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72章 横沟参悟:我还鲨鱼妖呢!
    “虎鲸妖……”

    顶着其他人探究的目光,其中还有警察,根津信次终于扛不住压力,一脸紧张道,“这可能是虎鲸妖做的!虽然……虽然……我也不确定……”

    “哈?”横沟参悟半月眼,转头问下条登和吉泽勇太,“你们这里有人叫‘虎鲸妖’这么奇怪的名字吗?”

    “呃,没有啊……”吉泽勇太茫然。

    “拜托,怎么可能有人叫那么奇怪的名字?”下条登一脸无语。

    “不是名字,是一只虎鲸妖怪!”根津信次解释,“他之前将我们父亲的尸骨送回来了,还送了我一大袋珠宝和金子,他说我父亲对一只雌虎鲸有恩,所以才这么做!那就有可能是他杀了荒卷!”

    “虎、虎鲸妖?”毛利兰抱紧身边铃木园子的胳膊。

    “是啊,他穿着黑白色的大斗篷、戴着黑白色像是虎鲸脸一样的面具,我没看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根津信次有些语无伦次,“我在墓地里给我父亲扫墓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东西送给我之后,就从悬崖上飞向了远处的大海……”

    毛利兰将铃木园子的胳膊抱得更紧。

    根津信次迟疑了一下,“虽然我感觉他是个性格温和的妖怪,但是……”

    “但是这种把人用渔网网住的方式,简直就像是在说,”铃木园子沉声道,“让你们人类也尝尝被渔网套住、被捕杀的感觉好了……”

    “啊!”毛利兰吓得惊叫。

    “好了!”横沟参悟一头黑线地打断,“请你们不要妨碍警方的调查,好吗?”

    虎鲸妖?他还鲨鱼妖呢!

    “我说的都是真的!”根津信次凑上前,紧紧抓住横沟参悟的双手,盯着横沟参悟,“警官,你要相信我!尸骨和送我的财宝都还在我家里,我可以带你们去看!”

    横沟参悟被根津信次吓了一跳,看着根津信次那惊惶不定、又纠结犹豫的神色,汗了汗,安抚道,“根津先生,如果觉得不舒服,你可以先去那边休息一下。”

    站在一旁的两个警察上前,准备带根津信次去另一边。

    根津信次被拉开,脸憋得通红,“这位警官,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说谎,真的有虎鲸妖啊……”

    柯南低头思索。

    根津先生只是被尸体吓到了、想起了某个传说?

    不是不可能,有的人看起来身形健硕,内心却很脆弱。

    当然,也可能是有人装神弄鬼,然后杀死了荒卷先生……

    这边,调查仍在继续。

    那边,下条登和吉泽勇太陪根津信次坐在一旁休息。

    根津信次还在说服两个小伙伴,“我说的是真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一起去我家里看看……”

    “好啦,信次,我们要配合警方调查,暂时不能离开这里。”吉泽勇太笑着,心里叹了口气。

    平时那么坚强的小伙伴,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下条登也被根津信次折腾得头疼,“等调查结束我们再去你家,怎么样?信次,你最近是不是没怎么休息好,或者压力太大了?”

    “从小你就是这样,有什么事喜欢一个人憋在心里,”吉泽勇太有些埋怨道,“如果真的有什么难处,你跟我们说一下也没关系啊,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根津信次面无表情,呆呆看着大海。

    他已经说了实话,怎么就没人相信他呢?

    去他家里看看,不就知道他没有说谎了?

    算了,看来暂时是解释不清了,他也懒得再废话。

    ……

    不远处,一个个线索被柯南发现,也有线索主动送上门。

    没多久,柯南心里捋了捋,将大致的犯案过程推断了出来,忍不住侧头看向那边的三人。

    还差证据……呃,不过根津先生的状态看起来真的很差。

    唉,这人啊,不管有多厉害、表现得有多强悍,心灵都是柔软的。

    阿笠博士弯腰,凑近柯南耳边,“喂,新一,案情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我看我们也该……”

    “笨蛋,回去可就没戏唱了,接下来就要由你说明事情的真相了,阿笠侦探!”柯南一脸自信地低声说着,伸手去摸裤子口袋里的蝴蝶结变声器,结果却发现……

    他好像把蝴蝶结变声器忘在饭店房间里了!

