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蜜柚九分酸 > 第 1 章
    《蜜柚几分酸》

    文|银八

    “月亮奔你而来那还叫什么月亮?”

    “那他妈叫陨石。”

    “能砸死人的那种!”

    三月的烽市,海边别墅。

    海风轻拂着纱窗,初春的阳光偷偷地洒进黑色的大理石地板上,这束光又折射到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上,使得整个房间一片通亮,温暖和煦。

    空旷的别墅的客厅里,坐着一男一女。

    男人身材浑圆,穿着一件花衬衫,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意。对比起来,女人就显得十分娇小可爱。

    “你能理解一个正常人失明以后的心态吗?暴躁,易怒,甚至可能自残。但这都是因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慢慢的会好转。”

    周羽湉坐在沙发上稍有些走神,以至于面对男人所说的话反应有些慢半拍。

    沈鹏池倒是不介意,继续滔滔不绝:“纪邺旬的情况你应该清楚了吧,失明加上轻度抑郁症。不过医生说过他的失明是有恢复的可能,毕竟绝大部分还是因为心理因素导致。”

    周羽湉点点头,表示理解。

    不知道是身材还是因为衣服的原因,男人看起来略微有些油腻。可他的声音和语气却非常温柔妥帖,给人一种认识多年朋友的错觉。

    “平时你就给他做点饭,收拾家里什么的,他有需要你就随叫随到。至于他在饮食起居上的忌讳,我都发给你了,你照着上面做就可以了。”

    周羽湉点点头。

    沈鹏池又说:“那么,你有什么问题吗?”

    周羽湉想了想,开口:“纪邺旬他不会有暴力倾向吧?我的意思是,他会打人吗?”

    沈鹏池闻言顿了一下,大概是没有料到周羽湉居然会问出这种问题,笑笑说:“当然不会,这个你放心。他要真的动手打你,你就打回来。”

    周羽湉:“……”

    刚说完话,只听“嘭”的一声,似乎是某种锐器被摔在地上,声音骇人。周羽湉被这声音吓得一愣,继而又听到一阵嘶吼。

    “滚!!!”

    这声吼叫让周羽湉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一部科幻电影,像是某种怪物要开始向人类发起进攻的信号。

    偌大的别墅里,除了坐在周羽湉面前的这个男人,剩下的就是她以后要照顾的人——纪邺旬。

    沈鹏池和周羽湉对视一眼,脸上还是那淡淡的妥帖的笑意。

    周羽湉微微蹙眉,怀疑沈鹏池刚才那番话里的真实性。毕竟,关于纪邺旬的黑料都是关于他那狂躁的性格。不是动手打人,就是怒怼记者,简直没有一点当偶像的自觉。

    但凡会关注娱乐圈的人,大概都对纪邺旬这个人不陌生。

    回顾纪邺旬的人生履历,很难不让人肃然起敬。

    十五岁拿下世界街舞大赛冠军。

    十八岁出道,风靡亚洲。

    二十岁转战内地,成为新生代顶流。

    一直到二十五岁,纪邺旬都是行业内的神话。

    乃至现在,纪邺旬曾经创下的各种战绩都无人打破。

    可即便曾经无限辉煌,沉寂两年的纪邺旬就像是被娱乐圈淘汰的流水线产品,无人问津。

    况且,他现在还是个瞎子。

    娱乐圈就是那么残酷,大批大批的新人涌出,流量说走就走。没人关心他纪邺旬曾经的流量如何,过气了就是过气了。

    一周前周羽湉在得知自己应聘的是纪邺旬的助理时,还震惊纪邺旬竟然落魄到了这个地步。但当周羽湉置身在这套豪华的海边别墅里时,才知道什么叫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能住这种海边别墅的,生活条件能差到哪里去?

    她这种社畜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拆家的声音还在继续,坐在周羽湉面前的这个男人却很淡定,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

    随着又一道尖锐刺耳声,沈鹏池微微扬眉,抬起头来观察着周羽湉面对眼下这种情况的反应。

    今天的周羽湉身着白色宽松薄毛衣,头发扎成一个小揪揪定在脑后,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粉粉嫩嫩的。露出的脖颈刚好被早晨斜进来的阳光照耀着,仿佛散着粉白色的光。

    看起来,周羽湉也很淡定。

    周羽湉是圆脸,简历上写着二十五周岁,可看起来就跟个大学生似的。别看外边甜美,但性格能屈能伸。

    小丫头之前一直在做美食类的短视频,心理素质很不错。

    第一眼看到周羽湉,沈鹏池甚至稍微考虑过要不要将这小姑娘引进娱乐圈。但这个念头在沈鹏池脑海里转了一圈就宣告终止。圈子里比周羽湉可爱甜美的大有人在,他也没有耐心再去培养一个新人。更何况,要是所有的新人都和纪邺旬这个德行,他得短命多少年?

