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94章 朱蒂:被坑得心口疼
    “没问题!”朱蒂自信笑了笑,准备进监控室,又回头对池非迟眨了眨眼,“那你也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在我帮你把推理告诉警方之后,你也要如实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自己把推理告诉警方。”

    池非迟点了点头,“好。”

    柯南见朱蒂高高兴兴去看监控,突然感觉自己看到的,其实是一只刚被大灰狼忽悠了的小白兔。

    小白兔还被忽悠得很乐呵……

    池非迟这家伙是真的坑啊。

    不分男女,不顾情面,不分熟悉与陌生,不分场合跟环境,逮到机会、随手一个坑就丢过去了。

    他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喂,我说你啊……这么坑刚认识的女性,真的好吗?”柯南半月眼问道。

    “毛利老师没来。”池非迟道。

    柯南摸了摸下巴,“其实我可以让园子睡着来帮忙推理的……”

    “园子还年轻,”池非迟提醒,“而且她还要考试。”

    这是什么意思嘛!

    柯南差点跳脚,急忙解释,“这是博士特别研究的麻醉针,对人的大脑没有影响的!”

    “可是我觉得毛利老师有时候迷糊得不正常,”池非迟弯腰轻轻拍了拍柯南的脑袋,又直起身走向监控室,低声道,“别太过份,逮着一个祸害就够了。”

    柯南很想抬起手表麻醉针,对准池非迟的后背,先给池非迟先来一针。

    反正今天也不用他去推理了!

    不过……

    想到池非迟刚才面不改色地给朱蒂挖坑,他突然就有点虚。

    现在报复一时爽,报复完了火葬场……

    算了,他气量大,不跟池非迟这个小心眼计较!

    ……

    看完监控,尸检结果也出来了。

    朱蒂整理了一下头绪,接过了推理的任务,将池非迟的推理更详尽地告诉目暮十三等人。

    顺便,为了更好地把作案手法表现出来,还让毛利兰和高木涉扮演了一下死者和凶手,进行了一场游戏对决。

    池非迟带着柯南远远围观,“让一个老师来推理果然是正确选择。”

    柯南一头黑线,想起毛利兰之前对朱蒂的推崇,“特别是一个讲课讲得好、可以让学生轻而易举就听懂的老师,对吧?”

    “嗯。”池非迟认可。

    柯南:“……”

    居然还这么自然从容地承认了……

    看着那边意气风发的朱蒂老师,池非迟这家伙的良心不会痛吗?

    “志水先生,”朱蒂双手抱臂,正色看向志水高保,眼镜一边隐隐有些反光,显得凌厉而自信,腔调虽然奇怪,但认真得让人忽略那一点怪异,“那枚硬币上一定能找到你的指纹。”

    目暮十三都有点被朱蒂的气场镇住,不过还是忍不住提醒,“可是,不验一下的话,还是无法确定……”

    “不,志水先生之前不知道店员清理过投币箱,他大概是觉得,就算在一堆硬币里发现有自己指纹的硬币也无所谓,而且他没有戴手套,一定会留下自己的指纹的,”朱蒂察觉自己好像有点表现过了,立刻收敛了严肃的气场,笑眯眯看目暮十三,“oh,我想应该是这样吧,警官只要调查一下就清楚了~!”

    “呃,嗯……”目暮十三一头冷汗。

    变脸这么快是认真的吗?

    之前明明还那么自信、锐利,一转眼又变得和善而不确定。

    他怀疑,擅长推理的人,精神可能都不太正常。

    “的确有我的指纹……”

    志水高保认罪了。

    杀人动机,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和死者交往后,为了帮死者偿还赌马、赛车欠下的庞大债务,这一个月不断工作,几乎不怎么吃东西。

    “你们能够想象吗?”志水高保神色复杂,“在这个时代里,居然还有人因营养失调而导致维生素e不足,差点失明……”

    池非迟转开视线,不知道是不是他知道自家的基因病之后,对‘失明’这个词有点敏感。

    虽然原剧情里也是这样,但有柯南、有fbi的朱蒂、有他在,他总觉得有点微妙,就像老天又在借机给柯南丢线索一样……

    “最后,那个家伙还加入了某个暴力组织,就算是这样,我那个傻妹妹依旧不愿意离开他,那个家伙说过,只要我赢过他一次,他就愿意跟我妹妹分手,”志水高保看向那边的游戏机,“为了赢他,我努力提升技术,还得到了‘杯户鲁塔斯’的称号,可是这样也还是没有赢过他,所以我才杀了他,不过说实在的,我现在很后悔,因为我已经断送了亲手打败‘米花凯撒大帝’的机会了……”

    柯南沉默看着志水高保,他这一次没有去想志水高保是不是为了减轻罪责而说‘后悔’,因为这不是推脱,一开始,志水高保恐怕就想好下手杀人的后果了……

    池非迟也没说什么。

    后悔?没必要。

    就算志水高保能打败死者,有八成的可能,死者会笑眯眯地来一句:‘大哥,你还真把一个玩笑当真了啊,我怎么会因为一场游戏的胜负就离开她呢!’