    没办法,只能让阿笠博士背下推理内容来推理。

    柯南和灰原哀在一旁帮忙,磕磕绊绊,总算把犯人是下条登的事、犯罪手法、证据说清楚了。

    根津信次没再说‘虎鲸妖’的事,目送下条登被警方带走,转头对吉泽勇太道,“勇太,你先回去吧,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吉泽勇太担忧道。

    根津信次无语,失笑伸手锤了一下吉泽勇太的肩膀,“你在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会做傻事的人,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刚才无奈到无语的时候,他也冷静想过了,自己得到一大笔财富的事,最好别宣扬出去,否则会引来祸端。

    而虎鲸妖的事,估计说再多也不会有人信,说不定还会怀疑他那笔财富是从别的地方抢来的。

    跟两个小伙伴关系好,可以等他处理好那笔财富后,再帮忙拉一把。

    至于他们三人的父亲的尸骨,可以安排船只,假装不经意间发现而被打捞上来。

    再说了,虎鲸妖没有杀人,他出卖人家有点不厚道,就不要再让人去打扰人家了……

    等其他人离开,根津信次站在海滩上,看着远处漆黑的海面,低声道,“对不起啊,之前误会你了,我会让这里的人不再捕鲸的,等我处理了那笔财富,会拿出一半以上的钱来做这件事,具体的方案我要再好好考虑,而且我以后也会一直做下去的……谢谢你,也谢谢小离。”

    海浪依旧哗啦啦拍在海滩上,昏暗的海上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根津信次也没指望能得到回应,等了一会儿,转身走向等在远处的吉泽勇太,“好了,你别哭丧着一张脸,我没事!”

    “真的吗?你……”

    “真的没事,只是最近老是梦到一只虎鲸妖,他让我出海去找我父亲的尸骨,我想过两天找船出海看看,这一次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呢!”

    “你已经好几年没出海了吧?”

    “没关系。”

    “那阿登的事……”

    “明天再一起去警局看看他吧……”

    ……

    翌日一早。

    池非迟舒舒服服一觉睡醒,起床洗漱后,联系了大山弥,让大山弥安排人送一批设备过来。

    看了一下邮件,有非墨的新消息。

    非墨表示据点已经找到,通讯工具已经搬了过去,这两天会将通讯工具接好电。

    池非迟回复了各方的邮件,出门的时候,非赤已经和非离一起趴在甲板上聊天了。

    “主人……”非离见是池非迟出来,激动道,“我要去找非墨哥哥!我想让它教我怎么统治!”

    怎么又一个想往美国跑的?

    池非迟将顺手带出来的书和笔记本电脑放在桌上,“你知道路线吗?”

    “唔……”非离沉默了一下,“不知道……”

    “我是可以安排一条货轮从伊豆出发,前往麻萨诸塞州,让你远远跟着货轮过去,然后让非墨去对应的港口找你,”池非迟在沙滩椅上坐下,分析道,“不过麻萨诸塞州在美国东海岸,货轮从出发到抵达大概要40天,等你到了,非墨都完事回来了,不如等它回来,我再带它来找你。”

    非赤:“……”

    有道理,不过主人还真会冷场,一出来、冷淡几句话,就让原本热火朝天的聊天气氛瞬间成冰。

    非离也汗了汗,“那……那我等它回来好了……”

    “嗯,你跟非赤玩,等会儿配合我做个实验,”池非迟打开电脑,“我先处理一下手头的事。”

    “好~”

    非离乖巧应声,转头低声问非赤,“主人一直是这样吗?”

    “嗯,”非赤想了想,也压低声音吐槽,“居然还有人,说主人找不到伴侣是因为老是带着我,我觉得明明是主人的原因,和女孩子相处就应该温柔一点,可是主人老是喜欢破坏气氛……”

    池非迟抬眼,盯。

    说悄悄话都不离远一点,是当他聋?还是当他不存在?

    非赤察觉有道凉凉的视线落在身上,不用抬头确认,立刻改口,“当然啦,也有女孩子喜欢主人……”

    “嘻嘻,我也喜欢主人。”非离立刻道。

    池非迟收回视线,用电脑整理绿川纱希发来的情报。

    非赤松了口气,跟非离聊起了其他人类的事。

    下午1点多,池非迟要的设备送到了附近。

    池非迟让非离回避之后,让船只开过来,让人将设备搬上游艇,把人打发走后,才让非离重新浮出海面。

    “主人,这是什么啊?”非赤好奇地看着那堆机器。

    “我想弄清楚非离是怎么跟其他生物沟通的。”池非迟整理着电源线。

    “不是学了其他生物的语言吗?”非赤疑惑。

    非离也将头搭上甲板,好奇看着那一堆机器。

    “我想确认一下。”

    池非迟拉了电源线,将机器连上游艇里的发电机,折腾了半天,才回到甲板上,又将收录音设备装好。

    他就是突然好奇了,想研究一下这到底是科学、柯学还是玄学原因。

    “好了,非离,你用蛇类语言,随便说点什么。”

    池非迟盯着声波检测机器的显示屏。

    “嗯……非赤好小好小一只,这样可以吗?”非离道。

    两道声波!

    池非迟看着机器上探测出来的声波,有些意外。

    非离刚才居然同时发出了次声波和超声波,而且显示出的波段,似乎有某种规律。

    “继续说,说说非赤的事。”池非迟又道。

    非离想了想,说了起来,“非赤很可爱,比其他小蛇可爱多了,跟我说了很多有趣的事,如果有其他动物欺负非赤,我也会保护它的,它想吃鱼,我也会帮它抓……”

    非赤默了,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非离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