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公今天又脸红了 > 第243章 夫妻同心
    “肖总,这位是我们新来的调研部长,冉明部长。”刘主任介绍道。

    肖暖冷冷地看着冉明,不卑不亢道:“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的化验结果,可以把东西拿回去再验。但是未经调查就捕风捉影、恶意中伤,我们tn的法务也不是吃素的,随时可以告你们诽谤。”

    “什么诽谤?现在你们夫妻俩的恶名在网上都传遍了,又不是我们说的。自己弄虚作假,招摇过市,在这里故作清高,给谁看呢!”有人小声嘟囔道。

    肖暖眸光一凛,冷笑一声:“呵,你们怕不是忘了,培养你们,选拔你们的初衷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见风使舵!”

    她的语气很平,语速很平,话却是掷地有声,不怒自威。

    那人立刻缩了回去,冉明和刘主任的脸上也露出尴尬之色。

    这样的底气和自信,可不是能装出来的。

    路队合上化验报告,清了清嗓子:“肖总说得有道理,我们警方办事向来也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您的这个报告非常详细全面,但我们还是需要带样品回去重新化验。麻烦你们准备好出入库记录,带他们过去取样。”

    他说着,转身朝身后两个警.员和药监局的化验员点了点头。

    几个人离开带着专用的证物箱站了出来。

    肖暖侧眸,朝王工微微颔首:“你带他们去。”

    等到一行人离开,路队接续开口道:“另外我们还需要请tn集团的负责人回去协助调查。”

    肖暖想也没想就往前迈了一步,路队摇摇头:“肖总,虽然我们都相信你在这里有绝对的话语权,但现在tn集团白纸黑字的负责人另有其人,抱歉!”

    肖暖微怔,ada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很快,tn集团现任总裁梁源就赶了过来。

    梁源是洪烈从国外请回来的高级职业经理人,但最初只是和团队一起代理公司的日常事物,完全升任决策总裁是肖暖宣布离开tn之后。

    第一次面对这样大的场面,梁源脸上透着明显的不知所措,求助地看向肖暖:“肖总,我……”

    “别担心,只是配合调查而已。我们一定会尽快查出真相,还你、还公司清白。”肖暖拍了拍梁源的肩膀,温声安抚。

    言落,她又转头看向路队和冉明等人:“各位,疑点我们已经开诚布公地告诉你们,你们想要做的调查我们也会全力配合。还希望你们把猜忌人心的本事都用到破案上来,别等着最后被别人先破了案,打了各位的脸。”

    肖暖的话说完,正好王工带着去取样的人也回来了。

    “肖总,感谢你们的配合和提醒,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有什么消息,大家及时互相沟通。”路队说完,立刻带着众人离开。

    冉明路过肖暖身边时,冷冷道:“肖总,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下次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记得先把屁股擦干净。”

    他说完,昂着头扬长而去。

    肖暖眉头微蹙,正要上前追问,ada忽然悄悄地拽住了她的衣袖。

    “肖总,您看这个。”ada压低声音,将手机递到她面前,示意道。

    肖暖狐疑,低头一看,不由面色一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ada手机上显示的正是微博热搜页面,全是关于她和霍厉霆以及霍厉霆身世的负面词条。

    ada点开最早的词条解释道:“应该就是我们在实验室忙碌的时候,我也是刚才给梁总打电话的时候,才看到屏幕上的新闻消息推送。”

    要不然现在,所有人还都蒙在鼓里呢!

    ada想了想,又补充道:“刚才那个冉部长和巡捕局的人态度那么坚决,八成就是看了这些新闻,所以来势汹汹。”

    肖暖一页页划过页面的新闻关键字,秀眉拧紧:“就算真是因为这些新闻,他们作为国家公义的维护者,也不应该这么肤浅,凭着捕风捉影的消息就以点概面。”

    不过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心思跟他们计较了。

    她将手机还给ada,冲着众人微微勾唇道:“辛苦各位,你们先去找线索,有什么消息随时通知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是要处理霍总的事呢!ada秒懂她的意思,立刻招呼众人从会客室退出去。

    房门关上,肖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霍厉霆的电话。

    “情况如何?”

    电话那端,霍厉霆的声音依旧沉稳,开门见山。

    “已经找到些有效线索了。”肖暖言简意赅,把发现异常的部分和警方、药监局派人过来的事都大致地跟他说了一遍:“我这边调查的大方向已经确定。你放心,我自己能搞定。倒是你……”

    她想要安抚他几句,一时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霍厉霆勾唇,云淡风轻道:“我没事。之前看到爸留给我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我就料到会有这一天。跟大哥见完面之后,我已经做好准备。早就觉得这些是负累,现在一次性卸下,挺好。你不用担心!”

    他性格一向老沉稳重,又有大局观、又懂得深谋远虑……可就算是贴上再多厉害的标签,他到底也是个人!

