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22章 怕你传染我……
    “就算恢复也没关系。”阿笠博士打断,语气笃定。

    灰原哀一顿,转头看阿笠博士。

    阿笠博士笑了起来,“小哀还是小哀嘛,而且才18岁,也是大女孩,没关系的……”

    灰原哀心里好受了些,一边上楼一边道,“哪有18岁的人还去坐旋转木马的?”

    池非迟洗好碗擦着手,“什么18岁坐旋转木马?”

    灰原哀愣了愣,很自然地转换淡定脸,“我看到过这样的人,想问问博士,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奇怪?”

    “不会,”池非迟擦好了手,俯身拎起非赤,“不管做什么,自己高兴就行了。”

    自己高兴就行了?

    灰原哀出门,上了车,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

    恢复了也真的没关系吗……

    瞥了一眼开车的池非迟。

    感觉这家伙就对小孩子特别好,对女生都不太好……

    也不对,对小兰和园子就不错,也像是对妹妹一样吧,只不过对小孩子的照顾会多一点……

    非赤趴在池非迟耳边,把听到的,“主人,小哀说旋转木马好玩,她是不是想去游乐园玩啊?”

    池非迟倒是懂了,估计灰原哀是觉得现在的日子也不错,有点不像恢复原本的身体了,也怕自己知道之后态度大变,不把她当小妹妹了。

    其实灰原哀什么样,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怎么样,都跳不出那个蹲着捞金鱼的小不点印象了……

    到了医院,傍晚的夕阳将医院大楼染成橙色。

    池非迟停了车,看了一眼,还算舒服,别是晃眼的黄澄澄就行,拿出手机,给毛利兰打了电话,“小兰,我到了。”

    “抱歉啊,非迟哥,”毛利兰道,“我跟和叶、园子出来了,你直接上去吧,柯南和服部在病房里。”

    “好。”

    池非迟挂断电话,收起手机,接过灰原哀递来的保温盒。

    灰原哀自觉下车,关上车门,“如果有人骗你,你会生气吗?”

    “看情况,我一般不生气,”池非迟带着灰原哀往医院走,“只会弄死他。”

    灰原哀:“……”

    这个回答是认真的吗……

    “不过小哀、柯南、元太、步美、光彦、小兰、园子……除外。”池非迟补充道。

    “为什么?”灰原哀疑惑。

    “因为你们骗我,肯定是为我好,”池非迟在医院门口停下,戴上了口罩,进医院,要小心做好防护,“而且我也骗了你们。”

    “你感冒了吗?”灰原哀问道。

    “没有,就是最近有点不舒服,”池非迟也不算说谎,“之前小兰说柯南感冒了,我怕他传染我。”

    灰原哀语塞了一下,怕传染说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哦,不对,池非迟不仅是说,还直接行动了……

    “你要吗?”池非迟又给灰原哀递了个没拆封的医用口罩。

    “不、不用了,”灰原哀懵了一下,见池非迟往里走,也跟了上去,“你说的骗我们……”

    “大秘密,”池非迟进了电梯,“暂时不告诉你。”

    灰原哀想着池非迟有什么不能说的大秘密,心里又平衡了些,如果互相都有事欺瞒,那就算扯平了吧?

    ……

    813病房,门紧闭着。

    柯南躺在病床上,想着要不要跟毛利兰坦白的事,低声道,“像她这种有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会因为别人受罪、自己哭得一塌糊涂的烂好人,我怎么说得出口……可是看着她把自己逼得那么紧,我又觉得全盘托出会比较轻松一点吧,喂,服部,如果是你,你觉得……怎么做才是正确选择?”

    服部平次愣了一下,沉默。

    换作是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柯南也不吭声了,看着天花板走神。

    两人静了一会儿,服部平次转开话题,“对了,非迟哥还没过来啊?”

    “没有啊。”柯南依旧兴致不高。

    “奇怪,明明他早上说过医院见的,”服部平次纳闷,“他是不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挂电话还挂那么快……”

    挂电话挂得快?

    柯南突然坐起身,“服部,你觉不觉得他最近很奇怪?”

    “谁?非迟哥?”服部平次疑惑,“有吗?”

    “是啊,他这阵子忙得不见人影,好一阵子没见到人,虽然作为大集团的继承人,忙很正常,但我总觉得怪怪的,又说不上哪里奇怪,”柯南摸着下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最近他挂电话好像很快,三两句说完就挂了……”

    “他以前不是这样吗?”服部平次半月眼吐槽。

    柯南想到以前跟池非迟打电话,貌似挂得也很快,“呃,也对……不过,孩子们叫他露营他都不去,找他去博物馆也不去……”

    服部平次凑近柯南。

    “嗯?”柯南疑惑,“怎么了?”

