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3章 子言未发而哀乐具乎其前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

    米花町二丁目二十二号……

    那么打电话过来的是柯南?

    宅急便寄错了?

    好吧,灰原哀是到阿笠博士家之后才取的名,第二天就收到从大阪发出的宅急便,从时间来说,说不过去,估计就误会成‘寄错了’。

    他当时实在不知道收件人该写什么,索性就让人填了‘小哀’,虽然不在乎会不会被怀疑什么,不过也留了个心眼。

    收件人是小哀,而不是灰原哀,叫小哀的人或许不多,但全世界也不止一个。

    理由是他忘了问名字,自己给小女孩取了个昵称不行吗?

    至于会不会被怀疑……

    怀疑他在阿笠博士家放了窃听器?

    别说窃听器这东西压根找不到,他当时连门都没进。

    还是怀疑他未卜先知?

    如果真有人这么想,那距离来跟他做伴也不远了……

    池非迟瞬间理清了头绪,“没寄错。”

    柯南被这个回答噎了一下,解释道,“是寄到这个地址,不过叫‘小哀’的……”

    “寄给一个小女孩,名字是我随意取的昵称。”池非迟道。

    柯南第一次感觉到了沟通障碍,“那你是……”

    池非迟:“是我送她去米花町二丁目二十二号的。”

    柯南脸色顿时变了变,忙一手捂住手机,低声问阿笠博士,“喂,博士!你之前说‘灰原哀’这个名字是你取的,对不对?”

    “是啊,”阿笠博士被柯南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不是说了吗,是我跟她以一个女侦探的名字为范本取的,灰原的灰是高蒂亚-葛蕾的‘gray’,而哀则是vi沃夫斯基的i,本来我是觉得小爱比较好听一点,不过她坚持要用‘哀’……我取的名字怎么了吗?”

    “那个寄宅急便过来的人,就是送她过来的年轻男人,至少对方是这么说的,虽然他说是因为不知道灰原的名字,所以随便取了一个昵称,但……”柯南转头看灰原哀,怀疑道,“你原本的名字就有‘哀’吧?他其实是知道你真实身份的同伙,对吧?”

    灰原哀懵了一下,无语伸手,“不是,手机给我。”

    柯南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给灰原哀。

    灰原哀看出柯南的不信任,再加上她跟池非迟本来就不是什么同伙,接过电话后,直接开了免提,“是我……”

    “嗯,”池非迟道,“刚才怎么了?”

    灰原哀看了柯南一眼,“刚才接电话的孩子突然头疼,摔到座位下去了。”

    柯南:“……”

    池非迟当然不信,不过也没追问,“宅急便是寄给你的礼物。”

    “嗯……”灰原哀应了一声,“你在大阪吗?”

    池非迟道,“已经回来了。”

    “收件人的‘小哀’是你给我取的昵称?为什么是小哀?”灰原哀也有些好奇,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巧合吗?

    池非迟声音依旧平静:“子言未发而哀乐具乎其前。”

    作为理工狗的阿笠博士:“……”

    同为理工狗的灰原哀:“……”

    这是……什么意思?

    柯南脑子里快速把古籍、和歌过了一遍,又联想到中国的古文、诗词……

    不过中国的古文、诗词实在太多了。

    哪怕他知识储备量惊人,很多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但也有很多他不知道的。

    灰原哀下意识地看柯南。

    阿笠博士也以求知的目光看柯南。

    柯南第一次卡壳了,默默拿出自己的手机,不懂就上网查。

    沉寂。

    池非迟那边没有解释的意思,也没有继续说。

    阿笠博士收回视线专心开车,等着柯南查出来。

    灰原哀见柯南行动了,自然也就等着答案,只是觉得……

    这一刻的安静莫名有点尴尬。

    大概十秒后。

    寂静的路上,车子正好开过路灯段。

    车里一片漆黑,在少年凝神用手机上网查着资料的时候,后座处突然传出一个平静男声:“查好了吗?”

    只有三个人的车里,好像出现了第四个人……

    柯南僵了一下,随即连忙把脑海里冒出的惊悚念头丢到一边去。

    池非迟猜到电话那边沉默,恐怕是因为灰原哀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而以灰原哀的性格,要么直接问,要么不好意思问,自己去查,绝对不会干瞪眼。

    不过,他不会想到灰原哀开了免提,而上网查资料的是柯南,还把柯南吓了一跳……

    柯南脑子快速转了起来,对方猜到了他们在查资料?

    是根据突然的沉默吗?

    可是对方为什么就那么肯定他们会去查资料?

