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75章 别查了,我就是七月
    “我也不清楚,”灰原哀摇头道,“我倒下的方向,应该是面对门口,不过我那个时候意识已经很模糊了,甚至不知道有人接近,才当成是做梦。”

    “这样吗,天台上的雪没有被踩过的痕迹,要么对方是带着你从门口离开,要么就是从空中,这样阿笠博士没看见也就说得通了,”柯南分析道,“不过如果是池非迟,他发现你被抓走再去救你,时间应该不到半个小时,时间不够准备好链接两栋房屋的绳索,再加上,我们追踪琴酒是因为下午发现了琴酒的车,没人确定我们会去,也没人确定你一定会被抓住,更没人能确定你会被关在哪儿,想提前准备也不可能。”

    “那应该就是有人从门口把小哀带走了吧?”阿笠博士也跟着思考。

    柯南想了一下,好像也就只能这种可能,“而且灰原当时连有没有人接近都不清楚,看到亮光的圆环飞过,可能是把那个房间里的其他东西看错了,也可能是麻醉之后产生的幻觉,深灰色背景或许是你下意识地想起了自己今天穿的灰色衣服,不过亮度因为幻觉发生了一点改变。”

    “这么说也对。”灰原哀把绳圈和戒指装进口袋里,垂眸间,神色放松了些许。

    她才不会把幻觉当真,如果池非迟真的有这样的项链,那很有可能就是池非迟。

    毕竟会救她的人,就那么几个,池非迟比某大侦探强多了,做到也不奇怪。

    不过对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就不跟柯南说下去了,不过还是想找时间确认一下,毕竟她也不是很肯定。

    如果真的是池非迟,池非迟当时有没有听到她说什么?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不过该怎么确认?

    直接问恐怕不行,试探……

    咳……她不觉得她能从池非迟试探出来,玩不过……

    柯南也觉得该确认一下,特地用工藤新一的声音打电话给目暮十三,先是让目暮十三对他出面的事保密,又问了当时领了紫色手帕的人有没有离开,没有特地问池非迟,而是一个个问的,打听清楚后挂断电话,“应该不是池非迟,他一直跟高木警官和另一位警官待在问话的房间里,期间出去过两次,一次是去上洗手间,大概3分钟左右,有高木警官陪同,他们也一直在聊天,另一次是出房间透气,其他几个领了紫色手帕的人也在,还有不少警官在场,池非迟是没有时间去别馆那边的。”

    灰原哀沉默,也有点懵,难道她想错了?不是池非迟?

    “那么到底是谁救出了小哀?”阿笠博士不解。

    “不清楚,不过目前来看,对方应该没有恶意,”柯南压下心理的疑惑,“对了,目暮警官跟我说,皮克斯住的地方发生了爆炸,车子也同样被炸毁了……”

    ……

    这一夜,柯南、灰原哀、阿笠博士、安室透都有些失眠。

    池非迟倒是回了公寓,好好睡了一觉。

    虽然很多事都有提前考虑好、安排过,但昨天他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以防出了意外应对不及,很累人。

    早上七点,起床,出门晨练,顺便买了两瓶raki酒。

    刚到公寓外,池非迟就看到安室透拎着早餐站在公寓门口。

    作为助手,安室透知道池非迟的住址,不过不是公寓住户,进不了大楼。

    池非迟走上前,“你怎么跑过来了?”

    安室透看着一身黑色运动装、手里拎个购物袋、神色平静如常的池非迟,有些无语。

    他昨晚怎么也没睡好,觉得怎么也要确认池非迟安全才行。

    昨晚狙击手是走了,但万一是因为池非迟已经被人用刀捅死在洗手间,那该怎么办?

    他不确认就离开,是有点疏忽了。

    今天一早就看报纸找新闻,看到杯户市立饭店的命案,心脏差点没跳出来,虽然死者跟凶手都不是池非迟,但琢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跑过来了。

    他作为助手,给顾问送早餐,汇报一下工作情况,没毛病吧?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见到的池非迟会是这么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貌似还早起去晨练、买东西,让他都有些怀疑昨晚的字条是不是池非迟传来的……

    别的不说,池非迟的心脏是真的强大。

    “咳,这几天顾问都没去宠物医院那边,我给顾问送早餐,顺便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池非迟点了点头,开了一楼的安全门,带着安室透坐电梯上楼,到了自己家,开了门进去。

    安室透一路跟着,怎么看池非迟都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一直跟到客厅,关上门,回头就看到池非迟放下购物袋后、翻出一个玻璃箱……

    池非迟把手机放进玻璃箱,盖上盖子,又用胶带封上,见安室透盯着看,“隔音玻璃箱和吸音胶带。”

    安室透神色顿时严肃起来,将装早餐的袋子放到桌上,转头看屋子,还是专门挑着会被装窃听器的地方瞄。

    “我检查过,家里没有窃听器,”池非迟道,“对面大楼也没人监视。”

    安室透这才看向那个玻璃箱,“顾问的电话被人监听了?”

