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39章 神父的精神还正常吗
    密室里,烛火疯狂跳动起来,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

    约书亚依旧跪在原地,愣愣看着门口缓缓升起的黑袍人影。

    明暗闪动的光线下,黑影脚下的砖块悄声翻动,整个人就像从地里冒出来了一样,高而挺拔的身躯好像从不会折弯,也如这变化一样沉寂。

    随着黑袍人从地下出来,被拉长的黑色影子也逐渐伸向门口、投到对面的烟囱砖墙上,最后将其彻底覆盖,如同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在缓慢而悄无声息地吞噬着某些东西……

    他之前看到的那只有着猩红眼睛的乌鸦,也静静停在黑袍人肩上,看着无比乖巧。

    黑袍人的帽檐压得很低,隐约能看到白皙的尖削下巴,那是年轻人才有的感觉。

    而让他移不开眼的,是帽檐下那个朝他吐着蛇信子的蛇头。

    在《旧约圣经》中,撒旦就是一条古蛇,跟羊可没什么关系。

    而《创世记》中,诱惑亚当与夏娃吃下善恶树果子的蛇,也是代表着撒旦。

    《圣经》各版本中,也多次提到: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

    不,是他的新主!

    约书亚回神,神色和目光瞬间变得狂热。

    非墨:“……”

    非赤:“……”

    约书亚的表情好扭曲……

    中年男人丝毫没有察觉后面多了个人,不满对着约书亚质问,“彼列?什么彼列?不知道彼列跟我是撒旦的信徒有什么关系?约书亚,你不要转移话题!回答我,愿不愿意加入我的教会!”

    身后,传来平静冷冽而嘶哑的男声。

    “有人说,彼列、塞缪尔、路西法,都是撒旦的别名……不过这三个名词的出现都比撒旦要晚上很多,最晚出现的路西法这个名称,更是取自亚伯拉罕神话体系之外的罗马神话,最初的,只有撒旦。”

    池非迟是真的忍不住了。

    虽然彼列是后面演化出的称呼,但作为撒旦的信徒、似乎手底下还有一个教会,居然都没听说过彼列,是认真的吗?

    这年头,没点学问就别出来忽悠人。

    还是以宗教为名义,来忽悠一个当了三十多年神父的人。

    中年男人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惊愕转身看着池非迟。

    “是的,”约书亚重重点头,双眼在烛光映照下亮得吓人,“最初的,只有撒旦!”

    “你是哪个教会的?”中年男人皱眉问道。

    他没看到池非迟从地下冒出来,只当成‘同行’抢人。

    虽然事实差不多,是在抢人,不过不是同行。

    池非迟嘶声道,“我不是什么教会的……”

    “是的,”约书亚又重重点头,认真道,“您不是任何教会的,天下教会都将要以您为主!”

    池非迟:“……”

    神父的精神还正常吗?

    “装神弄鬼!”中年男人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合’,恼火道,“我的教会曾经发动过十六人仪式,发动过惩戒,献祭过上百……”

    声音戛然而止。

    一只手搭在中年男人肩膀上,他感觉有几道冰凉的利刃搁在他咽喉前,那种性命被掌握住的感觉,让他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我还以为是安东的教会……”池非迟轻声喃喃。

    据他前世了解,撒旦教派有两种。

    一种是主张崇拜恶魔、骗取别人身家钱财、施行血腥仪式的邪恶教会。

    另一种就是安东-斯拉维组织的那种撒旦教会,守法教会,主张面对现实、活在当下,别寄希望于来世或者死后,不随波逐流,肯定**的价值,并学会调控**。

    他们甚至不追求崇拜什么神,就以自身为神,也不反基督,如果非要说冲突,大概就是不喜欢那种生来有罪的自卑自虐的言论。

    前世他到美国之后,就认识了一个撒旦教会的高层。

    他也不喜欢宗教那种‘来世、死后享福’的概念,不喜欢‘别人打我左脸一巴掌、我要主动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的思想。

    谁打他一巴掌,他会选择把对方的脸打肿……

    不过在那个朋友邀请他加入撒旦教会的时候,他拒绝了,总觉得加入某个教会怪怪的,他也在防备对方是忽悠他。

    宗教这种存在很洗脑,不得不防。

    真要做自己的主人,他不加入任何教会不也行?

