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10 章
    沈蔻在耀城住了一周,后面几日,陆同尘似乎没有那么忙了,更多是在书房里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偶尔出去开会,晚上也一定会按时回家。

    她每日待在家里写作业,遇见不会的题目则去找陆同尘请教,次数多了,也就慢慢摸出他的性子,虽清疏少言,可又是一个极其谦逊且耐心的人。

    “知世故而不世故”,不知是哪一个瞬间,她突然想到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实在再贴切不过。商场周旋久,他沉淀下来的却只有如玉如荷的清疏气质,与外面那些满身浪荡的公子富豪全然不一样。

    问的问题多,她两间房来回地跑,陆同尘无奈,让她搬个椅子坐在书房书桌的另一头,他办公,她写作业,氛围安静且微妙。

    书房里的暖气声轻缓,她只稍一抬头便可瞅见陆同尘认真严谨的神情,眉头微蹙着,审视着电脑频幕上一大串她看不懂的数据图表。

    有一刻,她偷瞧他被当场捉住,陆同尘眼神瞥过来时,目光清澈如水,她的心跳得飞快,像是有什么破土而出,在他注视下生根发芽。

    他与她对视一瞬,仍如往常般叮嘱她,“专心功课。”

    而当她午间实在困得睁不开眼时,陆同尘会走至她跟前,轻拍她脊背,要她回房间午睡。

    晚上,两人通常出去吃饭,随意闲聊,也从来不缺话题,就算她天马行空,他也能恰当接话,从而引导下一个话题。

    坐车从餐厅回家,有一个等红灯的瞬间,光影照进车厢,她去瞧他侧脸,心里潮起潮落、云卷云舒。

    -

    学校正月十四返校报名,住宿生得提前一天报到。

    回洛城这天,还是陆同尘亲自开车送她,再次去洛城,已然没有上次那般沉重无言。

    沈蔻靠在副驾驶上刷手机,时不时瞅见有趣的段子和新闻与身边的男人分享。同他说话从来不会有冷场的烦恼,聊到哪他都能很好地掌控全局。

    车载音响的声音调得很低,几首经典的英文歌萦绕耳畔,早春的浅浅日光从车窗照进来,暖洋洋的,两人偶尔闲聊两句,松泛且闲适。

    这个点住宿生到的人多,私家车一排排停着,陆同尘将车停远了些,替她推着行李箱,两人并肩往校门口走。

    天是刚刚入夜的鸦青色,路灯一盏接着一盏,身边擦肩而过的都是学生和父母。

    许是即将再次离别,陆同尘想了想,还是一贯的叮嘱语气,要她按时吃饭,注意添衣保暖。

    更像是一个送小学生上学的家长,沈蔻想。

    认真听着,他每说一句她便点一下头。

    他说话时会侧过头来看她,路灯的白光洒在他身上,清雅的轮廓像是镶上了银边,一双眸子深不见底。

    沈蔻心里虽有小半年见不到眼前人的惆怅,可现下雀跃的心情,又是那么地真实。

    走至校门口,两人脚步站定。

    陆同尘将行李箱递到她手里,他沉吟一瞬,中规中矩地,“照顾好自己,钱不够就跟我说。”

    沈蔻笑,“都说了好久了。”

    陆同尘微哂,他总是有点不放心,方才一路说了许多,可又感觉没有说到点上。

    最后停顿一瞬,他拍拍她背,“走吧。”

    “嗯……陆先生再见。”她拉着行李箱退后两步,朝他摆摆手,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

    脸上带着笑,被路灯照着,陆同尘似乎受到她感染,也扬了扬手,目送她推着行李箱往学校里走,不一会儿就没入人群里寻不见了。

    陆同尘眼睛眯了眯,回味此刻心下隐隐涌动的情绪,手从西裤口袋里摸出烟,点燃后抽一口,他才转身往回走。

    -

    回了学校,便又投入到无休无止的学习与考试中。

    她寒假请教了陆同尘不少压轴的题型,数学算是有了可观的进步。

    双周考试成绩下来,她进了班上前二十,座位和陈语生一起移到了前面。周锐瞧着边上两人一齐搬走,控诉她们“抛弃”了铁三角的阵营。

    周末还是去西餐厅兼职,每次攒够一千就给舅妈送去。

    如今舅妈的态度也稍有缓和,这次去送钱,舅妈临走时给她塞了一罐自家做的熏肉罐头。

    学校里的花开了大半,每日坐在教室里,瞅着春光从窗户外漏进来,她可以盯着外面的海棠和水杉看许久。

    某一个瞬间,她突然就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没当初所想的那么难熬。

    沈蔻生日这天刚好是周六,她和陈语生约着放学后去校门口吃烧烤。

    陈语生送了她一款白熊形状的台灯,周围同学也零零散散送了不少东西。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同学记得她生日,沈蔻一一道谢接过,在心里记下送礼物的人,来日好把人情还回去。