    “不懂就查,很正常。”池非迟以为灰原哀没查资料,又提醒了一句。

    柯南终于忍不住转头看后座,确定不是有一个隐形的人坐在后座盯着他。

    他才刚刚想到不好意思查的问题,对方就正好应了一声,也太邪门了……

    灰原哀不知道柯南刚才想了什么,而池非迟这句话又是多么巧,见柯南突然扭头看后座,有些疑惑。

    这位有名的高中生侦探是有什么毛病吗?一惊一乍的……

    发觉灰原哀目光古怪,柯南回神,干咳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以小孩子的语气道,“我查到了~!”

    灰原哀:“……”

    阿笠博士:“……”

    电话那边,池非迟也沉默了。

    柯南这突然冒出的夸张童音是怎么回事……

    面对诡异的冷场,柯南压下心里的尴尬和怪异感,小孩子是不惧冷场的,对,他现在只是个小孩子,反正对方又不知道他是工藤新一,“咳,我查到了哦,这句话出自中国黄宗羲的古文《柳敬亭传》,原本是指说书人的技巧,池哥哥想说的意思应该是,你还没有开口,哀伤、欢乐的感情就已经全部表现出来了。”

    阿笠博士不由侧目,这句话莫名的暖啊,而对方选择‘哀’字,意思就是——你还没开口,哀伤就已经全部表现出来了。

    灰原哀一怔,心里万般情绪翻涌,堵得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柯南打量灰原哀,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或许……大概……可能……把人想得太过恶意了。

    “就是这个意思,”池非迟听电话里又安静下来,考虑到今晚大概就是灰原哀跟柯南去广田教授家、第一次哭的时候,又补充道,“有时候哭一哭也是好事……”

    那种被完全看透的感觉,让灰原哀有些不自在,“别太自以为是了,我才不会哭!”

    池非迟:“好吧,你哭了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灰原哀:“……”

    就这么肯定她会哭?

    真是个固执自大的男人!

    池非迟:“我录下来收藏。”

    灰原哀:“……”

    (???川

    “总之,东西没有寄错,就这样,这是我的号码,改天再联系。”

    “嘟……”

    电话挂断。

    灰原哀愣愣拿着手机。

    哭了要打电话给我……我录下来收藏……

    阿笠博士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这两句话,强忍住神色的怪异,欲言又止。

    灰原哀回神,记下了号码,把手机递还给柯南,“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柯南接手机的动作顿住:“……”

    “接到陌生来电,一般人不都会自报姓名,再问有什么事吗?”灰原哀语气轻描淡写,“还有,他有问你是谁吗?有问阿笠博士的名字吗?”

    这个……

    柯南汗,这是在报复他之前的怀疑吧?但怎么感觉自己变成了出气筒?

    “一开始接电话的人有说过‘池先生’,他应该姓池或者名字里有‘池’这个字……不过既然有联系方式,可以以后打电话问一问,我们现在还是先去把记录了药物资料的磁片拿回来。”

    “嗯。”灰原哀没有再调侃柯南,坐在后座拆宅急便的封装盒,把里面的娃娃、玩偶钥匙扣拿出来细看,又放回去整理好。

    子言未发而哀乐具乎其前吗……

    ……

    翌日。

    青山第四医院。

    早上八点半,来接池非迟的人就开车开到了医院。

    看起来四十多岁,中分头短发,方脸,粗眉毛,眼角下垂,法令纹很深,似乎平时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不好意思,好像来的有点太早了,”见池非迟和福山志明到大厅来,男人解释道,“不过我们要去的地方有点远,车上可能要耗费不少时间,哦,我叫间宫满,我已经去世的岳父和池真之介先生的父亲是表亲,算起来,池非迟先生应该叫我一声表叔。”

    “不算太早,车程远的话,是该来早一点,”福山志明一脸和气的笑,“间宫先生平时有时间吗?”

    间宫满点头,“我岳母上了年纪,有些老年痴呆,我跟儿子都在家里瞬间照料她,顺便照顾一下池先生是没问题的。”

    “目前来看,池先生的情况很好,人格交替近期都没有出现,昨晚的测试结果也没有抑郁症,不过还存在一些小问题……”福山志明跟间宫满说了大概的情况和要注意的事后,送两人出门,又跟池非迟交代,“池先生,北川跟我说,你买了些心理学的书籍,感兴趣的话,确实可以自己看看,平时可以自我调整心态,不过一定要记得吃药、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找我。”

    “谢谢。”池非迟这一声谢情真意切。

    “去吧,”福山志明笑眯眯,“你应该还要回家收拾一下东西。”

    池非迟点头,跟间宫满走向车子,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间宫先生,请问今天是周几?”

    绝对是被福山志明压迫久了,换他问别人这个问题,居然感觉有点小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