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68章 很有语言天赋的非离
    “你看了很多书啊,”福山志明感慨了一句,怂恿道,“对心理学感兴趣吗?你才20岁,可以去学习一下,我给你写举荐信,以后说不定就是同事了。”

    “不感兴趣。”

    池非迟的回答一点不含蓄。

    “那要不要到美国来?”福山志明又问道,“我带你去接触一下一些求助者?”

    如果池非迟对帮助别人感兴趣,那确实是好事。

    “不去。”池非迟再次直白拒绝。

    还是别去祸害人了。

    他能这么快确认灰原哀的问题,是因为太了解灰原哀的那些过往,就这么一例,换了其他人可就未必行了。

    前面枪击警察的事件,那个仁野医生为了前途害死患者,如果换作是他,他做不到。

    讨厌那个人可以事后解决,但死在自己的治疗中,他会觉得这是耻辱。

    动物医学是这样,心理治疗也是这样。

    “好吧,”福山志明有点遗憾,又问道,“你在海边吗?”

    “嗯,”池非迟应声,“您觉得她的情况还会不会反复?”

    “那就要靠你继续观察了。”福山志明道。

    “谢谢你,福山医生,我要去游泳,改天再聊。”

    “嘟……嘟……”

    福山志明:“……”

    用完就抛弃,过份!

    ……

    池非迟挂电话,是因为非离上来了。

    非离将头搭上甲板,压得游艇晃了晃,让非赤顺着头爬到甲板上,才好奇道,“它们说的买给小女孩那个冰淇淋,好吃吗?”

    池非迟盯着非离。

    他刚才跟福山志明打电话,好像没提到冰淇淋吧?

    只是海鸥飞过来的时候说过,也就是说……

    非离见非赤和池非迟看着它不说话,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非离,你能听懂海鸥说什么?”池非迟问道。

    “当然啦,我很有语言天赋的,在这里生活这些年,学了好多种语言。”非离仰头看天空,引了两只海鸥回应。

    池非迟听得清楚,非离说的是:好久不见。

    海鸥鸣叫,“你又上来透气啊?”

    “不是,我有主人了哦,”非离欢快道,“就是能跟你们说话的这个人类,他很好看,对吧?”

    “主人?那你要跟他走了吗?”

    “他说把我放养在海里……”

    非赤呆。

    非离有说话?它怎么听不到?

    这就是有语言天赋的大佬的世界吗……

    池非迟也沉默着。

    这是语言天赋?

    这分明是成精了!

    好想用科学方式研究一下非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非离跟海鸥聊了一会儿,又转成非赤能听懂的话,“还是主人最厉害,不用转声音,说出来大家都能懂。”

    不,你那已经够厉害了……

    池非迟问道,“你还懂什么动物的语言?”

    “以前有一只比我小了一点、长了很多长脚的动物,它有教我它们的语言,不过后来它走了,它说想去更远的地方看看……”非离回想着。

    池非迟想了想。

    很多长脚的动物?

    章鱼?乌贼?水母?

    不管是什么,体型比非离小一点的话,至少有三米吧?

    长到这种体型,堪称水怪。

    “还有一种可以吃的胖家伙,我偷偷学了它们的语言,”非离来了兴致,跟池非迟分享,“那些胖家伙有的长得比我还大,很大一只,还有尖尖的牙齿,主人,你遇到了一定要叫我,不然会被吃掉的……”

    池非迟理解了一下非离的描述,大概是……鲨鱼?

    “还有其他动物,有的形状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随便学了一点它们的沟通方式,”非离道,“最笨的是蠢鱼,很多蠢鱼不会说话,我遇到一群会简单嘀咕一两句的鱼,只有三十多只,我学过两句,可惜之后它们就被我一不小心吃掉了。”

    非赤:“……”

    一群鱼……

    三十多只……

    不小心吃掉了……

    “对了,主人,”非离的声音依旧带着娇气,“你和非赤吃不吃鱼啊?我给你们抓鱼怎么样?”

    “好啊,好啊。”非赤积极应声。

    唉,反正靠主人钓鱼,估计它今晚是尝不到新鲜的海鱼了。

    放鱼饵钓不到,不放鱼饵钓上来这么大的非离。

    “我去拿潜水设备,”池非迟起身道,“去海里玩一下。”

    大山弥是说过,只有他一个人,不要潜水,他之前也没打算潜水,真出了意外没地方求援。

    不过有一只虎鲸做保镖,不去海里浪一浪太可惜了。

    “主人……”非离试探着问道,“你要去海里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池非迟停下去船舱的脚步,转头看向非离。

    “十年前我刚离开族群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太无聊了,就想去海岸附近看看人类……”非离说了一下当年的事。