    想到纪邺旬,沈鹏池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十年前,沈鹏池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经纪人,一眼相中了纪邺旬,软磨硬泡花了足足整整三年才和他签约。从此以后,他们两个人搭档,造就了娱乐圈一段至今不被破的神话。

    可以说,没有纪邺旬就没有今天的金牌经纪人沈鹏池。没有沈鹏池,也就没有曾经那个风头无两的纪邺旬。

    可成也萧何败萧何。

    两年前纪邺旬因为一则脚踹亲生父亲的视频被曝光,一瞬间被拉下神坛。

    百善孝为先。周邺旬的做法无疑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紧接着周邺旬的父亲上微博发长文,直指纪邺旬各种不孝行为。如此一来,也给了对家趁机买通稿抹黑的机会。

    公司当然也为纪邺旬各种挽回形象,可偏偏纪邺旬本人根本不上心。他甚至还在镜头下怼记者,根本没有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一点的歉意,也让他的形象一落千丈。

    从这件事情之后,很多商家撤销了与纪邺旬的合作,通告量也大大减少。

    原本沈鹏池想着让纪邺旬沉寂一段时间再复出,可谁又能想到,这一沉寂下来,想复出就难了。

    而现在,纪邺旬失明。

    如今公司做出决定放弃纪邺旬,作为经纪人,沈鹏池也是尽了自己最后的情谊。他其实很忙,手头好几个大火的艺人,完全可以让手底下的小经纪人来帮忙面试助理,但还是自己亲自过来。

    交代完所有细节之后,沈鹏池拿起自己的公事包。

    临走前,沈鹏池拍拍周羽湉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嘱咐她:“小湉,希望你的到来能让他的生活里多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这话说得周羽湉心虚。

    “小湉,我看得出来你和别的女孩子不同,他就交给你了。”

    沈鹏池不愧是舌灿莲花的经纪人,能把人哄得一愣一愣的。

    等周羽湉反应过来,沈鹏池早已经走了。

    于是,偌大的别墅里似乎只剩下周羽湉一个人。

    周羽湉四处环顾了一下别墅,心里的震撼依旧很大。这套别墅真的刷新了周羽湉对富人的认知,真皮沙发,水晶吊灯,大理石地板……无一不彰显奢华。

    几乎是沈鹏池刚走没多久,楼上又传来各种声音。

    “嘭”

    “啪”

    “哐当”

    周羽湉没有理会楼上的动静,而是把自己的行李拿到一楼的保姆房安顿。

    沈鹏池说过让周羽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安心住下。这里房间多,她可以想住哪一间就哪一间。周羽湉当然有自知之明,她来这里算是给纪邺旬当“保姆”的,所以当然得住在一楼。

    即便是一楼的保姆房,里面的装修依然大气宽敞,房间里还配备了单独的浴室和洗手间,足够周羽湉日常生活了。

    海边的别墅,远离都市的喧嚣,没有高楼林立。抬头是蓝天白云,脚下是细软的白沙。

    作为一个普通的社畜,梦寐以求的住所也不过如此了吧。

    周羽湉对这里可以说是百分之一千的满意。

    收拾妥当之后,周羽湉也刚好接到闺蜜洪菡的电话。

    那头洪菡气呼呼地说:“我靠,你爸也太恶心了吧!那可是你辛辛苦苦攒的钱啊!他凭什么要你的钱给你那个继弟买房?啊啊啊啊!不行!气死我了!”

    洪菡是周羽湉最好的闺蜜。

    不久前,周羽湉告诉洪菡,她存在银行卡里的钱被她爸爸私自划走,原因是要给她那个继弟买房子。

    这件事发生已经有四天了。在这几天时间里,周羽湉一直在和自己的父亲拉锯着,要求他把钱还回来。但得到的答案只有一个:“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周羽湉万不得已,只能求助洪菡。

    这会儿洪菡越想越生气,对周羽湉说:“我问了身边几个律师朋友,他们都告诉我这是属于家庭经济矛盾,建议你和你的爸爸协商解决。”

    这人简直没有给周羽湉说话的空间,又道:“靠,你爸爸这可是属于偷窃啊!协商个屁!”

