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0章 辛苦了,加油!
    三天后,池非迟才看到邮箱里的邮件。

    几乎隔半个小时发一条,一共十多条。

    从临时寄存处的事,到问他最近忙不忙,又发了几条日常闲聊,让他怀疑对面的联络人是不是一天到晚就等着聊天。

    “公安都这么闲吗?”

    池非迟收起手机,继续开着宅急便配送车。

    清晨七点,薄雾未散。

    高木涉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往警视厅走,给自己加油鼓劲,“好,今天又是早到的一天,一定要努力工作!”

    一辆宅急便配送的货车从旁边缓缓驶过,低沉嘶哑的声音随之远去,“……警官……辛苦……加油。”

    高木涉一愣,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大声回应,“您也辛苦了!加油!”

    车里,非赤悄悄露头,“这位警官真可爱,他是不是没听清主人刚才是说什么啊?”

    “应该没听清,”池非迟将车子停在警视厅附近的临时寄存点前,“不过这个人挺有活力的。”

    非赤一汗,听池非迟用这么平静的语气一说,那种热血沸腾、干劲十足的感觉就完全没有了嘛……

    池非迟停好车后,清理了一下驾驶座上的痕迹,打开车门下车。

    “原来是位老哥啊……”

    后方,跟上来的高木涉低声感慨。

    虽然对方裹得严实,衣领拉高、手上也戴着防寒手套,但他一眼就能看到,是个身材壮实的中年男人。

    大清早的就来警视厅送宅急便,还真是够辛苦的,而且对方还不忘给他鼓励,是个好人啊……

    嗯?等等,来警视厅送宅急便?

    高木涉连忙跑上前提醒,“呃,你好,这里不是普通的寄存点,你看……”

    说着,指了一下板房外的立牌。

    池非迟看去,那块立牌上印着一行大字:

    【非常规宅急便寄存处】

    高木涉挠头解释,“这里是警视厅的特殊物品寄存处,所以……”

    “我送的是**宅急便,”池非迟把钥匙丢给高木涉,转身,声音低沉道,“还有,我之前说的是,麻烦警官等会儿去叫上同事,一起把东西搬下来,辛苦了,加油。”

    “哎?”高木涉下意识地接住钥匙,抬头才发现眼前已经没人了,想起对方说的‘**宅急便’,顿时想起‘七月的传说’,快步跑进警视厅。

    六分钟后,一群警察跑出来,让高木涉用钥匙开了后车厢的门。

    宅急便后车厢里,放了一排排打了木架的大箱子。

    一群警察沉默数着。

    一、二、三、四、五……整整十一个箱子,堆了一车厢!

    “这……”一个面貌凶恶的中年警察斜眼看高木涉,“高木,你确定对方说的是**宅急便?”

    “是、是啊……”高木涉也有点懵逼,一度怀疑对方是不是送错了。

    如果是七月送的通缉犯,一个两个还好,送一车是要闹哪样?

    “是……是!”旁边一个警察接了电话,转头道,“警察厅那边刚才打了电话过来,已经收到七月的邮件,这一车都是通缉犯!”

    一群警察又默默仰头看着车厢。

    也就是说,这一车都要他们搬下来?

    搬下来就不说了,还要拆木架,开箱,带犯人进去核实、审讯……

    不,不,开箱就算了,为什么还有木架?

    面貌凶恶的中年警察转头看通电话的同事,脸上还带着些许呆滞,“虽然能逮捕这么多通缉犯是好事,我们搬一下东西只是小问题,不过能不能让警察厅联络一下七月,以后就不用打木架了吧……”

    高木涉干笑着,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长长叹了口气。

    他明白对方那句‘辛苦了,加油’,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不是遇到好心给他加油鼓劲的路人,而是给他们布置劳动任务的魔鬼……

    ……

    附近的公园。

    池非迟卸了易容,开始晨练。

    叮咚!

    有一封新邮件。

    【警视厅那边说,以后能不能别打木架了?】

    池非迟决定解释一下,一边跑,一边回复:

    【之前没看到你的邮件,不知道你们设立了寄存点,昨天晚上有小雨,今天早上又起雾,湿气太重,纸箱遇潮容易坏,所以打了木架,以后有寄存点就不用了】

    叮咚!

    金源升就守着电脑,回复得很快:

    【那就好,不过你为什么突然抓了那么多人?】

    这可不是一个两个,一下子抓了十多个,先不说短短时间里,七月是怎么抓到这么多人的,他有点担心七月受什么刺激了!

    【看到就抓了】

    池非迟如实回复。

    这些人不是他看到的,而是非墨看到的。

    非墨在东京闲逛了两三年,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

    他在北海道的时候,让非墨自己登了他的账号去看赏金榜。

    非墨眼熟的就有三十七个,其中有二十六个没找到,有的是非墨不记得再哪儿看到的了,有的已经搬家躲在别处去了,还有的是容貌改变太大的。

    非墨飞了两天,能确认的就只有这十一个,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昨天他回东京,晚上就按照非墨提供的地址把人给抓了。

    虽然有的才十万日元,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这样的机会也就这么一次,以后想按地址抓人,就得等非墨把东京的‘情报网’给拉起来,或者看看有哪个倒霉鬼被非墨无意中看到了……

    警察厅里,金源升语塞。

    看到就抓了?这算什么回答?

    整个东京那么多警察,每天在街上来来往往的,也没见谁这么短时间就抓了十一个通缉犯。

    虽然七月的动作一向很快,但这次也太夸张了一点,还是说……

    “会不会七月背后有一个势力?专门给他提供情报?”

    “不太可能,”旁边,一个下属看了看紧闭的门,低声道,“零的消息是,他曾经一个人去买过枪支,不像有势力支持着他。”

    “哦?”金源升同样压低了声音,“知道他买了什么型号的枪支吗?如果可以的话……”

    “这个目前不清楚,”下属低声道,“没办法备案。”

    “能得到这个情报已经很不容易了,至少可以确定他背后有没有势力支持,不愧是零啊!”金源升一边感慨,一边猜想着零那里会不会已经掌握了七月的行踪?

    ……

    朝阳慢吞吞升起,驱散了晨雾,到下午时分,地上的水汽已经全部蒸腾。

    警视厅前,一群警察围着一辆宅急便配送货车。

    “还有两个!”

    “好,大家加油!争取半个小时拆完!”

    两个在车上搬箱子,下面两个人负责接箱子,而后一群人围过去,手拿钳子、起子、螺丝刀拆木架,还有人拿着剪刀准备开纸箱。

    少年侦探团站在警视厅大门外,好奇看了一会儿。

    “警官们真有干劲啊,”步美道,“宅急便居然也要自己搬……”

    “会不会是他们订的鳗鱼饭午餐啊?”元太脑洞大开,“因为不想被人把鳗鱼饭偷走,所以必须亲自搬下来!”

    “不对,不对,”光彦严肃道,“你们仔细看,在开箱之前,所有警官都会很严肃、很警惕地放慢动作,说明箱子里有危险物品,很可能是炸弹什么的,警官们是在确认炸弹放在哪个包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