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4 章
    陆同尘带她去的是一家当地的特色餐馆,设计如田园诗意一般,挂了七彩的小灯笼,点缀着庭院里的花草树木,在落雨的傍晚显得别有意境。

    陆同尘带着沈蔻于二楼坐下,两人对坐着,从身侧的窗户可以瞧见底下的小桥溪渠。

    几叠精致小菜端上来,还有一碗热腾腾的水煮肉。

    “没事先问你的喜好,若你觉得不合胃口可以再点。”

    “不用不用,我不挑食的。”沈蔻赶忙摇头,她在学校食堂吃了快两个月,现下有人带她出来改善伙食,她哪里会挑剔。

    可又想到自己是来说住宿的事的,沈蔻止住开吃的冲动,刚抬头,还未开口,就看见了陆同尘递过来的筷子。

    他似乎被她这副双眼发光,想吃还要拼命忍住的表情逗笑了,给她倒了盏苦荞茶,莞尔道:“先吃吧,吃完再说。”

    沈蔻羞赧,诺诺接过筷子,她是真的被馋得有些饿了,起先是小口小口吃着,慢慢便大胆起来。

    而陆同尘却是一样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他微微往后靠在藤椅上,垂眸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眼神里带了几分端详,他一直以为沈蔻会是冷艳少话的性格,今日看来,觉得这姑娘,只是有些慢热而已。

    简单宽大的校服,梳着低马尾,耳边的碎发散落下来,时不时需要用手将发丝别至耳后。

    两人的闲聊也不知是从哪里开始,似乎是他先问起她的校园生活,后来话题却慢慢讲到陆同尘的高中时光。

    “四中当年没有现在这么严格。”

    沈蔻惊讶,“陆先生也是四中的?”

    他点头,“我母亲是洛城人,这边也还留有一些家族产业。”

    沈蔻再次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

    他不解,“什么还好?”

    “我生怕打扰你了,要是劳烦你专门跑一趟,岂不是耽误你挣钱了。”她吐吐舌头。

    陆同尘笑,“无所谓耽不耽误。”

    顶多一可怜小孩的心愿,他当然能做到便会尽量做。

    沈蔻心中一跳,借着楼阁里的橙黄镂空灯,她可以瞧见他轮廓分明的眉眼,风衣搭在一边,里面是灰色羊绒衫,温文又带着距离感。

    他仿佛就是有这般气场,或许是得益于从小良好的教养,以至于这餐饭让她觉得自在且释然。

    见她放下筷子,陆同尘稍稍坐直了身子,谈起今晚的正事,“你很想在学校里住?”

    他问得十分巧妙且令人舒服,不像其他大人总是质问你为什么不这样。

    “你父亲托我送你来洛城,是希望你能有人照顾。”

    听了这话,沈蔻低下头,双手在桌下绞着,以为他都搬出了自己父亲说的话,定然是会拒绝她这个请求了。

    顿了一瞬,圆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他轻缓的声音又响在耳畔

    “但我又觉得,你一定是做好了打算才会给我发消息。所以,我只是将你父亲的想法传达给你听,至于如何选择,还是在你。”

    柳暗花明来得突然,沈蔻愣住,“既然这样,我就当你同意了。”

    陆同尘展眉,喝了口茶,上身稍稍前倾,“和亲戚相处不好?”

    她摇摇头,眼里的光暗下来。

    “没,就是……亲戚间总会有些不尽如人意的事。”她摸摸鼻子,有些无奈。

    陆同尘点头表示理解,抬手看表,拿起一旁的外套搭在臂弯,“该送你回学校了。”

    -

    到学校的时候,外面的雨小了些,夜雨冰凉,积水处倒映着灯光。

    陆同尘撑伞将她送到校门口,想起她微信消息里提到要签字,便低头问了一句。

    经由他提醒,沈蔻才堪堪想起住宿申请表要签字这回事,她嘴角笑容僵住,“我好像……忘记把住宿申请表带出来了。”

    而陆同尘也是一愣,她窘迫低头,声音着急,“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拿,很快的!”

    话音刚落就转身往教学楼跑。

    陆同尘将她虚虚一拦,将手中的伞柄递出去,“伞。”

    沈蔻羞愧,“那你呢?”

    她劳动他大驾来学校一趟,再让他晚上站在校门口淋雨岂不是太过分了。

    “这里可以挡着。”陆同尘看一眼头顶上的校门建筑,“去拿吧,不用着急。”

    她实在觉得不好意思,赶忙道了谢,接过他手中的伞往教学楼去。

    撑着伞跑似乎也没有比淋雨好到哪去,溶溶秋雨在校服外套上覆了浅浅一层。

    跑进教室,同学们都在上晚自习,她从后门进去拿了申请表和水性笔揣进兜里,转身又跑入雨中。

    陆同尘站在校门口的建筑下抽烟,他身后广告牌变换着光,夜雨像是为他清雅的身形笼了一层薄纱。

    沈蔻跑进,嘴里喘着粗气,将申请表和笔递至他面前。

    他灭了烟,伸手接过,借着校门口的路灯看清了申请表的大致内容。

    一寸的登记照应该是从前照的,里面的小姑娘两条麻花辫,笑得干净纯粹,下面是整齐排列的方块体小字,规矩且挑不出错。

    细细看下去,找到家长签字那一栏,“这儿?”

