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15章 鹰取严男:真香!
    琴酒瞄准了人,确保鹰取严男没做什么小动作,“拉克,那五个还能不能走?”

    “肌腱损伤断裂,”池非迟上前,蹲下身,一一把五个人身上的铁牌回收,“手脚应该动不了。”

    简单的说法就是,切断了手脚筋。

    为了防止失误,他还多飞了几张铁牌,其中一个倒霉鬼手上就钉了三张。

    这些铁牌切得很深,取出牌,飚血是难免的,池非迟尽量避免血溅到身上,但还是被溅上了一些。

    不过没办法,牌上有他的指纹,必须要回收,换其他人来回收他都不放心,好在黑衣服溅上红色血点也不会显眼。

    琴酒耐心等了一会儿,见池非迟处理完了,才道,“我联系人过来接那五个,你处理一下你要的那家伙,先换个隐蔽的地方。”

    “知道了。”池非迟见通讯切断,将沾血的铁牌装进口袋,顺手捡起地上那捆绳索,起身走向鹰取严男。

    这里是大路,虽然周围都是小学和保育院,晚上没什么人,又在假期中,更不会有人过来,但也难保不会有人路过,还是尽快撤离比较好。

    鹰取严男没有贸然抬头,盯着地上移动旁边的黑色影子,“你们想怎么样?”

    “起来,换个地方谈。”池非迟道。

    鹰取严男不确定狙击手还有没有盯着自己,慢慢站起身后,打量着池非迟。

    论坛里,发布赏金的人放了一张池非迟的照片,似乎是三四年前在某个宴会上偷拍的。

    照片上的少年一身黑色休闲西服,站在人群后方,眉眼还带着些稚气,看起来斯文内向。

    而今晚真正见到本人,那张面孔褪去了稚气,轮廓明朗深邃了不少,眉眼没多大变化,却多了几分冷冽淡漠,似乎压根没把脸上溅到的血点放在心上。

    这么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他下意识地就会浑身绷紧、心生戒备。

    他突然发现照片真的信不过,但凡见过本尊,他早就能发现这个人不好惹、放弃这个赏金了。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集团的大少爷,没想到池非迟能在短短时间解决五个人,还有那突然出现又消失的大群乌鸦、准备好的狙击手……今晚就是一个陷阱,池非迟是刻意把他们引到这里的!

    这一次,不仅踢到了铁板,而且还被铁板狠狠砸了一下。

    池非迟用绳子把鹰取严男的双手绑住,从口袋里拿出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枪口对准鹰取严男,“坐我的车。”

    鹰取严男没吭声,走向池非迟的车子,抬眼瞥了一眼公园后的大楼。

    现在没法反抗,需要小心那个狙击手,不过这一带虽然开阔,但要找死角的话……

    “别看了,狙击枪口没有对着你,”池非迟在鹰取严男身后,出声道,“如果你觉得可以制服我的话,尽管一试。”

    琴酒现在应该在联系人,不会盯着鹰取严男。

    要是他有枪在手,还被一个双手被捆住的反制,那也白混了。

    鹰取严男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抽,依旧没吭声。

    他就是偷偷扫了一眼,至于这么敏锐吗?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他确实没把握能反制住池非迟。

    之前那些突然出现又消失的乌鸦,他至今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时换作是他对上池非迟,下场恐怕也不会比那五个人好到哪里去。

    而且既然心思被察觉,说明池非迟没有大意,就更没必要搞小动作了。

    池非迟等鹰取严男走到车旁、上了副驾驶座,才绕到车子另一边上车。

    趁着这个空档,鹰取严男保持着铁青、僵硬的脸色,手指偷偷动了一下。

    他可以趁机解绳子,等池非迟开车离开狙击手的视线……

    躲在衣服下的非赤立刻提醒,“主人!他手指在动绳子!”

    “你最好别动,”池非迟绕到车门旁,“转头看看你旁边。”

    “什么?”鹰取严男强忍住心里的惊讶,转头看右边,顿时僵在原地。

    两条蛇爬在驾驶座靠背上,吐着蛇信子盯着他。

    驾驶座上有一条粗壮的白蛇、一旁放置烟灰缸的地方也爬了三四条……

    左侧,头发似乎被什么东西触碰。

    鹰取严男僵着脖子,缓缓转头,发现自己坐的座位靠背旁也爬了两条蛇,他一转头,蛇信子都快吐到他脸上了:“……”

    =????(?皿?????)

    突然间,就……不敢动了呢……

    白蛇带着家人围观鹰取严男,一群小蛇还在旁边叽叽喳喳。

    “这个人是要抓来做食物吗?”

    “这么大,应该吃不下吧……”

    “人类吃东西会切小的,大概会切一切,再用火烤,撒点粉末上去,我在宅院里看到那个宗师的儿子这么吃过肉……”

    “别乱说,人类不吃同类。”

    “是不好吃吗?”

    ……

    池非迟打开车门上车,就看到鹰取严男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瞄了一眼,收回视线,拿起一张抽纸擦拭着手背上溅到的血,“你怕蛇?”

