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5章 工藤有希子:看看我啊看看我
    餐车里,池非迟坐在窗边,欣赏着窗外夕阳下的景色,等着上菜。

    “达尔西,坐下一起吃吧。”

    达尔西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对面,“好的。”

    列车餐厅严格遵守着法国料理的上菜顺序,开胃菜、汤、鱼、水果冻、间菜、烧烤、沙律、甜品、咖啡……一道菜配着相应的酒水,虽然精致,但一顿饭吃下来需要很久。

    在等着咖啡端上来的时候,达尔西以为非赤还留在房间里,主动问道,“少爷,需要给非赤带点食物吗?”

    “不用,等会儿给它准备一点清水就可以了,”池非迟伸手摸了一下口袋,微微皱了一下眉,站起身,“房卡好像掉在洗手间了,我去找一下。”

    “我陪您去!”达尔西立刻站起身,房间里那些文件他没看过,但他很清楚,要让池非迟特地跑一趟送去北海道的东西,价值绝对不低。

    “不用,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洗手间看一下,找不到就直接联系乘警。”池非迟按了一下达尔西的肩膀。

    靠近门口的餐桌旁,毛利兰视线余角瞥见有人匆匆走过,疑惑转头,“哎?”

    “怎么了吗?”柯南跟着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背影已经出了餐车车厢,嘴角微微一抽,“那个人……不会是池哥哥吧?”

    毛利兰迟疑着摇头,“我也没看清楚。”

    “好了,”毛利小五郎专注应付着眼前的食物,头也不抬道,“或许是你们看错了。”

    柯南越回想越觉得像池非迟,有些蠢蠢欲动。

    那家伙急匆匆去干什么?

    要不……偷偷跟上去看看?

    “小兰姐姐,我……”

    “不行,”毛利兰果断阻止,“先把晚餐吃了。”

    “呃,是……”柯南无奈应声。

    池非迟离开餐车后,没有急着去洗手间,先是去了后面的车厢,找了一个远离‘漩涡’单人间,敲门后闪到一边。

    “是谁啊?”一个小青年开门,探头张望时,瞥见电光在身侧一闪,随后晕了过去。

    池非迟接住人,将人送回房间,拿了房卡后,才到洗手间避着人把浅间安治搬到房间里,绑好、封口,塞进柜子里。

    非赤之前吸入了乙醚,同样还在昏迷中,也被池非迟留在了柜子里,还把剩下一个装了乙醚的小胶囊也放到一旁。

    现在是晚上八点零九分,在明天早上车靠站之前,只要这两个人有一个醒过来,就很可能会被人提前发现。

    留下非赤也是为了监视,实在不行,就只能委屈非赤再跟着晕一次了……

    池非迟回到餐车时,餐车里的乘客已经聊了起来。

    “毛利小五郎?您就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吧?我真是激动了!等会儿可以一起合个影吗?”

    “毛利……”

    “小五郎?”

    除了提出合影的乘客,其他人的神色都有些变化。

    工藤有希子戴着假发,还戴了太阳镜和帽子,让人完全认不出这是曾经日本有名的女明星,双手抱臂站在门口,笑着出声,“是啊,还真是巧……”

    哎?

    柯南转头看去,就看到那个奇怪女人身后,一个一身黑的人走进门,顿时转移了注意力,刚才匆匆出去的还真是池非迟这家伙。

    毛利兰也愣了一下,“还真的是池先生啊……”

    柯南忍了半天的好奇心,看到池非迟后,实在忍不住了,“池哥哥,你刚才急匆匆去干什么了啊?”

    “房卡丢了。”池非迟道。

    毛利兰关心,“那找到了吗?”

