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29章 你后悔拜师了没
    “哦?”目暮十三仔细一看,怀念道,“柠檬汽水糖,放长线软糖,四角糖,味增仙贝,这是都是我小时候吃过的零食啊!”

    “根据我们了解,这是饭店准备给房客作为茶点的。”高木涉解释道。

    柯南低头思索,放长线软糖?也就是说,软糖上原本就有线。

    这样一来,也就不能当做凶手做过手脚的证明了啊。

    “我想应该是死者和凶手争执的时候,把这些零食弄乱的吧。”毛利小五郎猜测。

    柯南:“……”

    池非迟:“……”

    房间里明显没有争执、打斗的痕迹好不好。

    而且,这堆零食虽然散乱,但没有被磕到、周围也没有踩到的痕迹,就像是原本就摆得这么乱。

    这些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判断出来的……

    柯南无语之后,看着地上那些零食,突然眼睛一亮,指着地上的雪糕道,“你们看,这里还有一个雪糕耶!只不过好像已经融化了。”

    “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正色道,“我想被害人一定是准备边吃雪糕边看电视的时候遇害的!”

    柯南:“……”

    喂喂,重点不是这个啊……

    “嗯……”目暮十三的注意力莫名偏移,对其他警察道,“谁现在去看看冰箱里面是不是有摆了雪糕?”

    “是。”

    一个警察去看了冰箱,拿出几支雪糕道,“目暮警官,里面有好几根雪糕,这些雪糕也蛮叫人怀念的……”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看来毛利老弟说的应该错不了。”

    “就是啊,”毛利小五郎立刻笑了起来,又对柯南嫌弃道,“我说你小子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要吃雪糕的话,就让非迟带你去买吧!”

    说着,又转头对池非迟道,“非迟啊,这小子想吃零食,你带他去随便买一点吧!”

    “哎?柯南想吃零食吗?”毛利兰立刻探头进门,“是不是早上没吃饱、饿了啊?我带他去买吧,不用麻烦非迟哥……”

    “不要!”柯南立刻跑到池非迟身边,拉着池非迟的衣角,“我要池哥哥带我去!”

    池非迟:“……”

    卖萌可耻……

    “好啦,就让非迟带他去吧。”毛利小五郎一脸嫌弃。

    “柯南……”毛利兰无奈,不过觉得这两人关系好也挺好的,又笑道,“非迟哥,那就麻烦你带他去吧,柯南,要乖乖听话,不要乱跑哦!”

    “我知道啦~”

    两人出门,离开了一群人的视线,柯南一脸乖宝宝的表情顿时变得揶揄起来,“喂,你看到毛利大叔这样子,有没有后悔拜他为师啊?听目暮警官说,他以前也经常带偏其他警官。”

    “没有。”池非迟一脸平静。

    柯南一噎,没幽默感,随即认真起来,“地上那支已经融化的雪糕,不是前些年的老旧品牌,而是现在能够买到的新品牌雪糕。”

    他之前提到雪糕,就是想让毛利小五郎和目暮十三注意到这一点——

    这支雪糕是从外面买回来的,是死者本人买的?还是凶手?

    结果,谁能想到,毛利大叔居然能拐到‘死者生前想看着电视吃雪糕’上面去?

    而且目暮警官还真的被带偏了。

    他这边努力提示、想让谜团更清晰,毛利大叔在那边努力将谜团弄得更复杂,简直绝望……

    池非迟居然没后悔拜师,心态真好……

    “还有,电视机旁边的柜子上有水滴,”柯南收回吐槽的思绪,继续分析道,“我大概知道凶手的作案手法了,凶手在杀害藤村小姐后,先将放长线软糖的线,横放在电视机的投币口上,带糖的一端垂着,然后将雪糕横搭在电视转台器和柜子上,像是架桥一样腾空放着,之后将放长线软糖拉过来的线,压到雪糕下面,最后将100元硬币放在投币口,因为有线阻隔了投币口,硬币一时间不会掉进去,之后凶手离开现场,等过去一段时间,雪糕融化变软、失去支撑后,就掉在了地上,这样一来,放长线软糖的线就没有东西压着,被带糖的一端的重量带着掉到地上,而硬币没有线阻隔,也自动滚进了投币口,电视就被打开了。”

    “嗯,”池非迟认可,“地上掉那么多零食,就是为了掩饰这个手法,不然只掉了雪糕和放长线软糖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

    好!

    柯南心里充满干劲,大家的推理答案一致,这就很舒服,“柜子和转台器上有水珠,就是放过雪糕的证据!”

