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6 章
    沈蔻洗完澡出来时,外面正在放跨年烟火,寝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回了家,外面五颜六色的光溢进来,倒显得冷清萧条。

    将台灯调亮,桌上的英语试卷摊开着,她去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双手捧着保温杯,一边吹着气,一边小口小口喝。

    她记得去年跨年的时候,沈修明带她去南半球的海岛上玩,她躺在沙滩上睡觉,她爸就和那些外国生意人一起打排球。

    这半年极少有时间拿来思念父母,她也不愿细想父亲在牢里如何,或是母亲病请是否好转。

    越想便越是无尽的深渊与走不到头的阴晦小巷,她只能拼命往前追赶,才能窥得天光。

    半夜蓦地冻醒,她下床拿了羽绒服盖在被子上才觉得好一些。

    摸索着打开手机,惊讶地发现自己发的那条朋友圈,陆同尘竟然给她点了赞。

    手机差点没拿稳,她定定心神,想着辞旧迎新,总得发一句祝福过去。

    呼吸屏着,她点开与陆同尘的聊天框,手指顿了顿,中规中矩地打下一句,“陆先生,新年快乐。”

    消息发过去她就后悔了,她半夜醒来,瞥了眼时间才晓得已经凌晨三点,这个时间点发消息,就带着打扰的意味了。

    撤回显得太不礼貌,沈蔻手心出了汗,索性将手机一扔,倒头睡下去。

    后脑刚沾上枕头,一边的手机便传来震动的声音。

    沈蔻一惊,赶忙起身查看。

    果然是陆同尘:“谢谢。”

    那边顿了一瞬,又发来一句:“你也是。”

    沈蔻双眼怔怔,看着这两句话,心里咚咚跳着。

    “陆先生还没睡吗?”

    “你不也没睡?”陆同尘是半夜热醒,他调低空调的温度,一边点烟一边回她。

    沈蔻手指悬于键盘上,正纠结着要怎么回话。

    谁知下一刻,陆同尘直接给她打了电话进来。

    手机铃声在夜里显得突兀,她吓了一跳,这次是真的差点拿不稳手机。赶忙伸手按亮台灯,对着空荡的宿舍清清嗓子,接通了电话。

    “……陆先生?”

    陆同尘倚在窗边,“元旦放假吗?”

    “放三天。”

    他咬着烟,嗓音微哑,带着点懒:“想不想回来看望你父母?”

    沈蔻一愣,眼神稍暗,“……不用,还有几周就期末了,得复习,明天还要去兼职……”

    她说得有些急,一些话也就不过脑子地说漏了嘴,意识到嘴快时她浑身一僵,声音也就没了底气。

    “兼职?”那边男人的声音沉了些,“钱不够用吗?”

    沈蔻心中叫苦,“够的够的……”她声音如蚊蝇,大脑使劲斟酌,想着如何扯谎才能显得自然而然。

    “我……只是去同学父母的店帮忙。”她硬着头皮道。

    陆同尘听着,没回话,指尖猩红火光一闪一灭,他望着窗外雪景,在灯光的照射下,城市已然覆上薄薄雪霜。

    沈蔻只能听到那边轻微的呼吸声,她有些慌,“……陆先生?”

    “嗯。”陆同尘没什么情绪地应了一句,叮嘱她,“没钱就说,别去外面兼职,不安全。”

    沈蔻赶忙点头,又想起那边的人看不到,才开口,“好。”

    “……那陆先生早点睡。”

    “嗯。”抽完这根就睡,陆同尘想。

    -

    第二天一早,沈蔻被六点的闹铃叫醒,就看到了陆同尘给她发的一笔转账,是他们昨晚结束通话半小时后发的。

    早晨的朦胧睡意瞬间消散,她瞪着眼看了好几遍,陆同尘怕她缺钱,整整给她转了五万,下面还附了句,“钱记得收,在学校里注意安全。”

