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7章 浅间安治去哪儿了
    列车外,非墨指挥着两只乌鸦把手套叼走丢到远处,又留了一群乌鸦在地上扑腾,把箱子拖动的痕迹破坏掉。

    列车上,池非迟回到洗手间,缓了一下急切的呼吸,细心地把脚边下过列车的尘土清理干净,等呼吸平稳下来后,才带着还在昏睡的非赤出门。

    这一次行动,大家都尽力了,别的不说,单说封装速度,他相信自己以后再封装宅急便,速度绝对不比封装多年的专业人士慢……

    咳……

    所以,他不希望因为小细节失误,造成挑战失败。

    等达尔西找到池非迟的时候,池非迟已经安然待在房间里了。

    达尔西见池非迟没事,松了口气,“少爷,原来您已经回来了啊。”

    “嗯,我回来看看非赤,”池非迟面不改色道,“那些事交给警方和侦探就可以了。”

    达尔西一想也对,“您要不要再睡会儿?我会在外面守着。”

    池非迟总觉得发生了命案还去睡觉有点奇怪,但想到干坐着也无聊,还不如去躺着看看非墨那边的情况,“也好。”

    天亮没多久,房门被敲响。

    达尔西开门后,视线下移,才看到柯南的小身板,“小弟弟?”

    “池哥哥在这里吗?”柯南探头张望。

    达尔西转头看隔间,“少爷在睡觉。”

    柯南顿时无语,他找不到凶手犯案的证据后,想找池非迟问问看,结果池非迟不在,一问才发现池非迟已经很久不见人影了,过来看看池非迟是不是在房间里。

    本来他还以为池非迟会在某处调查、或是在房间里考虑案子,没想到池非迟居然跑回来睡觉了……

    隔间里,池非迟给联系警察厅的邮箱发了邮件,不急不忙地出门,“柯南?要进来坐吗?”

    “呃,不用了,我想找你出去一下,”柯南发现池非迟衣服有些皱,“你还真的跑回来睡觉了啊。”

    “少爷昨天吃了药,需要休息。”达尔西忍不住替池非迟说话。

    柯南反应过来,心生歉意,虽然平时相处,池非迟没什么异样,但还是病人,需要吃药稳定病情,而很多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都有不良反应,“抱歉,我忘了,那我……”

    “没事,”池非迟出门,“走吧,不是要找我吗?”

    达尔西皱眉,“少爷……”

    “你在房间帮我看着点非赤,它醒了喂点清水。”池非迟头也不回道。

    达尔西没有再阻止,“好的。”

    柯南跟上池非迟,轻声问道,“喂,身体没问题吗?是不是服药之后有什么不良反应?”

    “没有,”池非迟道,“我身体好得很。”

    “别逞强了,”柯南语气老成地感慨,“我知道那些药吃了会有很多不良反应,嗜睡、疲倦、头晕、呕吐之类都是轻的,久了还会有后遗症。”

    所以他才不想吃药啊……

    池非迟打断了柯南的感慨,“好了,不是找我有事吗?”

    柯南觉得池非迟是不想提这些,也没再提,“是这次的事件……”

    由于浅间安治不见了,凶手没办法杀浅间安治,只是利用浅间安治的房间,造成浅间安治已经逃走的假象。

    因为浅间安治之前抢过珠宝店,什么也没抢到就被老板赶走,还说了一句‘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有理由怀恨在心杀了珠宝店的老板,而且也确实找不到浅间安治,现在警方已经认定是浅间安治杀人潜逃,已经开始布网搜查了。

    不过显然瞒不过柯南……

    “我们之后看到的浅间安治,只是穿了一样的大衣、戴了帽子和口罩的人,不能认定他就是浅间安治。”

    “而我和毛利叔叔追过去的时候,凶手朝我们开枪,我们躲到车厢旁,也没有亲眼看着凶手走进房间……”

    柯南一边说着,一边带池非迟到了浅间安治的房间前,“毛利叔叔之所以确定凶手进了房间,是因为之后门关上了,不过我在门上发现了钓鱼线的痕迹,凶手应该是先在门上准备了机关,杀人后跑过来,开枪打碎玻璃,朝我们开枪后,趁着我们躲避没有看到他的时候,躲到另一边上二楼的台阶上,切断钓鱼线,使得门关上,让我们以为他是跑进了房间里……”

    池非迟弯腰看着门锁,上面确实有一些不正常的痕迹,“知道凶手是谁了吗?”