    沈蔻赶忙点头。

    修长如玉的手指捏住她粉色外壳的笔,带着微妙的违和感。

    陆同尘垂着眼,他签过无数份合同文件,写得是同样的签名,可偏偏手中的这一张给他的感觉,与其它都不一样。

    苍劲有力的行楷落于纸上,与她一笔一划的规矩小字浑然一体。

    沈蔻眼睛微亮,从他手中接过笔和纸,抬头认真道谢。

    他点头,“回去吧。”

    沈蔻正准备转身,反应过来手中的伞还是他的,随即又递还给他。

    “你拿着。”他看一眼路边停着的汽车,“车上有备用伞。”

    沈蔻走出几步后往回望,陆同尘已经上了车,她冲那辆黑色商务车扬扬手,也不在意他究竟看没看见,只觉得心紧张得直跳。

    -

    十一月下旬,沈蔻总算成功搬进了学生宿舍。

    她给外地的舅舅去了电话说住宿的事,舅舅那边答应得爽快,舅妈这边她凑了两千还回去,才勉强堵上了她的冷嘲热讽。

    行李不多,周末挪出半天也就搬完了。

    日子又回到了平静的轨道,日复一日地念书、赶功课,周末则去西餐厅兼职,点餐站台、洗碗打烊,都是一件一件学着做。

    从前家境殷实,她尚且可以无忧度日,如今只得靠自己。

    所以,虽庆幸有陆同尘雪中送炭,她也怕自己陷得太深。

    等沈蔻在宿舍里住了几日,才觉出不对劲来,她连攒下的住宿费都还没交上去,自己的住宿回执单已经发下来了。

    沈蔻疑惑,心中却又有隐隐的预感,趁着下课的空档去办公室问了班主任。

    班主任从备课教材里抬起头,“你叔叔不是早就交钱了吗?”

    她一愣,“什么时候?”

    “你交住宿申请表的那天啊,不然你怎么住进去的?”

    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沈蔻整个人仍处于放空。

    初冬的风冷生生的,她望着教学楼前一排的水杉,想起那夜两人站在校门口,他给她签字的样子,微低着头的侧脸和捏着她笔的手。

    回到教室里,她掏出手机,犹豫再三,还是点开他微信,编辑了消息过去

    “陆先生,是你帮我交的住宿费吗?”

    她呼吸屏住,正准备将手机放回去,却见那边来了消息

    “嗯。”

    陆同尘应该恰好正在看手机,沈蔻正想问他交了多少,字斟句酌间,那边又来了条消息

    “好好念书。”

    他像是能窥见她心中所想一般,短短四个字就堵住了她想问的事。

    沈蔻心顿住,她停了片刻,还是删掉了输入框里试图“问价”的话,转而打了句

    “谢谢你,陆先生。”

    那边应该是看见了,没再回话过来。

    -

    临近年末,学校里的元旦晚会也筹备起来,要求高一高二每个班都要准备一个节目,再由学生会和老师筛选出质量上乘的作为晚会终选。

    班上的文艺委员唐沁学过几天小提琴,班主任怕筹备节目的事影响到班上学习氛围,便内定了班级节目由周锐和唐沁合奏一曲了事。

    晚修课间,班主任宣布这事时,班上一片哀嚎。

    班主任两眼一瞪,“怎么总想着玩,这次双周考退步的人这么多,都高二了,准备玩到高考?”

    底下的沈蔻被她说的脖子一缩,左边的周锐凑过来,“怎么了?”

    她有些心虚,小声道:“我怀疑她在说我……”

    她明明每天都有好好在学,可考出来的成绩就是不理想。好不容易从班上垫底的名次爬到中游,但上周考试题目太难,一举将她打回班上四十几名。

    “她哪次不是这么说的?”周锐冲她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是数学太差了,我单数学一门就可以甩你五六十分呢。”

    “……”沈蔻扯扯嘴角,“真是谢谢你的安慰啊。”

    前面的陈语生转过来,看着周锐伏在桌边笑着和沈蔻说话,冲她暧昧地挑挑眉,“蔻蔻,让周锐教你数学,他别的不行,就数学能打,保你上三位数。”

    沈蔻没看懂她的眼神,只笑着佯装要拿书拍她。

    竞选元旦晚会的节目被内定,班上的热情被消磨不少,大家都只等着元旦前一晚去学校礼堂看。

    距晚会还有十多天时,唐沁却出了意外,下楼时人摔了一跤,她左手习惯性去撑地,结果手骨折了。

    这日课间,周锐坐在位子上给沈蔻和陈语生说了这事。

    “左手骨折了?”沈蔻一愣,呼出一口气,“还好不是写字的手。”

    陈语生问他,“那你们估计要换人吧?”

    周锐无奈点头,“等会我去讲台上问问,如果班上没有会拉小提琴的,我就只好让校艺团的人帮忙来顶一下了。”

    陈语生听着,却是看向沈蔻,咬着牛奶吸管,“蔻蔻,你不是也会拉小提琴吗?”

    “真的?你会拉小提琴?”

    周锐随即将眼神转向沈蔻,像看到救星一样望着她。

    沈蔻一愣,“你要我上台拉小提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