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7章 灰原哀:其实我是来吃大餐的
    大山弥被突然蹿出来露头的非赤吓了一跳,不过努力镇定了一下,还是招呼着,“动手把笼子都搬下来,让非迟少爷看看!”

    司机和等在旁边的人立刻准备动手。

    “让他们等一下!”

    “等等。”

    非赤和池非迟几乎同时出声。

    大山弥等人疑惑,不过还是停手了。

    池非迟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假装接电话,低声道,“怎么了?”

    其他人听不到非赤的声音,但他能听到,总觉得听声音非赤好像不是那么开心。

    “主人,这么大的东西,我吞不下,我的嘴最多只能张……”非赤对着池非迟努力张大嘴,给池非迟示范了一下,“这么大!”

    等在货车前的大山弥吓了一跳,“非迟少爷,小心!”

    “别担心,没事。”池非迟阻止了大山弥过来,才一头黑线地对非赤道,“我知道赤练蛇的裂口有多大,不用示范,竹鼠我帮你切小。”

    非赤还是高兴不起来,很认真地问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这东西吃蛇吗?把这东西放几只在家里,我怕它们从笼子里钻出来,您一觉醒来我就没了……”

    池非迟:“它们吃竹子。”

    非赤松了口气,“吃素的啊……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竹鼠可以咬死蛇,”池非迟补充,“大概是觉得蛇没有竹子好吃。”

    非赤顿时激动地从池非迟领口里蹿了出来,“他们这是买食物吗?这是谋杀!谋杀!”

    ……

    事情最后还是解决了。

    大山弥没有打扰池真之介,打电话跟真池集团一个地产方面的负责人说了一声,就给池非迟找了一片闲置的空地,专门用来放竹鼠、养竹鼠。

    简单的棚子搭好,竹鼠被一笼笼送下来。

    竹子到位,饲养人员到位,修建工人到位,着手建造个小型饲养点出来。

    池非迟突然发现便宜老爸放养不是没道理。

    有事随便去找个真池集团的子公司负责人……可能这才是正确操作。

    大山弥指挥了一通,见布置得差不多,满意地点点头,走到池非迟身边,“非迟少爷,已经全部安置完成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安排的?”

    池非迟上前,腾出一个空笼子,把他能听到说话声的两只竹鼠挑出来,放进笼子里,“这两只不能吃,好好养着。”

    大山弥看向负责饲养的人,对方立刻接过笼子,专门放置到一边。

    池非迟挑了两只给大山弥做礼物,又用小号笼子装了两只,回公寓的路上又买了些调料和素菜,刚到家,就收到灰原哀传来的简讯。

    灰原哀:【明天校庆日,我们今天下午开始放假,你回古堡了吗?】

    池非迟:“……”

    早上还感慨这群小学生总算好好去上天学了,没想到还是日常假期多。

    拍了张竹鼠照片,发邮件过去。

    灰原哀简讯:【好可爱的小兔子!】

    池非迟的简讯晚了一秒传过去:【没回,我在家,等会儿你们要不要过来吃大餐?】

    沉寂。

    灰原哀半天没回复。

    池非迟又联系了一下其他人。

    福山志明不能通知,他不在古堡的事还瞒着福山志明呢。

    黑羽快斗可以说一声,让他有空过来吃大餐,不过今天上学,估计来不了。

    剩下的有联系方式的人,铃木园子也说一声,毕竟在魔术爱好者聊天室聊得还不错。

    毛利兰就算了,还不熟。

    小泉红子帮过忙,得说一声,有空送两只竹鼠过去,或者请来吃顿饭。

    池非迟想着,打开水龙头,往洗菜池里放着水,才到客厅抽屉里翻出那张红色水晶名片。

    非赤好奇看了一眼,顿时乐了,“哈哈哈……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电话号码都不留一个,那个红头发的女孩除了没鳞片也算好看,怎么傻乎乎的,哈哈哈……”

    池非迟看非赤一眼,手指摩挲了一下名片上凸起的镀金名字,发现金字果然慢慢变红,等字变得跟名字一个颜色,几乎看不出来的时候,才出声问道,“是这样通讯吧?能听到吗?”

    “唔……能听到,有什么事吗?”卡片上清晰地传出女声。

    非赤:“……”

    “我订了一批中国的竹鼠,有空请你吃竹鼠,或者让人送几只给你,就当感谢你上次帮忙了。”

    “我还要上学,改天吧,改天见面聊聊,到时候再吃,”小泉红子日常镇定,“有空我联系你。”

    “好。”

    通讯切断,名片上的字又慢慢变回金色。

    非赤蛇信子都忘了吐,怔怔看着池非迟把名片装进口袋里,再看看厨房里跟兔子一样大的竹鼠,再想到变成小孩的工藤新一……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好陌生。

    “非赤,这个人也别惹,”池非迟转身去厨房,“你要吃多少?”

    非赤快速摇了摇自己脑袋,驱散有些发懵的感觉,把疑问通通丢到脑后,乐滋滋跟上去,“半只!我要吃半只!”