    “今天应该没有监听,”池非迟坐到沙发上,“不过以防万一。”

    安室透也在对面沙发上坐下,心情有点沉重。

    不知道他家顾问精神有点问题吗?

    都这样了,组织还盯上顾问,也不怕把顾问逼出被害妄想症来,简直没人性!

    不过,跟组织谈人性还不如谈点别的,能活着就不错了……

    “顾问,昨天我去杯户市立饭店附近了,应该有三个狙击手瞄准了一楼的洗手间,顾问当时是不是在洗手间里?”

    “嗯,”池非迟拆早餐袋子,他出门晨练还没吃早餐,本来想回来自己做一点的,不过既然有人带,那就吃吧,“被堵洗手间里了,门口还有一个。”

    安室透微微一抽,发现池非迟是真的镇定,这时候还想着吃早餐,深呼一口气,“顾问,其实我……”

    池非迟抬眼,看着安室透。

    被冷冷的目光盯着,安室透反倒不迟疑了。

    他今天来,也是想了解一下到底怎么回事,问问池非迟要不要申请公安部保护。

    池非迟聪明,或许防备心也重,至少喜欢隐藏情绪,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他再隐瞒,以后被池非迟知道了,难免不会多想。

    他不希望友谊的小船翻了。

    “我是日本公安警察。”

    安室透说着,也观察着池非迟的反应。

    一般情况下,他的身份不能说出去,不过这不是一般情况,他要劝池非迟接受公安警察的保护。

    说出来是有风险的,不过他相信池非迟不是守不住秘密的人,而如果作为朋友,他坦白,但坦白之后,如果池非迟是敌人,池非迟跟那个组织有关系,是个探查他的陷阱,他就当自己瞎眼了,解决池非迟,吸取教训……

    不过,他也好奇池非迟会不会惊讶,会不会吓一跳。

    顾问惊讶的样子他完全想象不到,还真是让人有点期待,

    池非迟看了安室透一眼,拿起早餐袋的蓝莓果酱面包,“我知道,你来查七月的。”

    安室透:“!”

    (???)

    已经知道了?

    还知道他是来查七月的?

    顾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等等,节奏是不是有点不对,明明是他等着看池非迟吓一跳,为什么会变成他被吓一跳?

    “别查了,我就是七月。”池非迟道。

    安室透:“……”

    这大早上的,要不要这么提神?

    而且这一个接一个爆炸的消息,让他有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池非迟开始吃早餐,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谈事情,也是让安室透消化一下这两个消息。

    一块面包没吃完,安室透缓了过来,“顾问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是到我身边来的人,我当然要调查一下平时的行踪,”池非迟暂时停了吃面包,“你到宠物医院后,故意在接触曾经坐过北斗星号列车的人,别忘了,我当时在列车上,认出两个同坐一辆列车的宠物主人很简单,我就大概猜到你是来摸底排查的公安了。”

    安室透无奈失笑,“一开始就在调查了吗,我完全不知道呢,顾问还真是个谨慎的人。”

    “不谨慎,七月这个马甲早掉了。”池非迟说完,又继续吃面包。

    “也对,”安室透认可了这个说法,说起来,七月行事确实谨慎得令人发指,指纹、监控、痕迹,什么都不会留,“那顾问既然知道我是去调查七月的公安,为什么还要留着我?不怕我发现什么吗?”

    “你发现了吗?”池非迟反问。

    安室透一噎,他确实一直没发现,不过顾问这么说话,也不怕没朋友吗,“因为顾问在怪盗基德盗取回忆之卵那一次,根本没时间从大阪赶到东京假装成白鸟警官出警,我很好奇顾问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我不是见过怪盗基德吗,”池非迟没直说自己跟黑羽快斗的关系,“跟他做了个交易。”

    “原来如此,”安室透了然点头,就像魔术,关键点说通了之后,一点都不稀奇,“一开始顾问没有被怪盗基德易容,而是假装被怪盗基德易容,同时怪盗基德易容成白鸟警官,在船上互换身份,之后怪盗基德以顾问的身份被拆穿,而顾问已经易容成白鸟警官已经回了东京并转机去大阪,这样就让人以为顾问被基德冒充后没赶上船,留在了大阪,而怪盗基德易容成顾问、七月易容成白鸟警官,看起来像多出了一个人呢,那么北斗星号列车那一次……”

    “其他的就不能说了,”池非迟打断道,“商业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