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陛下万安 > 第48章 qwer048
    这天傍晚,简晋照旧等来了贺明昭和简寻。

    他这些日子真的很忙,上午要写东西,下午不是去黑衣卫那边看资料,就是出门“逛”,晚上还要应付贺明昭……一天下来一点空闲都没有!

    哪怕现在他已经只写每张报纸上揭露官员真面目这一块了,依然很花时间!

    累了忙了之后,简晋就顾不上简寻了,这会儿简寻看到他,小嘴都撅了起来。

    “阿寻,不开心了?”简晋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自己儿子的郁闷,想到前两天他下午都出门了,回来就开始睡,睡醒都晚上了,以至于压根没跟简寻碰面,就忍不住有点心虚。

    他最近对这个孩子的关心,真的太少了……

    简寻的精神力传递出不满的情绪,在简晋的精神力上抽了好几下,又道:“爹,你好几天没见我了!”

    “对不住,爹这几天太忙了。”简晋立刻道歉。

    “算了,我原谅你了。”简寻道,他已经知道那些报纸是他爹写的了,现在他爹还要带弟弟,真的很忙。

    他也就只能原谅他爹了。

    “谢谢阿寻,”简晋道,“你放心,等爹空了,就带你出去玩。”

    简晋和简寻一直都是这样交流的,在他穿越前,孩子的父母,基本上也都是平等地和孩子交流的。

    但在这个时代,当父亲的给当儿子的道歉,兼职匪夷所思。

    贺明昭已经不是第一次见简寻和简晋这么相处了,但看到之后,还是觉得吃惊。

    简晋对简寻非常宠爱,让他心生嫉妒。

    不过简寻这孩子,也确实讨人喜欢。

    复杂的心情一闪而过,贺明昭道:“该吃晚饭了。”

    “嗯。”简寻和简晋一起看向贺明昭,一起笑起来。

    刚才他们感觉到贺明昭好像有点不高兴……虽然那情绪一闪而过,但他们还是一起用精神力安抚起贺明昭来。

    当然,简寻只是单纯的安抚,简晋还捎带着精神力治疗。

    贺明昭看到两张截然不同的脸朝着自己笑,莫名地觉得这两人很像,等这两人开始大快朵颐,这种感觉又涌现出来。

    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国师的事情……

    察觉到贺明昭情绪不太对的简晋给贺明昭夹了一筷子菜。

    贺明昭慢慢吃下,暂时不去想国师的事情了——他还是晚上问一问简晋为好。

    吃过饭,简寻在简晋身边腻了一会儿,贺明昭就让人把他带走了。

    简寻走的时候挺郁闷的,他爹自从找到他父皇,又有了弟弟,就没以前那么爱他了!

    幸好他父皇越来越爱他了!

    简寻被带走,贺明昭和简晋也就一起回到了屋里。

    简晋道:“明昭,我今天上午又写了一篇文章,你帮我看看?”

    如今的报纸纸张质量不怎么样,印刷所用的活字也算不得太小,因此他写文章需要控制字数,基本都在三千字以内。

    简晋这会儿,已经把自己写的文章拿出来了,贺明昭接过,就看起来。

    简晋这次写的,是贺明昭舅舅的儿子,贺明昭的表哥。

    他已经夸了许久贺明昭了,也该把贺明昭身边的人拿出来遛一遛了,顺便帮贺明昭把寄生在他身上的毒瘤给拔掉!

    贺明昭的母亲农村出身,他这个舅舅地位也低,又因为丽嫔在怀上贺明昭之后就失了宠,贺明昭登基之后又不怎么待见这个舅舅的缘故,那舅舅没敢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但这样没有根基的人家,突然暴富之后,总会出现一些问题。

    比如贺明昭的舅舅新纳了年轻漂亮的小妾,比如他那些本就不爱读书的孩子,一个个成了纨绔。

    如此一来,这一家子就出问题了。

    出问题最严重的,无疑是贺明昭的表哥。

    贺明昭这个表哥不学无术,偏爱跟着京城里的纨绔混。

    有些人因为他的身份巴结他,但也有很多人看不上他,而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人引去,沾染上了赌博。

