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03章 集体听墙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茂木遥史见等也是干等着,干脆点了壶茶。

    一群人就喝着茶等。

    而在外面大厅,戴着黑色针织帽的男人进门,跟老板娘说着话。

    “你好,抱歉,打扰一下,我忘了跟朋友约在几点见面,刚才好像看到他们进店,是带着一个小男孩的一群人……”

    “你也是白鸟警官的朋友吗?”老板娘转头看包间,“他们去了白鹿之间,对了,订了白鹿之间的池先生和茂木先生好像也是他们的朋友,要我帮忙去转告一声吗?”

    “不用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们……我想顺便上个洗手间,可以吗?”

    赤井秀一神色从容,心里闪过一串‘+……’

    姓池的人可不多,又是那群人的朋友,不用说,肯定是曾经跟他一起在巴士被劫过、被朱蒂称为‘像福尔摩斯一样’的那个人……

    他远远跟着贝尔摩德到这家店之后,他就在店外等,半天不见人出来,才打算进来探探情况,看贝尔摩德是在做什么。

    一般情况下,贝尔摩德不该在某个地方停留这么久。

    他倒是没想到,池非迟居然也在这里。

    贝尔摩德标靶上的四个人,其中三个人又凑齐了。

    是约好了聚餐?还是贝尔摩德有意安排的‘巧遇’?

    不对,不管是不是聚餐,也不可能一顿饭吃上三个多小时吧?

    这群人到底在干什么?

    “没关系,你尽管用吧,”老板娘不疑有他,指了洗手间的方向,“洗手间在那边,顺着走廊直走,就能看到了。”

    “谢谢。”赤井秀一微微鞠身,走向走廊,趁着老板娘不注意,闪身进了白鹿之间旁边的空房间,放轻脚步走近隔门。

    这种日式包间,隔音效果确实不怎么样,能隐约听到那边的说话声。

    “非迟哥,非赤呢?你没有带它过来吗?”

    “没有,它在家休息。”

    “啊……这么喝茶真的好无聊啊,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还想逗非赤玩一会儿、打发一下时间呢。”

    “那你们要不要吃茶点?”

    “不用啦,茂木先生,真是麻烦你,明明是你请非迟哥吃饭,还要顺便招待我们。”

    “没关系,你们真是太客气了……”

    “这么说的话……智明,你最近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啊?没有啊,怎么了吗?”

    “食量好像下降了。”

    听墙角的赤井秀一嘴角扬了起来,他倒是想看看贝尔摩德该怎么应付。

    白鹿之间。

    贝尔摩德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笑眯眯,“没有,只是早上早餐吃多了一点,不用担心,我可是医生,绝对能照顾好自己的。”

    毛利兰失笑,“非迟哥,你还是这么细心耶……”

    “我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食量。”

    贝尔摩德陪笑,心里闪过‘+……’

    拉克这家伙真的危险!不能多接触!

    还好,这家伙要走了。

    “毕竟以前一直一起吃晚饭,就留意了一下。”池非迟没纠缠,他就是想提醒贝尔摩德——在他面前警惕点,别留那种太明显的破绽,不然考虑要不要拆穿,就够为难他的了。

    还好,他要走了。

    “嘘……”

    离隔门最近的铃木园子听到白鹤之间有动静,打起精神,侧头将耳朵凑过去。

    隔门前,毛利兰归位,柯南归位,贝尔摩德归位,池非迟和茂木遥史归位……听墙角。

    白鸟任三郎应该是在打电话:“什么?便利店发生了抢案?啊,没什么,我只是有点事情想问一下高木而已……目暮警官,那你转告他,让他加油……”

    “等……”

    佐藤美和子刚出声,电话似乎就被白鸟任三郎挂断。

    “等一下!便利店抢案是怎么回事?”佐藤美和子急切问道,“高木他今天不是跟千叶一起去查米花町那起案子吗?”

    白鸟任三郎解释:“听说他们查完案之后,正好遇到了一起便利店抢案,后来抢匪逃到公园的厕所里,他们追了上去,不过在厕所里的抢匪一共有三个人,而且目击者的证词都不一样……”

    佐藤美和子:“这是怎么回事?抢匪不是应该只有一个人吗?”

    白鸟任三郎:“我也不知道……”

    佐藤美和子:“好吧,那我直接打电话给高木……啊?”

    白鸟任三郎:“你打电话给他是违反规则哦,这么做对我可是很不利耶,你放心,他应该是想解决那起便利店抢案再过来,还是说……你不相信他?”

    佐藤美和子:“才、才不是呢!”

    白鸟任三郎:“更何况,如果警察在侦查案件时,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来到这里的话,一定会因为违反工作规定而遭到处分,我记得他以前就有一次被减薪的处分,对不对?如果他能冒着被处分的危险来这里,我会很钦佩他是个男子汉,不过……”

    白鹿之间,听墙角的铃木园子又激动起来,“事情好像变得不可收拾了耶~!”

