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12 章
    这次论坛来了不少国内外的企业家和知名教授,不同语言的交流也配备了同声传译,可见规格之高。

    陆同尘让助理给她安排的是中排靠边的位置,而他作为耀大重要的嘉宾自然坐在第一排正中。

    落座时前排的学校领导起身同他握手,神态自若里,正式严肃的场合显得他更加遥远疏离。

    有一瞬,他腾出目光往中排的方向看了两眼,寻见了沈蔻所在的位置,他才放下心来。

    待论坛结束,陆同尘正与一位头发花白的外国教授寒暄,沈蔻背着书包等在边上,悄悄竖着耳朵听几句,却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余光瞥见沈蔻在等,陆同尘便与外国教授握手告辞。

    走至她身侧,见她好奇地瞅着那位外国教授,他同她介绍:“那是埃尔温教授,以前在德国留学时曾是我的老师。”

    “原来是德语啊。”

    沈蔻讷讷往他身后看,倏地与那教授对上视线,她脊背一僵,条件反射般直了直身,中规中矩地喊了声,“老师好。”

    陆同尘闻言一笑,他轻拍她后背,低头温言:“他听不懂中文,你得说‘guten tag,herr erwin’”

    他俯身的时候带下来一阵风,气息缓缓扑在耳边,声音低沉如水,标准的德语发音像过电一般。

    沈蔻双肩微缩,努力控制着语调,机械地跟着他念出一句德语,“……guten tag,herr erwin”

    教授听到了,慈祥地朝她挥了挥手。

    腿有些软,她小心翼翼瞧陆同尘,眼神躲闪,“……我念对了吗?”

    “还可以。”他笑一声,将西服搭在臂弯里,带着她往外走,“走吧,带你去吃饭。”

    沈蔻脚一顿,“可老师……”

    “我让助理帮你打电话请假了。”

    她点头跟上他脚步,心里不得不感叹他的悉心妥帖之处。

    陆同尘的车停在礼堂后面的林荫道上,两人走的是绿化带中的石板小道。

    夕阳将落,天边的云镶着流光溢彩的金边,将两人身影拉长。

    “怎么想着溜到礼堂里来。”他问她。

    沈蔻一顿,她也不知道为何今日就鬼使神差的进去了,也许是今非昔比的感慨,也许是往事如烟的情切。

    低头瞧一眼脚边的梧桐落叶,随口答着:“我以前经常来这里拉小提琴。”

    陆同尘听了,了然一笑,“我知道。”

    “陆先生知道?”

    沈蔻倏地抬头看他,男人眼里却是不达眼底的笑意。

    她面露疑惑,自己从前在哪里拉小提琴的事,面前这个男人能从何得知?

    而陆同尘没继续回答,他瞧着她困惑的表情,便知晓小姑娘大概早已忘了几年前在后台为她别衣服的那位“叔叔”了。

    沈蔻见他笑而不答,只好偃旗息鼓般低头走路。不由暗自摇头,只当他是在骗小孩。

    -

    两人在法式餐厅吃完饭,陆同尘送她回学校统一订下的宾馆。

    车开到半路,沈蔻收到陈语生的电话,要她来耀大旁的露天大排档,班上同学都在那里聚餐。

    车快到时,陆同尘蓦地想起她的生日礼物还没有给,他稍稍移动上身,问她明天的行程是什么。

    沈蔻一愣,立马掏出手机翻看备忘录,“上午去理工大学,下午去地质大学,还要去山上看文人故居,明天上午去音乐学院,下午去樱花公园风景区,后天早上就坐车回学校了。”

    陆同尘“唔”了一声,“行程排得挺满。”

    毕竟大学城和风景区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估计在路上都得花费大把时间。

    他思索片刻,低头看向她:“明天开完会我来接你。”

    “接我?”

    陆同尘声音稍顿,“生日礼物该给你了。”

    沈蔻呼吸一窒,抬眼对上男人的目光。夜晚霓虹灯的光线映入他眼底,像是晦暗里盈了清澈一泓。

    而他也总是有这般气质,晦暗与清明总能恰到好处地融于一身,沉邃的眼神下,又有对外物的疏离。

    下车时,动作也带了些慌张,好在黑夜能够隐藏她滚烫的脸不至于让男人发现。

    沈蔻小声说了句“陆先生再见”便匆忙去拉车门。

    “小蔻。”

    陆同尘见她书包还落在一边,也没多想,直接伸手捉住了她手腕。

    沈蔻动作顿住,她此刻正一脚踏在车门外,而左手被他不松不紧地牵着。

    袖子没到手腕处,他的手掌温热干燥,肌肤相贴,将她牢牢箍住。

    “书包忘了。”莫名地,陆同尘声音带了哑。

    “嗯……”沈蔻低头应着,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回身快速提起自己的书包,实在不敢再开口道谢,只怕自己一开口,颤抖的声音便会将心底的秘密揭露。

