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48章 灰原哀的症结
    米花太阳广场饭店外,小雨已经停了,天空灰蒙蒙一片。

    风户京介被两个警察带出饭店大门,走向警车。

    毛利一家坐着高木涉的车赶到,站在一旁看着。

    毛利小五郎转头问毛利兰,“小兰,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池非迟陪在一旁,观察毛利兰的反应。

    毛利兰迷茫看风户京介片刻,摇了摇头,有些内疚,“抱歉。”

    “没关系,慢慢来,”妃英理宽慰,“现在凶手已经抓住了,等佐藤警官醒过来,我带你去探望她。”

    灰原哀在一旁低声道,“其实想不起来也未必是坏事,如果是我,我宁愿忘得一干二净,忘掉那些我姐姐的死,忘掉那些人那些事,就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柯南一愣,转头看灰原哀,“灰原,你……”

    池非迟看了灰原哀一眼,没说什么,走上前,从目暮十三手里接过证物袋,拿出那把透明雨伞。

    “喂!池老弟……”

    目暮十三还没反应过来,池非迟已经把伞撑开,挡在风户京介身前,转头问毛利兰。

    “小兰,这样呢?”

    毛利兰怔在原地,眼里渐渐多了些惊愕的神采,“我看到过,还有……佐藤警官受伤……”

    池非迟一看,放心了,还好没玩崩,不然以后就要改成《7岁名侦探和他的失忆女友》了,“佐藤警官已经脱离危险,差不多快醒了。”

    “是这样吗……”毛利兰松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小兰……”毛利小五郎小心翼翼地看着毛利兰。

    “爸爸!”毛利兰转头笑着。

    妃英理擦了擦眼泪的泪,“想起来就好……”

    这边,一家人互诉衷肠。

    那边,池非迟蹲下身,目光直视跟上来的灰原哀,“小哀的姐姐去世了?”

    灰原哀抿了抿嘴角,迟疑了片刻,点头,但明显不愿意多说。

    “那就更不能把记忆丢了,我以前听过一句话,”池非迟低声道,“如果连你也忘了她,她等同于不曾存在过。”

    灰原哀感觉鼻子有点发酸,连忙低下头,不敢让别人看到。

    是啊,一个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就只存在她的记忆里,如果连她也忘了,对那个人来说多残忍?

    “小哀,世界不止一个颜色,人的一生也是一样,不仅有快乐代表的红,也会有代表难过的蓝,记忆就是记录一生的画卷,只有一种颜色未免太单调了,不管是好的坏的、蓝的红的,上面每种颜色都是你自己独特的色彩,最后组成独一无二的画卷,”池非迟拍了拍灰原哀的脑袋,“逃避是没有用的,等哪一天,你再去看那幅画卷,不再只看到某一片的蔚蓝和漆黑,而是看到它整体的精彩,你再去回想自己的记忆,不再只感觉到悲伤和痛苦,也能从里面感受到怀念的时候,你就真的长大了。”

    从前期剧情来看,灰原哀会突然变得悲观,紧张不安,觉得没有未来也不被世界需要,试图放弃生命,是抑郁症状。

    说不定还出现了睡眠障碍,阿笠博士不太了解心理疾病,但他了解。

    抑郁症患者的悲观情绪一旦涌上心头,世界都会一瞬间变得灰暗,什么悲观想法都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有的人哪怕知道这样不好,但依旧无法控制。

    按理来说,带灰原哀去看看专业的医生比较好,但他还是想先自己试着解决。

    他知道组织里那些人的想法,包括琴酒为什么会问福山志明问过的问题。

    在那些人眼里,他是蛇精病,不过在他眼里,组织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心理疾病,是最没资格说他的,特别是琴酒那货……

    同样的异常行为,一个没有诊断记录的人做出来,人们只会觉得这个人性格奇怪、行为奇葩、思路奇特,但一个有诊断记录的人,只要有一点反常,人们下意识地就会想——是不是犯病了?

    甚至一点点不同,一点点变化,都会让人往那方面去想。

    或许有时候没有恶意,但还是让人郁闷。

    一时蛇精病,一世蛇精病!

    别人怎么看他,他都无所谓,女孩子却未必能承受。

    而且,以灰原哀自身想隐藏的秘密,就算去找医生,也肯定不会配合。

    他不用再向灰原哀了解情况,也大概猜到了原因。

    当初灰原哀这世上唯一一个亲人死了,就已经在心里积压着负面情绪,叛逃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工藤新一,一心去找那个同样变小的‘同类’,他都未必能留住。