    “找到了,”池非迟看向走过来的达尔西,“本来以为掉在了洗手间,结果在走廊上找到的。”

    “年轻人就是毛毛躁躁的。”毛利小五郎嘟囔了一句。

    工藤有希子好奇打量池非迟之后,就发现自己好像被无视了……

    是的,被无视了……

    本来想弄个‘神秘女’形象登场,让自家儿子注意到自己、给儿子一点警醒的。

    结果目光确实是吸引过来很多,但为什么下一秒就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了喂……

    其他人见毛利小五郎跟熟人寒暄,就转过头各聊各的去了,毛利兰也招呼池非迟一起坐,就她一个人被晾在一旁。

    她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服务生进门,“您就是订了晚餐的明智小姐吧?您的座位在里面。”

    总算有个人注意到自己了……

    “抱歉,我要取消今天的桌位,晚餐帮我送到房间就行了。”工藤有希子笑了笑,偷偷留意了一下柯南,发现她家儿子压根就没注意她说什么,拉着那位池先生聊得火热。

    “池哥哥,这位大哥哥是……”

    “我父亲的司机。”

    “你们好,我叫达尔西。”达尔西跟三人打过招呼后,站到一旁。

    “您好,”毛利兰好奇,“您是混血儿吗?”

    “是的。”达尔西点头。

    毛利小五郎也加入了叙旧队伍,“你们也打算去北海道旅行吗?”

    “不是,我帮我父亲送一份文件过去。”池非迟道。

    “文件的话,用传真机不就可以了吗?”毛利兰疑惑。

    柯南解释,“应该是必须董事长签字的原件吧,这类重要文件有时候是必须亲自交到对方手上的,不过没有坐飞机,而是专门坐列车,也有让池哥哥来散散心的意思吧。”

    工藤有希子看着柯南自信的样子,一头黑线。

    展示见识什么的能不能缓缓,先看一看她,她还有话要说……不行,不能等别人主动,一定要自己找机会拉回关注!

    “原来是这样啊,”毛利兰了然笑道,“不过还真巧哎,居然能在这里遇到。”

    工藤有希子刚想开口接话拉关注,结果被柯南抢先一步。

    “池哥哥,”柯南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幽怨的目光,看了一眼不再关注这边的珠宝店老板出云启太郎,才问道,“有抢匪抢劫珠宝店,结果被珠宝店老板赶走,临走前抢匪留下一句话,说‘这跟说好的不一样’,以前是不是发生过类似的案子?”

    池非迟感觉背后有道幽幽的目光盯着,不过还是先回答柯南的问题,“没有。”

    “是吗?”柯南疑惑,那他怎么感觉这个发展很熟悉?

    “小鬼,别多想了,”毛利小五郎道,“可能是你最近看的侦探剧里面有类似的剧情吧。”

    柯南问池非迟,“最近有类似的侦探剧吗?”

    “没有。”

    “那么更早以前呢?”

    “没有。”

    “也不一定是侦探剧,也可能是电影或者侦探小说……”

    “没有。”

    服务生上前,发现工藤有希子还站在一边,问道,“明智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池非迟等人转头。

    柯南疑惑,这个奇怪的女人怎么还没走?一直站在他们旁边干嘛?

    工藤有希子不知怎么的,就看懂了柯南眼里的意思,冷着脸转身,“没事,只是感觉这一趟旅行会很有趣呢!”

    池非迟沉默,这……

    他记得这段剧情里,工藤有希子好像只是表演神秘人设来着,有这么森然凌厉的一段表演吗?

    工藤有希子出了门,苦恼地用手指点了点下巴。

    哪怕柯南不是有意赶自己走,但还是好委屈。

    她为什么在旁边站了半天?还不是想让柯南提高警惕。

    不过,刚才被晾了半天,突然被注意到,又发现自家儿子觉得自己应该走,一时间的激动加上不满,表演好像有点用力过度了呢……

    餐桌旁,毛利兰怔了半天,“那位明智小姐……怎么了吗?怎么突然生气了?”

    毛利小五郎一副过来人的神色,感慨道,“女人啊,看起来温和,实际上发起火来都是母老虎,关键是她们莫名其妙就发火了,让人找不到发火的理由,完全就是无理取闹嘛!”

    柯南一边沉思,一边认可地点了点头,是啊,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

    “爸爸!”毛利兰目光渐渐危险,“柯南……”

    “当然啦,我女儿那么善解人意,是例外!”毛利小五郎连忙改口。

    “是啊是啊,”柯南点头,“小兰姐姐很温柔,才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

    毛利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有啦,我有时候也会发脾气的……”

    毛利小五郎和柯南悄悄松了口气,斜眼盯没事人一样的池非迟,这个男人中的叛徒!

    池非迟:“……”

    盯着他干什么?

    他只是发现柯南跟毛利小五郎有时候很默契而已,连松口气的动作和表情都一模一样,看热闹也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