    心中滋味杂陈,夹着一种从未领略过的,不知从何而来的窃窃私喜。

    沈蔻深吸一口气,点下“确认收款”,再将这五万存入陆同尘给她的那张卡里——她实在不愿意用他的钱。

    末了,又觉得自己这般矛盾的心理实在可笑,既窃喜他的关照,又不敢坦然接受,在享受他善意的同时还在给自己寻求退路。

    窗外的天还没亮,是沉闷的藏青色,雪还在下,楼下的树笼了一层厚霜。

    沈蔻回过神,赶紧按亮灯,下床洗漱穿衣,往西餐厅去兼职。

    -

    元旦假期西餐厅忙得很,她累了三天,回到学校又紧接着投入紧张的期末复习。

    学习上一直有陈语生和周锐帮着,她不至于落得很远,但从前缺下的知识点太多,也只能自己一点一点补回来。

    到期末考成绩出来时,沈蔻瞧着自己的名次爬到班上二十几名,她才缓缓舒了口气,没辜负半年来的起早贪黑就好。

    家长会的时间定在月末,舅舅在外地回不来,本是叮嘱了舅妈来开,岂料舅妈临时变卦,在家长会当日给她发了短信,说朋友有急事找她,家长会不来了。

    沈蔻急得拨电话过去,那边却是乒乒乓乓的麻将声,敷衍两句直接挂断,她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心里一阵烦闷。

    教室里的家长陆续来齐,她手插在兜里靠栏杆站着。

    沈蔻望着教学楼前一排的水杉,之前下的一场雪已经化掉,使得这一片翠绿更加厚重。

    垂下眼,心里琢磨着,反正是没人来了,不如拿了书包直接溜掉。

    可脚步又踌躇着,总像是在等谁一般。

    心里愈发燥郁,她总算悟到了自己这份等待的心思由何而起,抬脚踢了一下栏杆,嘴里低声念念有词,“你难道是盼他来……”

    “沈蔻。”

    熟悉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飘来,杂着冬日的风声和走廊的嘈杂声钻入她耳中。

    沈蔻心中一跳,有些不敢置信,她僵着身子回头。

    陆同尘今日穿的烟灰色毛呢大衣,脖子上挂着黑色围巾,打扮休闲且一丝不苟,却又和教学楼这般背景格格不入。

    他身形颀长清雅,向她走来时带了风,眉眼仍旧清隽深邃,落于她身上的目光与两个月之前相比,无甚差别。

    “陆先生?”沈蔻双眼微睁,她刚刚只动了一点点小心思,竟然就真的看见了他。

    “嗯。”陆同尘展眉,“来给你开家长会。”

    他是昨天早上收到了学校群发的信息,才恍然想起自己给沈蔻报名时,联系人电话那一栏也就顺手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号码,家长会通知到他,倒也不奇怪。

    沈蔻呼吸一窒,分不清心中是何种感情更多她只晓得,这一瞬,胸膛里的心,跳得很快,很快。

    甚至都有些后悔,若早知道他会来给自己开家长会,她就应该再用功一点、再考好一点……

    陆同尘见她整个人怔在原地,低头问她,“怎么了?”

    “没……”沈蔻抬眼,瞅见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一下子惊醒,诺诺答着。

    陈语生将母亲送进教室后来找她,一眼看到她身边的陆同尘,“沈蔻,这是你……”

    “这是……”沈蔻顿了一下,她抬头去看陆同尘,仿佛是想问他该怎么说。

    而陆同尘恰巧也低头在看自己,他目光沉邃,还带了丝玩味的、不达眼底的笑意,这般适时的沉默,像是想等着看她会如何跟同学介绍自己。

    只敢与他对视片刻就匆匆移开目光,她声音有些小,“这是我叔叔。”

    陈语生没瞅见她脸上的一抹红,礼貌地向陆同尘打了招呼。

    “你好。”陆同尘点头,他轻拍一下沈蔻的肩,感谢陈语生平日对她的关照。

    沈蔻双肩微颤,被他轻拍的地方泛着一阵酥麻,她已然不知晓该如何动作。

    “座位在哪?”陆同尘问她。

    “第五排靠墙。”她脸上发烫,怕抬头教他看见,只得低头回答。

    “嗯?”陆同尘没大听清,他微微俯身靠近,带下来他衣服上柔顺剂的味道。

    她实在说不出话了,只好将陆同尘带到教室门口,直接指给他看,“……就那儿——我……我和同学去操场上了。”

    她声音讷讷,说完后赶紧往后拉起陈语生往操场走。

    -

    家长会结束的时候,沈蔻乖乖在门口等,外面的风带着霜,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家长鱼贯而出,陆同尘一身气质卓绝,只需一眼,她就能准确找到他。