    鹰取严男全身僵着,只动了嘴,声音跟池非迟一样没什么波动,“能不能放我下去?”

    如果只有一条蛇,哪怕是毒蛇,他都不怕,但这里是一堆啊!

    他怀疑自己掉进了蛇窟里……

    居然在车里放这么多蛇,太卑鄙了,太丧心病狂了……

    池非迟没有接鹰取严男的话,垂眸擦着手指,“以后跟着我,你开个价。”

    这是要招揽自己?

    鹰取严男一愣后,皱眉考虑着,“你说的跟着你,是指以后都听你的指示做事?时间呢?多久?”

    池非迟又拿了张纸,对着后视镜擦掉脸上的血点,“你的一生。”

    “一生?你还真开得了口……”鹰取严男看到一条蛇凑到手旁,脸色又僵了僵,“如果我说不愿意,今晚是不是就没法活着离开了?”

    “嗯,对。”池非迟声音平静冷淡,将纸巾放到烟灰缸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琴酒的邮件,开车离开原处。

    鹰取严男一噎,无语转头看着池非迟。

    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而且承认就算了,总该继续威胁一下、放放狠话吧?

    ‘嗯,对’算什么回答?

    让人完全没法接下去好吗?

    不过,该问的还是问清楚。

    “你想让我做什么?”

    “做赏金猎人会做的事。”池非迟道。

    “你知道我是赏金猎人?”鹰取严男有些意外,随即又冷静下来,“既然知道,那就应该明白,赏金猎人完成一次赏金算一次钱,不会为了什么人卖一辈子的命,我从来没想过给别人打工,这辈子都……没……”

    池非迟放慢了车速,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默默举着,手上的枪的枪口对准了鹰取严男的太阳穴。

    鹰取严男一怔后,扬了扬下巴,“就算你现在开枪……”

    “咻!”

    枪口消音器冒出一丝火光后,子弹擦着鹰取严男的头顶飞过,擦掉几根头发。

    鹰取严男脸侧的车窗玻璃应声而碎,哗啦啦掉在车外。

    鹰取严男:“……”

    真开枪了啊……

    还有逼人家打工的?

    这……这特么……

    池非迟开着车,看也没看鹰取严男,侧脸平静,右手举着的枪微微往下移了一点,枪口再次对准鹰取严男的头。

    来,再说一次。

    当初组织不就这样吗,贝尔摩德堵门,外面狙击手瞄着,他身为两个集团的继承人,都被逼着给人打工了,这家伙再说一次不打工试试?

    鹰取严男沉默了片刻,权衡清利弊之后,才出声道,“做什么事,开什么价,这点没问题吧?要不然你花个一两百万日元就让我送死,我可不干!”

    “一个月300万日元,吃住我可以供应,”池非迟收起枪,“主要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帮忙跑腿,但也不用整天跟着我,有特殊情况加单次行动的费用,到你上了年纪想退休,养老费用我负责,你自己去赚外快我不管,不过尾巴自己扫干净。”

    鹰取严男默默算了一下,一般全天候保镖差不多也是这个价,还得是退役军人、自带武器和防弹背心的那种,已经算是很看好他了。

    先不说时间是否宽裕,就算天天守着池非迟都没问题,有个铁饭碗端一辈子,不比他出去冒险强吗?

    就算只干个两三年就被辞退,那这两三年他也亏不了。

    en……真香!

    “那……”鹰取严男想到之前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不打工,有点尴尬,“签合同吗?”

    “可以签,签多久都行,”池非迟继续道,“退休之后的条款可以写进去,不过有两点,特殊行动会改成奖金,以免引起司法机构的注意,另外,你要对我的行踪、行动严格保密。”

    鹰取严男点头,“那是当然,作为保镖,本来就应该对雇主的事保密。”

    “那么……”池非迟侧目瞟了鹰取严男一眼,“如果是公安警察之类的人呢?”

    鹰取严男一愣。

    这是提醒他,可能被日本公安之类的机构盯上!

    他早就想过,池非迟这又是狙击手、又是持枪胁迫他的,背后做的事肯定不光彩,但被刑事警察盯上就够了吧,要是还被公安警察盯上……

    他这个老板到底是在做什么危险的事啊喂……

    迟疑了一下,鹰取严男还是重重点头,认真道,“只要你诚心雇佣我,那就是我的雇主,无论是保镖的规矩,还是赏金猎人的规矩,拿了人家的钱,那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池非迟报了一串数字,“我的电话号码,你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早上联系我,带你去签合同,你要去哪儿?”

    “你就这么放我走了?”鹰取严男有些意外。

    “你要是想跑的话,我总不能每时每刻盯着你,”池非迟道,“再说,有钱不赚还跑了,你是傻子吗?”

    鹰取严男嘴角微微一抽,“那好,前面街口放我下去就行了。”

    他是一秒也不想跟这些蛇待在一起了好吗?

    都快爬到他身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