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丝丝入蔻 > 第 2 章
    话戳在心上,沈蔻双手绞在一起,客厅闷热,只有一个小风扇吱呀转着,耳边是电视机里聒噪的广告声。

    她抿唇机械回答,“爸要服刑十五年,妈……医生说会醒来的。”

    听了这话,舅妈冷哼一声,转过头继续嗑瓜子,没再过问。

    舅舅本欲发作,见她垂着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带着她起身,“来,去看看你的房间。”

    房间原是她表姐江易媛的,如今表姐被舅妈砸锅卖铁送出国镀金,这房间也就变成了半个杂货间,如今她来借宿,实在不敢多挑剔。

    舅舅帮她把书搁在书桌上,安抚她别将舅妈那番话听进心。

    他叹口气,话头又转回她身上:“你爸那朋友靠不靠谱,帮你把学校安排好了吗?”

    她瞧着面容敦实的舅舅,心头一暖,“在洛城四中,您放心吧。”

    “那就好。”舅舅放了心,“舅舅家条件一般,你爸这些年帮了那么多忙,你在这里安心住是应该的。”

    舅舅言语朴实,出房门前仍是叮嘱,让她别老想钱的事。

    晚上,沈蔻躺在陌生板硬的床上,房间老旧空调噪声不断,也不够制冷。

    这里看不到月亮,关了灯只有黑黢一片,偶尔路上有汽车驶过,可以散射进来微弱的光。

    她在陆同尘的大平层里住了几日,适应了他家的简奢宽敞,陡然来到这里,环境的闷热潮湿让她实在难以习惯。

    沈蔻睁眼望着天花板,脑海里却浮现陆同尘窝在沙发里抽烟的模样,他出神时,头会微微侧着看落地窗外的夜景。

    她翻个身,闭上眼寻找睡意,略带悲观地宽慰自己——也许,这才是她该待的地方。

    第二日,舅舅买了早餐回来,怕沈蔻不知道去学校的路,特地让江易川顺道送她一程。

    白天的楼区没有夜晚看起来那么破旧,日光从楼栋之间的缝隙里漏出来,几户阳台上拉满了晾晒衣物,这一片年轻人都早早搬走,留下来的大多是老人。

    江易川推着自行车走在沈蔻身边,嘴里叼着肉包子,一听说她的班级学校,立马就笑了:“你爸那朋友关系网挺广啊,四中的重点班都能给你送进去。”

    沈蔻眉头微皱,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

    江易川瞧见了她忍耐的表情,更想激她,“你是艺术生吧?拉小提琴的?昨天也没见你带琴来啊?”

    一连串问题抛下来,如愿看见沈蔻捏起拳头,他眼珠一转,继续问:

    “你爸那朋友对你这么好,不会是共犯吧?”

    终于,沈蔻脚步顿住,似乎是真的忍至极限,她脸色紧绷,胸膛微微起伏,像一只利刺尽显的刺猬。

    “他不是。”

    她抬头冷冷看他一眼,加快脚步往巷口走。

    江易川一愣,他瞅着沈蔻僵硬的背影,眼神带了几分打量——原来底线在这儿呢。

    -

    陆同尘回到耀城,一连几日处理完堆积的事物后想起沈蔻,脑海里聚焦的,总是她从会见室里出来,那一双泛红的眼。

    他看一眼手机,觉得自己送出去的名片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一隔大半月,沈蔻连消息都未给他来一条。

    想要主动打电话过去,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转眼国庆中秋将至,夏日暑气褪去,秋意渐浓,街道上铺满了稀稀拉拉的枯叶。

    学校放假前一日,双周考试成绩也下来了,她昏天黑地地赶了一个月的课,名次总算不再是班级垫底。

    班级每出一次成绩便换一次座位,按名次来排,她可以从最后一排搬走。

    抽屉里东西多,她将书累高,准备一鼓作气搬过去。刚走出几步,身前闯进一个高大人影,还未反应过来避开,手上的书瞬间就轻了一大半。

    沈蔻抬头,是一个高个男生,“我帮你吧。”

    她有些愣,也不晓得他的名字,只依稀记得他是这个重点班里唯一一个学钢琴的音乐生。

    “谢谢,帮我放在那就好。”她扬扬下巴,指向倒数第三排靠墙的座位。

    男生走过去将书放在桌上,“真巧,你坐我旁边。”

    沈蔻不知该如何接话,刚好这时旁边有其他同学喊他,“周锐,来帮忙搬东西。”