    一个有血有肉且顾念亲情的人。

    如果不是顾着霍家的情意,霍家现在乱成这个局面,他一走了之又何妨?

    在他眼里,根本就从未放下过霍家的任何财富地位!

    念及此,肖暖忍不住暗叹口气,嘴上却斗志昂扬地鼓励道:“你的能力,我当然相信。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和云天都会支持你!如果你想带我们一起玩玩,一定要告诉我们。”

    霍厉霆握着电话的手用力,一股暖意自心尖流过,抚平他眉间的褶皱:“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刚到家,我先去安抚下奶奶。”

    “好,那我也去找线索,我们一起加油!”

    “好,一起加油!”

    挂断电话,两人面上都焕发出蓬勃的斗志。

    只要他们的心连在一起,谁也无法击垮他们!

    ……

    主宅,客厅。

    霍老太太和丁姨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霍厉霆和白宇进门,霍老太太立刻从沙发上起身:“阿霆,快、快过来,告诉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厉霆加快步伐,过去握住老太太的手,扶着她坐下:“奶奶,您先答应我,不管发生任何事您都先保重身体,别着急,好吗?”

    霍老太太反握住他的手,面上是不加掩饰地关切和焦急:“好好好,你说什么奶奶都听。你快告诉奶奶,你在直播间里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霍厉霆垂眸:“抱歉,奶奶,那些都是真的,而且我不是霍家血脉这件事,父亲也是知道的,只是母亲那边的事,我不确定他是不是也知道。”

    “什么?”霍老太太声音不受控制的拔高,只觉得脑子阵阵晕眩:“你、你父亲早就知道了?”

    霍厉霆急忙扶住老太太的后背,调整她的姿势,让她倚靠着沙发椅背:“是,您还记得父亲之前托您交给我的那个木匣子吗?里面装的就是我和父亲的亲子鉴定报告,他应该早就知道了。”

    霍老太太怔住,满脸地不敢置信:“不、不可能,我不信。”

    霍厉霆迟疑片刻,朝着白宇伸出手。

    白宇会意,立刻把贴身收藏的用防水袋装好的文件拿出来,递到霍厉霆手中。

    霍厉霆打开袋子,将里面的鉴定报告拿出来,恭敬地递给老太太:“抱歉,奶奶,现在才让您过目。我想爸的初衷,也是怕您担心,所以一直没说。”

    霍老太太颤抖着指尖,一页页翻过去,看到结论上那句无亲缘关系只觉得眼前一花:“不、不可能,这鉴定报告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她一把将报告扔在地上,握着霍厉霆的手,眼圈泛红:“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你跟你父亲长得多像啊!不管是你聪颖的天资还是孝顺的个性,都是我们霍家的孩子,是我们霍家的好孩子啊!”

    霍厉霆薄唇微抿,正不知道如何接话,外面就传来霍厉义响亮的声音。

    “奶奶、奶奶,您看新闻了吗?”

    话音落,他人已经进了屋,而他的身后,紧紧跟着霍文昊。两个人额头都渗着薄汗,满脸焦急。

    看到霍厉霆也在,霍厉义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跟霍文昊保持距离,撇清关系:“我不是跟他一起来的,我们只是在外面碰见了。”

    霍文昊不敢看霍厉霆,目光先一步落在地上的鉴定报告上。

    “三叔,您、您您真的不是二爷爷的亲生儿子?”他捡起地上的报告,颤声道。

    “你胡说!阿霆的基因这么优秀,肯定是我们霍家的种。”霍厉义夺过他手中的鉴定报告,一把将他推开:“什么狗东西,肯定是人伪造的。”

    霍文昊趔趄着后退两步,心中暗骂:“你才胡说呢!什么都不知道的傻逼!”

    面上却讪讪地附和道:“对对对,肯定是别人伪造的,用来离间我们一家人的关系!”

    他靠坐在老太太身边:“太奶奶,您可千万别相信,别中计了。”

    霍厉霆冷瞥他一眼,淡淡开口:“这是真的,这份鉴定报告是父亲亲自送去鉴定,然后交给奶奶保存的。”

    霍厉义的眸子瞬间瞪大:“这么说,父亲早就知道了?”

    “既然是二爷爷亲自办的,那就肯定不会又错了。”霍文昊心中暗喜,嘴上却故作遗憾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太奶奶,以后我们霍家可怎么办啊?”

    霍老太太的面色黯然下来,强忍在眼中的泪晕染了睫毛。

    霍厉霆不忍,握着老太太的手温声安抚道:“奶奶,您放心,就算我不是霍家的血脉,我也不会丢下您不管。你以前是我的奶奶,以后也是。”

    霍老太太用力回握着他的手,语气哽咽:“不,你就是我们霍家的孙子,永远是。”

    霍文昊闻言,心一凉。

    卧槽,太奶奶这架势,是硬要把他留在霍家了?

