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99章 组织未来一片黑暗
    池非迟看了一眼镰刀,发现红墨水滴完了,将镰刀折叠起来,擦了一下脸上,发现有红印,“墨水能洗掉吗?”

    电子合成音又沉寂了一会儿,“如果不是模拟,在现实里,你已经被无数枪口对准了,你明白吗?”

    “但这只是模拟。”池非迟道。

    他怀疑那一位有毛病,把模拟当真了吗?

    模拟训练一遍一遍的不无聊吗?

    当做娱乐游戏玩一下,不过份吧?

    电子合成音:“休息室里没有监控摄像头,你可以去清洗一下。”

    池非迟叫上非墨,去了休息室。

    休息室比起其他两个空间要小得多。

    黑底白格的背景墙,背景墙上两个小灯和头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靠着背景墙摆了黑色欧式皮制长条沙发,左右有两个同样颜色和金色雕纹包边的同款沙发,大气庄重。

    沙发中间铺了一块手工地毯,放了个黑色大理石的茶几。

    另一侧靠背景墙放着一个可控温酒柜,没有放酒,角落里放了单人办公桌和椅子,还有一台跟阿笠博士那台电脑一样看着很笨重的电脑。

    池非迟看了看,几乎没有生活过的痕迹,手指擦过,电脑上也有一层厚厚的积尘。

    最里面转进去,隔出了一个洗手间,不仅没有任何洗漱、生活用品,也没有使用痕迹。

    像是洗手台边缘、镜子边缘靠墙的缝隙,只要用过水、有热气蒸腾,总会留一点痕迹,不过这个洗手间全然没有这类痕迹,让他怀疑水还能不能放出来。

    进屋后,非墨就四处飞着看,就像一只好奇心旺盛的乌鸦,实则是在找有没有藏着小型摄像头。

    “主人,没发现摄像头!”

    池非迟在洗手间里放着水,水龙头刚流出来的水还带着浑浊的泥水。

    可以确定,枡山宪三估计就来这里看过一圈,999成新。

    外间,电子合成音响起,“这里的电脑安全得多,只要有人入侵,信息就会反馈到组织,会有人追查下去,哪怕被入侵成功,也能查出入侵者的身份……”

    “皮克斯的掌纹我已经清除掉了,目前除了你之外,只有我能远程操控门开关,密码你可以自己重新设置,控制软件就在电脑里,需要炸药的话,你自己联系阿贝扰……”

    池非迟等流出的水清澈了后,洗了脸。

    这里就是一个安全屋。

    组织方面不能外传的资料,可以在这里查。

    对于组织成员而言,安全屋肯定不会只有一个,有临时用的,也有这种可以当做长久据点用的。

    不过,不管是哪种,必要时都会立刻销毁。

    对方提到炸药,也是这个意思。

    只要在休息室安置炸弹,就算这里被人发现,他的痕迹没有清理干净也没关系,一个爆炸就清理得一干二净了。

    洗了脸出门,外面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了。

    在池非迟走到圆形大厅之后,连休息室的灯也彻底熄灭。

    非墨嘎的叫了一声,“主人?”

    “好像吓到你的乌鸦了,不过,我只是想跟你正式说明一下组织的情况……”

    随着电子合成音响起,四周出现了如同乱码一样的数据投影,一条条,一片片,凌乱悬浮在空中穿梭。

    看到这一幕,池非迟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纯黑的噩梦》剧场版里,库拉索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应该是利用某个缺陷、干扰思想的手段。

    库拉索大概是因为脑部创伤,那么他又是因为什么?

    家族基因病遗留下来的缺陷?

    他一开始猜错了?对方对他的基因没有任何需求,只是因为有特定的手段来控制他?

    “在组织里,就算有代号的核心成员也不能随便离开某个活动区域,不过你例外,我给予你特权……”

    不等池非迟考虑要不要先撤,电子合成音已经响了起来。

    不知是悬浮乱码的作用,还是电子合成音释放了某种电波,池非迟有些移不开脚步,心里有种被认同和特别关照的感激、暖心,脑海里也冒出一个想法:

    boss对他真的很不错……

    然后,情绪波动渐渐淡去,内心归于平静,好像没有出现过。

    他的想法又变成了:去特么的不错……这货居然要用这种手段控制自己!

    “组织的核心成员,都是各方面的佼佼者……”

