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3 章
    陆同尘走出楼区,他掏出手机,要助理联系洛城的市政部门,建议管理一下老楼区这块的路灯建设。

    挂断电话,他坐进车里,燃了一支烟,车窗打开,夜晚秋风泛凉,将灰白色烟雾吹散。

    陆同尘想,他似乎还从未如此关心过一个人,许是这小孩太可怜,又许是见过她从前明媚灿烂的样子,才会觉得,惋然与怜惜。

    -

    国庆与中秋的假学校只放五天,沈蔻仍是觉得漫长,她实在不愿待在这个让她有寄人篱下的、愧疚感的地方。

    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自己所背负着的沉重的山岩。因此,她只能变得更加乖巧,去尽力弥补偿还。

    舅妈自然也不会放过她这个免费的劳动力,硬是指使着她将这个略显老态的房屋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净。

    夜晚临近一点,沈蔻仍踏着板凳,手撑着灶台,用抹布擦拭着上面抽油烟机的叶片。

    舅舅从外地回来,此时到家,瞅见厨房里的白炽灯光和沈蔻忙活的身影,一下子愣住,他瞅一眼墙壁上的钟,心窝里的火瞬间就起来了。

    他快步走过去,沉着脸将沈蔻从板凳上拽下来,丢开她手上抹布,催促她去洗澡睡觉。

    沈蔻本想开口解释,却被一眼瞪了回去,她只好听话地解开围裙去洗漱。

    待她洗完出来,经过主卧室门口,里面压抑的激吵声传来——

    “人家孩子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回家就被你使唤来使唤去?”

    “她还欠着我们家钱,做点事怎么了?”

    “钱是我主张借的,蔻蔻家出事,我亲妹妹还躺在医院里,我难道坐视不管吗?”

    “你还知道是你借的钱啊!从前的工作丢了,又把媛媛读书的钱借出去,你让媛媛在国外怎么办!”

    ……

    眼神几下闪烁,里面的光彻底黯淡下去,她缓缓呼出一口气,只觉得疲累至极,无力地往漆黑的窗外瞧上一眼,推开自己的房门进去。

    她无所谓受不受委屈,只想尽力将生活过得平淡,以缓和这些无形重压,奈何一个偏要刁难,一个偏要维护。

    -

    好不容易捱到假期结束回到学校,沈蔻才能短促地喘上一口气。

    班上换了座位后,左边坐的周锐,他除了老师上课会来听一听,其余的时间都扎在学校的音乐房里练琴;前桌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叫陈语生,自她帮着她收发了几次作业,两人也就亲密起来。

    周末学校休息,沈蔻在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找了兼职。

    主管虽对她一副不怎么做过事的样子不太满意,可无奈店里实在缺人,考虑再三也就同意了。

    这日,沈蔻趁着课间和陈语生一起上厕所的空档问她学校住宿的价格。

    “好像是一学期五百。”陈语生拧开水龙头,转头问她:“你要住宿?”

    沈蔻点头。

    她在西餐厅兼职了一个月,再加上从前剩下的零花钱,这学期剩下的两月想要在校住读,伙食费与住宿费应该是够了。

    陈语生也知道一些沈蔻家中的事,见她情绪低沉,将湿淋淋的手往她肩上一箍,“住学校好,多清净啊!”

    沈蔻立马躲开,笑着推她的手:“别用湿手碰我衣服啊!”

    -

    下午,从班主任那拿了住宿申请表填完,却在最后一行家长签字上犯了难。

    舅舅国庆之后便又外出打工,春节前都不会再回洛城;舅妈……沈蔻呼出一口气,她还没有送上门找骂的自虐倾向。

    纠结间,她掏出手机,在微信通讯录里找到陆同尘的名字,他的头像是一张国外风景照,云海雪山下是深沉的褐色湖水。

    她盯着看了许久,手指悬于他名字上方,轻点进去,弹出对话框。

    沈蔻不由屏息,像是小学生给老师写请示信一般,遣词造句谨慎且板正。

    犹豫许久,又怕太长的对话让他反感,最后删减成短短一句——

    “陆先生,我想以后在学校住读,如果您同意的话,可以麻烦您签一下字吗?”

    检查几番,闭眼按下“发送”的瞬间,心脏紧张地扑通直跳。

    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等待回复,可对方似乎并没有看到消息,简洁的对话框上只有她那孤零零的两行话,显得单薄且微弱。

    沈蔻哀怨地叹了口气,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

    “沈蔻!”

    泛冷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

    沈蔻一吓,匆忙将手机塞入抽屉站起身,只见数学老师拿着三角尺敲敲黑板,声音雄浑

    “头埋下面干什么?上来写题!”