    车门“呯”地一声合上,带着春夜湿濡晚风迎面扑来,车厢里静了一瞬。

    陆同尘从车内瞧着沈蔻匆匆而逃的身影,眼神深了几分。

    方才外面的灯光散射进来,他恰好可以瞅见她通红的小脸,带着羞赧和惊惶。

    手心里一瞬的触碰,他指腹之下是她纤细手腕,以及能感受到的,急促的脉搏。

    -

    第二日的行程依照学校安排,沈蔻和陈语生一道说说笑笑。

    面上嘻嘻哈哈的,心里却始终想着昨晚车厢里的一幕幕,像是能自动按上慢放键,以供她不停地寻找细节。

    下午在山上参观文人故居,石砌小道上人群熙攘,沈蔻不知被谁推搡了一把,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她右脚着力点偏移,崴伤了脚。

    陆同尘接到沈蔻班主任的电话时正在开会,听说她受伤了,直接推了下半场的公司讨论会。

    开车到城西的医院,沈蔻正坐在病床上,脚上搭了冰袋。

    陈语生和周锐去替她取x光片,班主任将沈蔻送来医院又赶忙回去照顾班上同学。

    书包搁在手边,她垂头摆弄着拉链上的挂饰,怔忪间,只觉得眼前一暗。

    修长如玉的手将自己书包提走,沈蔻跟着抬眼,瞧见一身西装的男人。

    她一愣,“陆先生?”

    男人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书包替她放在一边桌子上,眼神瞥向她崴伤的右脚,眉头拧着,“怎么把脚扭伤了?”

    “下山时踩空了。”

    “疼不疼?”

    “嗯……不疼。”刚崴那会儿疼死了,现在冰敷着,倒是没什么感觉。

    陆同尘站在她跟前,顺手拿过桌上的一次性水杯给她倒了水,只要她往旁边瞥一眼,便能瞅见男人雪白的衬衫和腰腹处的金属扣带。

    她脸一红,伸手道谢接过,赶忙将视线移开。

    他身上带了办公室熏香的味道,沈蔻喝水小声问他,“我是不是耽误你开会了?”

    “还好。”陆同尘无奈,他垂眸看她,“就当今天提早下班。”

    陈语生和周锐回来得快,看见陆同尘,陈语生最先反应过来,礼貌地喊了声“叔叔好”。

    后面的周锐却是第一次见陆同尘,他看一眼床上的沈蔻,又看一眼面前气度不凡的男人,磕磕巴巴地也跟着喊了声“……叔叔好。”

    陆同尘点头,“今天多谢你们。”他视线转到周锐身上,伸手欲接过沈蔻的x光片,“我来吧。”

    周锐还攥着片子发愣,半晌回过神,抬头便感受道陆同尘清疏视线下若有若无的威压。

    面色有些僵硬,后知后觉地将手中的x光片递出去。

    “多谢。”陆同尘接过,他转身看沈蔻,“我去叫医生。”

    等陆同尘离开病房,陈语生和周锐才顺畅地呼出一口气。

    “你叔叔气场好强啊。”陈语生靠近她耳侧,声音放低,带了些捉弄的意味,“还特别帅。”

    沈蔻心中一跳,赶忙将陈语生推远。

    陈语生笑容促狭,“我说你叔叔帅,你害羞个什么劲?”

    此话一出,沈蔻脸色更加不自然,她飞快拿起背后的枕头作势要打她。

    片刻,陆同尘带医生过来,医生看看片子又看看她肿起的脚踝,“骨头没问题,软组织轻微损伤,要严格制动,休息两三周就没事了。”

    陆同尘仔细听着,随后又出去帮她拿药。自然,除了跌打损伤的药,还有一对医用拐杖。

    “我……一定要用吗?”

    陈语生和周锐瞧着她扶着拐杖一脸茫然不知如何下手的模样,再也忍不住般爆笑出声。

    陆同尘看她满脸为难的复杂神色,也有些忍俊不禁:“也就两三周,习惯一下。”

    “……”

    -

    沈蔻颤颤巍巍地借着拐杖走至医院门口,陆同尘跟在她身侧,手虚虚悬在她腰后,怕她使不上力又摔了。

    此时已经傍晚六点,陈语生和周锐也该回去和班上同学会合,陆同尘打电话叫公司的公用车来,将两人送回酒店。

    “今晚回家住吧,受伤住酒店不方便。”他将车开到医院门口,下车绕过来帮她打开车门,接过她书包提在手里。

    沈蔻点头,她正愁怎么一只脚坐进车里,便听见陆同尘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慢一些,我扶着你。”

    他将她腋下的拐杖拿开放到一旁,下一刻,手径直箍上她腰。

    男人微伏着身,将她纳入自己的胸膛,温软入怀,他的动作不着痕迹地顿了一下。

    沈蔻脊背僵硬起来,由他摆弄着身体,她支着一条腿,其余的重量都放在陆同尘身上。

    身体已经全然不听自己使唤,她两手攀着他胳膊,身子半挂在男人身上,右腿大咧咧伸出去,姿势别提多狼狈。

    “小心头。”

    陆同尘另一只手护住她脑袋,将人稳稳放在副驾驶座上。

    原本平整的西装起了褶皱,他没在意,扶着她受伤的那条腿放入车厢里。

    拐杖和书包放到后座,陆同尘坐回车上,外套脱了扔去后座,白色衬衫卷起一截,露出冷白-精瘦的手臂。

    车窗降下一截,晚风夹杂着未落的余晖吹进来,散掉逼仄车厢里逐渐升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