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56章 多方确认
    “快斗最近在考试,没有行动,”非墨蹦到桌上道,“乌鸦们也没发现那个组织活动,暂时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继续盯着,他考完试肯定闲不住,我们先去度假……”

    池非迟视线下移,看到放在桌上的免费招待劵的饭店名字后,目光顿了一下。

    雾峰大酒店?

    前两年在酒宴上,他还见过雾峰大酒店的社长。

    寺泉大五。

    一个五、六十岁的人,保养得很好,看起来跟四十多岁的人一样。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他老爸的秘书特地跟他提过,这个人行事不干净。

    有一些事,外人不清楚,不过真池集团以前跟寺泉大五购买过地皮,特地了解过这个人。

    寺泉大五瞄准了一些人的好车、房产之后,或唆使对方的儿女、家人低价出售,或放出不好的风声,等对方觉得东西贬值再低价购入。

    更甚者,那些东西的主人,有的会突然弄坏了价值不菲的东西,有的会开始沉迷赌博或者买奖券,等那些人欠下了债务之后,寺泉大五就会出现,以少量资金把东西买下来,或者直接抵押贷款,最后把东西弄到手。

    那一次,寺泉大五喝多了,跟集团负责洽谈事务的人谈起过,他手里时间最长的房产都已经快三十多年了,大大小小,有的贬值,有的升值,他都快忘了自己到底拿了多少地,不过,有的当初登记信息太模糊,正规渠道卖不出去,一些暗处的渠道又太黑,他手里没有又没有足够资金开发,就像鸡肋一样。

    现在,寺泉大五眼里的鸡肋,倒是成了池非迟眼里的‘宝’。

    他想再找两处安全屋,正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买地他是买得起,但容易被查到,毛利兰给的招待劵倒是让他正好想起这个人来。

    这种信息模糊的房产,是最佳的安全屋。

    临时落脚点怎么样都行,哪怕是暂时占别人的地方也行,但如果需要稳定一点,就要确定房产的原主人是谁。

    这些房屋不容易过户、也很难获得动工许可,但也签署过一些协议,打官司能赢的那种。

    要是占用之后,原主人还活着,或者发现了有人占用,找上他们,闹大就是件麻烦事。

    “主人,怎么了?”非赤见池非迟说话说到一半就停了,探头看桌面。

    池非迟拿起招待劵,看了看上面的日期,他记得今天是7月25日,那么……

    计算失败,直接放弃。

    “离7月3日还有几天?”

    “7月3日是大后天。”非赤主动回答,心里叹了口气。

    非墨也不忍心再看池非迟,心情复杂,不知该同情还是该心酸,要是没有它们,主人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还有两天吗……”

    池非迟转头,看着外面的烈日。

    算了,等太阳下山后再说。

    这次柯南也会去凯峰大酒店,对比记忆里的剧情,应该是超级跑车陷阱那个案子,凶手因为自己的跑车被骗了才杀的人。

    不出意外的话,寺泉大五死定了。

    出意外的话,寺泉大五也活不了。

    他参与进去,可能会救下案件被害人,也可能引发别的意外,死者得罪的人越多,‘反弹’越厉害。

    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在7月3日前拿到合适的房产,不然等寺泉大五死了,就算各界配合清点资产,一部分地产恐怕也查不出来,就那么荒废下去。

    要不要带上组织?

    如果他要弄安全屋,有必要说一声,而要是他有情报却不告诉组织,让组织白白错过有用的东西,以后被人知道是会有麻烦的。

    还不如趁机刷点功绩……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给那一位发了邮件:

    【有大量信息模糊的地产的情报,我用不了那么多,组织需不需要?——raki】

    回复很快,很简洁:【你自己联系琴酒】

    这个答复不出他意料。

    那一位只确定一个目标,比如保证某个研究的进度,而达成这个目标的过程中,需要多少实验室、什么时候更换,是他们该考虑的事。

    他发邮件过去,只是提前报备一声。

    组织里也有一些制度:

    首先,提前报备。

    私人行动,不管做什么都行,但跟组织有关的行动,要进行报备。

    核心成员的行动由行动指挥者安排,不存在报备的情况,但如果个人发现了什么情况,或者要进行某个跟组织有关的行动,一般都要报备给行动指挥者。

    而行动指挥者都是那一位直接联系,如果要安排某个行动,也要跟那一位报备。

    就算知道那一位不管这些,他也要说一声,让那一位知道他想做什么。

    其次,多方确认。

    组织对外的大多数行动,搜集情报可以一个人去,但行动时,要两名或者两名以上成员共同参与,动手的或许只有一个,知情人却至少要有两个。

    那一位会偶尔过问,对比两方或者多方答案,确认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有自由行动权的贝尔摩德和他,一些小行动可以自己去解决,但其他人基本都是多个成员参与某一行动。