    霍文昊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太奶奶,三叔说得对,他虽然不是我们霍家的血脉,但到底是受我们霍家培养长大,孝顺您、报答我们霍家的养育之恩自然都是应该的。只是以后霍家的家事和公司的事情,就没必要麻烦他再操心了吧!”

    “放肆!”霍老太太怒喝一声:“他一天是你三叔,一辈子都是你三叔!”

    老太太何等聪明,一眼看穿他的心思:“你今天跑得这么快,就是为了这一幕吧?若是你还想回这个家,就马上跪下,给你三叔磕头认错!”

    消息刚出,这些人的歪心思就冒出来了,她必须要趁着苗头刚起,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统统震慑住!

    霍文昊没想到老太太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怔住,委屈地喃喃道:“太奶奶,您说什么呢?我才是您的亲曾孙,我是您唯一的亲曾孙啊!”

    霍老太太花白的眉头一凛:“跪下!”

    短促的两个字,掷地有声。

    霍文昊的膝盖瞬间一软,下意识就往地上滑,可他心有不甘,只垂着头磨磨蹭蹭。

    霍厉霆冷瞥着他的样子,淡淡道:“奶奶,我既不是霍家的血脉,也就不是他的长辈,没有这个必要。”

    “不,我说你是,你就是。”

    霍老太太拉着霍厉霆的手,坚定道:“就算你不是我们或按季的血脉又如何?那也不能成为你不是我们霍家人的理由。你从出生开始,就吃在我们霍家、长在我们霍家,生恩不及养恩大,你吃了一辈子我们霍家的饭,就一辈子是我们霍家的人。不管当年到底是医院报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从现在起,我们将错就错,你就是我的孙子。”

    她转头看向众人,提高声音道:“这件事,以后谁也不准再提,更不能去调查、查找真相。”

    霍厉义此刻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高举双手道:“我同意,再给奶奶加120个赞!阿霆就是我亲弟弟,云天也是我亲侄子!我们霍家这么多年才培养出这么两个优秀的天才,万一报错换回来的智商不行怎么办?”

    霍老太太刚要夸他两句,听到后面的话,面色一沉:“胡闹!这不是优不优秀的问题。今天的事情,若是发生在你们任何人身上,我都是这个决定。比血缘更重要的,是我们大家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的真情。”

    霍厉义眼泛泪光,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奶奶说得对,是我肤浅了。这些年阿霆为家里的付出,给我们全家人的帮助和照顾,危难时的挺身而出,是谁都替代不了的。”

    霍老太太欣慰地点点头:“不错,阿义,你这段时间也有进步。看你这么懂事,那奶奶也就放心把发布会的事情交给你了。你马上通知各大新闻媒体,务必要盛大隆重,我要亲自告诉所有人我的态度。我的态度,就是我们整个霍家的态度。”

    霍厉义胸腔里热血翻涌,可还没等他开口答应,霍文昊就抢先道:“太奶奶,这怎么行呢?我们虽然叫霍氏集团,可公司还有那么多股东和高层呢?他们认的可是我们霍家的血脉、认的是我们霍家的招牌。您一出手就是这么大动作,肯定会掀起一阵飓风,影响未来霍氏发展的。别人一定会以为我们霍家后继无人,才会把偌大的家业交给一个外人……”

    “你给我住口!”霍老太太扭头,灰蒙蒙的眸子狠睨他一眼:“你一个被嫁出霍家的外人,没资格说话。”

    霍文昊噌地从沙发上弹起,不敢置信地看着老太太:“太奶奶,您、您说什么?您说我是外人?我是外人?”

    他的语气弱下去,眼里泛起委屈的眼泪。

    霍老太太面色缓了缓,语气却依旧强硬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去。”

    霍文昊眨眼,豆大的泪珠滚了出来,他紧攥着拳头,一言不发地低下头。

    宋菲儿说了,一定要先装孝顺,一定要先回到霍家!

    行,我忍!

    霍老太太见他不再开口,才转头像霍厉义道:“阿义,你赶紧准备去吧!务必盛达、隆重!”

    “好嘞!”

    霍厉义转身,正要去办,就见霍山带着两个人,兴冲冲进来。

    “老夫人、二少爷、三少爷,你们看谁回来了!”

    霍山身后,霍厉仁驱动着轮椅,缓缓进门。

    “奶奶。”霍厉仁面带微笑,开口声音微哑。

    “阿仁?!”霍老太太站起身,又惊又喜地看着轮椅上的男人:“你真的出来了?”

    霍厉仁的轮椅停在老太太身前,他一半狰狞一半俊美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温润的淡笑:“是啊,奶奶,我出来了。霍家最近出了这么多事,我作为父亲的儿子,霍家的孙子,怎么能不回来看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