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39章 自己把自己作死了【为萌主此处_无银加更】
    “嗒嗒嗒……”

    远处传来奇怪的声音。

    门外,池非迟依旧在看戏。

    灰原哀走到走廊上,学着池非迟往走廊护栏上一靠,“你真的不打算跟他们一起推理吗?”

    说‘还有一个可能’的是池非迟,也就是说,是她家非迟哥先看出来的!

    “明天有事,不能去做笔录。”池非迟道。

    灰原哀半月眼,这跟明天不明天应该没关系,只要是笔录,非迟哥都不想做吧?

    两人随口聊了几句。

    屋里突然传来惊呼声。

    “啊!”

    屋里,刺眼的光线突然笼罩了站在玄关附近的目暮十三和高木涉。

    “这、这是……”高木涉连忙抬起胳膊挡在眼前,眼前却依旧亮晃晃一片,直到背过身才好一些。

    而站在稍远处的白马探等人却没有被光笼罩。

    白马探走到另一道窗户前,看向外面,“在下午3点到4点之间,太阳的角度会让对面大楼的窗户反射强烈的太阳光亮,从玄关旁的窗户照进来,以町岛小姐倒下的地方,如果有人从后面攻击她,只能站在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那一带,刺眼的光线会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用吉他准确击中町岛小姐的后脑勺,看町岛小姐头部的痕迹和现场的状况,她是被一击致命,并没有凶手多次挥舞吉他连击和她抵抗的痕迹……”

    “对面那栋大楼是昨天才竣工的,”柯南也走到窗户前,“而町岛小姐今天应该是在将窗户锁从外面撬坏之后,准备好固定吉他的手法,假装自己跟人争吵,又特地去洗了澡,想伪装成洗澡出来被袭击的弱者,在3点前进了浴室,从浴室出来直接到了玄关口拉绳子,没有经过玄关处的窗户,所以也就没有发现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成功袭击她。”

    这是判断町岛铃自杀的证据。

    因为大楼是昨天竣工的,只有今天下午3点到4点之间才会发现刺眼光亮的情况,别人也没法提前准备挡光眼睛之类的东西来袭击町岛铃。

    目暮十三走到白马探身边,伸头往窗外看了看。

    天上,一架警用直升机打开了探照灯,光柱正好能投在对面大楼窗户上,又反射进屋里玄关处。

    “因为晚上没有太阳,我就让人驾驶警用直升机,用探照灯帮忙模拟下午3点到4点阳光照射的角度,”白马探解释,“附近没有比较高的大楼,不会挡住阳光,明天下午3点到4点之间,目暮警官可以带人过来再确认一下。”

    目暮十三一头黑线地点头。

    道理他懂,不过想说明这些,明天过来不就行了,干嘛非要调用一架警用直升机……

    高木涉走出光照处,想到了原因,“町岛小姐用这种自杀,该不会是……”

    “是啊,”白马探有些感慨,“我想应该是清水小姐拒绝她继续送恐吓信之后,她心里越发怨愤不甘,为了让那四个人中的一个人背上杀人的罪行,才会这么做吧,当然,她一开始或许只是想伪造自己被袭击的假象,并没有想过自杀,因为伤口是一击致命……”

    “不过她没想到,吉他砸下来那一击,正好打在她后脑的要害处,要了她的性命。”柯南心情有点复杂。

    门外,池非迟完全没什么想说的。

    其实他有个猜想。

    这个手法恐怕不是町岛铃想出来的,而是清水丽子犯罪计划中的一环。

    计划大概是:先是清水丽子送恐吓信,之后是町岛铃被袭击、但没死,调查的时候让警方注意到町岛铃身边的可疑人物,再之后,是小田切敏也被杀害。

    而她们预定给警方准备的‘犯人’,就是楼上住户山石先生、或者女房东大屋女士,动机也有:

    山石先生因为恼火町岛铃制造噪音,先是潜入町岛铃家里,袭击了町岛铃,之后知道町岛铃制造噪音的原因,忍无可忍后,又迁怒到小田切敏也身上,只不过第二次对小田切敏也的袭击过重,导致小田切敏也死亡。

    而针对大屋女士的动机,则是设计为住户被迫搬走、收入降低的怨恨。

    无论是‘袭击’町岛铃的凶器,还是杀害小田切敏也的凶器,恐怕都会选择吉他。

    因为小田切敏也就算不再唱摇滚,也不可能把陪伴自己多年的吉他丢弃,小田切敏也家里绝对有吉他,两起事件的凶器都是吉他的话,就可以造成凶手连续犯案的假象,也可以引导警方怀疑凶手讨厌吉他、即噪音。

    只不过,中途清水丽子出于某个原因,决定终止计划。

    这个原因大概就是少年侦探团的调查。

    这群孩子遮掩得再好,在清水丽子对‘摇滚’、‘小田切敏也’这类关键词敏感的时候,多多少少会引起清水丽子的不安。

    而清水丽子家里使用自动录音的电话,应该是为了防止町岛铃执行计划出意外、把自己牵扯进去,同时,双方约定了不在电话里明说一些事,保证清水丽子录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证词。

