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公今天又脸红了 > 第242章 找到突破口
    霍厉霆俊眉微蹙,一霎凛然。

    难道,他们连这个都查到了?

    众人异口同声,问出疑惑:“是谁?”

    童佳佳眼底闪过得逞的光,幽幽看向霍厉霆:“这个,当然要问我们的当事人了。”

    人群立刻沸腾起来,兴致勃勃地看着霍厉霆。

    “霍总,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了吗?”

    “你有和他们相认的计划吗?”

    “你要去找他们吗?”

    “霍氏的股份和财产你之前都一个人处理了,现在还会还给霍家吗?”

    “霍总,万一和你报抱的那个孩子现在过得不好,你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接踵而至,完全没打算给霍厉霆任何喘息的时间。

    白宇愤怒地攥紧拳头,用眼神无声跟霍厉霆交流:三少,这些人分明就是跟童佳佳勾结,我赶他们走吧!

    霍厉霆闭了闭眼,眉头舒展。看来,他们暂时也还不知道。

    他面色始终平静如初,凉凉道:“谢谢各位对我以及我们霍家的关心,一切等我父母的身体康复、出院之后,我们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目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只有他们的身体健康。”

    “霍总,你都知道他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还表现得这么孝顺,是舍不得脱离霍家三少这个光环?还是舍不得霍家的家业呢?哦,我知道了。你也怕亲生父母家里没有霍家这样显赫的背景吧?”

    自问自答的,正是站在童佳佳身边不远,一直跟童佳佳眼神交流的假记者。

    白宇忍无可忍,愤然将镜头生怼到那人脸上:“你胡说!我们三少一直以来靠的都是自己的实力,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不准妄自揣测!”

    霍厉霆拍了拍白宇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话却是看着那假记者说的。

    “我可以回答你,但你现在冒用记者的身份来采访,如果你不怕负法律责任的话,那我就回答了。”

    语气很轻,眼神很淡,却如同裹着冰雪的寒风刮来,冻得人瑟瑟发抖。

    假记者的脸,瞬间就白了。

    他只是个假记者,但霍厉霆现在却还是众所众知的霍氏集团总裁,霍家的三少爷,手里拥有着整个霍氏的法务集团。

    他心里发怵,下意识看向童佳佳。

    童佳佳立刻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无声道:放心,有我们在呢!只要按计划破坏他的名声,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假记者深吸口气,抬眸看向霍厉霆,目光挑衅:“我不怕!自古以来,公义都是需要牺牲的。就算你用霍氏的一切来对付我,那也是霍氏的一切,与你无关。你有本事以后就不要用动用霍氏的资源,那就却是能证明你贪图的不是霍家的钱财和权利,那我就服你。到时候,随便你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霍厉霆淡淡一笑:“好,有骨气。那就等我做回我自己,再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言落,霍厉霆转头看向直播镜头:“各位,有关我身世的后续和霍氏集团未来的发展,等我父母的身体康复之后,我们会及时给大家一个交代。但现在,我不会再回答任何人、任何问题。如果还有人想来挑衅,造谣生事,那就算我不动手,霍氏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最后几个字,带上厉色,网上线下顿时一片安静。

    霍厉霆没有再看任何人一眼,他倨傲地昂起下巴,朝着门外走去。

    白宇把手机丢给童佳佳,转身跟了上去。

    众人回过神来,想要跟上去,却被保安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霍厉霆走远。

    ……

    车内,严密地镀膜玻璃隔绝外面所有的纷扰。

    “三少……”

    白宇担忧地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霍厉霆靠着椅背,淡漠地平视前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们说得对,纸包不住火。既然早晚要曝光,那就择日不如撞日。”

    “三少果然是三少,就是这么威武霸气!”白宇心中暗暗敬服,可还是忍不住担心,这样一来,他们不就完全落入宋小姐的计划之中了?

    他刚要开口,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他只好先接了起来:“喂……”

    “是。是。明白。”片刻,白宇挂断电话,转头看向霍厉霆:“三少,是公司几位董事打来的。他们应该是看到了晚上的直播,或者已经从公司其他人那里得到了消息。他们、他们想请您回去开会。”

    霍厉霆疲惫地闭上眼:“你告诉他们,我现在没有时间,一切等父母出院之后再说。至于公司的事,如果股价因此出现大幅的波动,霍氏不会让他们个人承担损失。”

    说到底,这些人之于霍氏,看重的都是利益。

    白宇无奈地叹了口气,按照霍厉霆的吩咐,将电话回了过去。

    ……

    霍家,主宅。

    霍老太太靠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上插播的即时新闻,不敢置信地推了推眼睛:“这、这是我看错听错吗?阿霆他在胡说什么呢?”