    以后,安室透那小子还会拿贝尔摩德的秘密,威胁贝尔摩德‘配合他行事’,不仅是让贝尔摩德帮他易容,也是为了达成‘多方确认’的条件。

    贝尔摩德有自由行动权,想查什么就查什么,只要两个人统一口径,说他们在调查某件事,或者贝尔摩德让波本配合她调查,达成可以行动的条件,就能有大量时间搞小动作、去查跟组织行动无关的事,或者两个人自己策划行动。

    这个制度,既是为了保证组织成员别乱来,也是为了安全。

    每次行动,行动方、接应方都要安排好,分别在不同的位置,如果其中一个人出了事,至少还有另外一个人了解情况,不至于还两眼一抹黑,人死了连为什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房产涉及到安全问题,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从行动策划开始,他最好跟琴酒或者其他成员一起商量着来,在达成目标之前,保持联络,确定双方都没有搞什么小动作。

    池非迟思索着,又给琴酒发了差不多内容的邮件:

    【有大量信息模糊的地产的情报,我用不了那么多,你要不要?——raki】

    【晚上再说。——g】

    【最近很忙?——raki】

    【天气热。——g】

    池非迟:“……”

    好吧,看来不止他一个人躲太阳,琴酒也在躲。

    想也是,这种天气还穿着黑衣到大太阳下溜达,绝对会让人明白什么叫热得绝望……

    正好,趁着太阳落山之前这段时间,把非赤蜕的皮处理一下。

    池非迟把非赤放到沙发上,去拿了玻璃箱里的蛇皮,又找了玻璃瓶,把自己的毒液收集了一半。

    卧室柜子上,五个巴掌大小的玻璃瓶摆成一排,里面满满的毒液。

    毒液好像用不上,不取又太浪费了,只能这么攒着。

    可以考虑出售毒液?

    还是算了吧,弄得跟养毒蛇取毒液一样,只不过他是养自己取毒液……

    ……

    太阳落山后,空气中的燥热慢慢消退。

    池非迟这才出门,去养殖点给非赤拿了条鱼,买食材的时候,又给非墨买了梨,顺带买了一些水果,回家做饭,顺便问了一下两宠物,晚上要不要跟他一起过去。

    非赤自然跟着。

    非墨见今晚大概不需要自己帮忙探情况,没打算跟去。

    饭吃完没多久,琴酒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琴酒?”

    “一个小时后,大和町见,到了再联系。”

    “好。”

    挂断电话,池非迟带着非赤出门,开车去大和町。

    到了再确认具体碰面地点,也是安全起见,防止一方有预谋,先抵达目的地做手脚。

    一方先抵达的情况,只会是狙击手先去活动地点附近探查。

    曾经就有一个狙击手,在琴酒抵达前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目的地,带了一群fbi埋伏,再告诉琴酒:安全,没问题,过来吧!

    没错,那个家伙就是赤井秀一。

    那一位在跟他介绍情况的时候,特地说过这些事。

    赤井秀一卧底在组织的时候,行动利落,见识卓越,在行动前,多次察觉异样并帮助组织成员安全撤离,再加上还‘清理’过苏格兰威士忌,刷了一定的信任度。

    清理过卧底的组织成员,基本上就能得到重用。

    这么突然丢陷阱出来,换了一般人,恐怕还真得中招。

    不过可惜,琴酒在涉及到自身安全的时候,也喜欢玩‘多方确认’,让多个成员去确认目的地是否安全,所以就发现了fbi的埋伏。

    他上次去伦敦,在狙击手会先他一段时间抵达的情况下,也让外围成员去确认过狙击手附近的情况、确认狙击手有没有撒谎。

    毕竟那一位说的‘核心成员也不能信’,多方确认是有必要的,既然能调人,也就是发个邮件、打个电话的事。

    对于琴酒来说,这大概已经成了谨慎行事的一个行动章程,别说赤井秀一才潜伏了几年,就算潜伏个十年、二十年,跟琴酒关系再好,表现得再可信,琴酒也会将这套行动章程持续下去。

    到了大和町,两人联系后,两辆车开到一条街上,又一前一后离开街道,到了一个僻静且视野开阔的地方,停车。

    这样跑一趟,基本不存在被跟踪或者被埋伏的情况。

    琴酒没带伏特加,一个人开车来的,下车后,就直接问道,“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