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6章 黑羽快斗:我太难了……
    城堡,二楼房间。

    池非迟帮黑羽快斗检查着身体。

    “有心悸的感觉吗?”

    “没有。”

    “肌肉没有颤动,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对吧?”

    “是……”

    “时间差不多了,温度计给我……”

    “好的……”

    “皮肤颜色正常,体温正常,颌部强直,眼睑下垂……是不是感觉肌肉无力、酸痛?”

    “是啊……”

    见池非迟检查的动作很利落,也很专业,间宫满索性就等着看看情况,要是去找医生,说清楚情况、把需要的药物一起带来也比较好。

    “心跳没有异常……”池非迟摘下听诊器,在一个本子上记下。

    看着池非迟这副认真的样子,黑羽快斗忍不住好奇,“你是学医的吗?”

    “我是学动物医学的。”池非迟头也不抬道。

    黑羽快斗僵住,“动、动物医学?”

    池非迟记录好后,把本子合上,“不过你这是什么情况,我大概知道了。”

    黑羽快斗眼睛一亮,“我这是怎么了?”

    池非迟收起本子和笔,“微量的细胞毒素……”

    黑羽快斗再度僵住。

    细胞毒素这东西……一般是常见于蛇毒吧?

    其他属于细胞毒素的蛇毒他不清楚,但海蛇蛇毒大多都是细胞毒素,被海蛇咬过的症状他还是了解一点的:

    被海蛇咬伤后30分钟甚至3小时内都没有明显中毒症状,容易使人麻痹大意……

    实际上,海蛇毒被人体吸收非常快,中毒后最先感到的是肌肉无力、酸痛,眼睑下垂,颌部强直,有点像破伤风的症状……

    同时心脏和肾脏也会受到严重损伤,被咬伤的人,可能在几小时至几天内死亡……

    蛇毒!蛇毒!

    “看来你也知道细胞毒素是什么,”池非迟见黑羽快斗神色变幻不定,宽慰道,“不过你放心,只是一点点,目前来看,对心脏和肾脏没有造成什么损伤,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黑羽快斗顿时激动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

    “出去!都给我出去!”

    嘭!

    房间门被关上。

    间宫满和园丁田烟胜男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抱歉。”池非迟替黑羽快斗道了个歉。

    间宫满看着池非迟一脸漠然的神色,隐隐有些头疼,总感觉城堡的安宁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没、没关系,能理解,他是你在医院认识的朋友吗?”

    “不是,”池非迟还是很厚道地帮黑羽快斗解释了一下,“他很正常,可能是绝境逢生,有点太过于激动了。”

    间宫满嘴角一抽,他怎么感觉那个高中生是气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不过我还要不要去请医生来看看?”

    池非迟往一楼走,他跟非赤确认过,毒素是很轻微的,死不了,“不用,会难受一会儿,不会死人。”

    间宫满一汗,除死无大事,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么要不要给他送一点药?”

    “你们这里应该没有相应的药,他闹腾一会儿就能恢复了……”

    “那就好,你的房间就在隔壁,我让田烟帮你把行李送上来……”

    房间里,黑羽快斗听着对话声远去,靠着房门坐在地上,好想委屈得哭成球。

    这就是小泉红子同学说的没有生命危险?

    想开溜,但他也不确定那蛇毒里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毒素,跑了万一治不好怎么办?万一找到解决办法结果来不及怎么办?

    果然还是待在养蛇的池非迟身边比较好。

    但一想到还要跟池非迟待上一阵子,他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活着撑到离开那一天。

    他太难了……

    ……

    到了晚饭时候,黑羽快斗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就是精神不怎么好的样子。

    餐桌上,间宫满也给两人介绍了一下家里的其他成员。

    间宫满妻子和前夫的儿子,间宫贵人。

    间宫满的岳母,也是这一家的太夫人,坐在轮椅上一脸老年斑的间宫增代。

    “我和内子的前夫贞昭先生都是入赘,贞昭先生六年前病故,之后跟我相识相爱,很快就结婚了,”间宫满一脸从容地说明着,“可惜内子四年前回来帮太夫人祝寿的时候,丧生于火海中了……”

    “失火了?”黑羽快斗还是管不住好奇心,“既然是回来给太夫人祝寿,你们没在一起吗?”

    “起火的是城堡外的那座塔,当天我早一步到,那也是我第一次登门拜访,所以想早点过来,内子半夜才到,她到的时候,我已经在别馆休息了,”间宫满道,“当时太夫人受了风寒,也住在别馆,贵人那天也是第一次回来,之前他一直在国外留学,那天也特地早一步回来了,对吧?”

