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14 章
    这次去的是临海的高地。

    她还以为陆同尘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驱车来了。

    地方倒不偏僻,只是她几年不曾来过海边,要不是这里有一个白色老教堂作为地标,她还真想不起来。

    这里应该是经过了更考究的设计,高地上大片的粉白樱花,最高处是那座教堂的塔尖,露出一角绮丽的玫瑰窗。

    樱花树一直绵延至道路两边,使得汽车可以从花海里横穿而过。

    沈蔻眸中满是惊艳,降下车窗,脑袋凑出去看,树间如粉色轻纱笼罩,她一双眼笑弯起来。

    而陆同尘在一旁叮嘱她,要她注意安全,别把头伸出去,俨然像一个带孩子出来游玩的家长。

    男人将车速降到最低,在路边缓缓行驶,摁下按钮打开车顶的天窗,颇有让她瞧个够的意味。

    春阳从花香的罅隙里溢出来,像是也捎上了香味,投到车厢里来时敞亮得很,远处有蔚蓝大海的涛声。

    “这是前几年签下的地儿,用来建文化园,樱花树是去年引种的。” 他一手撑在方向盘上,侧头看着身边的小姑娘,眼里带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等你回来上大学,差不多就能看到成样了。”

    “回来?”沈蔻转过头,心头微动。

    陆同尘一哂,“不回耀城读大学,是想去其它地方?”

    “没呢。”她一笑,却又有些不好意思,“我想考耀大的……可我差了近百来分,估计考不上。”

    陆同尘温言鼓励:“许多事情,都是由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别过早给自己下定义。”

    “我有在努力了……”她摸摸鼻子,话说得却没有底气。

    “不用太紧张。”陆同尘出言安抚,“按部就班就好,汲汲营营反倒功亏一篑。”

    车顺着道路往前缓缓移动,这条中心大道长的很,他索性将车停在了路边,熄火下车。

    “陆先生?”

    沈蔻见他绕到这边来给她开车门,不由一愣。

    “下来看轻松些。”

    他缓缓一笑,面容清温,手伸出去扶她。

    精实的手臂绕过腰,经过几次“亲密”接触,他半扶半抱的姿势愈发熟稔。克制有礼下的呼吸愈不轻不重,心底里的变化也就愈加不动声色。

    两人并排坐在长椅上,中间隔着一拳的距离,不近不远,他侧身看她。

    小姑娘乖乖巧巧地坐着,脑袋四处瞅瞅,手里习惯性地去划弄左手虎口上两公分长的浅色疤痕。

    “从前拉小提琴弄的?”

    沈蔻顺着他的视线落于自己手中,她有些窘,“自己弄伤的,大概十二三岁吧,记不清了,每天被逼着练琴,那时候讨厌死了,可忍痛弄伤自己的手,琴还是得照样练……”

    陆同尘听着,想了想:“你那时看着倒不像是有叛逆问题的小孩。”

    “啊,是吗?”

    她却牢牢记得,自己初见他时是在十五岁。

    沈蔻没在意,只当他刚刚的话是随口一说,自然也没瞅见陆同尘面上若有若无的感慨。

    “那时候不懂事,后来站上舞台、拿了奖,才发现被逼一把也有好处。”她笑说。

    他点头,“是了,人不是从一开始就能预知结果的,只有在你把能做的都完成后,所能达到的高度,心里也就有数了。”

    沈蔻一顿,总觉得他这句话染上了些情绪,可抬眸去瞅男人,又一下子撞进他沉邃眼中,她望不见底。

    这相似的情境倒是让她想起新年里他生病的那一日,也是这般深幽的目光,两人交浅言深,言辞里都是他过尽千帆所沉淀下来的沉稳从容。

    陆同尘不知何时掏出了根烟,语气浅浅,似乎是无意而谈

    “我父母是政商联姻,父亲刻板固执,不喜有人忤逆,他想我从政,并且堵死了其它的路。那时我出来做房地产,也有被逼无奈的原因。”

    沈蔻怔忪,原来他如今坐拥的泼天富贵后面还有这样的事。

    她定定瞧着男人指尖燃起的猩红火光,鹿眼阖上又睁开,“那现在,陆先生达到想要的高度了吗?”

    陆同尘闻言半侧头看她,阳光将她皮肤照得清透好看,视线往下是她的樱红嘴唇。

    “也许达到了。”他眸色渐深,喉头微动,“也许没有。”

    目光交汇一瞬,电光石火的,似乎比头顶的樱花还要灼人。

    心里涩涩的,带着颤动与恍然,她并不能很好地感同身受,却又觉得身临其境。

    陆同尘很快抽完一根,想去拿第二根时,瞧一眼身旁的姑娘,动作还是止住了。

    两人静坐了一会,时不时交谈几句,等重新上了车,他抬手看腕表,才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车又往市中心的房子开,似乎是到了晚高峰,塞车时,才恍然想起要将准备多日的礼物拿给她。

    车没于灯河里,顺着车流亦步亦趋,头顶藏青色的天渐暗。

    陆同尘微微支起身,手伸到后座去摸索一早备下的礼盒。

    随后,一个盒子塞入她手中。

    “嗯?”沈蔻一愣,当瞥见礼盒上的logo时,心里一吓,手上差点就端不住了。

    “给你的生日礼物。”陆同尘无奈,“抱歉,现在才想起来。”