    池非迟:“嗯。”

    柯南顿了一下,小脸瞬间跨了下来,“用到这个手法,可以确定凶手是公仁子小姐没错,不过证据,我还没有找到……”

    如果软糖的线是凶手粘上去的还好,至少可以证明这个手法存在,但线是零食原本就有的,光雪糕是外面买的这一点,没法作为证据,连证明手法存在都做不到。

    凶手可以说,那是藤村小姐突然想吃那个牌子的雪糕,从外面买回去的。

    这样确实也说得过去。

    “总之,雪糕是要买的。”池非迟带着柯南进了电梯。

    “也对,房间里的东西不能乱动,”柯南点头,“确实要从外面买雪糕来演示手法。”

    池非迟按下了一楼的按键。

    没错,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出门买雪糕。

    那毛利小五郎让他带柯南去买雪糕,是不是有意的?

    看那迷糊劲,不像,毛利小五郎似乎根本没发现什么重点。

    不过如果毛利小五郎是故意的,那就说明大叔没那么迷糊,啧,细思极恐。

    “其实证据,还是在于判断出凶手是谁这一点。”

    “哎?”柯南意外了一下,眼睛一亮,“我明白了!藤村小姐在1点左右已经遇害,不可能再打电话给公仁子小姐,公仁子小姐也不可能跟藤村小姐有交谈,这是判断她是凶手的根据,同时,当时那一通电话会打到公仁子小姐的手机上,不管是她携带了被害人的手机,还是设置了什么自动拨号的手脚,一定会有线索被留下来……被害人的手机会有她的指纹吗?被害人一直在国外,昨天回来,她们今天才准备见面,如果她的指纹留在被害人的手机按键上,那这就是她跟被害人提前见过、并假装通话的证据……”

    “如果有指纹,检识课人员应该已经发现了。”池非迟泼冷水。

    “呃,也对……”柯南一愣后,低头继续思索。

    那还能从哪里找证据?

    既然做了,那一定会留下什么决定性的痕迹……一定!

    ……

    两人买了雪糕回到现场,警方已经找到了被害人藤村小姐的手机。

    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山本公仁子的,目暮十三和毛利小五郎又在房间旁的休息室里,跟山本公仁子确认情况。

    两人都基本认定,死者藤村直美是在1点遇害的,那么,远在一番町的三个女人都有不在场证明了。

    池非迟在一旁静静听着,有点惋惜。

    那个长得像‘雪莉’的妹子就是凶手……

    “看来有必要去问问池老弟的那位同学,至少,要了解一下藤村小姐有没有跟他说过,最近有人跟踪之类的话,”目暮十三又对三个女人道,“还要麻烦三位去隔壁的现场,再针对发现尸体前后的状况,做一次详细的叙述。”

    “好的。”三个女人答应下来。

    柯南心里有些着急,这是打算先立案再慢慢调查的节奏?

    要是让凶手离开这里,说不定原本存在的证据也会被销毁!

    山本公仁子穿好鞋起身的时候,外衣口袋里突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池非迟立刻侧目,看了过去。

    柯南一怔,再转头一看池非迟也注意到了,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对池非迟低声道,“如果她没有你那种把蛇放在身上的爱好的话,证据应该就在那里了。”

    非赤从池非迟袖子里露头,不满地吐着蛇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它好好地补着觉,干嘛突然把它拎出来说?

    柯南僵住,这种声音他知道,是蛇表示要攻击的信号。

    以往非赤都不会发出这种声音,一直温温吞吞的,这次是……生气了?

    “那个……池哥哥……”

    “好了,非赤,睡觉去。”池非迟伸手把非赤按回袖子里去。

    柯南松了口气。

    嗯?等等,非赤为什么会生气?听懂了他刚才的话?

    假的吧!

    绝对是因为他做了什么或者提到哪个字眼,刺激到非赤了。

    要是能听明白他那句话是捎带着调侃,那非赤已经成精了……

    嗯,要相信科学,动物不会成精!

    “他等会儿还要推理,”池非迟安抚非赤,“要咬等他推理完再咬。”

    柯南仰头看池非迟:“……”

    阻止非赤咬他,是因为还需要让他去推理?

    做人怎么能恶劣到这种程度!

    ……

    半个小时后,柯南用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完成了推理。

    “公仁子……”

    “公仁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面对两个同学的质问,山本公仁子沉默了一下,“我们刚从大学毕业的时候,成绩最优秀的学生都可以被推荐到国外,为知名的服装厂牌工作,直美她得到了这项殊荣,顺利的在国外成为了知名童装设计师,但是这份殊荣,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谁知道直美却跑去巴结教授!要不是开第二次同学会的时候,教授因为喝醉了、说出了真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

    “可是,你不是也要自立门户,创建属于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了吗?”大林佳央理不解问道。

    “那是我骗你们的,”山本公仁子忍着难堪,失落道,“其实我刚被公司裁员……就因为我犯了人生中唯一一次的错误。”

    大林佳央理惊讶,“你被裁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