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67章 这小子绝对有问题!
    池非迟想了想,“她曾经有个跟她相依为命的亲人死了,她每次哭泣都是因为那个亲人,不过我觉得虽然有这个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和心灵寄托之后,又离开熟悉的环境,结果发现新的环境与自己格格不入,甚至产生了自罪感……”

    这一点他也认真考虑过,在知道宫野明美死的时候,灰原哀也没有绝望,她想过反抗,她想要一个说法,她在逃离组织,她没有想过死了算了,那时候的灰原哀还在坚强着。

    所以,主因不在宫野明美。

    之所以每次哭泣都是在提及宫野明美这个点上,大概是因为灰原哀在想——如果自己的姐姐没死的话,不管她是什么样的,至少还有个人能够爱她,她累的时候还有个人可以倾诉,有个人可以懂她,而那个人却不在了,永远不在了……

    其实能有个原因的哭泣,反而比无端的情绪低落要好一点。

    “自罪感?”福山志明疑惑,“她或者她的家人曾经犯过什么错误吗?伤害别人的错误?”

    “福山医生。”池非迟语气冷了一些。

    “好,好,我不追问,”福山志明哈哈笑了笑,“有些习惯了,那该不该考虑一下,病因其实是那份自罪感?她觉得自己是罪人,而其他人是纯白无暇的,别人无法接纳她这样的人。”

    “嗯,之后她又有了世界没有自己容身之处的想法,而因为原本所在群体的一些问题,让她担心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不得不刻意远离别人,内心又渴望着能够被接纳。”池非迟道。

    福山志明无奈,“你说的情况有些复杂,我不太懂,为什么她会觉得身边的人会受到伤害?还有自罪感,她之前……”

    “福山医生。”池非迟再次提醒。

    福山志明这次没笑,叹了口气,“你说不清楚,我没法告诉你准确的答案……”

    “我都试了一下。”池非迟道。

    福山志明:“……”

    喵喵喵?

    这是什么意思?

    池非迟说了一下自己的处理办法。

    首先,是宫野明美的死,他开导过灰原哀,去试着接纳记忆,把记忆当成人生的一部分。

    然后是自罪感,他让灰原哀看一看,他也没好到哪里去,这世界还有很多人也不是纯白无暇的。

    再之后,又可以牵扯到容身之处这个问题。

    他是想偷偷给灰原哀灌输一个想法:世界这么大,又不是只有柯南这一群人,他们不接纳的事,总有人可以接纳,无论去寻找真正的同类,还是留在这里求同存异,都不至于没有容身之处。

    如果不行,咱们去做黑色的人也好,送宅急便超酷!

    而且还有‘森林公主’这件事,灰原哀多少会觉得那里可以作为一个归宿。

    最后,是组织的问题。

    灰原哀担心连累到身边的人。

    这个暂时没法解决,因为他还没法解决组织。

    更何况,他一个人跑去解决组织也不一定就是好事,要让灰原哀参与一点、一起打怪,这样以后的灰原哀才能更加勇敢坚强。

    不过,最后让灰原哀参与这一点,是最难的,需要灰原哀自己有面对的勇气。

    池非迟说的时候,稍微调整了一些说辞。

    把组织说成了一群不良学生……

    “你是男性,和她不同,你想让她在别的女孩那里明白什么是面对和勇敢,这一点没问题,”福山志明笑了笑,很快,语气又严肃起来,“可是你之前说的,让她一个人去跟那些人接触,不单是想让她试着勇敢一点,而是你也发现问题了吧?”

    “嗯,我掺和多了。”池非迟道。

    “是啊,你掺和太多了,你带她去接触其他人,想证明她是可以被认可的,但是她情绪爆发的时候,或许会再次产生自我怀疑,觉得人们认可的是你,而不是她,她没有了你,还是原本那样,还是没有容身之处,”福山志明顿了顿,“很多人在求助心理医生的时候、在得到帮助的时候,会将医生当成能够救自己上岸的绳子,想紧紧抓住,而心理医生必须遵守的一点,就是不得与求助者建立咨询以外的任何关系,这不是不近人情,而是因为这个时候的患者,对于医生太容易产生好感,如果医生有一点坏心思,完全可以将病患控制住,彻底地控制住,从你的言论和行为来看,你对她并没有产生男女感情,那么她呢?”