    服部平次突然笑弯了眼,一下下戳着柯南的脑袋,“你是觉得他不跟你们一起玩,变了吧?哎呀,非迟哥不跟你这个小鬼玩了,你再郁闷都没用的!”

    柯南:“……”

    一_一

    难道真的是这样?

    这么说也是,以前池非迟就算有事,也总有几天带着他们玩,或者跟他一起破案什么的,最近好久没见了……

    是因为这个他才觉得奇怪?

    不过,就算是这样,服部这家伙幸灾乐祸个什么劲啊……

    “咚!咚!”

    门被敲响。

    两人没再闹下去。

    服部平次愣了一下,笑着过去开门,“小兰她们回来不会敲门,这种一听就很冷淡的敲门节奏……我猜是非迟哥来了!”

    “我觉得是灰原的可能性大一点,博士没来或者她一个人先来了。”柯南道。

    “那就看看谁猜的对吧!”服部平次刚伸手,还没碰到门把,门就被打开了。

    池非迟往里走,“都对,也不全对。”

    灰原哀跟在一旁,看着柯南,“看来你恢复得不错,心情也挺好的。”

    服部平次看着两人错开自己进门,那平淡的语气、那行走间冷冽的气场……

    一瞬间,他有种‘这两人不是来探病、是来寻仇’的错觉。

    “灰原……池哥哥……”柯南也愣了一下,骤然看到池非迟那一身黑衣,他居然有点微妙的亲切感,不过为什么还戴口罩啊,“你们一起来的吗?”

    “我之前去博士家,给你做了排骨汤和紫薯粥,”池非迟把保温盒放到桌上,“小兰说你还没吃晚饭。”

    “我们提前吃饭,赶早送过来的。”灰原哀道。

    服部平次凑过去,打开盖子,“真香啊!”

    “呃,谢谢……”柯南想到自己之前还吐槽池非迟不见人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刚才这个小鬼头还在吐槽你最近太忙了呢!”服部平次笑眯眯地把柯南给卖了。

    柯南:“……”

    “是有点事要忙。”池非迟用碗把粥倒出来,又找了个干净的碗倒排骨汤,把粥递给柯南。

    柯南接过,又说了一句谢谢,看了看池非迟的口罩,“你生病了啊?”

    池非迟把汤放在一边的桌上,盖上保温盒,“小兰说你感冒了,怕被你传染。”

    柯南端着粥:“……”

    这粥突然就不香了……

    “最近身体也不太好。”池非迟道。

    “是太忙了吧?”服部平次道,“就算忙也要注意身体啊,不舒服就把事情放一放嘛!”

    “最近应该没什么要忙的了,”池非迟转头问服部平次,“你什么时候回大阪?”

    “今晚的飞机,明天还要上学,”服部平次笑道,“打算带我去逛逛东京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多请一天假,明天再回去!”

    池非迟去了窗户旁,背对窗户靠着,“我最近都没回去。”

    “哈?”服部平次愣了一下,“一直没回去?”

    柯南也疑惑看池非迟,突然说‘没回去’、又问服部什么时候走,是有什么事吧?

    “有可疑的人在我公寓外面,”池非迟平静道,“大概一周前,从公寓跟踪我到了集团大楼,出来之后那种被跟踪的感觉又没了,所以我没回去,正好也在忙一点事,如果你不忙的话,我委托你这个关西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帮我抓一下人。”

    “有没有看到跟踪的是什么人?”服部平次问道。

    “离得太远,我只是隐约在人群里看到过两眼,”池非迟道,“不过在跟踪是可以肯定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柯南忍不住追问,“最近还有发现有人在跟踪吗?”

    “不确定什么时候开始,”池非迟道,“不过最近没有人跟踪了,当然,也可能……”

    “是因为你没回去,对吧?”

    服部平次来了兴趣,这是小伙伴的事,肯定要把人抓出来啊,“也就是说,那个人是等在你住的地方,或者说,是在你的住处监视……”

    灰原哀下意识地想到组织的人,不过转念一想,组织要监视、跟踪谁,不可能这么咸鱼……

    “看样子,盯得不是很紧,”柯南也分析道,“不像是有什么意图,更像是……调查?有人去打听过你的行踪或者消息吗?”

    “大山先生说没有,”池非迟道,“你们呢?”

    “没有。”

    “我这里也没人来打听过。”

    “我这边也没有,那就奇怪了,比起调查,更像是了解一下你这个人……”服部平次摸着下巴。

    “本来是想委托毛利老师的,不过见到你的话,委托你也好,”池非迟道,“要是你没空,我就自己解决了。”

    “好吧,这个委托我接了!”服部平次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

    池非迟拿出手机,“我给你找几个帮手。”

    “喂喂,不用了吧,”服部平次道,“我一个人完全可以解决,叫上别人只会拖后腿……”

    “搞不好还真是给你拖后腿的,”灰原哀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半月眼看池非迟,“叫上他们真的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