    研究者,搜查者,行动者……

    一些画面快速闪过,还有一些武器、设备、科技、药物水平。

    大多都闪得看不清,实质性的东西没有,就是在传达一个意思——组织很牛逼。

    再之后,电子合成音又介绍了行动模式,比如核心成员也不能随便相信,哪种情况该怎么杀……咳,该怎么应付,怎么配合其他人进行任务,背叛者都该死,废物没有存在的价值……

    最后还说了一句,有需要的资料联系琴酒。

    诺大的荧光数字在空中飘过。

    然后,又说起要注意的敌人,赤井秀一第一个被拎出来说,照片还被投影出来粉碎掉……

    池非迟站在原地看着,脑子里不断有想法冒出来,又随着情绪恢复平静而被推翻。

    组织牛逼,组织不败……

    不,柯南光环更牛逼,柯学不败……

    在组织待下去前途光明,我们的目标是整个世界……

    不,组织未来一片黑暗,估计要不了一年就会被红方端了……

    没错,对核心成员也要保持警惕,不要相信他们,他们可能是坏人,能信只有boss,boss是最不会损害组织利益的……

    不,保持警惕没错,不过boss这个坑货是最不可信的,损害组织利益关他屁事……

    日本公安是可恶的势力之一,fbi也很可恶,特别是赤井秀一……

    咳……赤井秀一确实可恶……

    两种想法反复交替。

    池非迟发觉自己可以恢复之后,刻意压制了一下情绪恢复平静的速度,就连想到日本公安后,也立刻控制自己不去想公安的事。

    他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脑波监测手段,以防万一,还是稳着点,先全盘接收,再慢慢消除。

    十多分钟后,电子合成音停止,周围的数据乱码瞬间消失,灯重新亮了起来。

    池非迟揉了揉眉心,转身进休息室,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下午3:11,又看向非赤和非墨,低声问道,“陪我一直待在组织怎么样?”

    他担心非赤和非墨被干扰,不确定房间里有没有监听,没有说得太大声。

    不过,就算有监听,也听不懂非赤和非墨的话,只要他说得含蓄一点,不会被发现。

    非墨疑惑嘎嘎叫,“主人不是说拿了资料我们就跑吗?”

    “主人不是说组织迟早完蛋吗?”非赤也道,“我们还是玩一段时间就撤比较好吧!”

    “当然。”

    池非迟应了一声,放心下来,靠着沙发休息。

    现在看来,那种干扰手段对非赤和非墨无效,可能只是针对他的。

    毕竟,如果没有任何限制,能够用这种手段给所有人洗脑,那组织早就掌控整个世界了。

    他能恢复,应该是因为小泉红子说的灵魂里有其他能力。

    刚才情绪一会儿亢奋一会儿平静,各种截然相反的想法不断冒出来,反反复复,很累人。

    现在他注意力有点集中不起来,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愿去想。

    ……

    晚,10:36。

    一辆白色马自达驶过大街,转进一条僻静的街道。

    车灯打过去,安室透视线里突然闯进一个穿着宽大上衣的高挑长发女人,顿时吓了一跳,急打方向盘。

    车子几乎拖行了一个圆,绕开女人,刹停。

    “嘎啊——”

    路边,被惊动的乌鸦叫了一声,扑着翅膀飞走。

    女人似乎被吓到了,愣了一下,跌坐在地。

    安室透下了车,跑上前蹲下,“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女人一身酒气,伸手扶着额头,“没事,抱歉……”

    “回家啊……你这样子可以自己回家吗?”安室透顿了一下,笑道,“那不如这样吧,作为差点撞到你的歉意,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里?”

    “河田町2丁目……”女人醉醺醺道。

    安室透扶女人坐上车后座,又绕到前面开车,等车开出一段距离后,才出声道,“车里没有窃听器,车后面没有尾巴。”

    后座,女人脸上没了丝毫醉意,伸手撕了假脸,露出黑色短发和一张神色平静的脸,“吓到了?”

    刚才安室透上前蹲下的时候,明显僵了一下。

    “听到乌鸦叫,我就大概猜到了,只是没想到顾问会知道我在哪儿,专门跑来堵车,”安室透坦白道,“我闻到茴香酒的味道,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确认……”

    “毕竟时间晚了,不是醉酒的弱女子,很难上一个男人的车,”池非迟平静道,“换成个糟老头会很可疑。”

    两人说好的暗号只有‘河田町’,用过一次就会换。

    另外,‘乌鸦’+‘茴香酒’也算是池非迟给的暗示,不能常用,想让安室透知道自己的身份,方法多的是。

    不过,这一次尝试,他也发现了自己在易容方面的弊端——他的身高过高了点。

    在易容的运用上,矮比高要好,矮了好垫,高了就得缩着。

    黑羽快斗还是高中生,身高174,不管是易容成高一点的男人,还是易容成女孩子,都不麻烦。

    贝尔摩德在女性里身高算很高了,净身高大概是178,所以贝尔摩德更喜欢易容成男性,简单不麻烦,易容成女性要麻烦一点,行动不舒服,165以下就容易露出破绽。

    他高了黑羽快斗将近半个头,185左右,晚上还好,光线昏暗,可以制造一些视觉上的错觉,如果不是晚上,易容成女性会很困难。

    至于易容成毛利兰之类的高中女生,基本不用考虑。

    有一次黑羽快斗易容成阿笠博士,弯着膝盖活动,还是在活动的时候,露出破绽被柯南发现,他易容成毛利兰也差不多。

    也就是说,易容术对于他来说,大概就是遮挡一下容貌,要不就是帮别人易容,要是伪装成别人行动,选择范围窄了很多。

    至于到了琴酒那种身高……

    别想易容了。

    伪装成别人,需要一直缩着活动,又容易露出破绽。

    至于遮掩容貌……那身高一眼就能认出来,还不如直接顶着自己的脸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