    池非迟又认真回想了一下,“没有,确定,依赖是有,不过大概是把我当做兄长之类的人。”

    “好,”福山志明暂且相信池非迟的判断,虽然池非迟从来没有恋爱记录,他不觉得池非迟能够判断准确,不过那个可以慢慢解决,现在有个更严重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你让她单独去面对……是不是急了一点?既然一开始是你带她去接触的,就要有一个缓和阶段,慢慢来,你要知道,如果她鼓起勇气走出那一步,能得到你和她想要的结果,那固然是好事,但要是她没有得到认同或者预想中的结果,对她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很可能就会否认掉之前的所有,状况也会恶化,唉,一半一半的几率,你不该赌的……”

    “如果说,我没有赌呢?”池非迟反问。

    “你安排了人?”福山志明疑惑,又提醒道,“如果被她发现,那会很糟糕,她会觉得以往好起来的情况都是欺骗和假象,同样会开始否认一切……”

    “我没安排,”池非迟侧头看向大海,“我只是相信那群人能给我和她一个想要的结果,确定。”

    “你这么自信?”福山志明有些意外,能从池非迟口里听到‘相信’两个字,还真是不容易。

    “嗯,”池非迟应了一句,又说起别的话题,“福山医生,除了不得与求助者建立除咨询以外的关系,还有两点,不得因任何原因歧视求助者,以及遵守保密原则。”

    福山志明之前还把他的情况告诉了阿笠博士他们……来,跟他解释一下!

    福山志明:“……”

    他能有什么办法?

    池非迟一直在默默刚他、抵抗治疗,甚至产生学心理学的想法,简直不要太有毅力。

    凭这份毅力,他就相信池非迟的抑郁症绝对好了。

    只是他郁闷了。

    最后一次的检查里,池非迟虽然存在一些小毛病,但大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他不信那份检查报告是真的,不仅不符合该有的心理变化流程,就连时间感知障碍都还存在。

    这小子绝对有问题!

    只不过池非迟成长得太快,居然能瞒过了机器和各种检查,他也关不住池非迟了,而因为池非迟本身的一些潜在危险,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池非迟会接触到的人。

    一旦发现求助者有危害自身和他人安全的情况,必须采取必要措施或与其他心理医生磋商,防止意外发生,为此可以稍微泄露一点病情,而且他也将保密信息的暴露程度限制到最低了,关于池非迟家里的情况、池非迟之前在学校的调查等事,他只是随便提了一下。

    按理来说,他觉得自己不行,那就该跟池非迟商量,转到其他医生那里,可是池非迟的检查报告在那里,其他医生也没办法留池非迟住院观察。

    而且,也没人想接手池非迟这个刺头。

    他同样也不放心。

    青山第四医院的实力已经够强了,他在里面也是老牌医师,他都觉得棘手到可怕的病患,其他人恐怕也没办法。

    他还有点担心,经验不足的医生恐怕反而会被池非迟给带偏了。

    他到美国交流学习,一是因为出了枡山宪三的事,他明白,要是他不离开一段时间、表示自己会保密到底,真池集团不会放心,二是因为他也想出国交流学习,有人出钱给自己学习,那是好事啊。

    还有另一个原因,他想来美国学习交流一下,看能不能解决池非迟这个刺头的问题。

    可惜这些话他不能直说,不然池非迟肯定会说‘原来福山医生你觉得我危险?’,那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又没了。

    现在池非迟能跟他谈谈当初的感受、能说这么多,他觉得很不容易啊。

    不能急,不能急,曾经犯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

    福山志明提醒自己要耐心,开玩笑道,“那你不会举报我吧?”

    “没必要。”池非迟看到天上飞来的海鸥,顿了一下。

    海鸥鸣叫着落下,在甲板一个小水盆里喝水。

    “医生,结果出来了。”

    “哦?”福山志明连忙追问,“情况怎么样?”

    “好消息。”

    ……

    海滩上,灰原哀躺在沙滩椅上,被突然从旁边冒出来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灰原,小兰姐姐说你不是身体不舒服,那你是不是不开心啊?”步美问道。

    “不对,灰原一直是这样,不舒服也不会告诉我们,”元太无语道,“不舒服就一定要说啊,不然会很让人担心的好不好?”

    灰原哀一愣。

    会担心……

    “也可能是因为非迟哥没来,所以不开心?”光彦猜测。

    “那家伙本来就是那样,喜欢忙来忙去,”柯南半月眼,“我们玩不就好了。”

    “因为实在不懂你到底是怎么了,”铃木园子抱着手臂道,“我们讨论半天没个结果,所以干脆直接来问你啦,小女孩就活跃一点啊,跟非迟哥学什么深沉嘛……”

    灰原哀沉默。

    刚才那群人窃窃私语,不是因为她表现很糟糕被讨厌了,而是……在担心她?

    “不想说也没关系,”毛利兰笑眯眯将一个冰淇淋递给灰原哀,“我觉得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闷闷不乐,陪你坐一会儿怎么样?”

    “我们也坐一会儿吧,”步美转头看元太、光彦和柯南,“反正也玩累了。”

    灰原哀接过毛利兰递来的冰淇淋,低头看了看,又仰头看毛利兰,“谢谢……小兰姐。”

    “不客气。”毛利兰笑着回道。

    ……

    “或许是因为我,她们关系才会要好很多,不过她必须要明白,她早就被那群人当成同伴了……”

    游艇甲板上,池非迟依旧坐在沙滩椅上,跟福山志明打电话。

    所以说,就算有些观念冲突,他也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有这么一群人,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