    对,人的劣根性。

    对于一个混混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死心塌地跟着自己、还能帮自己还债的女人更好的了,哪怕那个女人很丑,哪怕已经厌倦,为了那点价值,死者也不会放手的。

    志水高保想让自己的妹妹摆脱这个男人,要么期望自己的妹妹想通或者这个男人良心发现,要么……这个男人死了!

    前者希望渺茫,主动权在别人手上,后者却可以自己来掌控。

    换了是他,他也会选择后者,当然,他不会自己亲自动手,不划算,借刀杀人的机会很多,甚至连‘教唆’都没必要,只要在合适的时候悄悄推动一下就够了。

    有耐心练游戏技术,还没耐心挖坑吗?

    当然了,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去帮志水高保出什么主意。

    谁知道志水高保会不会因为心理承受不住压力去自首?谁知道志水高保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他和志水高保又不熟,没必要冒风险。

    也可以说,他本身还真是个缺乏正义感的人。

    ……

    事件解决,游戏也玩不下去了。

    离开游戏厅,铃木园子走在路上,忍不住崇敬道,“朱蒂老师刚才真是太帅了!简直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一样!”

    “不,那个其实……”朱蒂一脸不好意思,偷偷看了看走在旁边、神情冷淡的池非迟。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懂了。

    “不会吧……”

    “难道说是非迟哥让老师……”

    “yes!”朱蒂笑着点了点头,她不想太出风头,虽然刚才已经够出风头了,“是池先生让我帮忙把推理告诉警方,约定就是他可以告诉我不自己去推理的原因,池先生,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如果不方便被其他人知道的话,可以偷偷告诉我……”

    毛利兰嘴角微微一抽,猜到了一个可能,“我想大概……”

    “没什么不方便的,”池非迟自然从容道,“我不喜欢跟别人解释推理,也不喜欢去做笔录。”

    朱蒂:“……”

    她已经做好了挖到某个大情报的准备,结果就这个?就这个?

    不喜欢去做笔录,所以不推……等等,那就是说,做笔录的事就这么落在她头上了?

    她也不想被叫去警视厅做笔录啊,本身就是fbi的探员私自入境,要是有地方解释不清的话,被发现异常……

    “果然是这样,”毛利兰干笑着,见朱蒂神色有些呆滞,解释道,“非迟哥真的很不喜欢做笔录,做笔录很多时候都会叫上柯南去重述案发经过,而且他也不是跟别人详细说推理,以前也有过给目暮警官一张作案手法说明书,让警方自己去还原、实验……”

    “是、是这样吗……”

    朱蒂突然觉得心口疼。

    照这么看,池非迟一开始让她帮忙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她之前还乐呵呵地答应,怎么看都好傻……

    被坑得心口疼。

    再一看,旁边池非迟依旧一脸平静。

    感觉心口更疼了……

    池非迟见朱蒂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道个歉,“抱歉,事先没有跟你说清楚、征求你的意见。”

    不过,既然接过推理的活,就应该会想到要去做笔录的事才对……

    朱蒂也想到了这一点,而且总不能说自己不方便去警视厅吧,再加上人家都一脸正色地道歉了,虽然好气好郁闷,但还是要保持笑容……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过下次一定要跟我说清楚哦!”

    “其实非迟哥也可以告诉我,让我来推理啊!”铃木园子忍不住强调自己的存在,“我好歹也是推理女王铃木园子,不是比老师更适合推理吗?我一点都不介意去做笔录的!”

    “不好意思,忘了。”池非迟道。

    他是照顾铃木园子的小心灵,没有直说。

    这次的犯人,在一开始被指控的时候,还反驳、说狠话,他担心铃木园子没那个自信去镇住对方,被对方一吓,思路就乱了。

    还是朱蒂比较合适,讲课又讲得出色,讲解思路肯定很清晰,没那么容易被扰乱……

    “忘、忘了……”铃木园子没听真相,就已经备受打击。

    朱蒂只能笑,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一定不介意将这个表现的机会让给自己的学生,真的……

    “不过我没想到非迟哥和朱蒂老师能相处得这么好,第一次见面就互相帮忙,”毛利兰笑道,“这么说起来,非迟哥的妈妈从小在英国长大,没有嫁人之前,国籍也是英国,对吧?非迟哥是不是更习惯跟外国人相处啊?”

    “偏见。”池非迟言简意赅。

    “no,no,no,”朱蒂也摇了摇食指,正色道,“这是你们的误会,其实英国人和美国人在某些方面分歧还蛮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