    突然被提及,间宫贵人应声,“是,那是我第一次回来,那一次不止我母亲,连同过来的宾客和十多名女佣和仆役也都丧生于那场大火中,现在剩下来的都是当时受雇时日比较短的佣人。”

    池非迟看了一眼间宫贵人,沉默。

    照这么看,间宫贵人的处境估计跟这身体差不多,属于从小父母关系冷淡,被丢在外面任其自由发展那种……

    “对了,”一直沉默的间宫增代突然开口,“我女儿还没到吗?不是说好了今晚就能回来的吗?”

    一旁的女佣汗,“太夫人,夫人她已经……”

    “真是太不孝顺了,居然让我这个做母亲的等她这么久!”间宫增代面露不满,推动轮椅转身离开,“我去房间吃,她到了让她来房间找我……”

    女佣忙跟上去照应。

    黑羽快斗看了看离开的太夫人,又看了看跟池非迟一样沉默的间宫贵人,最后转头看间宫满,这是目前他身边唯一正常的人了吧……

    可惜,间宫满早就把黑羽快斗划入了‘池非迟同类’的范围内,面对黑羽快斗的视线,只客气笑了笑。

    晚饭后,黑羽快斗跟池非迟一起上二楼。

    黑羽快斗回了自己房间一趟,拎着自己的背包,又敲开池非迟的房门,等池非迟一开门,就闪身进去,同时放在包里的右手拿着一把枪快速举起。

    几乎就在黑羽快斗手动的同时,池非迟下意识地往一侧移了一步,伸手抓住黑羽快斗的手腕。

    黑羽快斗看着枪对准的墙壁,又低头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腕,转头看移动到身侧的池非迟,故作镇定地微笑,“我说我是开个玩笑,你信吗?”

    池非迟点头,然后松开手。

    “不是吧,你这就信了?”黑羽快斗莫名郁闷,这家伙就这么信了,他倒不好意思逼池非迟帮他解毒了……

    “拿把假枪,当然是玩笑。”池非迟理所当然道。

    黑羽快斗无奈叹了口气,关好房门,把枪放回背包,走进房间后,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放到桌上,“这是我父亲留下的笔记本,里面记载了一些易容的诀窍,你先看一看,我明天再教你……”

    池非迟拿起笔记本翻看了一下,“里面还有两个魔术手法?”

    “是啊,不过你别想了,”黑羽快斗拉开椅子坐到一旁,“很多魔术对眼力、手速都有很高的要求,想正式表演,还需要有灵活的脑子和反应能力,方便应付各种突发情况,就算你这些都具备了,也要经过长期的练习,把手法练熟,一时半会儿学不会的。”

    “我对魔术不怎么感兴趣。”池非迟没多看那两个魔术手法,翻着粗略看了一下易容的内容。

    天色一晚,非赤也从懒蛇状态苏醒,好奇地从池非迟衣领旁边露头,支着身子跟池非迟一起看,还不忘吐槽,“居然没有给蛇易容的办法吗?差评!”

    池非迟无语,你一条蛇易什么容,“有办法,大家都能想到,效果还很不错。”

    非赤侧头看池非迟的脸,有些期待,“什么办法?”

    池非迟:“油彩、油漆、颜料,想要什么颜色给你画什么颜色。”

    非赤呆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灰黑纹路,“有、有道理……”

    一旁,黑羽快斗看着池非迟对着一条蛇自言自语,嘴角一抽。

    果然,这家伙不正常,他现在开口要求解毒,会不会被这家伙打死、放蛇咬死……

    在黑羽快斗脑补各种‘池非迟失控行凶’的画面时,池非迟抬眼看黑羽快斗。

    非赤疑惑,也跟着抬眼盯。

    两双没什么感情的眼睛盯上自己,黑羽快斗后背一凉,“咳,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池非迟疑惑了一下,随即也不纠结,“我只是想跟你说,非赤应该算是微毒蛇,你体内的毒素现在应该已经没了。”

    黑羽快斗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深呼一口气,冷静,忍住别喷。

    不行,忍不住了……

    “既然是微毒蛇,你之前干嘛说那么夸张?很吓人的你这个混蛋知不知道?害我之前纠结半天!”

    非赤吐着蛇信子,在一旁唆使,“我可以多给他来两口,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

    池非迟没搭理非赤,观察了一下黑羽快斗的神色,“你好像很失望?”

    “你……”黑羽快斗一噎,心里泛起一阵无力感,“算了,我跟你没法沟通,让我一个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