬着头皮横跨出半步来,拱手叫皇上:“高将军捷报中详陈,最后一役,大获全胜,全靠徐将军出奇策,率精锐前锋五千人,声东击西,一把大火烧了北**粮草,造成夜奔袭营的假象,引其主力部队两万人追出营寨,高将军才能亲自率部,攻破敌军主将营帐。

    臣以为,皇上不妨再下旨意,让高将军即刻还朝,徐将军既有如此奇策,南境危局,说不定……说不定亦可解。

    况且北境军大获全胜,士气高涨,长途跋涉随辛劳,但将士们沙场浴血从不怕吃苦受累,军中留下压阵之人,众将领可先行支援南境。

    总好过……”

    总好过秦况华他们在南境与柔然对峙,死撑着。

    人的傲骨和锐气,都是被磋磨没的。

    秦况华年不过三十,正值血气方刚之时,但连战连败,他从前自视再高,经此一战,心气也磨没了。

    高良骞见昭宁帝略有迟疑,忙附和:“臣也是此意。

    虽然现在命高将军率众将快马加鞭回京,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但南境告急,军中主将自会体谅,也会明白朝廷为难之处。

    等到南境告捷,便是修整上一整年又有何妨呢?”

    昭宁帝沉声准了奏,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急切。

    南境对峙的局面,如果由着秦况华再这样节节败退,那就只能求和。

    柔然就是为了钱财和城池才举兵来犯,不割地赔款,是和不了的。

    这是奇耻大辱!

    散朝后徐照又快步追了出来。

    他在后面追,高良骞脚下就生了风一样往前蹿,但到底没能快过他。

    他黑着脸把人给按住。

    高良骞眼底闪过无奈:“徐统领,我殿上所言句句属实,绝不是刻意为小徐将军请功,就算我不说,高将军班师回朝也会为小徐将军请功请赏的啊。”

    徐照知道他误会,松开手,缓了口气:“敢问高大人,高将军捷报中可有提及……军中伤亡情况?”

    这些人都是人精,他一个迟疑,目光闪烁,高良骞立时就明白了他到底想问什么。

    眼下散朝,同僚出殿,他二人站在台阶前,徐照还刻意压了压声。

    父子连心,骨肉至亲,别扭闹了六年,可心里还是记挂的。

    他叹了口气:“小徐将军骁勇善战,率部五千,全身而退,实乃大齐一员勇将,智勇双全,颇有徐统领……”

    他差点儿说错话,尴尬的收了声:“徐统领放宽心。”

    徐照也尴尬,说了声多谢,转身便走。

    高良骞看着他背影不免叹息:“亲父子,何必呢。”

    赵盈背着手踱步来,正好听见这一句,眯眼往台阶下的方向看去,啧了声。

    高良骞猛地回身,见是她,先见礼。

    赵盈摆手叫他起:“徐统领刚才……问起徐冽?”

    “是啊,怕小徐将军战场负伤,特意追上来问的。”高良骞的语气中全是惋惜,但和赵盈又没多少话可说,一拱手,“臣部中尚有事,先告辞。”

    他提步下台阶,往宫门方向走。

    赵盈却站在玉阶上,久久未动。

    周衍和宋怀雍一左一右陪在她身边,二人对视一眼。

    宋怀雍上前半步:“怕徐冽回京后回到徐家去吗?”

    赵盈摇头:“徐照还活着,他就不会回徐家,况且就算他回了徐家,也仍旧是为我效力的徐冽。”

    “那你……”

    “我本以为徐照真是铁石心肠,同他断绝了父子情份,现在看来,徐照并不是。”赵盈黑着脸,“但他的举动会令徐冽为难。”

    宋怀雍拧眉:“父子骨肉,哪里真有隔夜仇吗?如今这样不是很……”

    “表哥觉得这样很好,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赵盈回身,打断了宋怀雍的话,“你们从没有人想过,徐冽因何叛家而走,六年不归。六年后,曾经扬名上京,令无数闺中贵女倾心的徐冽,宁可做永嘉公主身边一暗卫,也不肯到徐照跟前磕头认错,回归徐家。

    表哥,你想明白了这件事,就不会认为徐照的关切于徐冽而言是好事了。”

    赵盈是有些负气的。

    她背着手一递一步下台阶,背影写满了拒绝。

    她从不因旁人同身边亲近之人生气,何况是宋怀雍。

    宋怀雍倒不生气,只是觉得她那番话虽有深意,但他确实一时想不明白。

    周衍从后边步上来,唉声叹道:“太极殿上的殿下永远那样清冷理智,也只有在你面前,才有几分性情。”

    “你懂了?”

    “徐将军和徐统领是父子,却道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一辈子注定了背道而驰。徐将军为此战敢冒奇险,徐统领关心的却不是北境战果,南境战况,只有徐将军一人安危。”周衍拍了拍他肩膀,“徐统领或许是慈父,徐将军却早就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