    周锐回头应了一声,冲她一笑,“走了。”

    -

    晚自习下课,校园门口的烧烤摊前挤满了人,沈蔻背着包,转身往偏僻的小道走。

    头顶一轮明月,路边树影绰绰,晚间放学高峰的喇叭声不断,四处夹杂着学生说说笑笑的喧闹声。

    走至树影深沉处,连带着城市夜色也愈加晦暗,背着路灯的地方,停了辆车。

    待沈蔻走近时对着她鸣了两下喇叭,她脚步一顿,像是有预感一般,垂着的头抬起来。

    面前黑色商务车的后座车窗降下,是许久未见的陆同尘,他的轮廓半明半昧,眉眼被马路上的朦胧光线描绘着。

    “陆先生?”沈蔻愣住。

    他从里面打开后座车门,往另一侧挪动了位置。

    “来。”他轻拍身边刚刚他坐过的空位。

    沈蔻呼吸一顿,在他注视目的光里,略带僵硬地上车关门。

    不知是不是一段时间没见的缘故,她再次坐上他的车,有种隐隐难言的悸动。

    今日他换了车带了司机,身上也是烟灰色正装,西服外套扣子解开,车里的熏香混着淡淡烟味。

    陆同尘伸手打开头顶的车载灯,先开口道:“洛城有个商业酒宴,顺道来看看你。”

    “等了很久吗?”她放学夜夜从这条路走,知道这里的车位是不容易占到,除非来的够早。

    “没有很久。”他展眉,神态里显露倦色,抬眸打量她几眼,似乎在找寻一些微末的变化。

    “都还习惯吗?”

    “嗯,都还好。”沈蔻抿唇,别过耳边碎发。

    回答简洁又含糊,不愿多说。

    她感谢面前男人做的一切,毕竟这不是他的义务,至于在舅妈那里受的冷眼与学业上的压力,这些,就更不值得说了。

    “钱够用吗?”

    “……够。”那张卡被她藏着,一分不敢用。

    陆同尘觉出对话难以继续,也不再多问,轻轻阖上眸子,仰头后靠。

    从沈蔻的角度,可以瞧见他冷白清隽的面容,昏黄灯光洒下,显得人沉邃温润。

    车里静得她可以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怕打扰到他休息,沈蔻往边上移了移,紧挨着车门。

    陆同尘听见衣服摩挲的轻响,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见她小心翼翼地缩在宽大校服里,规矩地连眼神都不敢乱瞟。

    他转过头,对司机报了她舅舅家的地名。

    司机似乎挺熟悉洛城街道,车开得平稳顺畅,拐过几个街口就到了她住的老式楼区。

    沈蔻动了动已经僵硬的双腿,刚提起书包准备下车,却先听见陆同尘道:“太黑了,我送你进去。”

    没等她拒绝,他那边的车门已经打开。

    楼区黢黑,挡着了月光,隔着一段距离挂着满是灰尘的电灯泡,像是遗落于黑夜的微弱星光。

    陆同尘将她送至楼下,他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她背着自己的双肩包,两人一路沉默。

    仍旧在那盏路灯下站定,他似是想起什么,朝她摊开手掌。

    沈蔻有些懵:“什么?”

    “手机。”陆同尘看她。

    她一愣,赶忙侧身从书包里翻找,好一会儿才从书缝里找到。

    手机递到陆同尘手上,他按亮屏幕,见需要输入密码遂又将手机递回,“要密码。”

    她“唔”了一声,手上没接,眼睛眨了一下,直接道:“0327”

    陆同尘一顿,抬眸看她一眼,温言问:“你生日?”

    他的眼神在灯光掩映下显得澄澈,沈蔻与他对视一瞬便移开目光,“……嗯。”

    陆同尘点头,拿她的手机解锁点入微信,从搜索栏里输入自己的手机号,径自按了“添加到通讯录”,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手机,找到申请消息点了“同意”。

    他将手机递回,“这是我的微信,以免日后我联系不上你。”

    沈蔻讷讷接过,只觉得,这个手机登时烫手了不少。

    “有事联系我。”仍是这一句话。

    沈蔻“嗯”一声,心想,她能有什么事联系他呢。

    打开手机灯光照明,往前走了几步,不知是从哪里生起的小心思促使她鬼使神差般回头,声音清脆,像划过湖面的微风

    “陆先生,谢谢你载我,回去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