    “园子,”毛利兰担忧又无奈,“你真是喜欢幸灾乐祸……”

    “嘘……”贝尔摩德提醒两人注意音量。

    “我去趟洗手间。”池非迟起身出门。

    “哎?”毛利兰有些意外。

    正打算去洗手间打电话的柯南一愣,随即失笑。

    好吧,看来池非迟跟他的打算一样。

    池非迟一路去洗手间,拿出手机给鹰取严男发邮件。

    日本的邮件需要实名注册,不过一个人也不是只能注册一个邮箱账号,而且注册好之后,也没人能确定是谁在用。

    那些邮箱账号,不仅组织信息库里有,黑市里也有一大把。

    鹰取严男以组织成员的身份联系其他人时,会用前几年‘飞鹰’用过、之后又废弃的邮箱账户,是当年在黑市买的,不用担心被查。

    【一会儿不用来接我了,带着非赤去机场,直接上飞机。】

    这一段剧情里,赤井秀一应该会出现在这里,鹰取严男能不进入fbi的视线最好。

    他和鹰取严男两个人,也不用特地再把代号打上去,免得因为这个暴露。

    【直接上飞机?】

    【你可以先上飞机检查有没有安全隐患。】

    池非迟给鹰取严男找了个理由。

    这次去美国是用明面身份过去,也有正当理由,他直接让大山弥安排了上次送非墨过去的专机。

    作为保镖,鹰取严男应该来接他,和他一起过去的,不过鹰取严男要先去检查有没有安全隐患也说得通。

    【好的,我明白了。】

    收到鹰取严男的回复,池非迟也到了洗手间,进门,去了一个隔间,清空了邮箱,又给高木涉打电话。

    电话还没被接通,隔间门就被敲响。

    池非迟开门,就看到柯南仰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池哥哥是打电话给高木警官吧?”柯南问道。

    池非迟点了点头,见电话那边接通,没再跟柯南说下去,“高木警官,是我。”

    “池先生?”高木涉惊讶,“突然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柯南进了隔间,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表示自己要听。

    池非迟蹲下身,让柯南能凑过来,“佐藤警官今天跟人相亲,相亲对象是白鸟警官……”

    “什、什么?!”

    “你先别激动,他们还打了个赌,如果太阳落山前你赶过来,白鸟警官就主动退出,如果你赶不过来,佐藤警官就嫁给白鸟警官。”

    “+……”电话那边的高木涉发出一串急躁的不明字音。

    崩了,崩了,心态崩了。

    池先生那平静的声音,也挽救不了他紧张、急切、崩溃的内心。

    “赶紧说一下你遇到的麻烦。”池非迟道。

    高木涉缓了缓。

    池先生打算帮忙?

    哦,那好像不用担心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查完案子,回到杯户町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抢劫便利店的抢匪跑过去,我们追了过去,在厕所里找到了三个人,不过三个目击者的证词……”

    “不一样,那个我已经知道了,能不能把三个人的照片发给我?”池非迟道,“你有我ul好友,直接从ul上发给我,全身照,正面和背面都要,还有三个目击者的证词。”

    这个案子他记得大概剧情,具体的抢匪是谁,还要看了照片和详情才能看出来。

    “全身照?好的,没问题,”高木涉立刻道,“请等一下,我给你发过去!”

    柯南暗自点头,有照片确实比听描述好一点,说不定能注意到一些高木涉没发现、不能转述的细节。

    等高木涉拍照、编辑目击者证词发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两人就在厕所里等。

    池非迟登上了ul账号,等了一会儿发现两个人静静蹲在厕所隔间,很……

    很奇怪。

    “柯南,这么等着也……”

    “我不想听故事,”柯南突然想起某个‘厕所、头当拖把拖地’的恐怖故事,感觉厕所的温度都降低了些,反应极快地拒绝,“什么故事都不想听!”

    池非迟有点遗憾,“我是突然想起一个隔间上面的缝隙有眼睛……”

    “我不听!我不听!”柯南双手抱头,捂住耳朵。

    池非迟:“……”

    不听就不听吧,用不着学小姑娘撒娇。

    又等了将近五六分钟,消息还是没传过来。

    柯南也觉得有些无聊了,转头看池非迟。

    “我们回包间等。”池非迟出了厕所隔间。

    在厕所里这么等下去,真的挺傻的。

    柯南果断跟了上去。

    两人刚出厕所,就看到毛利兰站在走廊上、转头看着大门口。

    “小兰姐姐?”柯南上前,“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你们半天不回去,想来看看。”毛利兰收回视线,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奇怪……

    刚才出去那个戴黑色针织帽的男人,她好像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