    “只能协商吗?”周羽湉也仿佛绝望。

    洪菡劝周羽湉:“别气馁,我再找一下我那个远房表哥,他刚好也是律师,等下我把他的微信推送给你。”

    “嗯,麻烦你了菡菡。”

    “傻瓜,你跟我客气什么。”洪菡说,“你现在再给你那个爸爸打电话探探口风。”

    “好。”

    周羽湉深吸一口气,拿着手机走到别墅后院。

    面前是湛蓝色的泳池,还有浅绿色的草坪。不远处,沙滩和海浪声仿佛触手可及。光是看着眼前这种风景,都会让人心情大好。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大概不会为二十几万块钱的事情伤脑筋吧?

    这些钱是周羽湉从大学自己做自媒体到现在一点点存起来的,虽然不多,但对她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子来说,十几万真的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了。

    周羽湉再次拨通了父亲周鸿波的电话。

    电话倒是很快被接通,那头周鸿波的态度依旧强硬:“我说过了,钱已经交了首付,我真的拿不出来。你要是要我的命,现在就来拿。”

    还不等周羽湉开口,周鸿波又抢先一步:“周羽湉,你的心肠怎么那么硬?航航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你们身上流着的都是我的血液。你用点钱帮帮你弟弟又怎么了?”

    又滔滔不绝:“你现在能挣钱,再把钱挣回来就是了。你是大学生,有本事。爸爸老了,挣不了那么多的钱。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拿那么多钱在身上干什么呢?你以后也不需要买房,以你的条件,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人家自然都是有车有房的。”

    “周鸿波。”周羽湉的声线淡淡的。

    “大逆不道!你怎么能直呼老子的名字!”周鸿波的语气不善,“别以为你有点钱,就能理直气壮,就算是我死了,我始终都是你老子。”

    “我能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吗?”周羽湉平静地询问。

    那头的周鸿波一怔,紧接着是破口大骂:“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一个东西?白眼狼!不孝女!人家姑娘都是贴心的小棉袄,你呢?你一整天的看我像个仇人!我周鸿波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碰上你们母女两个,一个个都是来讨债来的!还有你那个妈,得亏她死的早……”

    “你也去死吧!”周羽湉颤着声音大吼一声,一把挂了电话。

    从小到大周羽湉自诩自己的心理素质不错,可今天终于还是遇到了滑铁卢。她握着手机的掌心微微颤抖,胸腔跟着起伏不定,整个人像是大战三百回合之后虚脱无力。她就像是战场上的败兵,被伤害得体无完肤。

    就在这时。

    “哗啦”一声。

    一盆冷水直直地从周羽湉的头顶浇灌而下。

    “啊——”周羽湉一个激灵,惊叫一声退开。

    可即便是她闪躲得再快,整个人也已经湿了大半。

    紧接着,一个玻璃茶杯又从楼上扔了下来,刚好砸在周羽湉的脚边。奇迹的是,玻璃茶杯砸在柔软的草地上,竟然没有坏,只发出“咚”的一声,完好无损。

    周羽湉下意识抬起头,看到二楼阳台上站着的男人。

    是纪邺旬。

    他背着光,双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衣服下摆露出一截劲瘦的腰,整个人透着一股放荡不羁的味道。

    也是因为背着光,以至于周羽湉只能眯着眼,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她能看清他那头仿佛几个月没有整理的发,凌乱得像个鸡窝。

    周羽湉下意识朝纪邺旬大吼:“你有病啊!”

    纪邺旬居高临下,声线低沉又冷酷:“滚。”

    周羽湉气得发颤,抓起刚才被扔在草坪上的杯子就反朝二楼砸过去。

    她算着方向,杯子刚好砸在纪邺旬旁边的墙上,发出“嘭”的一声,四分五裂。

    纪邺旬冰冷的面容上很快染上了几分寒霜,他轻轻撩起眼皮,有几分意料之外地抬眼望向不远处的女孩子。

    可惜,他什么都看不到。

    “你想死是吧?”

    纪邺旬微微歪了歪脑袋,一束阳光恰到好处地雕刻出他锋利的侧脸。

    从周羽湉这个角度望去,纪邺旬眼角微微下垂,视线失焦。曾经的纪邺旬站在流量明星的金字塔顶端,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这张无可挑剔的脸。粉丝形容他是痞帅巅峰,动静皆宜,看一眼都能让人怀孕。

    可眼下,周羽湉只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只恶魔。

    对比站在楼上的男人,周羽湉则看起来无比狼狈。冰冷的水开始入侵周羽湉的头发、衣服、皮肤,随着海风微微袭来,让她突然一个寒颤。

    耳边是咸咸的海风声,头顶是如画一般的天空,脚下是松软的草坪。

    一切很不真实,却又真实地上演着。

    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糟糕的?

    周羽湉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水,朝楼上的纪邺旬吼道:“我看是你想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