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04章 这个蛇精病……
    “没有被看到,”小黑连忙低声解释,“我发现他们过来就立刻退了,那两个黑衣男人好像带了枪,一个坐电梯去楼上、从楼上的安全通道楼梯往下搜,一个进门往上搜,还好我当时没有往楼上跑,选择下楼,到一楼后想起降谷先生说外面或许有狙击手,没敢出去,又连忙坐电梯折返回来,看样子应该是避开他们了。”

    “没出楼是对的。”安室透心里汗了一下。

    当时池非迟就说过,要是进楼搜查,为了保证不被围,池非迟肯定会安排狙击手,让他们的人小心,别瞎往外跑,别做可疑举动。

    真的险,还好他们可爱的小间谍刹住车,不然他和池非迟差点就先把自己人玩死了……

    “降谷先生,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小黑低声道,“当时有一个高个子和一个戴着墨镜的矮壮男人,我听到脚步声就已经没敢出去,只是悄悄后退蹭到了楼梯扶手,那个高个子就发现了。”

    “那个高个子是一头银发吗?”安室透疑惑。

    矮壮男人应该是伏特加,不过不是顾问去吗?

    如果不是池非迟过去,是琴酒和伏特加的话,那么可能计划有变,不能按照计划执行下去了。

    “那倒不是,是个欧洲面孔的中年人,金发碧眼,”小黑回想着道,“声音很嘶哑。”

    哦……易容加变声,那就是顾问了。

    安室透放下心来,低声道,“按计划行事,完成任务后,你带着那个女人撤回来,你的工作会有其他人接手,辛苦了。”

    “好的,我这就去……”小黑顿住,“算了,谨慎起见,还是等一会儿,等那些人走远之后我再行动。”

    “嗯,谨慎行事!”安室透交代了一声,也有些无语。

    这么看来,他们的人还是顾问发现的,差点被堵死在安全通道里……

    顾问这是玩左右互搏吗?自己来挑战自己制定的计划?

    不过这是玩笑想法,他也知道,双方没有沟通,池非迟也不知道那是自己人,必须来真的。

    这个计划还真是全力准备,尽力而为,成不成还有三分得靠天意……

    ……

    大楼外,池非迟和伏特加回到停车点,发现琴酒已经抽着烟靠在车门旁等着。

    “大哥?”伏特加有些意外。

    池非迟打量琴酒一眼,嗯,终于跟这个蛇精病正式见面了。

    他觉得琴酒绝对是心理扭曲,杀人磨磨蹭蹭,就喜欢看猎物挣扎、绝望,特别是漂亮女人……

    琴酒也认真看了池非迟一眼,嗯,终于跟这个蛇精病正式见面了。

    知道池非迟情况的人不多,他算是知情人之一,毕竟是在日本,很多行动都要他安排,当然也了解一些池非迟的情况。

    把小白鼠、兔子活生生咬死的视频,突然给贝尔摩德下毒的事,还有那个实战测试突然把路人和警察全都砍了的视频……

    一副平静理智的模样,做着正常人不会做的事,还是间歇性、无征兆发病,很难把控情况。

    那一位在担心池非迟突然失控,他也在防着池非迟脑子一抽给他下毒或者来一发子弹。

    不过现在看来,池非迟发病归发病,还是有分寸的,不会影响大局。

    至少伏特加跟了几天,长时间跟池非迟待在一起,也没有出事,而这次的行动,安排得也没什么问题。

    当然,后续还要观察和引导。

    只要有理智,那偶尔抽抽可以接受……

    两人目光交错了一瞬,一样平静,心里的想法也都藏得好好的。

    池非迟出声道,“先离开这儿再说。”

    琴酒去了车后座,表明这是客场,他不多参与,“那个女人果然出去了?”

    池非迟上车,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虽然借口说得过去,但这个时候消失在监视视线里,很可疑,她身上没有沐浴的痕迹,浴室里也没有洗发水或者香皂的气味,应该还没有开始洗澡,如果是洗澡前要出门去借沐浴露,一般人应该关了水再去,不会让水就这么流着,基本可以确定她有问题……对了,琴酒,刚才是你在楼上吗?”

    “不是我,我没去楼上,只是有点事想跟你说,”琴酒顿了顿,问道,“刚才出事了?”

    “安全通道里好像有人,”池非迟道,“没抓住。”

    琴酒反应平淡,“被看到了?”

    “没有,”池非迟大概猜到是什么人了,他当时也不确定是公安的人、i6的人,或者是琴酒试探他,不过琴酒没去,外面没什么别的动静,那大概就是自己人,“或许是别的动静。”

    等伏特加开车离开,池非迟才对耳机那边的狙击手道,“撤退。”

    “了解!”那边男人应声。

    通讯切断。

    “既然你在外面准备了人,那就没问题了。”琴酒探手,将抽到尽头的烟按熄在烟灰缸里。

    看来池非迟还是很稳的,如果池非迟和伏特加一直离开车子进大楼、外面还不准备人手盯着,那就太大意了。

    池非迟又打了两个电话。

    “联络时间改到明天下午。”

    “喂,不是说好……”

    直接挂断,不多bb。

    等池非迟挂断电话后,琴酒才出声道,“看来你也发现了,你的计划出了点小岔子……”

    “嗯……”池非迟沉默了一会儿,心里还是觉得荒唐,转头问后座的琴酒,“你觉得正常吗?”