    他展眉,“虽然晚了些,但毕竟是送到你手上了。”

    沈蔻仍在发呆,若是她没记错,陆同尘的腕表就是这个牌子,一个曾经沈修明都嫌贵的德国品牌。

    “不喜欢吗?可以打开看看。”他总觉得她有些勉强。

    沈蔻依言僵着手臂打开礼盒,是一枚玫瑰金镶钻的秀气女士表,表盘折射着柔和的夜晚光线。

    陆同尘一直瞧着她的表情,不知为何,连带着自己的呼吸也缓了下来。

    他不会挑女孩子的礼物,这款表是与他合作的德国品牌方赠送的,他见品牌、做工都挺合适,就挑了一个他认为她会喜欢的颜色。

    可今天看来,小姑娘似乎不大满意?

    “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带你去挑别的。”

    “不用不用……”她倏然回神,赶忙摇头拒绝。

    惶然抬头,触碰到他的视线,又堪堪躲开,声音带了点颤,“……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不会在意过不过生日的人。”

    陆同尘一愣,“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好像形容不出来。”沈蔻抿唇一笑,也许是她向来觉得他克制有节,应该不是一个看重过不过生日的人。

    听着这没头没尾的回答,他一哂,往前看着路况。

    车挤过这段路,后面就好走多了。

    陆同尘打着方向盘,“礼物收着吧。”

    “生日一年就这么一次,只有好好过了,才觉得下一年有盼头。”

    他看着她,如是说。

    -

    寻梦活动结束,整个年级的同学按着行程回了学校。沈蔻右脚伤还没好,在陆同尘家里待了两周才回学校。

    正常行动没有问题,但还是得减少活动,因为脚伤耽误,她也有大半个月不曾去西餐厅打工了。

    等四月底再回到餐厅里,她诧异发现,周锐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兼职了,他穿的黑色燕尾服,应该是来做餐厅的钢琴演奏。

    他在员工休息室见到沈蔻时也十分惊讶,声音还带了些欣喜:“你不是不愿意来拉小提琴吗?”

    沈蔻疑惑,好一会才想起去年圣诞节那晚,他说可以为她介绍西餐厅演奏的兼职。

    她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就是这一家啊。”

    他挠挠后脑勺,咧开嘴笑:“是啊,全国连锁的高档西餐厅,还配备真人演奏的,整个洛城只这一家了。”

    “我不拉小提琴。”沈蔻指指自己的胸牌,“我是这里的服务员。”

    周锐这才看到她穿的白衬衫和黑色马甲,标准的西方服务生打扮。

    还想同她说什么,却听见餐厅主管来催,沈蔻朝他点头,拿上托盘就匆匆出去了。

    等到晚上十点下班,沈蔻从更衣室里出来,一眼瞅见等在门口的周锐。

    他一笑,说要和她一起等公交车。

    公交站上人寥寥无几,两人背着包站着。

    “五一放假的时候餐厅老板去江城谈生意,要带一部分人去招待贵客,我们搭伴一起去吧。”

    “去江城?”沈蔻一愣,还没捋清楚他话里的意思。

    “我们可以作为演奏人员,每天一千。”周锐继续同她介绍:“就去放假四天,不耽误上课,谈生意的那方也是正规的集团经理……”

    当沈蔻听见“一千”的字眼,心里就已然动摇。

    因为脚伤她大半个月都没来兼职,后面的生活费愈加紧张,而且也有一段时间没往舅妈那送钱了……

    心里自然是着急的,而如今这个机会就可以缓解她手头紧迫,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

    五一放假前夕,沈蔻正在宿舍里收拾行李,扔在床上的手机铃响,她拿过来看一眼,动作一顿。

    清清嗓子按下通话键,“陆先生?”

    那边有些吵,将陆同尘的声音显得有些飘渺,“明天想不想回耀城?”

    沈蔻心中一紧,脑子里飞速想着该如何说才能搪塞过去。

    陆同尘隔了好一会没听见她声音,“嗯?”

    “我……”她仍旧不习惯在男人面前撒谎,手心里出了薄汗,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五一放假我要去给同学的父母帮忙。”

    那边显然停顿了一下,陆同尘的手搭在腿上,手指一点一点地敲打。

    他瞧着车窗外的光影,听着由手机听筒里传出的,女孩微颤的声音,陡然觉得有些没滋没味的。

    手去摸烟盒,掏出烟咬在嘴里,面上还是没有拆穿。

    “陆先生?”沈蔻攥着手机问出声,她只能听见他沉稳的呼吸声,连带着自己的心也跟着一缩。

    他应了一声,略带烦躁地点了烟,语气仍旧如常地嘱咐了几句安全问题就挂了电话。

    沈蔻还没来的及同他道晚安,听着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嘟嘟声,有些惶惶无措。

    陆同尘眼神微眯,刚点的烟没抽几口又被摁灭,他点出助理的电话拨过去,沉沉吩咐

    “五一行程照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