    “行。”池非迟关了水龙头,把笼子直接浸到水池里。

    蛇的消化能力强,吃得多点问题也不大。

    不过是该给非赤科普一点新知识了。

    “人类杀竹鼠,有水淹屠宰法,就是我用的这种方法,还有电击屠宰法、心脏注射空气屠宰法、颈椎折断屠宰法、药物致死屠宰法……”

    非赤听着那平静的声音,忍不住抬眼看池非迟,看到池非迟那没什么表情的冷漠脸,爬上桌岸的身子打了个滑:“……”

    果然,人类才是最可怕的生物!

    “你遇到竹鼠的话,别跟它比牙齿,竹鼠的牙齿很坚固,你的毒素毒不死它,说不定就会被它咬死,”池非迟见笼子里的两只竹鼠不挣扎了,等了片刻,拎起笼子拿出竹鼠,拿了把小刀熟练开腹、剥皮,“最好的办法是,用最快的速度,避开它的牙齿,缠住它的脖子,收紧,使竹鼠窒息。”

    “如果被咬中,别慌,反缠上竹鼠的头颈,将它的头向后背方向屈曲,再用力向前方推,使头部与第一颈椎脱节,这样竹鼠就会很快断气,改天我给你示范一下。”

    非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蛇身,满意了,舒坦了,“还好我身体韧性够好,也灵活,想折断我的颈椎根本不可能!”

    “所以,对付蛇,人类一般是选择摔死、或断头的方法,还可以用酒醉死,后者适合用来泡酒,”池非迟一边处理着竹鼠,一边平静道,“做成食物的话,断头最方便,因为放血之后,就可以从断裂处直接撕下整张蛇皮。”

    非赤:“……”

    “大多数蛇类适用,不过金环蛇和赤练蛇不一样,这两种蛇剥皮要从尾部开始。”池非迟把处理好的竹鼠切下一半来,还帮忙切成几段,放到非赤面前。

    非赤低头看着那堆新鲜的肉,这放到嘴边的肉,它怎么就不香了呢?

    ……

    半个小时后,压力锅里的清炖竹鼠散发出香味。

    非赤慢吞吞吃完自己面前的生肉后,鼓着一截凸起的大肚子,一动不动躺在砧板旁消食。

    池非迟把非赤送回房间,顺便煮了饭,刚考虑要不要再炒个素菜,门铃就被按响。

    到玄关,刚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到外面元太的大嗓门:“池哥哥,开门啦!是我们!”

    步美:“我们来救小兔子了!”

    池非迟默默把听筒放回原位,开门一看,五只小学生果然整整齐齐站在门口,“进来吧。”

    呃……

    元太、光彦、步美被沉静的气场影响,‘一定要救下小兔子’的坚毅神情变懵。

    “打、打扰了!”光彦鞠身。

    “没事。”池非迟在鞋柜底下的抽屉里翻出一次性拖鞋。

    “嗯?”元太伸长脖子嗅了嗅,“什么味道?好香啊……”

    步美汗,“元太……”

    光彦尴尬笑,“不过真的很香啊,我们还没吃午饭呢。”

    灰原哀想捂脸,主动请缨过来的是元太和光彦,最不靠谱的也是他俩,镇定了一下,仰头看向池非迟,“我……我本来是打算自己过来的……”

    认真说明自己原本没有逼宫的意思。

    而且,这味道真的很香。

    柯南心里干笑,换了自己上结果还是一样嘛,“别纠结了,你没闻到肉香吗?我估计已经炖了。”

    灰原哀:“……”

    “是已经炖了,”池非迟解释,“不过那不是兔子,是竹鼠。”

    “竹、竹鼠?”灰原哀疑惑。

    “不是兔子吗?”步美疑惑转头看灰原哀。

    “竹鼠是什么东西?”元太依旧嗅嗅嗅,“闻起来好香啊。”

    “一种食物,”池非迟直接忽略了‘动物’和‘生物’两种说法,“低脂肪、低胆固醇、高蛋白,还含有多种营养物质,听说还能促进人体白血球的形成、促进人体毛发生长,增强肝功能,防止血管硬化,延缓和对抗衰老……其实很适合阿笠博士。”

    灰原哀一阵尴尬,认错了生物怎么破……

    认真平静脸:“其实我是来吃大餐的。”

    元太:“我也是!”

    光彦愣了一下,“那个……其实我也是。”

    步美看了看三人,所以她该说实话,还是配合小伙伴们的谎言?

    “好啦,我们就一起尝尝吧,”柯南下一秒又化身问题宝宝,“竹鼠好像是生活在中国的,池哥哥是从中国订的吗?”

    “嗯,”池非迟等一群小学生进门后,关好门走向厨房,名侦探的知识储备量还真是不小,“我让我父亲帮忙订了一批,你们先坐,我再炒两个菜。”

    “需要帮忙吗?”灰原哀主动问道。

    “不用,”池非迟进了厨房,“冰箱里没有饮料,不过我买了橙子,可以帮你们榨一点橙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