    周锐回教室后见着她课桌上成堆的礼物和零食才想起来今天是她生日。

    只觉得自己粗心极了,连喜欢的女孩的生日都能忘记,他心下窘迫,赶忙说放学再将礼物补给她。

    沈蔻本想拒绝,总觉得若一定将买礼物与生日绑在一起,那过生日也就失去原本意义了。

    奈何周锐坚持,她也只好等放学后和陈语生去校门口等他。

    晚自习下课的校门口人车混杂,他跑到她面前,将礼物递给她。

    “抱歉啊,都忘了你生日。”他笑容带了点羞涩和歉意,“这个给你。”

    沈蔻看一眼黑色礼盒上的烫金logo就知道他送的是贵重的奢侈品首饰。

    她抿抿唇,看着面前高大的男生,有些为难,“……这太贵重了,都是你自己演出赚的钱。”

    十几岁的青涩男孩还没有学会在喜欢的女孩面前隐藏情绪,他眼里流露出些许失落,仍旧笑着:“买都买了,收下吧。”

    “收吧收吧。”一旁的陈语生拉拉她手。

    周锐见她神情松动些,感激地看了陈语生一眼,直接将礼盒塞入她手中,颇为认真地,“生日快乐。”

    “谢谢。”不收实在说不过去,她又问他,“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这话颇有等价还礼的味道,周锐有些沮丧,他退了两步,一边朝她们挥挥手,“到时候再说吧,我赶时间,先走了。”

    -

    等周锐离开,沈蔻和陈语生才寻了家人少的店坐下。

    “快看看他送的什么。”陈语生有些兴奋,她家境一般,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见这种奢侈品首饰。

    沈蔻掂量手里的礼盒,这个牌子的饰品她从前有很多,如今那些东西在她来洛城前大多二手转卖换钱了。

    “估计是项链。”她随口猜测。

    拿出礼品袋里的丝绒小盒子,盒盖打开,果然是一条精致的项链,下面坠着一个四叶草型的镶钻吊坠,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光。

    陈语生惊呼,“周锐对你真上心。”

    意识到说漏嘴,她摸摸鼻子,抬头瞅向沈蔻。

    见她微皱着眉,有些诧异,“你不会真不知道周锐喜欢你吧?”

    沈蔻一愣,她抬手去拿桌面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水,不带什么情绪地,“还好,没啥感觉。”

    低头抿一口水,其实她一直都在有意识地回避……毕竟在她心里,已然栖下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人。

    她本来不喜欢拿人和人作比较,可如今不论做什么,她都能联想出陆同尘的一言一行,若此刻再蹦出来一个青涩的大男孩,不得已地,在她心里早已自动分出高下。

    陈语生见沈蔻不愿多说也就转了话题。等吃完烧烤出来,已经十点过了,沈蔻陪着她往车站走。

    好巧不巧,身后就传来一群女生小声议论的声音——

    “听说今天周锐翘了音乐房的排练去给沈蔻买生日礼物。”

    “周锐为什么喜欢她啊!”

    “蒋芹哪里比不上她了,我见她成绩也没有很好啊。”

    “就是!”

    ……

    两人站在车站牌旁的阴影里,那群女生没注意到沈蔻,直直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陈语生想跳出去和她们对骂,却被沈蔻拉住了。

    她转身安抚她,“那群学舞蹈的整天叽叽歪歪说这说那,你别管她们。”

    “我没放心上。”沈蔻摇头,眼睛望着天上的下弦月,“我只觉得,这样一说破,和周锐估计就很难做朋友了。”

    “这种事要看缘分的。”陈语生将她肩膀一箍,“反正周锐天天在音乐房里,高三也要出去集训,不常遇见的。”

    “嗯。”沈蔻无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