    在灰原哀看来,工藤新一和她有着同样的处境——变小了,被组织发现都要面临组织的追杀。

    也有着同样的目的——恢复原本的身体。

    处境相同,目的相同,就可以作为同伴,也觉得工藤新一是能理解她的,也可以作为归宿。

    理性分析,是这样没错。

    不过她在组织里,习惯了理性思考,忽略了感性因素。

    等找到柯南、柯南知道她的身份后,却因为她药物研发者的身份排斥过她、怀疑过她,一直到知道她是宫野明美的妹妹之后,态度才转变。

    其实从柯南的立场上来说,他也不算错,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被变成小孩子又不知道恢复的办法,心里肯定积攒了郁气,突然遇到组织的人、还是药物的研发者,找到宣泄口发泄,就会口不择言地指责。

    灰原哀或许没表露什么,但唯一的亲人刚去世,本以为会是同伴的人却排斥她、怀疑她、甚至表达出厌恶的情绪,让她本身也产生了自我怀疑。

    之后,就算柯南认可了灰原哀,但他始终是个高中生,世界观非黑即白,又是个侦探,嫉恶如仇,对生命格外重视,对犯罪无法容忍和理解,而灰原哀又不免想到自己在组织的事,自己的药物害死了多少人……

    再一看,这边一群天真的孩子、那边一群正义使者,就会觉得自己跟其他人格格不入,进而想到——自己大概是不会被接受的,被接受,只是因为他们没了解自己过去的黑暗。

    曾经有个人,无论她是什么样都不介意,都会一样爱着她,可如今那个人已经死了。

    黑方,她已经脱离并被追杀,红方看起来又太光伟正,好像无论在哪边都不对,无论哪边,都不会再接纳自己、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这就是症结。

    解决的办法也有。

    一个办法是,等比护隆佑从东京诺瓦鲁队跳槽到big大阪队,带灰原哀去看比护隆佑的第一场正常比赛。

    这两个球队,一个队是黑色球衣,一个队是红色球衣,而比护隆佑刚跳槽的时候,东京诺瓦鲁队的球迷觉得他是叛徒,big大阪队的球迷也没有接纳他,上场后无论踢得怎么样都是嘘声一片,很容易让灰原哀联想到自己的处境,等比护隆佑靠自己的努力赢得认可之后,也可以成为灰原哀的心灵支柱。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他来开导灰原哀。

    少年眼里的世界非黑即白,但实际上,世界上还存在着很多颜色。

    游走黑白之间、存活在灰色世界的人很多,他就是一个。

    只不过,依靠别人作为心灵支柱,要是自己还没站起来,心灵支柱倒了,那打击就是毁灭性的。

    在此之前,他还是想试试能不能让灰原哀自己想通。

    灰原哀低着头,她感觉到了池非迟一如既往平静的视线,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垂眸道,“你不明白……”

    “还不开心吗?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池非迟没办法了,主动漏底,“我是七月。”

    灰原哀惊讶抬头,看着池非迟,“为什么之前……”

    “为什么不告诉你们,还假装自己不是?”池非迟继续道,“如果说世界上的职业也有颜色,那么赏金猎人就是灰色的,罪犯防备而讨厌着,警方其实也不太信任他们,因为他们会帮助正义、也会违背正义,身份泄露是件很麻烦的事。”

    灰原哀怔了一下,这么说起来,赏金猎人还真是这样,就算是她,上次见到‘七月’抓人,想的也是七月会不会带犯人去做坏事,“那你为什么去做赏金猎人?”

    “这是秘密,不过,也因为有趣,”池非迟道,“我想让人生多一点别的颜色。”

    先不说灰色人群还有一个大团体,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只要活得精彩,其他的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他身份代表的颜色太多了,组织成员算黑色,公安顾问算红色,他便宜老爸说真池集团是蓝色,卧底本身见不得光、也算灰色,这样组成的画卷才有意思嘛。

    能浪就浪,活得才舒心。

    “你是闲得无聊吧?”

    灰原哀半月眼看池非迟,一个不缺钱的家伙,本来可以等着继承大集团、一辈子衣食无忧,却把自己弄成灰色的、跑去涉险抓犯人,也是没谁了……

    不过,她心里突然舒服了很多。

    虽然这么想很奇怪,但她还是希望身边也有个不是那么正义的人。

    那样的话,就算知道了自己过去的事,也不会因为黑色经历而排斥她吧。

    而且,池非迟似乎不是很介意其他人怎么想的,而无论是毛利兰、柯南,还是她和那些孩子,也不会因为池非迟是七月,就否认这个朋友。

    朋友,人心,人生……她一时有点理不清,不过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好像钻了牛角尖,理解得有些片面。

    池非迟又道,“对其他人保密,特别是柯南,他老是惹麻烦。”

    灰原哀回神,瞥了那边的柯南一眼,神色舒缓,“也对,他就是个麻烦精,不过,这算不算你最大的秘密?就这么告诉我真的好吗?”

    “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池非迟发现柯南朝这边走过来,站起身,低声道,“而且,这还不算我最大的秘密。”

    灰原哀:“……”

    这都不是最大的秘密?

    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