    他一手拿着一叠成绩量化分析表,一手提着她的帆布书包,这般搭配倒显得少了往日清冷的距离感。

    他也是一眼就瞥见了沈蔻的身影,走过去将包递还给她,手就着一叠薄纸轻拍了下她头。

    “成绩还过得去。”陆同尘丝毫不吝啬对她的夸赞,“老师表扬你了,说你勤奋用功。”

    沈蔻眨一下眼,嘴角不知不觉上弯,心也是一下子就飞起来。

    校门口人熙熙攘攘,私家车堵在一起,四处尽是放假的喧闹声。

    他车停得远,两人沿着人行道慢走。

    许是恰巧到下午,冬阳从厚重的云层里溢出来,暖融融地,像是整个世界都笼上了光。

    她背着书包,阳光投于地上,映出两人并肩的身影,一高一矮。

    明明是走在喧嚣的大街上,可两人这般走着,又觉得安宁融洽。

    她心海起起伏伏,抬头问他,“陆先生,你是特地过来的吗?”

    陆同尘瞧她一眼,“又怕耽误我挣钱?”

    沈蔻小鸡啄米般点头。

    他垂眸思索片刻,遂抬眼定定看向她,连称呼都不由自主地变了

    “小蔻,你应当更自信一些,相信自己的价值比那些商业合同更高。”

    沈蔻深抽了口气,却始终不敢大胆呼出来。

    胸膛微微起伏,从她的视角,可以瞧见从他后面漏下来的日光,和他轮廓分明的侧脸。

    “陆先生……”她脚步缓下来,讷讷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来没人对她说过这般话,这是在肯定她在他心里的价值吗?

    等走到停车的地方,沈蔻才发现他今天没带司机,也不是工作用的商务车。

    她晓得陆同尘的习惯,公事私事界限分明,休息时间,从来不喜有旁人插手。

    车里温暖干燥,带着久违的熟悉香味,记得上一次坐这辆车,还是他亲自送她来洛城的时候。

    “想去吃什么?”陆同尘侧身问她,像是要奖励孩子期末考了好成绩的家长。

    沈蔻点头,小声说,“都可以。”

    -

    陆同尘带她去的是一家日料店,正门对着僻静小街,他将车停好,带着她弯弯绕绕才走到店中。

    浓郁的日式风格,墙上是浮世绘,靛染装饰蓝布上的花纹是《神奈川冲浪里》的样式。

    坐到隔间包房里,服务员将菜单递给他,他接过又放于沈蔻手边,“看你有什么想吃的。”

    “陆先生又请我吃饭吗?”

    “不行吗?”陆同尘反问,他脱掉外衣搭在一边,露出里面黑色的羊绒衫。

    沈蔻低头,她心里有些纠结,琢磨着日后是不是也要将饭钱一并还给他?

    这么想着,她也就只点了两份寿司就将菜单还了回去。

    陆同尘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他眼神落于她脸上,语气有些无奈,“你其实用不着控食。”

    他招来服务生,也没看菜单,随意吩咐了几样从前常吃的餐点。

    她一愣,“我没……”

    顿了片刻,这才悟出男人的言下之意,他一眼瞧出她的窘迫,却顾左右而言他,委婉用“控食”来传达自己的想法。

    实在不得不感叹面前男人的悉心与慰贴,她脸有些烫,“陆先生……”

    陆同尘似乎是心情不错,他应了一声,却是问她

    “刚刚在同学面前都是喊叔叔,怎么现在却不叫了?”

    沈蔻想了想,她抬起头看他,“喊先生更好听,而且不显老。”

    “我很老?”

    陆同尘抓住话中重点,清邃的眼神带了丝讶然,他可从未被人用“老”这个字联系在一起。

    沈蔻瞅见他脸上显露出不自然的神色,扑哧一下笑出来,一双鹿眼闪着光,“我的意思是,你本来就不老,所以不想把你喊得老气横秋。”

    至少她觉得,年龄要只比她爸小几岁才够喊叔叔,可若喊他哥哥,又显得太过轻佻,不配他一身的清雅沉矜。

    唯有喊先生,刚刚好,正式且挑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