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95章 又不止他怂……
    女人皱了皱眉,“什么社会调查?”

    “呃,”柯南回神,压下心里的惊愕,“我们在调查日本人的姓名,请问住在你们楼上的石田先生的太太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池非迟垂眸,看了看女人脚后、摆在玄关口的鞋子,又看到女人身上的包。

    “住在楼上的人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可能知道嘛!”女人不耐烦说着,就要关上门。

    门快合上时,被池非迟伸手拉住。

    池非迟依旧微笑着,语气和善,“是因为家里有客人,被我们打扰了吗?那请你们务必接受这些孩子的道歉……”

    柯南想捂脸,妈耶,这样的池非迟太反常了……

    “没有!就我在家!”女人不想纠缠,正厌恶看着池非迟,就发现池非迟的脸色和目光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下一秒,门突然被拉开。

    因为外面池非迟拉开门的力道太大、速度太快,女人直接被拉得跟着门板一起扑了出来,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有些凉意的手按到后脑勺,让她加速撞上门板。

    “咚!”

    女人眼睛一黑。

    池非迟收回按在女人后脑勺上的手,任由女人倒在门外,走进屋,语气恢复以往的平静,“柯南,报警。”

    一切发生得太快,少年侦探团五个人都没反应过来,人就倒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个……”柯南也懵懵哒。

    池非迟辨别了一下,走向有窗户面对着街道的房间,“摆在玄关口的鞋子,扣带专门松开过,她太瘦,穿着不合脚,不是她的鞋,偏偏她说家里没客人……”

    柯南看了一下门口的鞋子,反应过来,跟着跑进门。

    池非迟已经打开那个房间门,看到一个被绑住和蒙了嘴的女人,上前蹲下,拿了布条,帮忙解绳子。

    “谢……谢谢!”女人忙道。

    “没事,”池非迟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对柯南道,“而且,她穿戴齐整还垮好了包,不像是一个女人在自己家的状态,我一直在楼下,没有看到她回来,说明不是刚回来,而如果是打算出门……她应该会边应付我们边离开,把我们关在电梯外,也就是说,她在屋里还穿戴齐整、挎着包,至少待了一段时间,不是刚回来,也不出门……”

    “说明这不是她家,也不是简单的来做客!”柯南懂了,走到一旁报警,还有些恍惚,感觉有点不对啊,这么快就解决了?

    不过,遇到池非迟的犯人一样很惨就是了,看那女人脑门上被砸起来的大包……

    警察很快赶来,把女人带走。

    池非迟突然脑海里跳出一个:笔录+1……

    “原来是你们发现了挂钩,特意来调查啊,谢谢你们。”上原里美笑着跟三个孩子说话。

    “不客气!”

    “我们是帝丹小学的少年侦探团!”

    “以后有事就尽管委托我们吧!”

    三个孩子趁机给自己的少年侦探团打广告。

    上原里美抬头,才发现救她的池非迟不见人影,“那个跟你们一起的……”

    “啊!池哥哥呢?”

    “柯南和灰原也不见了。”

    “他们什么时候先走了?真是太狡猾了!”

    三个孩子连忙转身跑去搭电梯下楼。

    上原里美愣在原地,怎么一个个都跑得那么快?

    她还想请一群人去家里坐坐呢……

    ……

    楼下,先一步下来的三个人沉默。

    灰原哀和柯南不时瞄池非迟一眼。

    池非迟顶着两人疑惑、探寻的目光,依旧一脸冷漠,好像刚才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非赤:“主人,气氛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非墨叫了一声:“主人,是不是你刚才把他们吓坏了?”

    “没有。”池非迟一句回答了两个问题。

    有?有也不承认,他也是为了伪装得更像才演戏的啊。

    要是以现在这副样子,说他是小学老师恐怕没人会信……

    听到池非迟突然说了一句话,灰原哀和柯南目光更古怪了。

    如果刚才是演戏,池非迟未免太可怕了一点,还真跟个温和阳光的年轻人一样……

    如果刚才不是演戏,那就更可怕了,说明池非迟神经彻底错乱,大概是已经坏掉了……

    柯南跟灰原哀对视一眼,硬着头皮开口,“池哥哥……”

    “没幻听。”池非迟直接堵话。

    他这不是幻听……

    柯南见池非迟不承认,心里一阵无力,“那个……我打电话去青山第四医院,听说福山医生出国交流学习了啊?”

    那晚从加那家回来,他想到池非迟那恐怖的冷笑,就鼓起勇气给医院打电话,准备找福山志明卖池非迟一波。

    虽然他也怕福山志明,但为了朋友的精神状态,他也算是豁出去了,结果就听说福山志明出国了……

    池非迟的视线终于转向柯南,语气不带任何情绪,“你想他了?”

    打电话给福山志明?