    如此一来,他的钱就不够花了,他便开始在各处欠账,还越欠越多。

    别人去他家要账,他还仗着自己的身份,死活不给钱。

    总之,这位表哥各种折腾,仗势欺人。

    简晋就是从一个因为他欠债不还,店铺都要开不下去的掌柜的角度,写了这篇文章。

    贺明昭看过,道:“你不用手下留情。”那人虽然是他表哥,但他真的一点都不上心。

    简晋道:“我没有手下留情,他除了仗势欺人欠债不还以及打着你的名号到处借钱以外,确实没做过什么恶事。”

    “那就好。”贺明昭道。

    他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的这表哥竟然这么混账……也不对,那点事情对很多人来说,也算不得太过分,怪不得黑衣卫甚至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他。

    “你到时候就打他一顿板子,让他还钱,到时候肯定能让百姓更加相信你。”简晋道。

    “嗯。”贺明昭应了,抬头看向简晋。

    简晋问:“怎么了?”

    “这报纸的幕后之人是国师。你和国师,到底是什么关系?”贺明昭盯着简晋。

    简晋道:“合作关系。”

    贺明昭没说话,精神力传递出不太高兴的情绪来。

    简晋暗叹了一口气:“明昭,你很讨厌国师?”

    “是。”贺明昭道。

    “明昭,我知道上任国师做过的事情,他死有余辜,但这一任国师……”

    “这一任国师我只是看到,便万分厌恶。”贺明昭道。

    贺明昭其实对这位新任国师并不是特别厌恶,但他不想简晋和这人有太多接触。

    简晋:“……”

    贺明昭又道:“你离他远点!”

    “好。”简晋答应下来。

    简晋答应地很快,但贺明昭看着他,总觉得简晋不是真心答应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清晰。

    “你和他是如何遇到的?”贺明昭又问:“又是如何想到要办报纸的?”

    简晋只能胡编:“是之前在某个酒楼吃饭之时,他主动来找我的,他发誓说不会伤害你……”

    “国师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你别信他。”贺明昭又道。

    简晋:“……国师仙风道骨,应该不是阴险的人……”

    “看人不能只看皮囊。”

    简晋和贺明昭谈了一会儿,发现贺明昭对国师的偏见,简直根深蒂固。

    算了,有偏见就有偏见吧,大不了他让国师直接死掉,一了百了。

    简晋不再多想:“陛下,**一刻值千金,我们还是不要谈外人了。”

    贺明昭看了简晋一眼,大大方方地开始脱衣服。

    ……

    睡梦中,贺明昭来到了一个自己以前从来来过的地方。

    这应该是在山林之中,一个不大的山洞里点了一堆火,而山洞的洞口,则被用藤蔓编织的门挡住。

    山洞外面是平整出一块土地的,此时,正有一个年轻人坐在门口的一个木墩上。

    不下雨的时候,他就喜欢在门口坐着,等简晋回来……

    贺明昭的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件事,然后便感觉到自己突然来到了那个坐在木墩上的人的身体里……

    第二日,贺明昭照旧先醒。

    之前和简晋一起睡觉,他早上醒来都是精神奕奕的,但今天不同,他浑身酸软,觉得自己非常不舒服。

    他的头还昏沉沉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片段。

    贺明昭怔怔地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简晋。

    他想起来了一些事情,一些当年和简晋在一起之时的事情。

    他早就相信简晋当年救了他了,此时更是万分确定。

    贺明昭闭上眼睛,一个片段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坐在他和简晋居住的山洞口等简晋,终于,简晋回来了,他立刻笑着冲上去,就一把抱住了简晋,简晋朝着他笑了笑,拿出一只野兔子,杀了之后就烤给他吃……

    当时,他心里一只都是开心的,唯一让他有点不高兴的,就是吃饭的时候他想跟简晋亲热,简晋把他推开了……

    他此时还记得的几个片段里,这样的事情还不是一次。

    不过就算被简晋拒绝了,他也很开心,而看那些片段,简晋一直在照顾他,对他非常体贴。

    贺明昭:“……”他当初……也是这么不矜持的?

    贺明昭记起了一些事情,立刻就想告知简晋,但简晋还在熟睡。

    此外,他虽然记起了一些,但只有几个片段,他甚至不敢确定那是真的。

    而且……他觉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应该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记起来。

    贺明昭一时间,倒是不急着跟简晋说自己记起了以前种种这件事了。

    等他全部记起再说也无妨。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m..net  ,...: