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42章 说了也没用
    织田国友定定看着佐野泉,“今天该死在你手上的人,或许应该是我吧。”

    高木涉见佐野泉不再吭声,看着佐野泉失神的样子,心里也叹了口气,上前低声道,“那么,请跟我回局里吧。”

    佐野泉跟着高木涉转身,走出两步又顿住,“织田,我能相信你吗……就算我们分隔两地还是不会变。”

    “当然,你放心,”织田国友看着佐野泉的背影,笃定道,“我这个人向来执着,要改变也很困难。”

    “谢谢你……”佐野泉低声说了一句,跟着高木涉离开。

    临上警车,目暮十三对高木涉道,“高木老弟,如果觉得不舒服的话,明天休假吧,我给你推荐一个精神科的医生。”

    “啊?”高木涉有点懵。

    “你的想法有点可怕啊,”目暮十三拍了拍高木涉的肩膀,正色道,“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警方有时候压力过大,很多人都需要心理医生开导一下,今晚你就不用去警视厅了,先回家休息吧。”

    高木涉愣住,看着目暮十三接手犯人,看着两辆警车闪着灯离去,才反应过来目暮十三说的‘想法有点可怕’是指什么,连忙追着车跑去,心里欲哭无泪,“目暮警官,你听我解释啊!”

    人头拖地什么的不是他的想法,是池非迟那个蛇精病的想法……

    ……

    另一边的停车场里,铃木园子闷闷不乐,一直到接到京极真的电话,聊着聊着又哭又笑。

    “我明白了,原来园子是为了京极才买了另一支手机的啊。”毛利兰道。

    池非迟看了一眼那个手机,不知道什么智能机才上线,最先上的应该是苹果吧……

    “这是他们的专属电话啊,”毛利兰感慨,“真叫人羡慕!”

    柯南仰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毛利兰。

    不用想,池非迟也知道名侦探是要给毛利兰买手机了。

    “话说回来,”灰原哀看向池非迟,“那位伊丹小姐想跟你说的话,好像永远也没办法知道了。”

    “对啊,”毛利兰也转过头来,“还真是遗憾……”

    那边,铃木园子也好奇转头,低声道,“等一下,阿真,有八卦哦……”

    “大概是‘真是抱歉,不是我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那么说’、‘我已经澄清了’之类的吧,”池非迟一脸冷淡地打开了车门,坐上车,“上次宴会她不小心把酒泼在裙子上,问我借外套挡一下,我借给她了,之后好像有谣言说我们在一起了,菊人和一个朋友问她的时候,她扭捏着说没有什么的,表情却一副欲言又止的害羞样子,之后菊人和那个朋友就来问我了……我不太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原来是这样啊……”毛利兰有些不知道说什么,这样名誉绑架确实隔应人,难怪之前池非迟爱搭不理的。

    柯南倒是池非迟说自己有杀人动机的事,一头黑线,这样就想杀人,是不是有点离谱了,“这样的话,你之前直接跟我们说不就行了?”

    “之前说,像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还是女孩子的坏话。”池非迟道。

    一个大男人,在背后埋怨一个女孩子怎么怎么样,他觉得不对劲。

    “真是的,我们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啊,”毛利兰带柯南坐进后座,“你应该跟我们直说的嘛。”

    “说了也没用。”池非迟难得多解释了一句。

    毛利兰:“……”

    柯南:“……”

    刚霸占副驾驶座的灰原哀:“……”

    呃,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那不说你就有办法吗?”柯南半月眼问道,“如果伊丹小姐没出事,还是这么下去的话,你告诉我们,我们好歹……”

    “我可以打压她父亲的公司,让她父亲好好管管她,或者干脆让她父亲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再或者……”池非迟顿了一下,“反正办法很多。”

    只是伊丹千寻那些小心机还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而已。

    灰原哀懂了,池非迟的思路大概是‘我能解决=没必要告诉其他人=你们没必要知道’。

    “你不会想杀人吧?”柯南开玩笑道。

    “柯南……”毛利兰无奈。

    “杀人只是下下策,也是最愚蠢的解决办法。”池非迟道。

    柯南:“……”

    不杀人是好事,可是怎么怪怪的?

    “阿真说,非迟哥你就是一直不说,才会被谣言困扰的,”铃木园子坐近车里,挨着毛利兰,把手机递上前座,“阿真想跟你通电话!”

    池非迟接过手机,“喂?”

    “学长,我已经拿到了大赛的冠军,”京极真道,“国外选手的实力比我想象中要强,我还会继续挑战下去的,你也不要懈怠啊!我等着跟你再次对决!”

    “知道了。”

    池非迟应了一声,把手机递还给铃木园子。

    开车,上路,他还要送这群人回去呢。

    铃木园子接过手机,看池非迟干脆利落的样子,一时还有些语塞,不该叙叙旧之类的吗,“呃,阿真……”

    身在国外的京极真:“嗯……”

    感觉心头一腔热血瞬间被熄灭了有木有!

    学长不该应战然后互相鼓励一下吗?他都拿冠军了……

    把一群人送回家,池非迟到宠物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安室透没打电话说要回去,估计还等着……

    一看,三楼临街的一个窗口果然还亮着灯。

    “安室先生,麻烦你等到这个时候。”

    安室透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不知道在鼓捣着什么,笑眯眯道,“啊,没关系,我正好帮顾问处理一下小事,非赤今天没什么异常,就是喜欢趴在玻璃上,不过您比我想象中回来得晚了一点。”

    “在热带乐园那边遇到了一点事,辛苦你了。”

    池非迟自觉去冰箱拿了蛋糕,装盒,又去拿桌上装非赤的箱子,准备把蛋糕带回青山第四医院吃。

    助手比秘书权职高顿了,是能帮他处理一些小事。

    “遇到麻烦了吗?”安室透随口问道。

    “死人了,”池非迟道,“被拖了一下。”

    “哎?”安室透来了兴趣,“杀人事件吗?”

    “是事件,”池非迟可没兴趣跟人再说一遍案子,特别是自己推理过的,“晚饭吃了吗?”

    安室透一阵无语,不过还是收拾东西关电脑准备走人,“我已经吃过了……”

    “下班吧。”池非迟离开。

    安室透:“……”

    上司不想跟自己交流怎么破?

    这么一想,风间有时候还是挺难的吧,他有的事也不能跟风间说……

    各自离开。

    池非迟到了青山第四医院附近,找了地方停车,准备把蛋糕当晚饭吃了。

    想要在柯南面前好好吃顿饭,很难。

    非赤开始汇报情况,“主人,他今天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去医院其他地方。”

    “详细说说。”池非迟尝了一下抹茶蛋糕卷,他对甜点之类的说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不过味道还真的不错。

    “早上你走之后,他在办公室里整理你未来几天需要赴的宴会,打电话给大山先生问过一些你平时赴宴的习惯,最后圈定了两个,还是待定,然后带着我下楼,找一楼看诊的医生坐了一会儿,看着医生看诊了三只狗、两只猫,出门跟大厅前台的两个护士聊了一会儿天,主要说的是宠物生病的情况之类的闲话,”非赤一一盘点,“然后去院长办公室问相马教授要不要准备烤箱和锅之类的东西,再然后,跟相马教授带人去了仓库,搬了烤箱、厨具、油烟机一类的东西,自己装上了,大概上午十一点,开始做点心,做好给你打电话,然后自己吃……”

    池非迟:“……”

    非赤记得够详细的。

    “下午,他去五楼住院区和输液区转了一圈,跟其中五个宠物主人聊天,之后到办公室,写了一下在医院的观察记录,比如某个医生怎么样,某个医生水平不错之类的,”非赤继续道,“再之后,又去一楼看诊处,看着医生给宠物看病,大概待了一个小时,回办公室自己做饭,做了两个小时,然后吃饭,在你回来之前,就在电脑上整理文件,我偷偷看过,大概就是你需要整理的一些琐碎事,没有什么特别的资料,今天也没给什么人打过电话,就连发邮件的时候也没有……主人,他真的是卧底那个组织的公安吗?”

    池非迟从后座拿了电脑,打开后放在箱子前,又把暖箱盖子打开,“我电脑里有医院任职表单和看诊记录表,把他接触的人都找出来,麻烦你了。”

    “好!”非赤从箱子里爬出来,趴在电脑前翻文件。

    等池非迟吃好,非赤差不多也找好了。

    “主人,找好了,我都截下来放在一个文件夹里!”非赤说着,快速溜回暖箱,外面冷,伤不起。

    池非迟翻看着文件里的内容,医院里的任职表有的照片,有的还没有,至于客户看诊记录,最多就只有宠物的相片。

    不过他也去楼上看过,一些宠物和主人都还是记得的。

    仔细回想一下,住院处的两个宠物主人,他好像见过……

    在北斗星号列车上,其中一个还是跟他同时上车,另一个是在站台上不经意瞥到过!

    如果不是仔细回想,时间也不算久,他还真有些记不清了。

    考虑到一些调查很难瞒过日本公安,池非迟还是没联系大山弥,直接在深层网络发了个匿名悬赏。

    悬赏的是北斗星号列车所在公司的资料,时间是他那趟列车接受预订前后两天,要求有多少算多少。

    没有指定乘客名单,是怕被人看出意图。

    不过乘客名单是最好弄的东西,还是前段时间已经过期的名单,只要黑客出手,很容易包含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