    沈蔻心中叫苦,赶紧低头瞥一眼方才用荧光笔划出的重点公式,以求能抱个佛脚。

    她思绪飘飘,将答案算出写在黑板上时,数学老师的脸色才缓和了些,一副“算你过关”的神情。

    回到座位,她擦了擦手心浸出的薄汗,往抽屉里摸索刚刚胡乱塞入的手机。

    带着隐隐期待点开对话框,对方仍旧没有回话。

    沈蔻眉头微动,有些丧气地将手机放回,这才乖乖拿上笔开始认真听课。

    一连几日,只要手机略有振动,她一定要立马打开查看,可每次都是失望收场。

    她甚至想,陆同尘当初那么坚定要她留他的联系方式,以为无论如何都会回她一两句话,可是过去了这么久,那句颤颤巍巍的请求,仿佛石沉大海。

    连着她的心,也逐渐沉寂。

    -

    陆同尘看见这条消息时,已是半个月后。

    他刚从国外谈完生意回来,便又投入到不间断的会议和应酬里,纸醉金迷的包厢里尽是形形色色的男女,他只觉得无趣。

    坐在他身旁的关燃朝他伸手讨了支烟,拿过一旁的红酒,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

    她吐出烟雾,又灌了口酒,“医院前几天给我来电话,我妈癌细胞扩散,坚持做化疗,最多也只能撑几个月了。”

    陆同尘没接话,阖眼静坐,等她下文。

    “昨天,我爸说,要我赶在我妈还活着时跟你领证结婚,我拒绝了。”她掸落一截烟灰,往后靠在沙发靠垫上,自嘲道:“咱们二十几年的朋友了,若硬要和婚姻利益扯在一起,没意思,样子也难看。”

    但老一辈的人似乎都觉得理所当然,一个劲地催她和陆同尘结婚,不过就是希望他的公司能将关家日簿西山的银行产业给带起来。

    “嗯。”身边男人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关燃手里夹着烟,半侧过头来打量他,半晌道:“同尘,你知不知道,你这人看起来温和友善,实则最有距离感。”她抽口烟,似笑非笑

    “这样最招女人爱,可也最招女人恨。”

    陆同尘终是睁开眼,颇有些无奈,“你闲着没事,还是多操心些自己。”

    她挑眉一笑,颇为满意此番调侃的结果,倾身往前自顾与他碰了杯,“走了陆总,姐去耍了。”

    场子进行到一半,觉得麻木得很,陆同尘借口起身告辞,与刚签了合同的刘总客套几句就离开了包厢。

    包厢里奢靡晦暗,外面的天光倒是亮堂。

    陆同尘坐在车里,手里燃了烟,车窗降下,秋风里夹杂着丝丝水汽。

    这才想起要翻一翻私人手机里积压的未读消息,微信随意划到底,一下子就瞅见了沈蔻的消息,孤零零的一条,压在最下面。

    陆同尘顿了片刻,点开来看,似乎又想起了她那双泛红的眼,与三年前耀大礼堂里的惊鸿一瞥交叠在一起。

    脑子里琢磨着,依稀记得几日前助理给他发了张洛城股东会的邮件。

    “李叔,不回公司了。”他暗灭指尖猩红,“去洛城。”

    -

    今日洛城落了雨,下得缠绵且没有尽头,阴云混合着萧索秋风压近地面。

    这日课间,沈蔻正趴在桌子上补眠,班长从外面进来敲了敲她桌。

    “沈蔻,班主任让你去校门口,你叔叔在等你。”

    本来昏昏欲睡的脑袋经由“叔叔”两字点醒,沈蔻腾地一下坐起来,面上还残留着衣褶压出的红痕。

    叔叔?陆同尘?

    她心下诧异,赶紧掏出手机按亮屏幕,一条微信未读消息和一个未接电话,均于一小时前——

    “我在校门口,出来。”

    短短七个字,沈蔻呼吸窒住,说不清心中滋味,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外面雨声淅淅,她没有迟疑,往头上扣上校服帽子,闷声跑入雨中。

    雨水落在校服上,风杂着水汽钻入脖颈,球鞋因为奔跑踏进浅浅积水处,踩出朵朵水花。

    隔着朦朦雨帘,她可以瞧见停在校门口的黑色商务车,里面的人似乎瞧见了她冒着雨,撑伞出来,正往自己这边走。

    沈蔻加快脚步,冰凉雨水覆上面颊,她丝毫不觉。

    气喘吁吁跑至陆同尘身边,他将伞举至她头顶,语气难得带了些严肃,“怎么不带伞?”

    沈蔻摇摇头,嘴里喘着粗气,小脸因为奔跑而泛红,却是问他:“你是专门过来一趟的吗?”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撩下帽子,她一双鹿眼泛着水雾,直直望着他。

    陆同尘一愣,注意到她淋湿的额发和外套,如实道:“后天洛城这边有个股东会。”

    听他这么说,沈蔻才稍稍放心,生怕是自己打扰到了他,“我……”

    陆同尘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住宿的事一会儿再说,先带你去吃饭。”

    “……学校晚餐时间不能出校。”

    陆同尘一哂,“没事,我给你请了假。”

    他撑着伞将她送至车门一侧,为她拉开门。沈蔻有些迟疑,现下的她浑身是水,球鞋上也沾了些泥沙,实在不敢往他这辆几百万的商务车上坐。

    陆同尘也觉出身前姑娘的犹豫,他伸手微微扶住她肩,示意她可以先坐进去。

    沈蔻僵硬地抬腿钻入车内,里面温暖干燥的气息一下子涌过来,安抚她心中拘束。

    陆同尘从另一侧上车,先从储物盒里拿了抽纸递给她,“擦擦脸。”

    沈蔻道了谢,抽出两张擦拭自己脸上残留的水珠。

    司机车开得沉稳,雨打在车窗上,发出“噼啪”轻响,显得车内愈发安静,车里的熏香淡雅幽深,实在像极了车的主人。

    沈蔻这才分神去打量身旁的人,洛城的气温降得快,他却只着一件单薄的烟灰色风衣。见惯了他西服领带的样子,突然这般穿着,倒显出几分风尘仆仆的味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