    也正因为电话不能明说,清水丽子说不要再送恐吓信了,町岛铃就会觉得清水丽子也抛弃了自己,对于一个情绪极度不稳定的人来说,足以让町岛铃产生提前执行计划、让所有自己讨厌的人都被怀疑进去的想法。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会是清水丽子引导町岛铃提前执行计划,因为对清水丽子并没有好处,反而会惹麻烦上身。

    也就是说,町岛铃确实是自己想作一下,结果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人果然不能太作。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想。

    因为凶器特地选了吉他,而小田切敏也和町岛铃都会在家里放吉他,他才想到这个可能,并没有证据,连指控清水丽子都做不到,不如不说。

    反正町岛铃死了,小田切敏也反而免除了一次被谋杀的危机。

    而清水丽子失去了町岛铃这个犯案实施人,大概又会去找其他策划犯案的机会,不会再盯着小田切敏也。

    没多久,目暮十三等人走出房间。

    接下来还需要再确认、调查,大概要过几天才能结案。

    “目暮警官,笔录找白马。”池非迟道。

    “目暮警官,笔录找白马哥哥就可以了,我明天、后天都有事要出门,”柯南也几乎同时说了一句,又笑着仰头看白马探,“辛苦白马哥哥了~”

    白马探:“……”

    这两人……

    高木涉:“……”

    他们警视厅这么不受人待见?

    现在连柯南都变了。

    不就是做个笔录,至于么……

    被高木涉幽怨盯着,柯南忙解释道,“是真的有事。”

    好吧……

    高木涉选择相信柯南一次。

    “啊!”光彦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糟糕,我的侦探手册不见了,我还想记录一下这次委托呢……”

    “在警视厅的时候,你不是还拿出来过吗?会不会是丢在警视厅了啊?”元太问道。

    “也说不定是掉在池哥哥车上了……”步美看向池非迟。

    “那就下去找一下。”池非迟带头往楼下走,问白马探,“白马,已经11点了,你怎么回去?”

    “别担心,我会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

    “那我送这群孩子会去。”

    到了楼下,还没等去池非迟车里找,高木涉打电话给警视厅的同事确认,说了两句挂断电话,对光彦道,“你的侦探手册掉在警视厅的走廊里了,明天再去拿吧,他们会帮你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光彦点头,“高木警官,那我明天再联系你,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高木涉连忙客气。

    “那你们就在这里跟白马等一会儿,我去开车过来。”池非迟交代一声,去了停车场。

    不过到停车场之后,池非迟上了车之后,没急着开车,拿出手机,将两张照片打包发给非墨。

    两张都是侦探手册的页面照片,一张是清水丽子的住址,一张是清水丽子的人像简笔画。

    光彦的侦探手册不是掉了,只是被他偷偷拿到手、拍了照片,又丢到了走廊间。

    虽然直接要地址也行,但他实在不想跟清水丽子牵扯太多。

    最好就是自己别牵扯,也别让身边的人牵扯,让乌鸦去监视一下,看看以后会不会有用到的时候……

    既然有线索,不盯一下有点可惜,搞不好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没等多久,非墨回信:

    【没问题,主人,我立刻安排!】

    【人画像能分辨吗?】

    【当然,画得很逼真啊。】

    好吧,能找到就好。

    池非迟收起手机,开车出停车场。

    ……

    另一边,趁池非迟开车过来的时候,三个孩子就凑在一起低声嘀咕。

    柯南走过去,“你们又在说什么啊?”

    元太:“在说敏也哥哥啊!”

    光彦:“他之前不是有说过吗,明天要去跟情人度蜜月……”

    步美:“今晚也匆匆会去,我们就在想他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柯南半月眼,“你们啊……”

    连小田切敏也交不交女朋友都管,这么八卦的吗?

    “这么说的话……”灰原哀突然出声,嘴角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明天非迟哥也要去跟情人度蜜月。”

    “哎?!”

    三个孩子和柯南齐齐变了脸色,表示自己有被吓到。

    “情人?”白马探也转头看灰原哀。

    这个瓜他想吃!

    三个孩子已经围到灰原哀面前。

    “灰原……”

    “什、什么情况?”

    灰原哀对其他人的反应表示满意,打了个哈欠,一脸平淡道,“其实是说冲野洋子的经济公司,一开始那家公司还想阻击thk公司,不过非迟哥之前说过,商场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等thk站稳脚跟之后,那家公司考虑到thk背后的雄厚资金,而thk考虑到对方身为老牌娱乐公司手里的资源,关系又会立刻缓和,甚至像情人一样,会有一段时间的蜜月期,彼此互相帮助、关系好得不得了,现在的thk有名气、有火爆的综艺节目、有仓木麻衣这个出道就火爆的歌手、还有铃木财团的入股,对方怎么可能不发起蜜月邀请?”

    元太、光彦、步美:“……”

    这不是他们想吃的瓜……

    白马探遗憾摸了摸鼻子,“咳,情人蜜月啊……非迟哥在商业上也很有天赋,总结到位。”

    柯南心里呵呵,他就隐约感觉灰原不怀好意,白期待了。

    他还不如期待一下明天的酒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