    柯南这是要卖他啊!

    心情顿时就不那么愉快了……

    柯南被盯得头皮发麻,干笑道,“那什么……他前不久还打电话,说要陪我去电影!”

    灰原哀鄙视看了柯南一眼,怂,仰头看池非迟,“非迟哥,你之前……”

    池非迟又转头看灰原哀。

    灰原哀眨了一下眼,想问池非迟刚才笑的时候精神正不正常,又有点问不出口,不动声色地改变了说出口的话,“笑着挺好的,以后多笑笑……”

    柯南心里呵呵,又不止他一个人怂……

    池非迟点了点头,“有机会的话……他们下来了,我去开车,带你们去玩,然后请你们吃大餐。”

    目送池非迟去开车,灰原哀沉默了一下,“有机会的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意思是,刚才是演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演笑脸的时候,我就尽量笑笑?

    她说的‘多笑笑’不是那个意思喂……

    柯南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池非迟找了个环境好的游戏厅,带着一群熊孩子去打游戏。

    “太好了!”

    “我要玩赛车!”

    “投球看起来也很好玩哦!”

    三个孩子一脸兴奋。

    柯南和灰原哀目瞪狗呆。

    喂喂,虽然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不良少年,人也不是很多,但那边还有打小钢珠之类的赌博游戏机器,还有一些赌鬼大叔在玩……带小孩子来这种地方真的没问题吗?

    “主人,我要玩街机!街机!”非赤亢奋了。

    池非迟走向街机,“先陪非赤打游戏怎么样?”

    非赤在池非迟靠近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钻出袖子。

    “非赤要玩街机吗?”

    “好!再来决战吧!”

    三个孩子立刻围了过去,步美转头道,“柯南和灰原也一起来嘛!”

    “不,我们……”柯南脸有点僵。

    “再想想玩什么好……”灰原哀补充。

    池非迟分了一把游戏币给三个孩子,等三人一蛇玩起来之后,又看向柯南和灰原哀,“想好了吗?”

    “喂,你不是吧……”柯南一头黑线。

    “非赤喜欢跟孩子们打游戏。”池非迟轻声道。

    柯南和灰原哀愣了愣,看着兴高采烈的三个孩子和非赤,心突然就柔软了下来。

    池非迟又转头肩上的非墨,“非墨,你……”

    “我才不欺负小孩子!”非墨左右张望了一下,“主人,我去玩轮盘机吧,那边清净!”

    “好。”池非迟把非墨放在轮盘机上,又放了一把游戏币。

    “这家伙……”柯南失笑嘀咕,“又幻听了吧?”

    灰原哀看了一下周围,“我想试试射击游戏,你呢?”

    “啊,那……”柯南也看了看,“就投球好了!”

    池非迟转过来,又陪灰原哀、柯南玩了两次投球和模拟射击,玩着玩着,变成了输一次在脸上贴一张纸条的赌局。

    “小哀,你输了……”

    “你又输了……”

    “柯南,你输了……”

    “你输了……”

    把两个人的脸贴满纸条后,池非迟又去柜台要纸条。

    “贴不下了……”灰原哀无语吹了一下垂在眼前的纸条。

    “我玩游戏很厉害。”池非迟丢下一句莫明的话,拿着纸条去祸害其他三个孩子和非赤。

    别的不敢说,投篮、射击也敢跟他比?

    街机格斗游戏更别说了,不知道他前世小时候是游戏厅的常胜小霸王吗?

    输一局,一张纸条,输一局,一张纸条……

    不仅池非迟贴,几个孩子也互相贴。

    灰原哀跟着,看池非迟连非赤都没放过,偏偏池非迟一张没被贴,又一脸平静朝非墨过去。

    玩游戏真的厉害,不过连非赤和非墨都不放过的吗?

    是不是有点丧心病狂……

    柯南和灰原哀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非墨乌鸦脸上也多了三张纸条。

    “好了,集合,”池非迟招呼着,等贴满纸条的五个熊孩子集合,让步美跟非墨待在一起,让灰原哀拿着非赤,默默后退两步,拿出手机,“我给你们拍张合照。”

    来不及拒绝,直接被拍下来。

    柯南:“……”

    灰原哀:“……”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

    他们就说嘛,池非迟刚才调整他们的站位很不对劲!

    花了一个多小时,就为了拍这张他们脸上被贴满纸条的合照,池非迟也是够无聊的……

    三个孩子没多想,等池非迟拍好后,上前看了看,还一脸高兴地让池非迟收藏好。

    灰原哀看了一眼,她脸都被贴满了,站在孩子中间,头发也被挡住不少……看不出是她,也就不在意了。

    照片什么的,被拍啊拍的就习惯了。

    柯南也有些麻木,这次好歹不止他一个人,也不算丢脸吧,“那纸条我们可以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