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13 章
    这天晚上可谓是在陆同尘面前最兵荒马乱的一天,就连洗澡水都要劳烦他帮自己放好。

    瞧着他一个集团总裁帮她安置一切,沈蔻一边因为自己劳动大驾而惴惴不安。

    客厅里电视的声音不大,她躺在沙发上一边冰敷一边看综艺,陆同尘隔着三十公分的距离坐在她身边查阅邮件。

    一旁的落地灯开着,沈蔻看到搞笑的地方时不由发出细碎笑声,在客厅里显得突兀。

    她赶忙收住声音捂住嘴,悄悄瞅一眼陆同尘,男人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神色略带严肃。

    沈蔻赶忙噤声,觉得自己太没眼力见,遂直接关了电视,拿起一旁的手机刷微博。

    客厅里骤然安静,显得整个房间空旷了不少。

    身边的男人抬起头,略有不解:“怎么关上了?”

    沈蔻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感觉会打扰你办公。”

    “有吗?”陆同尘一哂,温言道,“我倒不觉得。”

    他坐于她身侧,只觉得别样的松泛与闲适。即使有轻微的喧闹声传来,也是静多于动,安宁大过浮躁。

    这种无以言状的感觉太容易牵动思绪神经,让人牢记且上瘾。

    沈蔻疑惑:“陆先生不是在看文件吗?”

    “一些无关紧要的邮件。”陆同尘道,“如果是正经办公,我一定会去书房。”

    沈蔻“唔”了一声,有些迟疑地指了指电视:“那……我再打开?”

    “嗯。”他点头,手里直接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替她调出方才中断的综艺节目。

    没一会儿,小姑娘便又入神看起来。

    两人偶尔抬头交谈几句,她的脸颊在灯光下显得红润,而陆同尘往往与她对视一瞬注意力便继续落在笔记本屏幕上。

    窗外有晚星灿灿,沈蔻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这不是她怦然心动的第一晚,可心潮起起落落,总能绵延至更远的、她不曾触及的地方。

    看完最后一封邮件,陆同尘瞥一眼墙上挂钟,已经快十一点。他将笔记本合上扔在一边,起身替她拿下搭在脚踝处的冰袋。

    陆同尘看一眼,“肿快消了。”

    “嗯。”沈蔻点头。

    又问她准备明天做什么。

    沈蔻别过一绺发丝,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想跟着班级去樱花公园看樱花。”

    陆同尘一愣,皱着眉视线看过来,“脚都伤成这样了,还想去?”

    “……想。”

    “医生说要严格制动。”

    “哦。”她悄悄瞅一眼陆同尘略显严肃的神色,撇撇嘴,声音渐小,“那就不去吧。”

    陆同尘见她稍显失落,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面上严肃的神色柔了一些,“明天再说,今天先去睡觉。”

    沈蔻一愣,感受到他的手在自己头顶,“嗯”的声音都变了调。

    -

    第二日,醒来时陆同尘不在家里,厨房里给她留了西式早餐。

    沈蔻瞧着餐桌上的牛奶三明治,实在是觉得这位总裁与从前跟着沈修明认识的那些人,都不一样。

    家里从来只定期请专业保洁来打理,不请佣人保姆,也少有人登门拜访。

    会有繁重的工作与应酬,但又可以做到置身事外,眉目间也总是隐隐流露出对生意场的消沉与倦怠。

    吃完早饭,她无事可做,拉开书包拿出数学卷子写题。

    直到下午,陆同尘结束公司讨论会,签完合同才给她去了电话。

    “准备一下。”

    “嗯?”沈蔻正写着数学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带你去看樱花。”

    隔着手机可以听见那边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还带了半分无奈和若有若无的纵容,短短一句就足以让她的心飞起来。

    陆同尘从公司开车回家,接了沈蔻往城西的樱花公园去。

    中间走过江大桥,她可以瞧见天边悬着的云和时隐时现的日光。

    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与景区的工作人员打了照面就直接从后门将车开进去了。

    沈蔻看着一旁排长队的游客,有些担忧,“你这样直接把车开进来,不怕被人说闲话?”