    丁姨站在沙发后,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老夫人,您没有看错,三少爷刚才真的亲口承认,他不是我们霍家的孩子,而且跟先生和太太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霍老太太的手紧攥成拳,重重地捶在沙发扶手上:“好端端的,怎么会扯出这种身世来?他不是我们霍家的孩子是谁的?简直胡闹!”

    丁姨连忙轻拍着老太太的后背安抚:“老夫人,您别着急啊!或者、或者这只是三少爷应对最近家里突发状况的一种公关手段?”

    霍老太太果断摇头:“不可能!这种说法只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对家里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帮助。”

    “所以我才觉得这可能是三少爷的策略,先顺水推舟,让他们放松警惕。或者是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自己身上,那么其他人对于先生太太的关注是不是就减少了呢?”

    霍老太太眉头蹙了蹙:“就算有这个可能,但我还是不放心,你马上叫他回来,我必须要当面问清楚。”

    “是。”丁姨应声,转身去给霍厉霆打电话。

    霍老太太忽然似想到什么:“慢着,他们刚才还说什么?阿仁出狱了?他在哪?”

    丁姨回头,宽慰地笑笑:“老夫人,两位少爷都是有分寸的人,您别着急,我马上把三少爷叫回来,就什么都清楚了。”

    “对,有道理,你马上给阿霆打电话。”霍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焦急地握紧双手,自言自语道:“家里已经够乱了,这些孩子们还在闹什么呢?”

    ……

    豪庭公寓,1208号。

    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里,霍厉霆亲口承认不是霍家的孩子,宋菲儿和霍文昊愉快地举起酒杯。

    “cheers!”

    霍文昊抿了口酒,得意大笑:“哼,这个野种还在强装镇定。接下来公司的董事们一闹,大叔叔再一出面,整个霍氏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宋菲儿放下酒杯,站起身,嘴角勾起阴鸷:“蠢货,霍氏才值几个钱?我们要的,是他的全副身家,包括他送给肖暖那个贱人和小野种的,全部!”

    霍文昊微怔了下,旋即就扬天大笑:“哈哈哈,对!对,我们要的是他的全部!是我们霍家培养了他,所以不管是他的才华还是能力,都应该是属于我们霍家的。他要是真有本事,以后就不要用这些年在我们霍家所学到的东西。”

    宋菲儿挑眉,幽幽道:“如果在古代,你这可就是要逼他自废武功?你是要逼死他吗?”

    霍文昊眼中闪过浓浓的恨意。他重重地将酒杯放在茶几上,霍然起身:“对,我就是想逼死他!只要一想到他以后一无所有,被人踩在脚下,我就觉得爽爆了。他霍厉霆做梦都没想到,他这辈子还有那种时候吧!”

    是啊,他那么高傲自负,应该这辈子也想不到吧!

    宋菲儿心中默默感叹,杏眸中的动摇一闪而逝:“你先别张扬,最后的结果没出来之前,没人敢保证会怎么样。”

    她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收起脸上的阴冷嘲讽,淡淡道:“好了,时间到了,你该去医院尽孝了。”

    “哎呀,我不想去了。”霍文昊抱着臂,一屁股坐回沙发上,懊恼道:“我以后有你们撑腰,根本就不需要二爷爷了,还去尽什么孝?每次都是看那群保镖医生的脸色,连二爷爷的面都见不着,我不去!”

    “放肆!”宋菲儿凝眸回身,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霍文昊脸上:“什么都还没拿到就开始飘了,你是不是找死?!”

    她身子微俯,居高临下,一双杏眼中透着彻骨的寒意,整个人如同地狱归来的罗刹女。

    霍文昊被吓了一跳,顾不上脸上的疼痛,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讪讪道:“我、我我开玩笑的,你、你怎么还当真了呢!那、那可是我二爷爷,我、我怎么能不去呢?”

    宋菲儿冷冷地直起身,一字一顿道:“以后,不准跟我开这种玩笑!滚!”

    “哎哎!”霍文昊连连应声,连滚带爬从沙发上起来,头也不回地冲出门。

    砰——

    房门关上,终于隔绝开身后那道冰冷的视线,霍文昊轻蔑地往地上唾了一口:“呸!贱女人!”

    他摸着脸上的伤,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恶狠狠道:“贱女人,你给小爷我等着,等到霍厉霆的一切都归还霍家,等到小爷回到霍家,你就是个屁!到那个时候,小爷一定会把今天的屈辱,十倍百倍地还给你!”

    公寓内,宋菲儿还保持着先前的姿势。

    她闭上眼,深吸口气,转身端起茶几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胸腔里,像是有一团火焰,怎么压都压不下,她直接拎起桌上的红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

    猩红的酒液染红她绯色的唇,顺着她的嘴角滑下,衬得她肤白如雪,墨瞳如漆,原本柔美的面容上只剩下嗜血的阴鸷。

    她抓起沙发上的手机,单手打开微博。

    果然,没有意外,关于霍厉霆身世和霍氏集团的各种揣测和猜忌已然挂满热搜。

    “为侵吞霍家的权势,竟然玩资产转移,杀害养父养母,简直狼心狗肺!”