    “是珠宝店的店长,加越利则先生!”柯南笃定道,“只有他带了钓鱼工具,可以利用钓鱼线完成这个手法。”

    “只是带了钓具的话,没法作为证据。”池非迟道。

    “是啊,可以藏匿犯案的枪支和血衣的地方太多了,搜查也未必能找到,”柯南思索着,“而且浅间安治真的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

    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

    他偷偷跟老妈沟通之后,可以确定,他老爸小说里原本不是这么写的。

    浅间安治应该已经死了,被警方发现尸体,让警方以为是浅间安治潜逃时坠下列车身亡。

    不过现在浅间安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会不会浅间安治一开始就没上列车?”池非迟‘合理’地提出猜测。

    “你怀疑一开始就是加越先生假扮的?应该不会,之前我们餐车的时候遇到了浅间安治,他摘下过口罩,”柯南揉了揉脸,继续道,“脸型跟加越利则有区别,不像是同一个人,而且加越先生当时陪着出云老板在餐车,浅间安治却回了自己的房间,时间对不上。”

    “嗯,”池非迟这才发现柯南脸上有红印,“你的脸怎么了?”

    “没、没事!”柯南抬手遮掩了一下,总不能说是被自家老妈捏脸捏红的吧?

    不就是说了一句‘有的女人不可理喻’吗,居然对亲儿子下这么狠的手,女人果然不可理喻!

    早知道,他就不巴巴跑去拆穿自家老妈的伪装了……

    池非迟感觉自己错过了某些精彩的事,“对了,那个奇怪的女人……”

    “咳,她好像是个侦探,虽然性格有点怪,之前也好像察觉到什么,不过这个案子跟她没有关系啦!”柯南替自己老妈遮掩,转移了话题,“现在问题是没有证据……”

    “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工藤有希子戴着帽子和墨镜,从一旁走来,似笑非笑道,“我的性格是有点怪。”

    柯南大汗,完了,说坏话又被听到了……

    工藤有希子在柯南身边蹲下,笑眯眯地捏了捏柯南的脸,“不过作为小孩子,是不应该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哦~”

    柯南抬眼看到池非迟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脸,心里流下宽面条泪,倔强地挣开工藤有希子的魔爪,跑到池非迟身边暂时躲避。

    在池非迟面前能不能给他点面子……

    工藤有希子站起身,装出不认识柯南的样子,跟池非迟说话,“这孩子很聪明,可是也很调皮啊,我刚才听这孩子说,你们好像找不到凶手作案的证据?”

    “是啊,阿姨……姐姐,你知道证据在哪儿吗?”柯南在工藤有希子的目光威胁下,屈辱地改了口。

    工藤有希子直白道,“抱歉,我也不知道,毕竟真的很难找嘛!”

    柯南半月眼,不知道还跳出来干嘛,收回思绪,低头思索着,“那就只能把他引出来了……”

    池非迟发现自己好像就是来当鱼饵的,“我来吧。”

    不管柯南是不是变小的,现在确实是个小孩子身板,而工藤有希子又是女人,他一个正值青壮年的大老爷们总不能缩在后面,让这两个人去冒险引凶手上钩吧?

    柯南皱眉沉默,他记得小说里,那个发现真相的年轻男人也是因为没有证据,想以身引犯人上钩,结果被害死了……

    “还是让我来吧,”工藤有希子道,“发现犯罪却不说,一般是通过威胁来获取钱财,一个出行会带着保镖的大少爷可不像是缺钱的人,也很难想象会做出这种事,你来的话,会让凶手怀疑的,还是我这样独自一人出来旅行的人更合适一点!”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由工藤有希子去作这个死。

    池非迟出门还带了个保镖,确实不像个会威胁别人的人。

    而工藤有希子一开始就神神秘秘的,像是早知道什么又不肯说,很适合做这个鱼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