    他一集团总裁开车进景区,若被有心人非议,戳的就是公司形象的脊梁骨。

    “没事。”陆同尘单手打着方向盘,语气从容,“樱花公园后面在扩建,是我的公司在做,我来这里视察,再正常不过。”

    听他这么说,她才舒了口气,后面的话也脱口而出:“你的公司不是做房地产吗,景区也在做?”

    “樱花公园算公益项目,公司新签的地段在公园后面。” 陆同尘面色如常,“不止公益景区扩建,还有服装、娱乐影视等等……回报大、效率高的,公司都会入股分成。”

    沈蔻惊讶,“还有影视?”

    他见她鹿眼微睁,笑道:“比如今年新春档的电影,不过具体有几部我记不清了。”

    车从一旁的大道上驶过,学校里跟着来参观的同学走的是景观爬坡小路。远远往那边看,就能瞅见那边领头的学生举着洛城四中的标志大旗缓缓移动。

    车只能开到山下,说是山,不如说是一个地形稍有起伏的矮丘,樱花树倒不算多,大多隐在周遭绿树里,倒是日光明朗,远看着有种星光散落进深海的美感。

    陆同尘扶她下车,拐杖送至她腋下。

    经过昨天的试验,沈蔻已经掌握了使用拐杖的技巧,走起来也迅速了许多。

    他在她身后小步跟着,看着她的动作微微一笑:“动作还挺利索。”

    沈蔻回头,鼓着嘴:“……不许笑。”

    他展眉,嘴边笑意不减,“好,我不笑你。”

    “……”

    她走不了石梯,只能绕着下面稍稍转几圈,然而只是遥遥看几眼,小姑娘的欣喜就写脸上了。

    “这么喜欢樱花?”

    走了一小段,沈蔻寻了人少的长椅坐下休息,拐杖拿在手里转着玩,陆同尘半倚在一旁的树下,身形隐在树荫里。

    沈蔻抬头,望着山上那粉色的一片,“前几年,樱花开的时候,我和我父母每年都会来,后来母亲生病住院,就再没来过了。”

    陆同尘垂眸,正思索着如何接话,又听见她问

    “陆先生,你听过一个关于樱花的传说吗?”她转过头来看他。

    男人“唔”了一声,摇头,“没。”

    遂直了直上身,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从前樱花树下有人等着心爱之人来找自己,可到油尽灯枯之时都没有等回来,最后选择与樱花树融为一体,以供年年岁岁的等待。后来,心爱之人终于归来,却只看见满树樱花纷飞,他永远都不会再知道,爱他的人是如何为他长久隐忍等待了。”

    她声音轻且缓,故事如水一般从心头滑过,品不出什么味儿,却又偏偏的,很容易留下情绪的痕迹。

    沈蔻默默抿了一下唇,这传说是外婆去世那年外公讲给她听的,同时也告诉她:“有些东西,成为一瞥风景或是经年遗迹,有意义或无意义,不过都是由别人赋予。”

    她平静地复述外公的话,只觉得那句“由别人赋予”太过心酸无力,以至于让她不由身涉其中。

    陆同尘咂摸着,他伸手去摸烟盒,低声问:“介意我抽根烟吗?”

    沈蔻对上他清邃的眸子,摇头。

    指尖燃起灰白色烟雾,飘至阳光下消散不见。

    陆同尘深深打量着她,瞧见漏下来的光在她鼻尖跳动,莹白灼人,鸦羽般的睫毛轻颤着,透着光看,近乎透明。

    心里还在想着她刚刚说的故事,他似乎很容易就能与她产生这种共情。可这种感觉,来的快,散下去时,也无踪无迹。

    末了,他抽一口烟,“这一块都归旅游局在管,樱花树也只有这么几棵了。”

    “嗯?”沈蔻没懂他的意思。

    “你要是想看,还有个地儿。”陆同尘揿灭手里还未抽完的烟,目光清明地看着她,“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