    “夫妻俩狼狈为奸,一对贼公贼婆!”

    “霍氏命运,岌岌可危……”

    宋菲儿的手指缓慢地滑过一个个词条评论,面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只有满目的森寒和自嘲:“阿霆,如果你早知道得罪我会有这么一天,你当初对我,还会那么绝情吗?”

    话音落,她仰头又喝了一大口酒,重重地将酒瓶掼在地上。

    砰——

    酒瓶碎裂,玻璃伴着猩红的酒液四溅,应得宋菲儿满眼猩红,狠戾。

    ……

    tn集团,实验室。

    肖暖观察着培养皿中的实验结果和电脑上不断反馈的数据,秀气的眉头拧紧:“果然,从这个接种站回收回来的疫苗,的确全部都存在问题。”

    王工焦急地举起手,做发誓状:“肖总,我可以用我的职业生涯起誓,我们的生产过程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负责生产这种流感疫苗的员工,都是公司的老人,从他们手中已经出过不知道多少批次。

    而且我之前跟您说过,我们这批疫苗虽然和前后疫苗属于不同批次,但是我们的原材料是相同的,而且前后几个批次的原料也有混用。如果真的是生产过程出现问题,那么绝对不会单独出现在这一批上,至少前后三批都会出现问题。但是其他批次接种出去的都没有问题,而这一个批次,也是才出现问题。”

    他话音刚落,隔壁实验室的门打开,宋工兴冲冲地过来:“肖总,我们检查的这些,从没有出现不良反应接种站收回来的疫苗,果然都是没有问题的。”

    “当真?”王工激动地看向宋工。

    宋工点点头,将实验数据递给他:“你自己看。”

    王工一目十行,欣喜地递给肖暖:“肖总,您看。”

    肖暖略扫一眼,水眸微眯:“同一个批次分发出去的,有的有问题而有的却没有,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疫苗是在送到出事接种站的时候被人调换了。否则,绝没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宋工和王工对视一眼,面色同时凝重起来。

    王工皱眉道:“那可就有点说不出清了。我觉得肯定是到接种站之后出的问题,但接种站肯定会说是我们送去就有问题。”

    王工点头附和:“对,他们肯定会推卸责任。”

    “遇到问题,任何人首先想到的都是撇清关系自保。但没关系,我们现在知道这些,已经算是找到方向,接下来就是找证据了。”肖暖秀眉舒展,鼓励道:“只要找到证据,就能证明我们的清白。”

    宋工和王工被她的情绪感染,面上同时焕发出斗志:“对,接下来,我们就全力找证据。”

    他们的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ada急切地声音:“肖总,药监部门的人来了,他们还带来了很多警.察,怎么办呢?”

    “没关系,我们刚刚找到突破口,我们去找他们谈。”

    肖暖安抚地朝着ada笑了笑,示意王工和宋工带上资料,一行人从容地去了会客室。

    会客室里,药监局和警.察局的人加起来足有十多个,围满半张桌子,看起来不像是了解情况,倒像是抓人。

    看到肖暖一行进来,药监局的刘主任和警.察局的路队同时站起身。

    刘主任率先开口,语气不善:“肖总,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就要麻烦你们跟路队回去调查了。”

    “当然。配合警方的调查是我们每个合法公民的义务。”肖暖站在首位,含笑的眉眼中透出不容忽视的威压:“你们不找我们,我们也会找你们。”

    她伸出手,掌心向上摊开,王工和宋工立刻将实验报告恭敬地放到她手上。

    肖暖直接将实验报告递到刘主任和路队面前:“我们已经紧急召回所有没有使用的疫苗进行封存,这是分别从出事的接种站和没有出事的接种站回收疫苗的化验结果,两位请看。”

    刘主任和路队对视一眼,各自接下一部分化验结果看了起来。

    肖暖坦然道:“化验结果非常清楚,所属于同一生产批次出产的疫苗,却在不同的场所出现不同的接种效果,而且是明确的有毒和无毒之分。路队,我怀疑是有人恶意构陷我们tn集团,我要报警,寻求你们警方的帮助和保护。”

    “如果你们没有违法,我们警方自然会全力为你们提供帮助和保护,但是……”

    路队的话没有说话,就被人接了过去:“但是这只是你们tn自己的化验报告,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都说无奸不商,这世上就是有些资本家,可以为了钱,昧着良心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于为了侵吞财产,连父母都可以毒杀不要的人,伪造假疫苗害人,伪造报告替自己洗白,又算得了什么呢?”

    话音落,一个年龄约莫三十出头的男人从刘主任身后走了出来。

    他看向肖暖,目光冰冷、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