    “很正常,”琴酒似是讥讽地冷笑一声,“怎么?你觉得不可思议?”

    池非迟转头收回视线,坦白道,“有点。”

    伏特加:“……”

    喵喵喵?

    这两个人在说什么?

    能不能说句让他听得懂的话?

    “大哥……”

    不懂,就要学会求助大哥!

    “今天早上,拉克去打电话那个电话亭,前几天一直在维修,今天早上八点才开始使用,”琴酒沉声道,“因为前几天一直没法使用,今天去打电话的人也很少,苏特恩知道这件事,今天早上她看到拉克在电话亭里打电话,没有戴手套,应该已经告诉i6的人了,如果我们现在过去那边,大概会看到一群装成维修员的情报员在电话亭那里调查吧。”

    伏特加一惊,“那拉克的指纹……”

    池非迟默默伸手,让伏特加看清自己的手。

    上面涂了一层透明薄膜,将手指指纹和手掌掌纹都覆盖住。

    琴酒一点也不意外,之前有关于七月的风声,就是以行事谨慎、不留痕迹为主,也正是因为这份谨慎加上易容术,组织才会关注,怎么可能疏忽指纹的问题?

    而且,那个女人也不想想,作为一个行动指挥者,哪怕只是一次,也不会是组织随便就会放弃掉的人,怎么也会保证安全。

    这次行动好歹是他帮忙压阵,要是池非迟真的疏忽了,他也会帮忙把指纹清理掉,如果晚了,就狙杀取得指纹的搜查员、拿走指纹样本,不过那样会麻烦一点。

    也难怪拉克觉得苏特恩这么冒失不正常,简直愚蠢!

    “那个电话亭之前检修过啊?”伏特加纳闷。

    这两个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

    “她屋里的痕迹,”池非迟道,“地图、公用电话亭的电话本近期翻动过,有折痕,就在我早上打电话那个电话亭那一页,应该会上报i6。”

    “我已经让人去确认过了,”琴酒靠到座椅椅背上,“只要让人盯着那个电话亭,就会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假装成维修员过去确认话筒上的指纹,所以我才过来看看,不过看起来,你们也看准时机来抓了个现成。”

    池非迟看向车窗外,声音嘶哑而平静,“我会易容术,容貌不一定是真的,又明显用了假声,怎么想,我也不会轻易在哪儿留下指纹,我以为如果她是卧底的话,行事应该小心谨慎一点,没想到她居然会觉得抓住了我的错漏。”

    “你高估她了。”琴酒也认可。

    “那影响不了计划吧?”伏特加问道。

    “本来拉克的计划,是对苏特恩放出假消息,让她以为我们要入侵i6窃取机密情报,”琴酒道,“这件事只有她知道,如果i6突然改变布防,集中防守力量在各国卧底名单那里,就证明她有问题!”

    伏特加懂了,“难怪拉克买通了两个i6的人……”

    “对,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只要能确认布防改变和改变的情况。”池非迟道。

    那两个加入i6的新人,依旧是用威胁、收买的手段沟通。

    反正只是告知布防有没有改变、集中在什么地方,那两个人见他没有问具体的布防情况,就觉得不是背叛,或被逼无奈、或暗中兴奋地答应了。

    至于他自己潜入确认布防?

    不好意思,太冒险了,他不会去。

    又不是要确认具体布防情况,情报在手,把柄能找,用点手段就能达到的事,为什么还要冒险?

    千万不能自己玩潜入调查,费时间费精力不说,也容易陷入险境。

    看看就知道了,玩潜伏暗杀的皮克斯死了,习惯威逼利诱、无双过去的琴酒还活着。

    论脑子,琴酒不比皮克斯差,不过脑子用在合适的地方就行了,别安排得太多太复杂,别给自己制造麻烦,否则容易秃顶……

    “不过,如果苏特恩自信抓住了拉克的错漏,将指纹这件事连同我们要入侵i6的情报一起上报,反而会引起i6警惕,一个情报还好,但拉克露面短短几天,就让他们得到了两个情报,未免太轻松了一点,他们会怀疑是不是有问题,”琴酒说出后果,“仅是这一瞬间的怀疑,足够他们冷静下来,今晚恐怕不会急着换布防,甚至他们会怀疑苏特恩的处境危险,换布防也不会太明显,至少要到明天或者后天才能确认,原本拉克应该是想今晚就确认布防的……可惜了,大概要让那个女人再多活一晚了,拉克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打电话改变了联络时间。”

    “他们会不会因为怀疑有问题……”

    伏特加没有说下去,也反应过来了。

    各国卧底名单关系重大,哪怕i6怀疑情报的真实性,也会加强防守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