    “安……安东?”中年男人一身冷汗,尽量放缓声音,“不……朋友,放下你手中的刀,我们有着同样的信仰,不是吗?你也是为了约书亚来的,对吧?我们可以商量一下,一方退出,反正都是为了撒旦……”

    约书亚以讽刺的目光看了看中年男人,同时也觉得心惊,低下头去。

    他看得清楚,抵在那个男人咽喉上的不是什么刀子,而是爪子。

    如同指甲一样从手指上长出来的爪子,锋利尖锐,将近10公分,看不出一点造假的痕迹。

    至少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会觉得那是利爪……

    男人还在喋喋不休,“对了,我有很多教会资金,有漂亮的教徒,如果你喜欢……”

    “吵死了。”

    池非迟手用力在男人脖子上一划,带起一蓬血花。

    男人清晰地感受到皮肤被割裂的感觉,惊恐看着飙溅到眼前的鲜血,想惊叫却发不出声音,忙用双手捂住脖子上的伤。

    轰然砸倒在地的同时,他也终于看到从黑袍下伸出那只手上的利爪,神色定格在惊惧情绪中。

    池非迟盯着不再动弹的男人,皱了皱眉。

    最近煞气是不是有点重了?

    离开柯南之后,他好像有点放飞自我,感觉越来越偏离光伟正的小伙伴们了。

    约书亚依旧跪在地上,看着倒地的男人,紧张地咽了咽唾沫,悄悄抬眼,看到那只手的锋利指甲在慢慢收回、变得跟正常人的指甲一样,连忙一头冷汗地低下头。

    他果然没看错,那利爪不是什么道具,本来就不是人类该有的东西!

    只不过,那只手有些眼熟。

    他好像看到过,就在近期……

    修长有力,骨节分明,很白净,像最佳的艺术品,让人一看就觉得这是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贵族绅士的……

    “你……”约书亚突然想到了一个人,抬头看向那个站在门口图案中间的人影,“你是池……池……”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走上前,没再用嘶哑声音遮掩,平静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不用遮掩,约书亚确实认出他来了。

    约书亚心里正紧张着,发现池非迟走近,更是感觉浑身好像被无形的压力笼罩着,不过随着池非迟走近,他仰头间,也看清了黑袍帽檐下那双隐在昏暗光线中的紫色眼睛,咽了咽唾沫,“我、我从小就喜欢观察别人的双手,因为我觉得手是人类灵巧的象征,是最完美的工具。”

    池非迟伸出自己的左手看了看,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能让人记住,“你记得所有人的手?”

    “不,是因为我们见面还没有过去多久,所以我才记得,”约书亚低下头,神色变得痛苦起来,“也是因为,那是我最后一场洗礼,在那之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不该进行那场洗礼,不该在教堂为恶魔的孩子洗礼……”

    “神不是说,他可以救赎一切吗?”池非迟蹲下身,看着约书亚,一字一顿,像诱人堕落的恶魔,“诺亚是我的教子,没有我的血脉,如果我是有罪的,他应该救赎诺亚,你是他的忠实信徒,一生信守诫命,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诺亚洗礼,又愿意忏悔,他也应该选择宽恕你,事实上,他没有救赎诺亚,还放弃了你。”

    他对基督教不算反感,基督教有‘爱神、爱人、爱自己’的思想,反对杀婴弃婴,废除奴隶制,热衷慈善事业,为人类文明做出过不少贡献。

    很多宗教在教人向善,有很多好的品行引导,他讨厌的只是不好的一些东西。

    比如基督教否定其他宗教,说小孩子出生就是有罪的,就因为很多年前有个女人偷了个苹果,不受洗礼都是有罪,受过洗礼了,赦免你的罪,然后就要一辈子信他。

    比如佛教要人割断一切、一心投入,让人抛下妻儿老小,他觉得这违背了一个男人的责任,甚至是为人的责任。

    如果非要说,他还是喜欢道教多一点。

    当然,喜不喜欢跟现在没什么关系。

    如果利益是代表恶魔,那他现在就代表恶魔了,那又怎么样?

    约书亚好像还没有彻底放弃原有的信仰,他就要约书亚把那些都舍弃,才能更好的……为非墨去收地皮。

    约书亚满心矛盾。

    没错,神不该救赎那个孩子吗?

    为什么什么都不做,还放弃了他?

    还是说……这是来自神的考验?

    “就算不喜欢你那个神的教义,我也愿意为了诺亚踏入那里,”池非迟站起身,“神父,请你告诉我,创世纪第三章的内容。”

    约书亚一愣,不明白池非迟为什么跟他说这个,回想了一下,不假思索地背诵道,“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

    非赤忍不住道,“这书是谁写的?蛇招他惹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