    那天晚上涨潮,有一个出海捕鱼的男人搭着渔船回去,遇到了往海岸去的虎鲸。

    他一边大声喊着‘涨潮了,快回去,不然等退潮你就回不去了’,一边故意拉响渔船上的笛音,还丢东西砸过去,吓唬虎鲸。

    那个男人大概想不到,那只虎鲸听懂了他的话,也记下了他的好意。

    之后两年,在他出海打鱼的时候,总有一只虎鲸在海里悄悄把鱼往他那边赶。

    可惜,那段时光也只维持了两年。

    在一个暴风雨的夜里,那个男人和同伴一起搭船出海。

    虎鲸在海底遇到了暗流,没能及时跟过去,等赶到的时候,男人已经跟同伴一起坠落在深海里,体温也变得跟深海的海水一样冰凉。

    那个男人有一个孩子,以前会跟他一起出海捕鱼,虎鲸见过那个孩子,想把男人的尸体和海底发现的一些东西送过去。

    可是那个孩子之后也没再出过海,只是偶尔出现在海滩附近。

    虎鲸也没法靠近浅水滩,就这么等着那个男人的孩子哪天能再次搭船出海……

    “他的孩子肯定在等他回家,一直等不到,会很难过的吧?”非离将下巴搭在甲板上,“主人,能不能帮我送一下?”

    “等我换潜水服,一起去海底,”池非迟进了船舱,“晚上我帮你送过去。”

    虎鲸是很喜欢‘旅行’的生物,非离却一直留在这里,他还以为非离是等丢下它那个族群回来,但现在看来,恐怕还有这个原因……

    “主人真好~!”

    非离撒完娇,看着池非迟进船舱的背影,压低声音坚定道,“我说过,那是最后一次失败,以后绝对会保护好想保护的人……”

    留在甲板上的非赤转头,“我也可以保护主人的。”

    非离看了看非赤,“你比主人还小只。”

    “我有蛇毒……”

    非赤说着,突然沉默下去。

    主人的毒比它还厉害,要是在海里遇到危险生物,主人完全可以咬死对方,好像真的不用它保护……

    池非迟穿了潜水服、带了潜水设备和装东西的麻袋,还帮非赤准备了一个供氧气的封闭透明塑料箱。

    海蛇都无法在水里呼吸,需要浮到水面上换气,而非赤还不是海蛇,偶尔憋气玩玩水还可以,潜不深。

    下水前,非赤就自己调整过来了。

    没错,他在群体战力排行中又下降一位,不过一直陪着主人的可是它。

    要是没有它,分不清日期、觉得一年有两个冬天的主人可怎么生活啊。

    ……

    下到海水中,池非迟一手抱着非赤待的塑料箱,一手抓住了非离的背鳍,贴近。

    他自己潜太慢了,可以搭一下非离的顺风车。

    “主人,抓稳了,我们先去拿东西,然后去捕猎!”非离一边潜进海里,一边快速朝远处游,喊道,“全给我让路,我带我家主人来玩啦!”

    池非迟:“……”

    如果不是非离的声音有点娇气,这霸道程度跟非墨有的一拼。

    非离在海域里似乎还是很有震慑力的,一路上各种生物快速闪远。

    至于不闪远的懵懂小鱼群……

    直接撞过去!

    非赤待在箱子里,看着两条被撞过之后就不动了的鱼往前飘,“好可惜啊,这么大的鱼……”

    “不可惜,等会儿带你去抓更大的!”非离道。

    非赤期待,“好,那就等会儿去抓一条大大的鱼!”

    池非迟没吭声。

    他在箱子内外用防水袋子装了无线对讲,让非赤能跟非离聊天。

    至于他就算了,循环式呼吸器里不便加装无线对讲,他也担心随便改装会在使用过程中出意外。

    他,沉默到底。

    ……

    越往下,海里光线越暗。

    池非迟打开了潜水手电筒,又潜了一段距离,不得已停下。

    沉尸地点比他想象中深,水里压力太大,再往下,他和装非赤那个小箱子都会撑不住。

    非离无奈回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看懂了非离这个眼神的意思——

    你们人类真的很脆弱。

    非离最终还是给池非迟留了点面子,没有把那句话说出口,“那怎么办啊,主人?那个人只剩骨头了,我拿不起来的……”

    池非迟用潜水手电筒照了照周围,看向远处游过来的鱼群。

    非赤帮忙解释,“找其他动物帮忙,你会说其他生物的语言,让小鱼帮忙叼一下,或者找能拿骨头的生物过来帮忙。”

    池非迟点了点头。

    非赤这一波翻译,稳。

    “那我去找找,你们等一下!”非离往一个方向游去。

    池非迟抱着装非赤的箱子,跟非赤一起看深海的景色。

    那些海底的视频、照片,多数是用了夜视摄像机拍的。

    深海光线没那么好。

    手电筒光柱下,海水还算清澈,大概是非离刚刚冲过来,惊扰了其他生物,周围空荡荡的。

    下方海底估计还有五十多米,黑漆漆一片,也有些看不清。

    “还有生物生活在这种地方啊,”非赤倒是很感兴趣,“非墨没来看看真是可惜……”

    这一点池非迟赞同。

    如果非墨在,和非赤一起放进有供氧的箱子里,也能当一只入过海的乌鸦了。

    谁让非墨跑去美国浪。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听见非离的声音,“主人,骨头带上来了!”

    池非迟将潜水手电筒装进潜水背包,张开一个麻袋。

    手电筒发出的细微光亮中,隐约能看见一群章鱼跟在非离身后,脚上都卷了人的白骨,连破烂得像布块一样的衣料都带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